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一章 错综复杂
    旁人不知道这药中的奥妙,可百里睿却是明白的。

    且不说这药里的其他成分如何,其实那些药,都只是为了平衡林梦雅的血之毒。

    也就是说,这药最主要的成分,就是她的血。

    就连林梦雅自己都没有想到,这事居然又跟她扯到了一起。

    二人下意识的交换了一个眼神,果然是宿命,逃不开的。

    “既然如此,那咱们也不算是毫无准备。梦雅这药倒是好用,多准备一些的话,也就不怕辛家再作乱了。”

    上官慧不了解其中的内情,只觉得事情有救了。

    但百里睿的表情却有些不太好看,人的血又不是无穷无尽的,即便是林梦雅能够暂时压制,其实也是治标不治本。

    而且这也未必对症,只不过是丫头的血液毒性最为霸道,用好了就能压制住所有药的药性。

    可想要解开的话,只怕还是要先弄清楚这东西的来源。

    “我们有药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先透露出去。这药...十分的难得,我怕会引起不必要的麻烦。”

    并不是她舍不得自己的血,而是一旦消息传出去,只怕会引来辛家更大的反扑。

    为今之计,她觉得还是尽早解开辛家的谜团比较好。

    思考片刻之后,林梦雅做了个决定。

    “我想,去一趟熊灵。”

    所有人都立刻反对,虽说情况已经控制住了,可对于林梦雅来说,还是危险重重。

    “可是,如果我不去的话,又怎么能知道具体的情况呢?也许,熊霖的身体状况只是个例,万一还有什么别的,我们岂不是错过了?”

    她的话,又十分的有道理。

    他们这一大家子之所以到这里,不就是为了解决掉所有的事情,然后平平安安的回去过自己的生活么?

    所有人把目光集中到了龙天昱的身上,但是他却始终一言不发,坚定的坐在自家娘子的身后。

    得,这辈子算是没救了!

    “不如,我暗中找几个人过来吧。本来,我就是拜托了熊霖大哥的手下人,帮我送两个孩子过来。我就说,路上不太平,需要多派些得力的人手。等到他们过来之后,看到熊霖大哥这个样子,也一定舍不得走了。到时候,你再看看如何?”

    还是上官慧的法子好,一家人全部都表示通过。

    今天因为爹爹刚过来,林梦雅并不想耽误太久的时间,尽早结束了话题。

    从他们的讨论从开始到结束,林梦雅看到清狐脸上的表情,一直有些让她看不太懂的复杂。

    趁着大家闲话家常的时候,林梦雅拉了清狐,去了院子外面。

    “冷,过来。”

    院子内,清狐把自己身上的外衣脱下,罩在了她的身上。

    他的身材依旧纤细,想来是年少时落下的亏空,林梦雅总是格外心疼,有什么好吃的好玩的,都会先给他送过去。

    虽然林南笙才是她的哥哥,但是清狐知道,林梦雅对他的依赖跟信任,早已经超过了她的亲哥哥。

    果然啊,是他一直用生命维护的丫头呢。

    “清狐,你是不是想起了什么?”

    看着他纤长的十指,灵活的给自己系上了扣子,林梦雅轻轻的问道。

    清狐笑了笑,眼中落入了几分夕阳的余晖。

    “谈不上是完全记起来的,只是恍惚有个影子而已。”

    其实,是他的梦魇。

    自从他有记忆以来,画面都是跟烛龙会有关的。

    那些龌龊肮脏的过去,他并不想再回忆。只是,独立于那些回忆之外的,一个挥之不去的梦魇。

    他梦到火光冲天,就连他自己也说不清在哪里,在做什么。

    只知道,有人似乎想要让他逃命。

    可他却只能呆愣愣的站在原地,看着火光,一点点的吞噬着自己。

    随后,便是烛龙会内,他那些不堪回首的往事。

    而渐渐,他也终于明白。于烛龙会来说,自己不过是个‘失败品’而已。

    不过是因为长得有几分姿色,所以才被重新利用,成为了那些人的玩物,丧失了自己所有的自尊。

    多么可笑的命运啊,只怕世上,再没有比他更可笑的人了吧?

    “清狐,你还有我。对于我来说,你是独一无二的。我就是你的亲人,你的归宿,你的未来。”

    轻柔的声音,如同清风一般,划过他苦涩浓稠的心湖。

    那动听的声音,一定是来自于天国吧?

