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八章 死里逃生
    “这事,还是我去告诉红玉吧。”

    上官慧抹了抹脸颊,故作坚强的说道。

    林南笙却摇了摇头,是他没有保护好自己的兄弟,即便是红玉要打要罚他也认了。

    “你别争了,有些话,我们女儿家之间才好说出来。何况,红玉知书达理,绝不会怨恨你的。以后,我们一定要加倍补偿红玉,才能不负熊霖大哥的恩情。”

    上官慧强忍悲痛,拿出自己的手帕,轻轻的替熊霖擦拭着脸上的血迹。

    至少在死后,她也想要尽自己的一份哀思。

    可手刚刚移动到他的鼻下,她的小手就像是被烫到了一样,瞪大了双眼,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熊霖。

    “怎么了?”

    林南笙一个箭步就跨到了上官慧的面前,只见那丫头小心翼翼的把手指,放在了熊霖的鼻子下面。

    “有...还有气!快来人啊!救人啊!”

    这下子,上官慧是真的确定了。

    而林南笙也在震惊之余,立刻用手摸了一下熊霖脖颈上的脉搏。

    果然,还有轻微的跳动!

    上官慧这么一喊,立刻有人冲过来,无比小心的把熊霖扶了起来。

    好在有邵统领那边有随性的军医,待得熊霖被送到屋子里之后,立刻有人来看诊。

    “大夫,他的情况如何?”

    外面还在收拾残局,别的忙上官慧自然是帮不上的,却可以负责照顾熊霖。

    那位军医检查了情况之后,面色有些沉重,看来情况不太好的样子。

    “熊族长伤势过重,虽然现在暂时捡回了一条命,却必须要由医道高手才行救治。再下即便是用尽浑身解数,也只不过可以保证他的情况不继续恶劣下去罢了。”

    上官慧的心思沉了沉,随后便想到了一个人。

    谢过军医后,忙跑了出去,找到了林家父子。

    “伯父,军医说,熊霖大哥的伤情必须要由医道圣手才能治疗。我突然想起来,雅儿那边,好像是有一位高手。而且我听闻,之前京中有位夫人曾经五脏六腑都外露,最后都被雅儿给救了回来。我想,熊霖的伤情,雅儿应该也会有办法吧!”

    林牧之也是在担心熊霖,经由上官慧这么一提醒,他倒是想起来,梦雅似乎是拜了一位高人为师。

    虽然梦雅的医术他心里也没底,但她娘亲却是个一顶一的医道圣手。

    有些事情,她也真是随了她娘的性子。

    当下,便急急的安排了几个人,又跟那军医沟通了一阵子,确定了如何在最短的时间内,把熊霖给送过去。

    消息,快速的传递到了林梦雅的手中。

    她一接到消息,就立刻做好了各项准备。

    而且老师就在旁边,许多事情都是事半功倍。

    听说父兄也会跟着护送熊霖的人先行一步,林梦雅纵然装的再淡定,也不由得翘首期盼了起来。

    每天,她都抱着宝宝,在门口张望。

    “呵,这丫头,从前就没见过这么着急的时候。唉,搞得我也想离家出走一回,也让她这么惦念着了。”

    院子内,清狐语气微酸的调笑着。

    白苏倒是白了那家伙一眼,压低了声音说道。

    “你还好意思说这事,你可知道,当初主子的身子不好。听闻你走了又急,一下子引得旧病复发,吐了好几口心头血。要是你再敢跑,我一定替小姐,先敲断你的腿算了。”

    清狐知道自己理亏,笑了几下后,眼神也变得越发的柔软。

    林梦雅站在门口,不停的哄着怀中的幼子。

    许多事情,特别是在她当了娘亲之后,才深有体会。

    父母亲恩深似海,她现在唯一的愿望,便是一家团圆,不要再忍受骨肉分离的痛苦了。

    宁儿今天也格外的活泼,一双黑亮的大眼睛滴溜溜的转着,裂开小嘴笑个不停。

    林梦雅越看越爱,忍不住低头亲了这小子一口。

    “坐下,喝点汤。”

    一双大手伸了过来,稳稳当当的接走了宁儿。

    林梦雅转头,看到龙天昱正对着自己笑。

    自从有了宁儿之后,他们之间的感情有增无减。而且因为宁儿比较黏人,为此龙天昱已经明里暗里的吃了不少的飞醋了。

    偶尔有几次,她还看到龙天昱竟然端端正正的教训宁儿。

    真是的,宁儿只是个小豆丁,哪里听得懂那么高深的内容。

    不过,这家伙也就是表面凶而已。到底宁儿是他们的第一个孩子,龙天昱打心底里,是极其疼爱这个孩子的。

    一只手抱住幼子,一只手揽住了自己爱人的纤腰。

    他们这一家三口倒是绝配,让人唯有艳羡的份儿了。

    “这几日为了小玉他们的事情,你也没少奔波,也该多多进补一些才是。”

