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五章 群魔乱舞
    “你们怎么了?慧妹妹,你快进来看看!”

    正在山洞内忙着照顾众人的红玉突然惊呼了一声,被惊动的上官慧立刻转身,疾步走回了山洞内。

    “红玉姐,出了什么事?”

    红玉的叫声有些惊慌失措,上官慧自然是知道她的性子,所以心也不由得提了起来。

    只见红玉手中握着自己给她的那块照明石,正蹲在地上,查看着那人的情况。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刚才她们一下子都昏倒了,我怎么叫都不醒。”

    红玉一边说着,一边还不停的拍打着瘫倒在地上的女子的脸庞。

    上官慧眉头皱的死紧,难道说,真的又被雅儿给料中了么?

    思考了片刻后,赶紧从怀中掏出一个手掌大小的纸包,打开之后,里面却是一粒粒暗红色的小药丸。

    “红玉姐,你快帮我一起给她们喂这个药丸。雅儿说,一旦发现他们有任何的不对劲后,服下这个,可以保暂时的平安。”

    对于林梦雅,上官慧跟红玉两人都是百分百的信任。

    也没问多余的话,两个人立刻快手快脚的捏开这些人的嘴,送入那黄豆大小的小药丸。

    下面村寨里的动静越来越大,甚至于她们在山洞内,都能听到一些声音。

    可没想到的是,还差两三个人没有吃药丸的时候,那几个人,突然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们——”

    红玉刚张口询问,其中一人便毫不犹豫的踩过了自己同乡的身体,手一下子大力的捏住了红玉的咽喉。

    上官慧吓了一跳,随机便看到剩下的两道身影,一个向自己扑了过来,一个风一般跑向了外面。

    情急之下,上官慧用尽全身力气砸向了红玉面前的那一个。

    那人虽然手劲儿大,但是身体却不怎么灵活,一下子就被她给撞开了。

    “咳咳...”

    红玉用力的咳了几声后,跟上官慧两人互相靠在了一起。

    “怎么回事...这三个人,疯了么?”

    红玉瞪大了眼睛,难以置信的看着面前的黑影。

    黑影很快就再度扑了过来,此时她们二人已经有了准备,迅速的分开,躲开了对方的攻击。

    只见那两道黑影再度袭来,却对山洞里其他昏睡着的人,一点反应都没有。

    上官慧跟红玉,只好狼狈的逃出了山洞。

    此时夜风习习,两个人只觉得冷彻骨。

    追在后面的人影也迅速跟了出来,只是站在洞口,二人却迟疑了。

    屏气凝神,上官慧不知道现在到底是个什么情况。

    她只能尽可能的不让自己跟红玉发出任何的响动,随时戒备着那两个人的动作。

    没想到,两个人突然间像是犬类一般,用鼻子左嗅嗅右闻闻的。

    上官慧跟红玉几乎窒息,瞪大了双眼,心如擂鼓。

    终于,那两道身影似乎嗅到了空气里的某种味道。

    在躲在树后的上官慧与红玉惊恐的目光下,那两个人同时往山下飞奔而去。

    黑影转瞬消失,二人却躲在树后面,直到那身影消失许久,二人才缓缓从树后走了出来。

    “天啊...她们...她们是中了邪么?”

    被掐住的脖颈现在还隐隐作痛,红玉实在是想不到,自己跟对方无冤无仇,她们为何要下此狠手。

    可上官慧担忧的神色却是有增无减,她也不知道发生了何事,但总觉得跟之前雅儿交代过她的事情有关。

    握紧了手中的药包,哪怕是在仓皇逃窜之中,她也一直紧紧的捏在手里,不曾放开过。

    “不行,我得去山下一趟。红玉姐姐,这边就先交给你了。”

    周围静悄悄的,本来守护在山洞周围的护卫,此刻却是一个都不见了。

    即便是上官慧,也知道事情有了些令她们措手不及的变化。

    “嗯,这里交给我,你放心的下山吧。还有,小心一些。”

    虽然她也很害怕,也不知道山洞里,还会不会再突然出现像是刚才的那种情况,但主子跟老爷少爷都不在,她下意识的会听从上官慧的命令。

    “你在这里也小心一些,依我看,还是尽量待在外面,机警一些。”

    上官慧抱歉的说道,随手还解下了自己的披风,坚决的披在了红玉的身上。

    后者推辞了半天,最后实在是拗不过上官慧,只好拿着照明石,站在洞口,望着她离开。

    夜风,很*透了她略显单薄的衣衫,但唯有掌心内的药丸一片火热,熨烫着她的手心。

    一定要快一点赶到南笙的身边,这一次,她也许可以帮助他了。

    脚步如风,纤细的身影,在山林之中穿梭不停。

    此时的熊灵部落的村寨之中,林南笙与林牧之,面对着周围状若疯魔的村民,脸色比夜色都要阴沉三分。

    谁也没有想到,事情居然会发展成这个样子。

    “二位,如果一会儿我也忍不住发狂的话,你们,就一剑砍死我,不要对我有任何的怜悯之心。与其变成那些人的傀儡,我还不如死了的痛快!”

