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二章 熊霖异状
    “好啦,我没疯,况且我们又没有失败。”

    笑了笑,林梦雅有些懊恼。

    好不容易文艺了一回,差一点又闹出什么误会来。

    看到她的表情重新变得生动灵活,清狐也终于放下了一颗心,他就说嘛,他家丫头,怎么可能会被轻易打到。

    只不过,随后林梦雅的表情,就变得有些怪异。

    “清狐,其实我有种感觉,你说,你的故乡会不会是烈云呢?”

    关于这个问题,林梦雅早就有所怀疑。

    清狐的相貌不管是在晋国还是在临天都少有,他的气质阴郁,但是身材却十分纤细,不管是年少的样貌还是成年后的模样,都带着雌雄莫辩的魅力。

    小玉其实在某些方面,跟清狐是有相似之处。

    所以她才会怀疑,清狐恐怕也是从烈云别掳走的。

    勾了勾嘴角,清狐无所谓的笑了笑。

    “是不是又有何妨呢?我现在早已经成了个怪物,况且只怕我也没有什么其他的亲人了。其实我并非是对以前的事情,丝毫没有印象。但我的记忆已经混乱了,丫头,凡是经过人间地狱之痛的人,都已经不再是人了。”

    他笑容里的满不在乎,刺痛了林梦雅的眼睛。

    伸出手来,揽住了清狐的手臂。

    “你当然是人了,还是我的人!”

    她霸道的宣布,却让清狐的心中,引起了阵阵骚动。

    若不是知道,这丫头从来都只把自己当亲人的话,他还真的会涌起些旖旎的念头。

    不过现在么...

    她说的对,自己,的确是她的人。

    “那你可要对人家负责哦!”

    压低了嗓子,清狐轻挑了的给林梦雅抛了个媚眼。

    后者立刻打了个冷颤,嗖的一下,离了他一步远。

    “别这样,小女子可是有夫之妇。大爷,请收起你的淫/荡。”

    说完,两个人相视一笑,心头某些沉甸甸的东西,也轻松了不少。

    要是永远都这样多好?林梦雅看了看清狐,又把视线转向了熊霖所在的房间。

    可惜啊,这样的轻松,只怕还离她很远。

    从熊霖的房间里视察了一圈回来,龙天昱静静的等在了屋子里,迎来了一身疲惫的她。

    这一天又是欢喜又是紧张的,让她身心俱疲。

    把自己的身子投入到自家男人的怀中,林梦雅双眼微合,累得连话都不想多说。

    龙天昱一边给她按摩着酸疼的身子,一边与她有一搭没一搭的闲聊。

    小小的打了一个呵欠,她在他的怀中换了个舒服一点的位置,懒懒开口。

    “我还是觉得,得亲自去一趟胸灵部落。而且在那里,也许我们会有些意外的收获。”

    龙天昱沉吟了片刻,方才低沉说道:

    “虽说你现在不宜抛头露面,但半月后,王上跟小玉会正式着手于迁都的事情。到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会被吸引。如果我们此时出去的话,倒好做些掩护。”

    点点头,林梦雅知道他一定会把所有的事情都办妥。

    揉了揉眉心,她的语气,有些淡淡的惆怅。

    “到时候,也是宁儿被老师送走的时候吧。这小子...我还真的有些舍不得他了。”

    龙天昱明显的感觉到,她的语气有些低落。

    缓缓的紧搂住了她的身子,让她贴在自己的胸口。

    “以后还会再见面的,我保证,很快。”

    她轻轻的‘嗯’了一声,声音小的让人觉得有些可怜。

    龙天昱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低柔说道。

    “睡吧,我陪着你。”

    怀中的女子很快就没有了什么动静,烛光之中,龙天昱低下头,深情的注视着怀中的女子。

    长而卷翘的睫毛,在她的脸上投下一片细密的阴影,在别人面前强大而聪慧的她,如今在自己的怀中,却显得别样的柔弱可怜。

    这是他今生,唯一要保护好的一切。

    无论何时,无论付出何种代价。

    休息了一夜,第二天天还未亮,林梦雅就被人给喊出了被窝。

    “梦雅,你快过来看看,熊霖那边好像是有什么动静!”

    上官慧站在门口,急急的轻喊着。

    林梦雅还迷糊着,从龙天昱的臂弯之中清醒了过来,半梦半醒之间,乖巧的让龙天昱给她穿好了衣服,又送到了门口。

    “我老师呢?”

    她没睡好,老师自然是别想睡了。

    上官慧立刻回应:“百里先生已经到了,你快去看看吧,红玉那边,都已经急的要哭了。”

    稀里糊涂的被上官慧拉到了熊霖暂住的房间,此时红玉已然是红了一双眼睛,兔子似的可怜巴巴的站在门口。

    只是眼中,却并不是悲伤。

    “主子,没想到要麻烦你在这时候过来。只是...只是熊霖他好像是醒了...”

