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四章 她为解药
    “也许这些蛊虫,原本被人利用了以后是停不下来的。这些人,也就废了。可你的血液,却可以抑制住蛊虫的作用。使得这些寄生蛊强行进入休眠之中后,醒过来对这些人的影响也就减弱了。”

    林梦雅若有所思,最后将信将疑的说道。

    “老师的意思是,我的血液,可以剔除这些寄生蛊对人体的破坏性,从而让这些寄生蛊,对人体有益无害?”

    迟疑了片刻之后,百里睿点了点头,看向自家学生的眼神里面,也有了些复杂的神色。

    有些事情果然是上天注定,想他纵横毒道半世,好不容易博得了个毒圣的名号,最后却收了个天下一等一的奇才,生生从一个让人闻风丧胆的毒医,成了救死扶伤的神医。

    他的心中不是没有隔阂,只是梦雅说的对,医术与毒术本就是同根同源,反倒是他们这些老顽固们总是要闹得势不两立,现在想来真的是鼠目寸光,犹如井底之蛙。

    而他的学生,虽然身负其毒,却总是能够救人性命。

    不得不说,缘分果然玄妙无比。

    此时,林梦雅想到的却是别的事情。

    “老师,你说这是不是辛家之所以要让我们林家,跟熊灵之人结合的原因呢?”

    如果她的血液起了作用,那么大概是有两种原因。

    第一,是她血中的毒素;第二,便是她血脉有些特殊。

    现在看来,似乎后一种的可能性比较大。

    “完全有可能,你想想看,如果熊灵之人不再会因为寄生蛊的催动而有任何的损伤,那将会是什么样的场景。”

    林梦雅只觉得心头微微发寒,就拿目前的熊霖来说,去掉了能让他死亡的副作用之后,这家伙的恢复能力绝对逆天。

    如果一旦投入到战争之中,简直跟开了外挂没什么区别。

    想到这里,林梦雅的脸色有些沉重。

    辛家到底想要做什么?难道,仅仅是为了长生么?

    现在,她却有些不确定了。

    “面前看来,我们最麻烦的事情不是被人发现藏身的地点,而是对方一旦发现,我们居然有办法让那些寄生蛊失去了致命的副作用之后,带来的麻烦了。”

    尽管不想承认,可百里睿不由得叹了一口气。

    “看来,的确是这样。”

    人心有多复杂,这一点不用他说,梦雅也能知道。

    一旦对方得知了这个秘密之后,一定会不惜任何代价,把梦雅手中的秘方给搞到手。

    而她的秘方,就是她本身的血液!

    以那群人的德行来看,梦雅的性命,反而成了最无足轻重的一部分。

    林梦雅扶着自己的头,她做梦都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变得如此麻烦。

    带着一脑袋的问题,林梦雅走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床边的摇篮里,宁儿正瞪大了眼睛,跟白苏和上官慧玩耍。

    小家伙‘咯咯’直笑,却让压在她心头的巨石,越发的沉重。

    她的小宁儿呵,还这么小,这么天真可爱,却又被迫卷入了这一场纷争之中。

    林梦雅站在门口,眸光闪烁不停,最后却是一狠心,没有去看自己的儿子,转身走了出去。

    “哇——”

    摇篮内,宁儿似乎若有所感,刚才还笑得无比的开心,转眼间就成了一只小哭包。

    白苏立刻手忙脚乱的去哄,上官慧却看到了林梦雅迟疑的背影。

    看了看孩子,又看了看孩子妈。

    轻轻的叹了一口气之后,随着林梦雅走到了院子里。

    林梦雅走到角落的阴影处,从来都是坚强的她,此刻看来却是别样的脆弱。

    被压抑的哭声落入旁人的耳中,只觉得阵阵揪心。

    很快,她便听到了身后跟上来的脚步声。

    连忙擦了几把泪,转头看向了身后。

    “慧姐姐,你...”

    聪明如上官慧,哪里会猜不到她如此异常的原因。

    “我知道,你都是为了宁儿好。这里的情况的确不适合宁儿的成长,只是你要是实在舍不得的话,留下宁儿,也未尝不可。”

    摇了摇头,正是因为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所以她才清楚,宁儿非走不可。

    几步走上前来,林梦雅握住了上官慧的手,眼神恳切的说道。

    “慧姐姐,我只想求你一件事。”

    “你说,但凡是我能做到的,我一定照办。”

    “如今,我们都卷入到这里面来,不到最后怕是抽不开身了。从前,我想的是把宁儿托付给清狐。但现在看来,似乎是不太可能的了。所以,我希望你能跟宁儿一起走。”

