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十章 一击必胜
    林梦雅也冷笑以对,她最讨厌这种道德绑架,如果今天她没有清狐傍身,弱于对方的话,只怕现在,她也不会如此的轻松。

    男人们虎视眈眈的扑了过来,清狐不过挑起了自己的眼尾,薄唇边的冷笑,泛起了血色的殷红。

    “啊—呃...”

    惨叫声,只来得及吐出一半,人却是重重的跌落在地上。

    双眼涣散无神的看向了天空,只怕那人到死都没明白,对方不过是个阴柔纤细的男子,怎么就能一下子,击碎了自己的心脏。

    刚刚还剑拔弩张的气氛,在第一个人倒下后,凝结成了冰。

    “怎么会...”

    一拳,仅仅是一拳而已。

    那个相貌阴柔俊美的青年,只用一拳,就打到了身形比他壮硕许多的同伴。

    几个人楞在了原地,张嘴瞪眼,仿佛见了鬼。

    “啊啊!死人了!死人了!”

    跪在地上的女人突然发了疯似的狂叫了起来,只见她身形极为利落的从地上弹了起来,作势就想要往外面窜过去。

    可没想到,那女人却突然间折返,袖口之中突然喷出两股烟雾,直冲清狐而去。

    林梦雅立刻嗅到了一股子刺鼻的毒药味道,这药雾,毒得很。

    剩下的几个人显然早有预谋,在女人上前的一瞬间,全部都跑到了她的身后。

    所有的药雾都蒙上了清狐的脸,那黑瘦的老者眸光里面带着得意的冷笑。

    不过,片刻之后,他脸上的表情便僵住了。

    “在我面前玩毒药,老家伙,你还不够格!”

    药雾渐渐散去,本应该躺在地上,至少也会人事不省的男子,却眼含戏谑,好整以暇的站在那里。

    “之前我还不知道你为什么要找我的麻烦,现在我可是清楚了,原来我是代人受过啊。老师,这老东西暗算你的学生,你老这么在旁边看着,是不是有点不太好?”

    林梦雅优雅的从清狐的身后走了过来,在所有人惊恐的目光下,小小的抽动了一下鼻子。

    “这——也配叫毒?”

    这话,简直比药还要呛人,再配上她一副不屑的样子,差一点气得那黑瘦老者跳脚。

    “咳咳,雅儿你可得记住,以后行走江湖,千万不要做这种事情,免得丢为师的脸。”

    百里睿从不远处的墙角处走了出来,在他的身后,还跟着脸色十分难看的熊霖与林南笙等人。

    那黑瘦的老头大惊失色,立刻想要逃跑,却不知道何时,四面八方都已经有人截断了他们所有的退路。

    那老头一双眼睛极为恶毒的盯着他们,显然是知道,他已经穷途末路了。

    “这是自然,不过,老师,这货应该就是偷了你那未完成的方子,还想助纣为虐,招摇撞骗的家伙吧?”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笑了笑,只是那笑容,怎么看怎么带着一点冷血无情。

    “还真是什么都逃不过你的眼睛,不过我也是今天才知道,他拿走的,可不仅仅是神仙散。”

    “神仙散么?”

    一道声音,从林梦雅的身后传了出来。

    她立刻转身,走到了龙天昱的身边。

    龙天昱的脸色阴沉,眸子里深藏雷霆之怒。

    他这一生,从未受过如此大的屈辱。没想到居然会在这里,找到了冤亲债主。

    好啊,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

    “本来呢,我是可以饶你一命的。不过可惜,你又是我夫君的仇敌,又是我老师的宿怨。所以今天,你的命,我就收下了!”

    许久未曾动过的杀心,让林梦雅全身的血液都有些鼓噪。

    她并非是个心慈手软之人,只不过为了大局,不得不变得温和了不少。

    但,这绝对不包括这个,差一点就害得她男人跟老师一辈子的祸害。

    “哈哈哈哈,小丫头。虽然我不知道你是如何知道这些恩怨的,但有一点,你可别弄错了。神仙散的确是我配置出来的不假,可这方子,却是你老师的!还有你今天到这里的事情,就连熊霖他们不知情,我一个外人,又是如何知道的呢?我一条烂命死不死有什么要紧,你可别中了别人的圈套。”

    死到临头,这家伙还在挑拨离间。

    不过很可惜的是,他们这一方,不管是百里睿还是林梦雅,脸上的表情居然都没有任何的变化。

    往前走了一步,林梦雅的神情,就像是在戏弄一只关在捕兽笼子里的野狗。

    “哦,你是想说,这一切都是我老师从中作梗,而你只不过是个被利用的可怜人而已吧?呸,也不回去擦擦镜子照照你自己的那副鬼样子,挑拨离间,你是那块料么?瞅瞅你那张脸长的,标准的炮灰反派脸,我要是信了你,那我才是傻子!”