    熊霖面色惨白,冷汗涟涟,此刻正极为痛苦的跪在地上。

    衣袖被他自己撕碎,露出了极为粗壮的双臂。

    而在他的双臂上,小指粗细的青筋暴起,跳动得有些吓人。

    他本人也像是忍受着巨大的痛苦,双手不停的捶地,哪怕双拳已经血肉模糊,却还是无法停止下来。

    林家父子,互相对视一眼后,都决绝的点了点头。

    熊霖虚弱的朝着他们笑了笑,下一刻,又咬着牙,跟自己身体里的东西抗争着。

    他们三个的外面,黑衣打扮的精锐部队,把他们牢牢实实的围成了一圈。

    那些人的面前,不少村民正挥舞着自己的手脚,如疯似魔的与军士们打斗。

    他们的打斗毫无技巧可言,能用的无非是自己的手脚跟牙齿,甚至于自己的身体。

    但这些人不知怎么了,突然间力大无穷,而且所有人的面上都是一片惊恐,但却口不能言。

    这些本来丝毫没有练过什么武学招式的村民们,此刻对于却变得十分的难以对付。

    军士们不是打不过,只是王上之前下过命令,他们不得轻易的损伤熊灵部落的人的性命。

    一时间,陷入了僵局之中。

    “林将军,我们的人,已经开始有伤亡了,这样下去,肯定会被他们给耗死的!”

    这一队军士统领,是个十分果断的年轻将领。

    此人之前一直默默无闻,在完颜景叛变之后,这才展露头角。

    只是旁人不知道的是,此人正是之前,王上为小玉暗中招兵买马,作为储备的一员。

    谁知道初次与敌人交锋,就碰到了如此的场景,一时间,这位小将,也不知如何是好了。

    “天亮之前,若这些人还是如此,便不用再手下容情了。一切后果,有我林牧之一力承担,有劳邵统领了。”

    林牧之虽然面露不忍,但语气却是坚定无比。

    在战场之上,他杀伐决断,从来不会把感情私欲放纵太多。

    如今的情况,已经超出了常规的战斗。

    就在刚刚,他们抓住了一个机会,想要进入院内,抢夺人质之时,却再次被辛家的人所发现。

    他们双方爆发了一场小规模的冲突,辛家的人虽然武功高强,但是双拳难敌四手,何况有林家父子,跟邵统领以及熊霖在,局势顿时处于下风。

    辛家的几个人,也被林南笙斩杀一人。

    剩下的几个不管不顾,声称要跟他们拼个鱼死网破。

    话音未落,他们身后,那些被俘获的村民们,突然间挣脱开绳索,偷袭了他们。

    而那些被当成人质的村民们,也在此时突然发难。

    腹背受敌的他们,只好立刻撤回,转攻为守。

    没想到,就连熊霖也出现了这种怪异的状况,此刻,夜已经过半,他们再心慈手软,只怕就会误了自己,跟那些军士的性命。

    更何况,他们死了又能如何,那些村民们,明显就是受到了某些手段的驱使。

    “啊——啊啊啊——”

    一连串痛苦的叫声从熊霖的口中溢出,为了抵抗身体里的某些东西,他早已经咬得自己满口鲜血,凄惨无比。

    两条手臂如同浸在火油之后,又拿到火炉之中烘烤,他只想挥动着双臂,肆意的挥洒自己血脉里的灼热。

    “熊霖兄,不如,我替你砍下这两条手臂,免得你遭受这样的罪过!”

    几个月来的相处,林南笙早已经把对方当成了自己的兄弟。

    看到熊霖如此痛苦,他自然是不忍心。

    可熊霖却咬着牙,蹦出了几个字。

    “没...没用的!我感觉...这东西...似乎能控制我的心!与其...你把手臂砍下来...还不如,直接挖了我的心!”

    自家事自家知,熊霖只觉得自己的心跳的飞快,而他的心越是跳动,手臂上传来的痛楚就越强烈。

    与其断臂,他宁愿剖心!

    并非是他一心求死,普通的村民们异变之后尚且如此,何况他一身的蛮力,岂不是要伤害自己的弟兄。

    不!他决不允许,变成双手染满鲜血的凶手!

    “哈哈哈哈,熊霖,这是没用的。你越是抗拒力量,以后就会爆发得越是厉害。我们哥儿几个,可是等着看你,亲手折断那个小白脸的脖颈,给我的兄弟报仇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