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八章 将计就计
    “主人。”

    一道黑影突然出现在两个人的视线之中,龙天昱点点头,那人放下了一封信后悄然退下。

    林梦雅看了看那人的相貌,发现并不是从前跟着龙天昱的那些人。

    看来,在她所不知道的时间里,她亲爱的相公大人,也在不断的精进。

    “这人,是你从哪里找来的?”

    虽然她并不会武功,但家里头一水的武功高手,不妨碍她的眼力变得奇佳。

    刚才那人的武功不低,至少不会在白苏之下。

    而且对龙天昱的态度,恭敬到有些惧怕。

    从前,林魁他们可不从来不会如此。

    他们对于龙天昱,更多的是下属对上司的那种服从感。

    至于那个人嘛,应该是他手下的死士之类的。

    “捡的。”

    避重就轻的回答了林梦雅的问题,在后者轻轻的一句冷哼之后,拿过信笺拆开。

    匆匆的浏览了一遍之后,龙天昱脸上的表情,便有些奇怪。

    “你看一下,是关于墨言的。”

    这下子,就连林梦雅也收起了自己轻松的笑脸,一下子接了过来。

    仔仔细细的上下看了两遍之后,她的眉心紧紧的拧在了一起。

    “如果按照信上所说,只怕墨言现在是凶多吉少。我们,必须想法子把那孩子救出来。但...这又是谁送过来的呢?”

    信,依旧是没有任何的署名,不管是字迹亦或是纸张,都无迹可寻。

    但林梦雅一眼就认了出来,这信分明就是出自上次,警告自己一定好看好墨言的那个人。

    信上说,墨言被带到了辛家最隐秘的地方,但是暂时,那孩子还不会有什么危险。

    因为带他走的那个人,好像是跟魁首起了什么冲突。

    也不知道是条件没有谈拢,还是其他的什么。

    总之,那孩子现在成了双方拉锯的条件。

    除此之外,再也没有其他的信息了。

    与虎谋皮,又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全身而退。

    “这封信,会不会你舅舅派人给你送过来的?”

    龙天昱自然是知道那封信的事情,所以才有所猜测。

    摇了摇头,林梦雅的面色有些难看。

    “我觉得不像,且不说我舅舅那边的意思我们到现在还没有摸清楚。就算是舅舅送过来的,他为什么不直接送到我的手上,而是通过你的人转交呢?”

    上一次是通过三绝堂的渠道给她送过来,这一次却——

    林梦雅迟疑的看了一眼龙天昱,随后又瞧了瞧手中的信,心里头有了自己的猜测。

    “你说,这人会不会跟晋国有很什么关系?”

    三绝堂现在算是声名赫赫,唯独她这个幕后的主人隐藏得颇深。

    但毕竟是在晋国境内,有些事情,如果通过特殊的渠道,未必不能得知。

    而龙天昱到了现在,依旧是晋国的皇帝。

    能通过他的人递交上来,要么是认识他带来的人,要么就是对方很清楚龙天昱的行事风格。

    沉默了片刻之后,龙天昱才开口。

    “当初墨言消失的时候,我父皇跟天成也是一同消失的。你说,会不会是——他们。”

    这话,龙天昱说的也没有什么底气。

    毕竟按照当初的猜测,墨言应该是天成顺便带走的。

    既然被带走,又何必会多此一举呢?

    还是说,对方的目的,是引诱自己跟上去,然后跟辛家两败俱伤,最后他们渔翁得利?

    林梦雅也不是没想到会不会有这种可能,但关键的问题是,天成即便是再厉害,对于辛家跟烛龙会来说,现在不过是一条丧家之犬,早已经失去了跟对方对峙的资格。

    看信上的意思,写信的人虽然了解他们之间的不合,但是对核心的问题,并不了解。

    当然,这也有可能,是写信人故意造成的模糊的效果。

    她对于这份信上所写的内容是相信的,唯独对那个写信人却并不信任。

    但有一件事情,她比任何人都清楚。

    不管是墨言,亦或是辛家,她都是要去面对面的对峙的。

    只不过,是时间的早晚而已。

    “你准备,如何处理此事?”

    看着询问自己的龙天昱,林梦雅轻轻的吐出一口气来。

    “你不是都知道了么,还问我干嘛。”

    心心相印,她的每一个反应,每一个决定,龙天昱其实都了如指掌。

    “果然,你是放不下任何一个人的。”

    有些无奈,却又更加了然的说道。

    龙天昱抽出了她手中的信,放在了桌边,眼睛里,烨烨有神。

    “说吧,这一次,我的夫人要如何处理此事?”