    旁若无人的秀着恩爱,林梦雅才不管对面的清狐跟白苏,眼神里有多少的哀怨。

    这几天龙天昱早出晚归,人倒是还精神,只是却瘦了一圈。

    那些事情她并非不懂,正因如此,才知道龙天昱为了帮助玉儿跟王上打点迁都一事,耗费了多少的心血。

    短短几日内,国内的风向就从人心浮动,转为了期盼迁都。

    其中,龙天昱的功劳,不说有五成,三成也是有的。

    这些她看在眼里,却是疼在心上。

    “是啊,我这里有上好的龙骨虎鞭,熬汤最是补身的了。嗳!丫头,你瞪我干什么,我也是为了你着想嘛!”

    清狐皮笑肉不笑的说道,压根不管林梦雅在一旁,冷飕飕的等着她。

    好一个清狐,多好的气氛,愣是让他给破坏得干干净净。

    一口干了面前的补汤,林梦雅回身揽住了自己相公。

    “不劳您操心,我相公,龙精虎猛着呢!”

    “哦——原来是这样啊!”

    清狐挪揄的眼神,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龙天昱。

    林梦雅不甘示弱,挺着胸膛跟那家伙对瞪。

    倒是一旁还未出阁的白苏,一下子火红了一张俏脸。

    好在龙天昱早已经习惯了自家娘子的惊人之语,伸出手来,轻轻的摸了摸她的脑袋。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自然知道那是龙天昱告诉她,见好就收的意思。

    “哼!”

    扬着属于胜利者的自豪,林梦雅暗中鄙视清狐。

    想跟她斗,门都没有!

    “老爷,夫人!贵客来了!”

    门外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林梦雅立刻从龙天昱的身上跳开,一阵风似的冲到了门口。

    为了安全的考虑,他们带来的人,自会称呼他们为老爷夫人之类的。

    而那贵客,想也知道会是谁。

    不远处,两辆马车疾驰而来,在她的视线之中,越发的清晰。

    望眼欲穿的看着外面的一切,随后跟来的龙天昱,一下子就握住了她的手,揽住了她的腰,支撑着她的一切。

    马车在门口停下,随后,便有一个人,迫不及待的从马车上跳了下来。

    “哥哥——”

    她一下子扑进了那人的怀中,语气已经哽咽。

    林南笙也是瞬间红了一双眼眶,紧紧的抱着自己的妹子。

    龙天昱也跟着走到了二人的身边,两人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只是彼此点了点头。

    “你有没有受伤?爹呢?”

    林梦雅抬起头来,巴掌大的小脸蛋上,已经沾满了泪水。

    上上下下的再三确定哥哥完好无损之后,才急急的问道。

    “瞧你哭得跟个小花猫一样,真是跟小时候一模一样。爹还没过来,说是第一次见外孙,总得拿点什么合适的见面礼不是。好了,先别哭了。”

    看到妹妹的眼泪,林南笙只觉得一颗心被搓得柔柔软软的,半点棱角都没有了。

    林梦雅不好意思的点点头,才从哥哥的怀中退出来。

    身后,闻声赶来的百里睿已经指挥众人,一起把重伤的熊霖从车上抬了下来。

    林梦雅立刻上前查看,眉头却是紧皱了起来。

    “快,把人送到客房里面去。哥,你跟天昱先去看看宁儿,我随后就到。”

    心头虽有万千感慨,但救人可是第一位的,何况,这位还是父亲跟兄长的恩人。

    随着众人到了那件早就准备好的房间后,林梦雅立刻让人拿来消毒的药水跟干净的热水布巾之类的。

    这屋子早就让林梦雅跟百里睿消毒过了,现在正是适合熊霖养伤。

    师徒两人配合默契,各自用方法最快的检查了一遍熊霖的状况。

    即便是林梦雅跟百里睿这样的高手,都觉得面前的情况,不容乐观。

    “老师,这人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

    林梦雅手下没闲着,干净利落的开始处理熊霖的外伤来。

    百里睿也知道学生的意思,沉吟了片刻之后,才缓缓的说道。

    “大概是老天爷想要留他一条命吧,不然你哥哥的这一剑,不管早晚都能要了他的命可偏偏正好挑开了他心包的一股子血。”

    林梦雅点点头,不得不说熊霖命不该绝。

    因为不知名的原因,熊霖的心脏其实是有些异常的,如果哥哥的剑没有及时挑开他心头的血的话,他的心脏就会爆裂,人也活不成的了。

    现在虽然麻烦,却比那种状况好了不少。

    处理完外伤后,林梦雅才打开神农系统,彻彻底底为熊霖最了一次检查。

    “咦,怎么会是这样!”

    林梦雅盯着熊霖的胸口,一脸的惊疑。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