    上官慧愣住了,她没想到,林梦雅居然会求她这件事情。

    下意识的想要拒绝,可话在喉头转悠了好几圈之后,却又只能被她勉强压下。

    林梦雅紧紧的握住了上官慧的手,脸上流露出最最深切的期望。

    这件事情她思前想后了很久,也考虑了不少的人选。

    也是到了现在,她才发现,唯有上官慧,是合适的人选。

    首先,慧姐姐并不是相关人,可以说,如果不是因为哥哥的原因的话,慧姐姐根本就不会掺和到这件事里头。

    其次,一旦古卫之遗的事情爆发开来,哥哥一定会想尽办法保护慧姐姐。

    而远离战场,则是他会第一个想到的办法,目前看来,也是最稳妥的法子。

    最重要的是,慧姐姐跟这件事情掺和的没有那么深。

    不管是老师还是清狐,都跟这件事情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那么,不管宁儿跟着谁,最终都会引起辛家的注意。

    他们这一群人中,唯有上官慧才是最合适的人选了。

    “可是...可是我...”

    看到上官慧犹豫,林梦雅知道自己有些强人所难。

    “当然,这件事情的选择权还是在慧姐姐你自己的手中。无论如何,我都不会勉强你的。”

    林梦雅是真的把上官慧当成了自己的嫂子,自然会遵从她的意愿。

    只见上官慧迟疑了一会儿之后,突然叹了口气。

    “你跟你哥,果真是亲兄妹。实不相瞒,昨晚他就跟我透露出几分意思。我本来是觉得有些伤心,以为你们不把我当成自己人。如今看来,却是我小肚鸡肠了。你们若不是真的信任我,又怎么会把宁儿交给我呢。放心吧,你慧姐姐虽然没有你们那样十分的能耐,但要是把宁儿交给我,我一定会用我的性命保护他!”

    林梦雅感激的看着上官慧,一时语塞。

    只是她也没想到,哥哥居然会跟慧姐姐提出这样的要求来,看来,他也是真心接受了慧姐姐。

    “谢谢你,谢谢你慧姐姐。”

    她趴在上官慧的肩头,又哭又笑的说道。

    上官慧轻轻的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她。

    “其实,是我该谢谢你。”

    如果不是林梦雅的鼓励跟支持的话,只怕自己,还不会迈出这一步。

    他们既然是一家人,她就一定会,尽自己的一份力。

    抱着慧姐姐,林梦雅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场。

    一来是舍不得儿子,二来,也是为了缓解一下这几天的紧张气氛。

    倒是龙天昱寻来的时候,心疼得无以复加。

    不仅眉头紧皱,还抽空瞪了上官慧两眼。

    被误伤的上官慧觉得自己有些冤枉,天地良心啊!她可真的什么都没有做。

    不过她向来知道,龙天昱对梦雅可是视若珍宝

    被误伤的她,只好凭借着自己的坚强,挥挥手,被那两口子给甩在脑后了。

    抱着怀中的爱人回到了房间内,已经哭累了的林梦雅窝在他的怀中,半梦半醒。

    “雅儿...”

    他低柔的唤着她,之间林梦雅费力的挑起自己红肿的眼睛,可怜兮兮的看向了她。

    “我爱你。”

    他难得表白,微凉的唇,印上了她红肿的眼睛。

    这句话,像是一颗定心丸一半,立刻安定了她的心神。

    小手紧紧地揽住了对方的脖颈,身子缩得更紧,也更贴近他的身躯。

    “我也爱你。”

    她坚定的低语,与他交换爱的誓言。

    不知何时,他们的十指纠缠,一如他们之前,那美丽的纠于一体的爱意。

    “别担心,我只是去拜托慧姐姐,让她带走宁儿。”

    “恩。”

    相比于林梦雅的难舍难分,身为父亲的龙天昱虽然舍不得,却比她多了几分坚强。

    既然是男孩子,那总得有一天出去经历风吹雨打。

    他们的孩子,因为受到太多的偏爱,必定是多灾多难。

    与其让宁儿在他们的保护下多磨难,不如就在他不懂事的时候,承受这分离之苦。

    上天总是公平的,他们的儿子,也终究会平安长大成人。

    已经想通了的林梦雅不再犹豫,反而是跟龙天昱,商量起细节来。

    从前他们的那个法子,看来是行不通了。

    与其如此,不如让上官慧把宁儿带回晋国的京都。

    但是,老师那边的行动还是正常。

    他们兵分两路,也好给慧姐姐那边做下掩护。

    “你是信不过老师的故交么?”

    对于这个计划,龙天昱不希望会有任何的纰漏。

    毕竟,这事关自己儿子的安全。

    而且有了墨言的前车之鉴后,在任何事情上,他们都得加一百二十分的小心。

    “当然不是,老师找的人,必定是稳妥的。可我,信不过其他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