    能牺牲掉自己身旁的人的话,只怕她的身边,早就没有这些心甘情愿的追随者了。

    在某一方面,她固执得要命。

    略微沉吟了片刻之后,林梦雅指了指桌子上的信纸。

    “对方的意思已经很清楚了,就是希望我们能打上门去。既如此,那我们不如将计就计,也不枉费他们费尽力气,传了这封信过来。”

    如果只是想要通报消息的话,那么不单单应该只有墨言的。

    看来,对方倒是十分的了解她的性格,知道墨言那小子在她心目中的地位。

    一旦得知墨言身陷险境,她必定是要以身犯险的。

    所以,对方才传来了这封信,让她心急如焚。

    要是她真的轻易的找上去,对方难保会不会有什么样的准备。

    只怕那时,自己才是真正的狼入虎口。

    与其如此,还不如她想办法,让对方先内斗起来,她隔岸观火。

    “这倒也是,不过,他们既然传了信过来,未必没有准备。而且,也许他们是一伙的呢?”

    林梦雅摇了摇头,笑容透露着几分凉薄。

    “哼,辛家要是真的有这个能耐,我们现在还能如此轻松么?你没看到信上所说么?掳走墨言之人,居然有能耐跟辛家讲条件。这说明,他们手里头还握着让辛家都忌惮的理由。只不过现在,他们双方谁也奈何不了谁。既如此,我们就给他来个釜底抽薪。即日起,你我所有的势力就地沉睡。其他的事情,就交给白苏来办。”

    她猜测,对方也仅仅是找到一个能确定是他们的人的通道罢了。

    至于这封信能不能传到他们的手上,因为这上面有墨言的消息,而墨言,正是她现在所要全力寻找的目标之一。

    所以,任何人看到这封信之后,都不敢怠慢。

    不管有多少人经手,这信一定会落在她的手上,而且,他们还不用担心消息会泄露。

    谁深入敌营查探的时候,会带一个不把握的手下去呢?

    但如果他们两个,所有的直属势力就地沉睡的话,除了少量人员会继续活动之外,其他的人,也就跟普通的烈云人差不多了。

    这样,想要找出来并且分辨,难度可就大得多。

    既如此,送信的人无法送出信,就一定会想其他的办法来寻找他们。

    到时候,她就可以加以利用,让对方露出马脚来。

    不过,她最终的目的可不是如此。

    白苏是烈云本土的势力,她所能调动的人,也都是王上跟小玉临时调配给她的。

    当然,她并不会直接让白苏,或者是亲自出面跟那些人接触。

    但辛家一定会注意到他们的行踪,进而,被引入她设好的圈套。

    虽然这样一来,他们不亚于在刀尖上跳舞。

    可机遇,从来都是跟危险相伴的。

    墨言她一定要救,算计她的人,也必须要付出代价!

    林梦雅的计划很快就得到了实施,等到他们到达熊灵部落的时候,就算是神仙,也难以找出只属于他们二人的势力之人了。

    “终于到了。”

    擦了擦汗,林梦雅被龙天昱拉到了山坡上。

    最后半天的山路,马车行走得很困难。

    不得已,他们只能步行前进。

    熊霖早早的派人出来迎接,那人林梦雅也熟悉,就是被无辜利用的小磊。

    不过他们兄妹二人并不知晓内情,对林梦雅也是十分的感激。

    那张小脸上,也终于多了几分笑容,有点他这个年龄的孩子的活泼劲儿了。

    “林姐姐,翻过前面的林子,就到我们部落了!”

    小磊有些雀跃,他跟小灵虽然受了不少的苦,但这里终究是他们的家乡。

    林梦雅强撑着有酸疼的腿,却拒绝了龙天昱的帮忙。

    唉,她真怕自己,被这些家伙给养废了。

    只是没想到,这山路,比她想象的还要难走。

    直到她腿肚子都开始打颤的时候,袅袅炊烟终于出现在她的视线之中。

    小磊高兴的跑了下去,奔向了村头的那抹纤细的身影。

    “小灵!林姐姐他们来了!”

    少女翘首期盼,清秀的脸蛋上,带着羞涩的笑容,像极了林梦雅在山间,看到的那种不知名的小花。

    称不上什么秀丽多姿,却俏生生的开在草丛里,欣欣尚荣。

    那孩子的情况已经好多了,至少那双眼睛里,已经寻不到什么痴痴傻傻的神情了。

    只是依旧怕羞,下意识的躲在了小磊的身后。

    “小灵,你过得好么?”

    林梦雅弯下腰,笑着摸了摸小家伙的脑袋。

    有些意外,小灵并未闪躲,而是轻轻的点了点头。

    “你能,跟哥哥一起,带我们去找红玉姐么?”

    小灵转身,拉住了她的手,奔向了部落里。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