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十章 阖家团圆
    “还是我的小外孙懂事,比你那不成器的舅舅好上百倍,外公给你准备了好多东西,看看你喜不喜欢。”

    林牧之一下子欢喜得不知该怎么办才好了,到底是他的第一个孙子辈的晚辈,他当然是喜欢到了心坎里。

    “这小子还真是会讨人喜欢,爹,你都没有给女儿带什么礼物呢!”

    林梦雅拐着父亲的手臂,不依的说道。

    看着她这幅吃儿子醋的模样,龙天昱不由得摇了摇头。

    平常就属她最疼爱宁儿了,恨不得一时一刻都放在心坎上哄着。

    “你这丫头,怎么跟儿子争起宠来了。放心,都有都有。”

    难得的天伦之乐让林牧之心间暖意流动,他没想到,在自己有生之年,还能享受到这种幸福。

    都说铁汉柔情,如今女儿已经找到了自己的幸福,而儿子身边,也有一位品行出众的上官姑娘。

    一时间,他只觉得人生全部都圆满了。

    “总算是对你们的娘亲有了交代了,这样百年之后,我也有脸去见她。”

    林牧之笑中有泪的看着自己的外孙,低低说道。

    提起娘亲来,林梦雅跟林南笙的眸中不由得略微有些晦暗。

    要是娘亲还在的话,他们才是真正的圆满。

    只可惜...

    也许,这就是天意难违吧,人生总该会留有些缺憾才是。

    “如今老爷跟少年都平安归来,本是件高兴的事情。要是夫人泉下有知,也必定替大家高兴的。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福气,能抱一抱小少爷呢?”

    看完熊霖之后的红玉,见状立刻出来解围。

    气氛经她这么一调节,那些淡淡的感伤也冲散了不少。

    林梦雅立刻从摇篮里,把儿子抱给了红玉。

    “小少爷眉清目秀,又聪明又漂亮,主子好福气。”

    红玉是真的喜欢宁儿,上官慧也凑到她的旁边,喜欢得不行。

    “瞧你们两个这样子,还不抓紧时间生一个,给我家宁儿作伴。”

    林梦雅调笑着说道,那两个姑娘立刻闹红了脸。

    纵然她们有心,可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不是。

    顿时,林南笙也受到了自家妹妹的眼神调戏,假咳了一声后,英俊的面容上,也多了几丝可疑的红晕。

    哥哥居然也会害羞,这还真是件新鲜的事。

    自打这次从熊灵部落回来,林梦雅发现父亲就跟变了个人似的,抱着外孙不撒手,哪怕宁儿尿湿了他的衣服,父亲也只会哈哈大笑,还说这童子尿,最是能祛除晦气,以后他都回否极泰来。

    对于这种差别待遇,林梦雅跟哥哥只能眼热罢了。

    林南笙还好,倒是林梦雅,气得直跺脚,最后还得是自家男人亲一亲,哄一哄才好。

    只是没人是真心计较,不过都是一家子的乐趣罢了。

    而林梦雅也拉着清狐,拜了自家老爹当干爹。

    这家伙的年龄虽然跟老爹差不到哪去,但样子却比林南笙差不多。

    再一个,她也不想让清狐有任何疏离的感觉。

    他们都是她的家人,断然是没有厚此薄彼之理。

    虽然相处之间还有些别扭,但是在林梦雅的插科打诨下,清狐跟林家父子,也算是相处融洽。

    一大家子热热闹闹的吃了团圆饭,林牧之更是兴致高涨,比他打了胜仗还要喜悦。

    宁儿也看着这些疼爱他的长辈们,裂开小嘴笑个不停。

    林梦雅还要喂宝宝,自然是不能多喝。

    只能撅着小嘴,偷偷的掐了龙天昱几把解气。

    虽然是在异乡,可一家人倒是没觉得有漂泊之感。

    只要自己在意的人都在身边,在哪里又有什么分别呢?

    怕酒味熏到宝宝,林梦雅早早的哄了孩子睡觉,又有白苏跟红玉看护。

    撤换酒菜上了茶,一家子在屋内闲话。

    说来说去,话题还是绕到了正事上。

    “雅儿啊,我看烈云这边的情况这么乱,不如,你带着宁儿找个地方隐居起来,其他的事情,就由我们来处理吧。”

    林牧之并不知道林梦雅在这场动乱之中的重要之处,在他的心中,保护女儿跟外孙,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林梦雅笑了笑,低头抿了一口茶说道。

    “若是我走了,他们可就必输无疑了。爹,您还不明白么?这一场仗,女儿必须要打的。躲,不是法子。娘亲牺牲了自己,可最后,我跟哥哥,不还是卷了进来。何况现在,也根本不是躲藏的最好时机了。”

    目光柔柔的看向了自己的父亲,林梦雅自然知道,爹爹只是为了保护自己。

    不养儿不知父母恩,如今她有了宁儿后,才渐渐的了解爹娘的苦心。

    为了那个小家伙,她宁可牺牲自己的所有。

    相信爹娘的心里,也是如此吧。

    “胡闹!宁儿还那么小,你的身子也才刚恢复。殿下,您也赞成雅儿的胡闹么?”