    回过神来的他,下意识的撞入了一双黑亮的,纯粹的双眼。

    那里面,没有寒冷、没有嘲讽、唯有淡淡的,温柔的波光。

    一下子,他的心口,就划过了一道暖流。

    清狐紧紧的收缩自己的手臂,把她拢在胸口。

    如果说之前,自己只是一个行尸走肉的话,那么眼前的女子,才是赋予他真正生命之人。

    他愿意为她而活着。

    是的,顽强而坚定的活着。

    见识过地狱的他,比任何人都明白,活着,是比死亡更困难的承诺。

    所以,他笑了,无声无息,却又发自于内心。

    林梦雅看着他一脸的阴霾终于散去,轻轻的松了一口气。

    越是深入,只怕越会触动清狐曾经的记忆,只是她无法阻止,因为每个人,都必须要面对。

    想了想,她故作轻松的说道。

    “你瞧你,堂堂的前任第一杀手,怎么就那么胆小如鼠了。放心,有我在,没人能动你的。”

    从他的怀中脱出,林梦雅豪气万丈的拍了拍他的肩膀,一副天老大她老二的样子。

    清狐被她给逗笑了,忍不住刮了刮她的鼻子。

    这丫头,总是会变着法子的逗自己开心。

    “是是是,我家丫头可是天下第一厉害的女子,以后,小的就仰仗您了。”

    “这就对了嘛,放心,只要有我一口饭,就绝对不会让你喝粥。你可得给我好好的活着,我这个人啊,可是属猴的,顺杆爬。我家那个小皮猴,以后还得让你多疼疼呢。”

    因为身体的原因,林梦雅知道清狐不会再有属于自己的孩子。

    但其实他表面上好像是很冷淡的样子,实际上,却是十分的喜爱小孩子。

    从前的墨言也是...

    想起墨言,她的情绪又低落了下来。

    清狐看着这样的她,有些于心不忍。

    “会找到的,那小子要是知道自己有个弟弟,肯定高兴坏了。”

    没想到,这会清狐又反过来安慰她了。

    林梦雅摇摇头,把所有丧气的想法都给摇出了脑袋。

    清狐说的对,她一定会找到墨言,把他平平安安的带回来的。

    “不过,我有种预感。墨言也好,你也罢,也许根都是在这里的,你感觉到了么?”

    点点头,清狐的确是感觉到了。

    林梦雅发现,辛家似乎格外注意血统的问题。

    就比如说在王后娘娘之前的蛊女一样,都要跟自己的亲生兄弟乱/伦。

    但实际上,从她后来搜查的资料上来看,虽然近亲结合,生出来的孩子都会有些缺陷,可却并不像是现代一般,普遍出现智力低下等缺陷。

    而是,另外一种特殊的状态。

    越是纯粹,也就是越是靠近的血缘,生下来的孩子,也就越会体现出这种特殊性。

    就比如说如今辛家真正神秘的掌权人,那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辛黎,就是其中的佼佼者。

    辛黎的父母是龙凤胎,血缘相近的程度可想而知。

    但是自从他出生后,除了身体孱弱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其他的缺陷。

    而且身体的因素,也在几年前,因为去万蛊池内修炼,而得到了彻底的根治。

    这一点上,林梦雅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她之前是见过辛黎的,从那个人的眼神之中,她就能感受得到,这人是个极度疯狂,极度危险的人物。

    这样的人,一般都会剑走偏锋,或者是钻牛角尖。

    所以,他要追求长生的话,林梦雅并不会觉得意外。

    只是——

    有种怪异的感觉,始终挥之不去。

    辛黎也好,辛家也好,虽然目前看似是她最大的敌人,但是她却觉得,辛家也未必是整个事件的主谋。

    毕竟,长生并非是说说而已,而是需要时间的积累。

    就比如那些怪异的药物,就绝非一朝一夕都能改变的。

    而且仙城之中,真的会有长生么?

    林梦雅总是觉得自己,好像是忽视了什么一样,可她翻来覆去的想了又想,也还是没什么太重要的发现。

    “丫头,你在想什么?”

    看着她沉默,清狐等了良久之后,才出声问道。

    “没什么,只不过觉得,我们好像是在解一团乱麻一样,真不知道,到了真相大白的那一天,到底会是个什么结果。清狐,我从前从来不相信命运。但如今我才知道,原来,我们不过是命运手中的棋子。”

    清狐还以为林梦雅是灰心丧气了,连忙安慰道。

    “老天爷又能奈我如何,丫头,别灰心,他们谁都不如你!”

    林梦雅突然笑了,看着清狐每每都会像是哄着孩子一般的哄着自己,心里头不由得觉得暖洋洋的。

    “不,我的意思是。其实命运并没有注定我们的结局,想要走到哪一步,都是自己做出的选择。我感谢命运让我跟你们大家相聚,那余下的时光,就看我自己如何努力了。”

    清狐狐疑的看了看自家丫头,怎么觉得这话,有点算命先生的味道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