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围剿恶徒
    “小磊,怎么是你?”

    熊霖几步就跨到了少年的面前,急切的询问道。

    少年立刻红了眼眶,用力的用小手抹着眼泪,却是欲言又止。

    林南笙朝着外面看了又看,最终确定没有任何人跟来后,悄悄关上了门。

    而此时,名叫小磊的少年,已经被熊霖带到了屋子里。

    “到底怎么了?我不是跟你说过,让你带着你妹妹躲起来的么,怎么不听话?”

    熊霖看来跟小磊很熟悉,也很关心对方。

    小磊继续摸着眼泪,却是断断续续的说出了实情。

    “本来我们打算跟大家一起去山上躲一躲的,谁知道,东西还没收拾好,大长老就派人叫了我妹妹过去。我左等右等不见妹妹回来,于是去找一下。谁知道,大长老他们竟然,打算让把我妹妹,献给那几个辛家来的大人。族长,求求你们,救救我妹妹吧!”

    原来,小磊虽然年纪小,但是为人却是十分的机灵。

    他见妹妹久久没回来,大长老那边的人,也推说没有看到,于是就偷偷的混入了长老们居住的那座小楼。

    没想到,却无意中在一件客房里,看到了被迷昏的妹妹。

    只是周围有人把守,他一个人实在是无力把妹妹救出来,这才趁机偷听,想要寻找一个下手的机会。

    可越是待下去,他的心就越凉。

    周围的人都不可信,唯一可以帮他们的族长现在还下落不明,无奈之下,小磊只好把希望寄托在这两位林家人的身上。

    “这几位长老,还真是活得不耐烦了!”

    熊霖听了前因后果,气得差一点拍碎了桌子。

    小磊跟他的妹妹并不是部落里的人,他们只是自己的父亲,一时好心在外面捡回来的。

    不过,每次辛家那边都要求必须是部落里的少男少女。

    没想到,居然还是被他们给惦记上了。

    小磊的妹妹,今年才十三岁啊!

    这群禽兽不如的东西!

    “看来,有些事情宜早不宜迟了。小磊,你先找个地方躲起来,千万不要让任何人发现你。如果你能信得过我们的话,你就把救你妹妹的事情,完全托付给我们吧。”

    一脸愤慨的林南笙也拍了拍小磊的肩膀,他也有个十分疼爱的妹妹,自然是知道小磊现在的心情。

    那孩子用力的点了点头,咬着牙,偷偷的跑了出去。

    看着那孩子的背影,林南笙幽幽的叹了一口气。

    一个小少年居然有这样的心思,还能临危不乱,倒是个好苗子。

    只不过,这些年小磊在熊灵内,肯定也过得极为小心谨慎。

    不由得回想起当初,自己跟雅儿的童年。

    他,却是比不上这个小少年的勇敢机智。

    至少,小磊还在拼命的保护着自己的妹妹。所以,他一定要帮他!

    “林伯父,林兄弟,我的人已经暗中集合了,你们准备得如何?”

    熊霖的心头也燃烧起熊熊怒火,只等着用敌人的鲜血来洗刷。

    林家父子默然点头,刚毅的面容上,也早就做好了浴血奋战的准备。

    三人同时离开了这个囚居了多日的小院子,一场鏖战,再所难免。

    同时,熊灵部落后山上的某一个山洞内,上官慧跟红玉,正十分担忧的看着山下的情况。

    山洞应该是熊霖早就准备的,里面很干燥,也没什么异味,而且空间也很大,还有一些干净的粮食跟水。

    只是为了安全考虑,不能有任何的光亮,免得被外面的人发现。

    黑夜之中,山下的灯光看起来犹如鬼火。

    孩童们都静静的依偎在母亲的怀中,而柔弱的母亲们,则是互相依偎着,瑟瑟发抖。

    谁都不知道外面会发生什么事情,但恐惧,却像是一只无形的手,紧紧的捏住了她们惶惶不安的心。

    下意识的,这些人把目光都投向了站在山洞口的两个女子的身上。

    刚才组织大家上山的时候,是这两个女子忙前忙后,安排所有的事情,让她们有了主心骨。

    如今,她们自然而然的,以上官慧红玉二人为准。

    却不知道那二人心中的焦灼,远远的胜过她们。

    “也不知道,熊霖他们在山下会发生什么事。”

    红玉美丽的容颜上,带着深深的担忧。

    上官慧站在洞口,视线时时刻刻的不离下面的村寨,现在,就连她心里也没什么太大的把握,毕竟这种事情,总会有变数。

    “他们在下面拼命,我们也不能放松。上来之前南笙跟我提过,一旦下面打起来,那些人说不定会做出什么丧心病狂的事情出来。我们的人手不多,更应该小心。”

