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七章 黑暗黎明
    刀剑刺入身体的闷响,让上官慧的身体,不由自主的缩紧。

    没有人喊痛,那些倒下的身影,甚至连最后的痛呼也无法发出,就成了一具具尸体。

    这样的场面,除了诡异之外,她已经找不出任何的词汇可以来形容。

    握紧了手中的药丸,山洞内的那些昏迷的人,如果没有雅儿给的药丸的话,只怕也会变成眼前这幅活死人的模样。

    这种事情,都不是出于这些人的本意,即便是他们曾经为难过自己,也不能就如此看着他们稀里糊涂的死在这里。

    很快,林家父子的这一方的战线,被迫压得后退。

    剩下的那些村民们,也跟着前仆后继的冲了过来。

    躲藏在门口的上官慧,很快就发现,有几个人离她越来越近,而后,不知道像是发现了她什么东西似的,竟然调转了方向,向她藏身的地方袭来。

    昏暗的光线下,那几个人的面色如同鬼魅,上官慧狠狠的吓了一跳,不过好在她早有准备,拿出了那些小药丸,迅速的捏碎了几粒。

    药丸的质地十分脆软,瞬间就成了粉末。

    上官慧瞅准了时机,突然从门口蹦了出来,然后把粉末用力的抛向了那几个人。

    不过,犹如是第一次行动,她在技术上出现了一点点小小的失误。

    “咳咳...阿嚏——”

    犹如错估了风向,上官慧扔出去的粉末,瞬间都糊到了她自己的脸上。

    这粉末又细,一个没注意就窜入了她的鼻子跟嘴巴里。

    不受控制又咳嗽又打喷嚏的,好不容易缓过劲来,上官慧却在心头,暗叫了一声糟糕。

    这下子,只怕给那些人留了充足的时间,可以过来掐死自己了吧。

    暗骂自己,怎么就在这时候做出这种乌龙的事情,一边努力的向后退,一边做出最后的挣扎的样子。

    只是没想到,等她完全平静下来,睁开眼瞧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外面,围了一圈人。

    “这...这怎么回事!”

    上官慧瞪大了双眼,看着周围的人。

    毫无疑问,那些都是已经失控了的村民。

    不过他们此时虽然张牙舞爪,却不肯靠近上官慧一步。

    气氛有些怪异,甚至于上官慧,都暂时把恐惧抛之脑后。

    她试探性的往前走了一步,那些村民们立刻后退,只是手脚却还是不断的冲向她,好像要把她生吞活剥了一样。

    奇怪,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

    不远处,因为那四位刀枪不入的长老的加入,局势逆转了过来。

    所有的兵士们只能转攻为守,再次紧缩战线。

    上官慧紧握着手中的药丸,怕是之所以这些人会畏惧她,只因为这药丸的缘故。

    想都没想,上官慧立刻跑向了那边。

    瞬间,杂乱的战场,愣是让上官慧开出一条路来。

    她只知道自己,一定要去到林南笙的身边,只有如此,他们才会有更多获胜的可能。

    “林将军,少将军,现在情势不容乐观,一会儿由我来断后,护送你们出去!”

    邵统领当机立断,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他本就是为了救出林家父子而来,即便是必须要战死在这里,那也是他们的使命。

    “不行!决不能让大家都死在这里!他们的目的是我们两父子,如果拖累了大家,我们即便是逃走又能如何?”

    在战场上,将军绝不会轻易的丢下他的兵。

    更何况,对方可以对任何人下毒手,唯独不会对他们父子。

    要是他们真的跑了,只怕余生,都会生活在悔恨之中。

    邵统领又如何不知这两位的心性,但王上交代的事情,他是必须完成的。

    实在不行,只有动用非常手段。

    可没想到,三人正在僵持不下的时候,前方的军士,却突然发现了异状。

    “统领,林将军,你们看!”

    顺着军士所指的方向,三人看到一幕奇景。

    夜色之中,有一个小小的圈子在移动。

    外围都是那些失控的村民,但内里却是空心的状态。

    林南笙心下一沉,心想这是不是那几个辛家的家伙们搞出来的招数。

    心头怒火焚烧,他的兄弟已然死在这几个人的阴谋之下,现在又要赔上这么多人的性命。

    与其如此,还不如让他拼杀出去,用尽所有,拼个鱼死网破。

    “少将军,莫冲动,你看那里面,好像是位姑娘!”

    邵统领一把就抓住了林南笙的手臂,视线却仔仔细细的盯着人群看。

    姑娘!