    林梦雅一副趾高气扬的样子,哪里还有刚才半分的高人模样。

    龙天昱淡淡的瞥了自家娘子一眼,看来,刚才她没还嘴,有可能是憋坏了。

    想来,吵架从来不落人后的雅儿,这一次还真是辛苦。

    默默的站在林梦雅的身后,心头那一点点因为神仙散而涌起的阴影,悄悄云开雾散。

    “哼,你个小丫头不停人劝早晚会吃亏!你以为你老师是个什么好东西!我且告诉你,你老师曾经一怒之下,毒杀整个家族一百六十多口人泄愤!我拿走那些东西,乃是为了给他还债!不然,死在他毒圣名下的无辜亡魂,只会更多!”

    为了求生,这人也是不要半分的脸面了。

    不过,老师的过去,她倒是没怎么详细的调查。

    果然,百里睿的神色有些暗淡。

    林梦雅只是看了老师一眼后,便明白为何这十几年,老师为何要自囚于昱亲王府了。

    “有因才会有果,我相信老师杀那些人,也绝非是毫无缘由。即便是老师真的滥杀无辜了,你记住,我也会做老师的帮凶。我看你话这么多,不如把你肚子里头知道的那点存货,都给我倒出来的好。熊霖大哥,这人就先交给你了。”

    再说下去,林梦雅倒是无所谓,主要是这人字字句句都在污蔑老师,让她实在是火冒三丈。

    而且,她也不想就此让老师的**,被这个疯子给嚷嚷出来。

    那人见状还想继续嚷嚷什么,可林梦雅却是眼疾手快,一下子给他灌下了一颗黑漆漆的药丸。

    “你还是给我老老实实的待着吧!要是你再敢乱咬,我就让给你喂吃恶鬼丹。”

    她低声警告,那家伙只听到恶鬼丹三个字,目光里就露出了几分恐惧。

    眼看着这些人都被一个个的拖走,林梦雅闪开身子,让大家都跟着她进到了屋子里。

    气氛稍稍有些僵硬,不过是因为百里睿一直面色晦暗,所以大家都十分默契的没有开腔。

    直到落座在屋内,百里睿这才叹出了一口气。

    “没想到,我这一身的罪恶,如今也终于要暴露出人前。你们放心,这事都是我一个人的错,请千万,不要牵连到我的学生。”

    没有为自己开脱,却只是希望大家不要对林梦雅有什么别的想法。

    林梦雅愣了愣,缓缓的笑开了。

    好吧,她其实已经预料到了会是这样的结果。

    “老师又不是二八年华的少女,哪里来的那么多的心思。安心吧,以前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再说,我们坐在这里的人,哪一个不是手染鲜血呢?”

    她就不必说了,曾经的逼供验尸一条龙,杀人也不见得会手软。

    她夫君龙天昱,父亲林牧之,哥哥林南笙,都曾经上过战场,奋勇杀敌过。

    清狐,曾经的江湖第一杀手,死在他剑下之人,早已经算不得数了。

    林梦雅如此想来,不由得升起了一个荒唐的念头。

    他们,不如改叫杀人魔研究会得了。

    不过,知道老师因为这个话题所以才情绪低沉后,林梦雅默默的转移了话题。

    “老师也不问问我,到底是如何知道那家伙的身份的。”

    这一点,大家也都有些好奇。

    倒是百里睿,眼中不免有些欣慰的感慨。

    “你是看穿了那女人所用的,乃是我配置的毒散吧?”

    点点头,林梦雅不屑的撇了撇嘴。

    “从他们出现,我就嗅到了她身上,那股子毒药的腥臭味道。这毒散乃是老师的独门配方,不过在失窃之后,老师进行了改良,现在已经是无色无味,让人根本就无法察觉。偷走了不说,就连仿制也如此的拙劣,用出来,也不过是个笑话罢了。”

    在毒术一行中,配方乃是最重要的根本。

    她的老师百里睿乃是天降奇才,对药物有着本能般的天赋。

    饶是如此,配制药方,让它们发挥出最大的效用,也是件极为困难的工作。

    如今,老师几乎把自己所有的方子都传给了她,再加上神农系统极为科学的配比调整,只要经由他们出来的毒药,那都是精品之中的精品。

    现在,真李逵遇上了假李鬼,自然会被她一眼就看穿。

    “不过,那也有可能是从别人手中拿过来的药吧?而且,他们又是如何得知,你来这里的消息的呢?”

    熊霖跟林梦雅接触的时间比较少,自然疑问也就多。

    只见她微微一笑,目光看向了门口。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