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九章 父女相见
    “如何?”

    百里睿知道她拥有青筝谱,所以并不会在林梦雅的面前,摆什么老师的架子。

    尺有所长,寸有所短,林梦雅现在在某些方面,其实已经超越了他。

    所以,连她也惊诧不已的时候,百里睿其实也是一脸的茫然。

    “老师,这人真是好生的奇怪。他的心脏内,似乎寄生着什么东西。似蛊非蛊,似药非药。不过现在,却是处于休眠的状态。也许,他的那些异状,都是由这东西引起的。”

    那东西应该不是毒物,否则神农系统会在第一时间内报警。

    也不知道这东西到底寄生在他心脏之中多久了,又对他会有何种影响,一时之间,林梦雅有些骑虎难下。

    “罢了,我们还是先治好他要紧。许多事情,咱们不知道,他也未必清楚得很。倒不如救他一命,也许就知道事情的真相了。”

    林梦雅看了看老师,点点头同意了老师的提议。

    也是,现在可不是搞研究的时候。

    师生二人合力,再加上关于熊霖的伤情如何,哥哥早就派人传了话过来,如今他们也算是了解了情况。

    对症下药,自然不会耽误太多的时间。

    两个人一直忙活到了晚上,该做的事情,也总算是到了一个段落。

    林梦雅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上的汗,能不能挺过去,就看熊霖的运气了。

    与老师分别,林梦雅回到屋子里,简单的洗漱了一下,又换了一身衣服出来。

    龙天昱一直守在她的身边,知道她累坏了,还给她揉捏肩膀。

    林梦雅窝在自家男人的怀中,舒服得直哼哼。

    龙天昱不停的轻吻着她的额头与脸颊,眼眸深处,满满的都是心疼。

    “父亲他们,可是在半路上遇到了什么麻烦么?”

    她的声音细细弱弱的,听到龙天昱的耳朵里,却让他的眉头微微一皱。

    随后便释然了,这才是他的爱人,谁也瞒不过她的耳目。

    清醒的点点头,随后立刻解释说道:

    “不是什么大麻烦,只是可能被人盯上了。不过你安心便是,不管是我的人,还是小玉的人,都不会让你父亲出什么意外的。”

    林梦雅早就有所察觉,这件事情到底是跟辛家搀和到一起去的。

    辛家是个德性,她比任何人都要了解。

    只是心头,不免还是有些担忧。

    龙天昱最是了解她,也知道她心头所想。

    摸了摸她的小脑袋安慰着她的焦躁与不安,低声的在她的耳边说道。

    “没事的,相信我。”

    “嗯。”

    她紧紧的蜷缩在男人的怀中,他不会骗自己,这一次,父亲一定会平安归来。

    原本的计划,林牧之一行人会趁着夜色赶来。

    可没想到晨光熹微,林梦雅还是没有看到父亲他们一行人的马车。

    已经折腾了一天一夜的她,显得有些疲惫与憔悴,龙天昱只能尽量的让自己成为她的肉垫,不让她再耗费精神。

    宁儿沉沉的睡着,似乎什么事情,都无法打扰他的美梦。

    “主子,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虽然现在还没有传过来什么消息,但也代表着没出什么事,不是么?”

    白苏心疼的安慰着她,其实这些她都清楚,但是父亲他们一时不到,她就一时不能安心。

    人家常说,黎明前的黑暗最是难熬,如今她也终于体会到了。

    窝在龙天昱的怀中,随着等待的时间加长,林梦雅心头的不安越发的加重。

    她控制不住的会想起各种各样的可能性,也许他们会在路上,遇到这样或是那样的意外,亦或者,他们已经被人抓住,所以才不能传过来消息。

    胡思乱想之中,林梦雅的情绪也跟着紧绷了起来。

    龙天昱只能紧紧的握住她的手,却没有办法,让她的思想停下来。

    看着她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凝重,龙天昱实在是不忍心,低头,深深的吻住了她的唇。

    “呜——”

    瞪大了双眼,林梦雅被这个突然袭来的吻惊呆了。

    刚刚紧绷起来的身体,被熟悉的气息轻柔的抚慰着,渐渐的软了下来。

    林梦雅攀上了他的脖颈,主动的回应着这个吻。

    辗转研磨,二人的呼吸纠缠不清,林梦雅更是借由这个吻,来消除自己内心的不安。

    “好了,现在平静下来了么?”

    不舍的离开她娇嫩的红唇,龙天昱的笑容里,似乎有让林梦雅安定下来的魔法。

    “主子,老爷他们到了!”

    去而复返的白苏,此刻带来了最好的消息。

    林梦雅一下子坐起身来,脸上的表情,除了未消褪的红晕之外,只剩下激动。

    无奈的摇了摇头,龙天昱宠溺的看着跳下地就想要冲出去的爱人,弯下身子,给她穿上了鞋子。

    “父亲都来了么?在路上可曾遇到什么都麻烦?红玉跟上官姐姐呢,她们也都来了么?”