    似有心有所感,林南笙立刻向人群看去。

    那人群越靠越近,到了最后,就连围攻他们最厉害的四位长老都被吸引了过去。

    而那人也越靠越近,所有人都防备着,却同时也好奇着来者究竟是谁。

    “南笙!伯父!是我,上官慧!”

    少女的声音有些嘶哑,同时也带着几分激动的颤抖。

    林南笙心头一紧,更是不管不顾的冲出了军士们的保护。

    只见他心上的女子,正向着他跑了过来。

    “慧儿!”

    手中长剑如电,转眼间就削开了一个不大不小的缺口。

    终于见到目标的上官慧也是一努力,就从缺口之中冲了过来。

    越是靠近,上官慧脸上的表情就越是控制不住。

    直到扑到了林南笙的怀中,她却是一下子,无所顾忌的哭出了声音来。

    “别哭!别哭!慧儿,你是哪里伤到了么?让我瞧瞧!”

    女子的哭声,一下子就让林南笙慌了神。

    忙不迭的圈住她的身子,又怕抱得太紧了,会压到她的伤口,一时间,他抱也不是,不抱更舍不得。

    倒是上官慧紧紧的抱住他,尽情的发泄自己心中残留的恐惧。

    在所有人的目光下,林南笙单手提剑,护住怀中少女,全身而退。

    此时,失控的人群依旧保持一个极为诡异的距离。

    仿佛有一道无形的墙,把他们都隔绝在了外面。

    “对了,这药...就是让他们恐惧的根源。你让大家,找准机会把这药灌入村民的嘴里头,相信,他们就不会如此失控了。熊霖大哥呢?他怎么样,也发狂了么?”

    大哭一场后,上官慧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使命。

    把手中的药丸交了一部分出去,剩下的,她又小心翼翼的包好,放入怀中。

    林南笙立刻安排,只是却也寸步不离的守着她。

    邵统领自然也是看到了刚才的奇景,当下便没有任何的怀疑,立刻分发了下去。

    一时间,大家的干劲儿似乎又回来了,而有了制胜之法的他们,没一会儿的功夫,就凭借着力量上的灵活,给那些村民们灌下了药丸。

    所有吃了药丸的村民们,立刻瘫倒在地,昏迷不醒,也没有了任何的攻击力。

    邵统领一看到有效,立刻加紧了动作,很快,他们就从被人逼得差一点玉石俱焚,成了围捕村民们的人。

    上官慧有些不太好意思,但大难过后,大家也都不会忌讳这种小事。

    于是在林南笙的怀中,左顾右盼。

    她跟红玉是好姐妹,自然是知道红玉的心意的。

    只是没想到,林南笙却是面色如纸,手中的长剑,也被他悄然扔在了地上。

    “熊霖大哥他...被我杀了。”

    他的语气十分的低沉,尽管努力的忍耐,可上官慧还是听到了这那男人心中的伤痛。

    心里一凛,难不成,自己真的来晚了么?

    “为什么?是因为熊霖大哥也发狂了么?”

    林南笙难过的点了点头,如果他当初再犹豫一下,也许熊霖他也不会...

    “这下子,只怕红玉要伤心死了。你带我去看看吧,至少,不要让熊霖大哥,在那边还要受那些人的控制。”

    上官慧紧握着手中的药丸,另外一只手,却是紧紧的握住了林南笙。

    以当时的情况,南笙想必做出这个选择,要比任何人还要困难。

    何况,熊霖大哥虽然表面上憨厚,但是性子十分的刚烈。

    要让他成为傀儡,受人操控不说,还要发过来伤害自己的兄弟,他断然是不肯的。

    即便是她并没有在场,也能多少猜出那时的场景究竟如何。

    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坚定与林南笙对视。

    这罪责,她也要与他一同背起。

    林南笙看着她,最终还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更加用力的回握着她的小手。

    人生得一知己,足以。

    周围的人,都默默的忽视了他们二人的行动。

    林南笙领着上官慧,到了一处不远的庭院之中。

    院子里,熊霖正静静的躺在地上。

    此时东方已经露出了朝阳,他们看到胸膛处的血迹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上官慧感觉得到,林南笙的身体,又那么一瞬间的僵硬。

    她知道那是怎么回事,心疼至极。

    为何老天爷何其不公,一而再的,让南笙承担这样的苦楚。

    也让他们,在一夜之间,失去了如同至亲般的好友。

    默默走到熊霖的面前,上官慧拿出一枚药丸,轻轻的送入熊霖紧闭的唇间。

    那冰冷的温度,让她心头,愤怒与悔恨交织。

    明明之前雅儿就已经提醒过自己,熊灵部落有可能会发生异状,可她怎么也没想到,居然会是这样。

    要是她再警觉一点,提前发放这些药丸的话,熊霖他也不会...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