    虽然她已经告知爹爹,龙天昱不再是高高在上的皇帝了,可父亲一时间,还是没办法改口,最后,只能先称龙天昱为殿下。

    听到自己的岳父点到了名字,龙天昱只是淡淡的笑了笑,然后坚定的揽住了自家娘子的纤腰。

    谁当家做主,一目了然。

    “唉,你呀。”

    看着爹爹有些无奈,林梦雅只好讨好的笑了笑,欺身坐在父亲的身侧,犹如年少时一样,依偎着父亲撒娇。

    “我们这一家子都在一起,谁也不用担心谁。要是我真的走了,你们每一个人,都要分出一份心思来担忧。而且,我有你们保护,难道不比这世上任何人保护我还要来得稳妥么?好了爹,您信不过别人,还信不过自己么?我爹可是名震天下的大将军,决胜于千里之外,这些小毛贼,还不抵您一个手指头呢!”

    一家子人都笑了,林牧之无可奈何的点了点自家丫头的额头,也只能先这样答应下来。

    提到正事,大家的表情便不再那么轻松。

    林南笙把自己在熊灵部落里的所见所闻都说了出来,林梦雅越听,眉头皱得越紧,到了最后,她却是一言不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雅儿,可是想起了什么?”

    百里睿最是了解她,知道林梦雅一旦露出这样的表情,便是那小小的脑袋瓜里头,又有了什么奇怪的联想。

    沉吟了片刻之后,林梦雅才抬起头来,脸上的表情显得十分的凝重。

    “如果按照哥哥所说的话,那熊灵部落,不过是辛家的一块试验田罢了。”

    勾起唇角,林梦雅笑得有些无力。

    这事说起来简单,可却让她觉得毛骨悚然。

    越是靠近烛龙会跟辛家,她的心里,就越是迷茫。

    在那些人的眼中,跟自己一样的人类,究竟代表着什么?

    为何他们,竟然可以不顾任何人的生死,只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就可以无所顾忌。

    在他们的眼中,人,不再是人,而只是一个个,盛满了野心的试验品。

    这样同样经历过医学实验的她,有种浓重的不安感。

    带她做神农系统实验的老师说过,敬畏生命,才能了解生命。

    生命是神圣的,美好的,复杂而多变的,人,乃至所有的智慧体,都无法凌驾于生命之上。

    但是那些人,却把生命弃之敝履,妄图做生命的主宰。

    而如此,也注定了那些人会失败吧。

    “你的意思是,辛家不止有熊灵部落一个附庸么?”

    林梦雅看着发问的哥哥,轻轻的点点头,接着说道。

    “但是,并不是每一个跟辛家有关联的势力,都跟熊灵一样。之前熊灵的那四位长老,硬是要你们留下后代。我想,是因为他们的血脉,跟我们林家的血脉混合的话,会有一种意外的效果。方才我检查过熊霖的身体,他的各部分机能在正常的时候,是跟我们一样的。可一旦激活的话,只怕会出现什么异状。我在熊霖的心脏里发现了一样东西,那个,应该就是辛家用来控制熊灵部落血脉的开关。”

    先前在信中,对方只是提及熊灵部落之人,在一夜之间,有许多人发狂,并且出现了异常。

    而熊霖心脏里的东西并不是凭空出现的,也许在每一个熊灵部落的人的心脏里面,都会有那么一个小东西的存在。

    这个东西,便是辛家野心的关键。

    上官慧像是想起点什么似的,犹犹豫豫的开口。

    “还有件事,之前我跟红玉在山洞里面守着,那些老弱妇孺们突然晕倒了。后来,我喂了他们你给我的那个药丸,没吃到药的,都发狂了。而吃了药的,睡了一觉之后,只说自己有点胸闷,并没有其他的不适感。发狂的那些人也有的吃了这药,也都恢复正常了。梦雅,你可知道这病症到底是怎么回事么?”

    林梦雅看着她,眼神越发的沉重。

    其实她之前只是因为跟辛家多番交手,知道对方的手段如何,所以才提前预备了些药以防万一的。

    但没有想到,居然会真的派上用场。

    “还有这事,梦雅,你给她的药是什么?”

    百里睿看着林梦雅,疑惑的问道。

    后者叹了一口气,方才说道。

    “其实,我给她的药,就是之前我做出来,用来帮助小玉对付王蛊的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