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六章 辛家来历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林梦雅从龙天昱的怀中起身,继续默默的为宝宝整理东西。

    龙天昱也不再安慰她,只是静静的待在一旁,时不时的跟她搭把手什么的。

    宁儿的离开,让大家的情绪都不怎么高。

    尤其是林牧之,好不容易跟自己的外孙团聚,却又仅仅同在一处这么几天。

    曾经的大将军,如今却变成了孩奴。

    这几天宁儿更是与他同吃同住,搞得林梦雅都开始吃起醋来。

    她跟哥哥还没这待遇,这小子果真是得天得厚。

    但分离的时刻还是如期而至,站在门口,林梦雅亲自打理上官慧跟宁儿在路上要用到的东西。

    马车铺上了十分柔软的羊毛垫子,不管是宁儿吃的用到,都准备了许多。

    她终究对这个孩子还是娇惯的,舍不得他小小年纪,受到一点点的委屈。

    “好了,足够了。要是再装下去,只怕这马车都不够用了。”

    红玉最为年长,轻柔的拦下了林梦雅重重的忧心忡忡。

    上官慧带着小婴儿的摇篮上了车,两个人目光交汇,有些彼此之间的默契,在此刻互相沟通。

    “走吧。”

    上官慧落下了车门,马车立刻从门口离开。

    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辆马车上,直到它渐渐的消失在自己的视线范围之中。

    而此时,每个人的脸上,除了落寞之外,还要自然而然的严肃与坚定。

    “启禀主人,不出您所料,那人一出城,就被盯上了。”

    书房之中,唯一一个没有出去送别的龙天昱,此刻面前跪着的,是他麾下最得力的密探。

    林梦雅也进来,刚好听到了密探传回来的消息。

    秀眉微蹙,果然,还是让龙天昱给猜中了。

    “可知道是何人透露的消息么?”

    被盯住的人,就是当初老师选定的那位侠士。

    因为王上跟小玉有意的遮掩,所以‘他们’现在还留在王宫之中。

    为了掩护上官慧,那位侠士选择在王宫出发。

    即便只是一个诱饵,可做的确实十分逼真。

    不仅各方面都是严格保密,就连那侠士的路线,也没有几个人知晓。

    只是,他身上的并不是小婴儿,只是逼真的玩偶罢了。

    而且,她也不想因此就伤人性命。

    如果路上有人前来抢夺的话,那侠士还是以逃命为主。

    在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能拖多久拖多久。

    何况林梦雅跟龙天昱,为了感谢此人,还给他安排了不少的退路。

    预计在上官慧到达京都之前,那群人都不会知道,他怀中的婴儿,是个假货。

    不过没想到的是,那人还真的被盯上了。

    严防死守之下,居然消息还能泄露,看来,这其中必定有内鬼作祟!

    敢蓄意算计她的孩子,罪无可恕!

    “暂时并不清楚,但相信很快就会有个结果。这一次,知道的人不多,很快就可以排查出来。”

    龙天昱一脸的阴沉,跟林梦雅一样,他也是非得把这个人亲手揪出来不可。

    其实林梦雅的心中早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只不过是没有确实的证据罢了。

    这一次,宁儿的离开到底要牵扯多少的事情出来,她并不知晓,可她唯一知道的是,无论如何,她这次也要斩草除根。

    气氛,一下子沉静了下来。

    所有人都闷在自己的屋子里,收拾行囊。

    似乎宁儿的离开,也带走了他们所有的轻松与活力。

    红玉在屋子里面照顾着熊霖,前一天晚上,他已经从昏睡之中清醒了过来。

    对于自己身体的状况他并没有多想,对于这位闻名已久的林家妹子,他自然是百分百无条件的信任。

    林梦雅叫他不要多想,他就不会多想。

    只不过当林梦雅告诉他,这一次的目的地就是他的家乡的时候,这个雄壮的汉子不免有些激动。

    “你瞧你,都这么大的人了,怎么还像是个孩子似的。”

    红玉把他按在了床上,拿过药跟干净的棉布,替他包扎好了伤口。

    挠了挠头,熊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嘿,不过我走了以后,部落里的老老小小现在如何了?”

    就知道这家伙的心里头,总是会放不下那些人,红玉柔声的安慰着他。

    “都平安无事,你放心吧。上官小姐拿了不少的解药出来,大家都已经不再会发狂了。只不过...你也别怪他们,有些时候,他们也是身不由己的。”

    红玉叹了一口气,欲言又止。

    熊霖自然知道,她说的是大长老他们。

    拳头攥紧了又松开,如此反复一阵子后,他才低声回应。

    “我知道,毕竟,他们都是我的族人。”

    林梦雅站在门口,不知道自己是应该进去,还是应该离开。

    红玉眼尖,一下子就看到了她,立刻起身,一脸感激的走了过来。

    “主子,你怎么来了?”