    红玉有些不好意思,原本她是不想去打扰林梦雅的,可上官慧比她还激动,脚步不停的就冲到了主子的房间。

    林梦雅打着呵欠摇了摇手,关于熊霖的事情她也是从头至尾的听说过了。

    到了现在,哥哥的心里头还落下一个疙瘩,总觉得是自己害得好兄弟到如此。

    而上官慧也觉得,如果她当时再跑快一点,也许就不会让哥哥如此的自责。

    总之,他们二人的心里头都有些阴影,倒是苦了她这个当妹妹的了。

    没办法,兄嫂债妹子还。

    林梦雅拍了拍自己的脸,让自己更加精神一点,就走入了熊霖的房间。

    此时,老师已经在床前忙活了起来。

    “老师,现在究竟是个什么情况了?”

    百里睿回头,看着自家学生那副懒洋洋的样子,有些气不打一处来。

    “不会自己看么!”

    “哦。”

    乖巧的凑了过去,百里睿自然是心疼自家学生的,毕竟她现在又要照顾宁儿,又要做其他的事情,一瞬间,气就消了不少,在旁边简明扼要的说了现在的状况。

    “他的伤口正在加速愈合,不知道是我们的药在起作用,还是他身体里的东西。不过,我按照你说的,在他的心脉之中下了一根针。他身体的状况的确是在好转,但寄生在他心脏里的东西,只怕也在痊愈。”

    老师的声音很低,除了他们师生二人之外,并没有其他人听得到。

    此时林梦雅的脸上,也没有了什么慵懒的样子,精神内敛,显然那副样子,只怕是为了让其他人安心罢了。

    神农系统运转,林梦雅也留意到了那东西的反应。

    只怕跟老师说的一样,那东西的状况也在好转。

    不过,她的药暂时还可以克制,虽然不能杀死,却能让那东西进入安眠期。

    就目前的情况来说,情势,还是对他们有利的。

    “我们还可以控制,所以就先不要声张。不过老师,这东西既然有这么神奇,之前,你可曾接触过么?”

    她试探过,那东西并不是蛊。

    或者说,不是单纯的蛊。

    说它是蛊,是因为这东西可以听从别人的命令,让人发狂。

    但说它不是蛊,也是因为蛊类没听说过有这么神奇的效用。

    百里睿博览群书,甚至因为出身的原因,有些东西即便是林梦雅,只怕也难以寻到。

    沉吟了片刻之后,百里睿才语气沉重的说道。

    “我年少时,曾经在家里看到过一本书。当时我只把它当成怪力乱神来看,如今么,这情况倒是让我越来越相信书中所言的事情了。书上说,当年的古卫之国,人人善医,各个通蛊。而且,在古卫之国中,有许多现世所没有的灵丹妙药。据说当时,古卫国跟其他的国家发生战乱,对方派来了十万精兵,而古卫国只派出了八百勇士。这八百勇士各个都能以一敌百,最后,大胜而归。他们之所以这么勇猛,就是因为古卫国的国主赐下了圣药。这圣药,可以让他们刀枪不入,力大无穷。现在看来,不就是熊灵之人的症状么?”

    林梦雅心头一惊,她没想到,这事居然跟古卫国还有关系。

    心思急转,林梦雅的神色凝重了许多。

    现在,所有的线索都指向了古卫国,她知道,有些答案,只有在揭开了古卫国神秘的面纱之后,才能知道了。

    熊霖的状况比之前送来的时候好了太多,林梦雅猜测,可能是自己给他用的药物,亦或是他本身的身体机能,促进了伤口的愈合。

    虽然现在,熊霖的脸色有了些淡淡的红润,不似之前的惨白,但到底是伤到了根底,只怕还得费心养上一些日子才行。

    在这期间,林梦雅又怕他会突然暴走,所以跟老师斟酌着,下了少量掺杂着自己血液的药物。

    到了第五天的时候,熊霖胸口的剑伤已经好得差不多了。

    就连百里睿都大呼神奇,每天跟见到了心爱玩具的孩子一样,扎在熊霖的房间内不出来。

    就连林梦雅都忍不住多跑了几趟,一老一小,在这令人无法理解的点上,出其的一致。

    最后,实在是觉得有些过分的龙天昱,在众目睽睽之下,生生的把自家娘子扛走。

    在经过令人面红耳赤的后续之后,林梦雅终于不再那么勤快的往熊霖的屋子里跑。

    因为他们这里,又来了几个**标本。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