    此时的林梦雅,全身上下都透着一股子小孩子似的激动。

    白苏抿着嘴笑着点头,还真是鲜少看到自家小姐如此可爱的样子呢。

    “龙天昱!我爹爹他们回来了,真的回来了哦!”

    她笑着,捧着龙天昱的俊脸狠狠的在额头上落下一口。

    大概是过于冲动了吧,导致龙天昱温香暖玉没享受到,到觉得自己的额头,受到了撞击似的疼。

    “好好好,我知道了,来,把衣服穿好。”

    清晨有些凉意,纵然林梦雅总是喜欢躲在自己的怀中,可他还是不舍得让自己的爱人,受到一丝一毫的寒冷。

    终于,林梦雅迫不及待的冲出屋子的时候,龙天昱还是笑了笑,手中拿了件一直熏在炉子上的斗篷。

    这丫头,哪里像是当了娘亲的。

    跟屋子里的温暖相比,外面的空气,冻的林梦雅打了一个冷颤。

    即便如此,却还是无法浇灭她的热情。

    脑海之中,想起来小时候,父亲跟哥哥每次归来的情景。

    尽管她当时浑浑噩噩,却还是知道,这世上自己最亲近的两个人回来了。

    小小的她,总是会在第一时间内,冲到门口,急切的垫脚,看着父亲跟哥哥骑着的两匹骏马。

    父亲每次见到她,都会高兴的把她举起来,然后招呼着哥哥一起走。

    马车,携带者朝晖越来越近。

    林梦雅提着裙摆,不管不顾的冲了上去。

    “爹爹!”

    声音一如多年前的清脆悦耳,马车立刻停下,随后,一道身影从车门里飞出。

    刚刚落地,她便穿入了那人的怀抱之中。

    一如从前,林牧之紧抱着怀中的少女,红了一双眼圈。

    “你这丫头,都多大了,还这般...”

    虽然嘴上埋怨着,但林牧之心头的喜悦,却是无可比拟的。

    他的女儿长大成人,甚至还给他生了一个外孙。

    只是无论何时,她在自己的面前,只不过都是二十年前的那个小婴儿罢了。

    他依稀记得,雅儿刚刚出生的时候,就比一般的婴儿身子骨要娇弱些。

    小小的,柔柔软软的身体,躺在他粗糙的手掌上,却是困住了他的整颗心。

    虽然迎来了她,代价是失去了自己最心爱的女人。

    但每每看到她跟晴儿如出一辙的容貌后,林牧之总是觉得,她是晴儿在这世上所遗留下来的最重要的宝贝。

    从前的自己,到底是有多无能,才让雅儿在那种环境下长大。

    如今他终于明白,如果一个男人,连自己的妻儿都无法保护的话,何谈顶天立地。

    从今以后,他要给他的女儿,给他的外孙天下间最好的一切。

    “您是我爹爹,女儿撒娇是应该的,谁又会说什么呢?爹爹,走,咱们一起去看看宁儿。人家都说,儿子像娘,就是不知道,这小子有没有我小时候长得漂亮!”

    林梦雅大概也觉得不好意思了,转而亲密的挽住了父亲的手臂。

    马车之中,红玉跟上官慧依次出来。

    大概是因为他们父女相见的喜悦,冲淡了她们心头的忧愁吧。

    就连眼眶都红红肿肿的红玉,也都不免露出了一丝笑纹。

    林梦雅像是想起了什么似的,转头冲着红玉笑了笑。

    “你放心,你那心上人没事。有我跟老师在,保证换你个龙精虎猛的心上人!”

    重点,尤其在那四个字的形容词上。

    红玉愣了愣神,稍后便明白了过来。

    俏脸飞起一道红晕,跺了跺脚,咬牙切齿的说道。

    “我怎么遇到这么一位没正经的主子!”

    一旁的上官慧却疑惑的看着着这两个人的反应,刚才,梦雅说了什么么?

    一行人热热闹闹的进了院子,红玉虽然被林梦雅给调笑了一下子,但心却还是落了地。

    刚进来,便让白苏给偷偷的拉到了熊霖所在的房间查看情况。

    这边,林梦雅直接拉了爹爹到了屋子里。

    龙天昱片刻不离的相随,见到自家岳父大人的时候,两人只是互相笑了笑,便把视线都放在了林梦雅的身上。

    宽敞的屋子里,他们这一家人都围在小宁儿的身边。

    这小子仿佛是感受到了什么,一下子睁开了黝黑的大眼睛,好奇的看着突然出现的陌生面孔。

    林牧之百感交集,又怕自己是生人,吓到了小孩子。

    没想到,那小子只是看了他几眼后,居然裂开小嘴,给了外祖父一个萌死人不偿命的甜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