    瞥了一眼床上的熊霖,又看了看面前美艳动人的红玉。

    就连她也不得不承认,这两个家伙,还真是天生的绝配。

    怪不得上官慧回来以后,总是在她的耳边,唠唠叨叨的说熊霖对他们如何如何有天大的恩德。

    想来,也是怕她一个不同意,就棒打了这对鸳鸯。

    唉,难道她长得真的就那么像是王母娘娘?

    “我来看看他的伤势,怎么,打扰你们小两口的二人世界了?没关系,那我等会再过来。”

    林梦雅作势欲走,红玉羞得一张脸红扑扑的,眼珠子乱转,根本就不知道该往哪里放。

    但还是一把拉住了林梦雅的手臂,祈求的看着她。

    “好啦,我不走就是了。唉,真是女大不中留。等到哪天找个好日子,就把你们两个人的事情办了吧。熊霖大哥,我家红玉温柔贤淑,嫁妆丰厚,过门以后必定会勤俭持家,贤良淑德,你可不能负了她。”

    熊霖有些激动,黝黑的一张脸,涨的通红。

    忙不迭的连连点头,看的林梦雅都不忍心再戏耍对方了,咳嗽了一声,算是暂时结束了这个话题。

    而红玉此时,已经羞得抬不起头来了。

    瞧瞧,她不过就是直接一点,怎么这两个人,就跟那含羞草似的,禁不起半点逗弄呢?

    转身,林梦雅坐在了熊霖的面前。

    “熊霖大哥,我有一事想要询问你。”

    她的态度端庄认真,熊霖也正襟危坐,脸上的红晕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姑娘但说无妨,只要是熊霖知道的,必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点点头,林梦雅想了想问道。

    “我想知道,整个熊灵部落的来历,或者是说,你们先祖的事情,还有,跟辛家的关系,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因何原因而起的。”

    这件事情,倒是让熊霖沉默着思考了半晌。

    吐了一口气,他才回答。

    “我们熊灵一族的先祖,没有留下任何的记载。但是,我听我的父亲提起过,整个烈云国,其实都是同源同宗的。只不过,现在的人,并不知晓而已。”

    这一点,林梦雅在王宫之中的书籍里,也得到了印证。

    就跟现世的人,都称自己为炎黄子孙一样。

    整个烈云国的先祖,都可以追溯到蛊王巫后的那个时代。

    说是神话,但林梦雅觉得,这些神话故事未必都是后人瞎编的。

    至少蛊王跟巫后,应该是古时的君主。

    整个烈云国都是从那个不可考的朝代流传下来的话,那她倒是相信的。

    “不过——”熊霖话锋一转,“我父亲曾经在辛家从前的大祭司的口中得知,辛家的祖先,乃是巫后的母家。所以,他们才能看护万蛊池。”

    巫后的母家?这倒是个奇闻。

    林梦雅思考了片刻,继续说道。

    “古籍中有记载,蛊王乃是天上的神族之后,而巫后却是地某一国的王女。所以你的意思是,如果这传闻是真的话,辛家就应该是从那个国家的皇族么?”

    熊霖点了点头,如果不是因为那位大祭司是辛家少有的温和派,只怕自己的父亲,也不会得知这样的秘密。

    林梦雅稍稍的整理了一下自己所接受到的信息。

    她发现,所有的一切,都似乎指向了蛊王跟巫后这两个神秘的人物。

    告别了熊霖,林梦雅找到了正在研究寄生蛊的老师。

    从熊灵来的那五个人,成了老师的新研究对象。而且他们对老师出神入化的医术跟毒术,简直是佩服得五体投地,如今,已经变成了老师坚实的迷弟。

    只不过百里睿的脾气还是如同之前一样的古怪,动不动的就把这五个人当做壮劳力,召之即来挥之即去。

    看到自家学生若有所思的样子,立刻打发了几个替他整理书房的人出去,主动站在了门口迎接。

    “你又知道什么了,这一脸沉重的模样?”

    林梦雅看了看老师,皱着眉头摇了摇头。

    “老师,我总觉得,这古卫之遗也好,还是仙城遗迹也罢,好像并没有传闻之中,那么的神秘莫测。”

    百里睿一时没明白她的意思,这不怪他,只是有时候,自家学生的脑子里面的东西,就连他这个老师也是没办法明白万分之一的。

    年轻人嘛,多思多想是好事。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