    除了在山洞里的老弱妇孺之外,外面还有熊霖派来保护的人。

    虽然山林就是最好的掩护,但上官慧的心头,还是隐隐笼罩着一层不安的情绪。

    但愿,一切顺遂吧。

    不知过了多久,依偎在母亲怀中的孩童们都已经撑不住,陷入了沉睡之中。

    所有人都聚集在一起,互相取暖。

    每个人的心头都带着几分惶惶不安,不知道今夜过后,将要面对的命运到底如何。

    底下渐渐燃起了火光,上官慧抓紧了身上的遮寒的斗篷。

    王上的人已经趁黑摸了进去,现在,任何消息都送不出来,也传不进去。

    看来事情,比他们之前预想到的还要棘手。

    上官慧静默的站在那里,望眼欲穿。

    此时的部落之中,林家父子也陷入了苦战。

    情况有些不妙。

    他们之前的计划,是先进入长老们的院子里,擒住那几个长老跟辛家人,速战速决。

    不过没想到的是,在王上的人刚刚潜入村寨的时候,那些人不知怎么的,就得到了示警。

    等到他们赶到的时候,辛家的那几个人跟四位长老已经被惊动。

    双方陷入一场激战之中,而林家父子跟熊霖,又不想伤了这些人的性命,所以行动有所顾虑。

    没想到,这些无耻的家伙,在看到他们的行动后,立刻挟持了院子里的无辜之人。

    林家父子投鼠忌器,无奈之下,只好先让人,团团包围住了院子。

    那些人却是特别的嚣张,仗着手中有人质在,居然大言不惭的,让他们自动放弃到手的优势,不然就杀了这些无辜之人。

    林家父子自然是看不上他们的龌龊手段,但他们,也绝不会放任这些恶人继续逍遥。

    “父亲,不如我悄悄潜进去,直接杀了他们!”

    林南笙的眼神里带着丝丝的冷意,手中长剑,恨不得一个个的挑开那那些恶人的心,看看那里面到底是什么颜色。

    但林牧之若有所思的看着被他们包围的院子,片刻之后,脸色凝重的摇了摇头。

    “不行!刚才我们的人是如何进来的,就连你我也未曾察觉,他们是却是如何被惊动的, 你可曾想过?”

    林牧之乃是沙场上的老将,林梦雅对战局的敏锐,大部分也是随了他。

    相比之下,多年在他麾下征战的林南笙,就少了几分细心。

    但若是论起上阵杀敌的话,林南笙勇猛聪慧,难逢敌手。

    他的这一双儿女,倒是极为互补。

    “莫不是,对方也派出了斥候么?”

    见儿子的问话有些迟疑,林牧之淡淡的看了他一眼后,才说道。

    “若是对方是敌国大将,这一点,你倒是说对了。可对方,不过是辛家派来的走狗爪牙,他们所驱使之人,大多数熊灵部落之人。你莫忘了,烈云王上派来的人,可都是精锐之师,哪里,是这些山野村夫能发现得了的。”

    有些事情,林牧之虽然不清楚,这些年来,也能窥得一二。

    院子里面的气氛一点都不见紧张,那些人甚至继续在屋子里吃吃喝喝,好像是有什么必胜的把握。

    当然,不排除这些人是故作轻松,等待已方松弛的机会突围。

    但对方的身份,让林牧之更加觉得,他们是真的手中握有什么杀手锏。

    事关人命,他不得不谨慎。

    “难道是我们的人透露出来的消息?这也不太可能,雅儿做事一向滴水不漏,既然是她求来的人,自然不会有这样的错处。父亲,不如我先带一小队人马,去周围查看一下,有没有什么异样吧。”

    见到父亲点头,林南笙立刻领命而去。

    他刚走,熊霖便带着凝重的神色匆匆赶来。

    方才他带着自己的人,同时镇压了部落里,属于四位长老的那一派人员。

    只是情况,让他觉得有些意外。

    “林伯父,刚才我去那几户人家都扑了空,但是我的人,却在村子的各处发现了他们的踪影,现在,人都已经被我给绑回来了。可我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明明在之前,我的人已经看住了他们。我的人,却没有看到他们是何时出门的。”

    熊霖的神色有些古怪,他手下的那群人绝对忠心,而且他亲自询问了负责盯梢的人,大家的神色都是一片茫然,并不像是在说谎的样子。

    况且盯梢这事是他临时安排的,人员也没有提前布置,相互之间更没有透露出半点的风声来。

    这只能说明,他们是真的没有觉察到这些人,是何时从家里离开的。

    得知这些情况之后,林牧之的眉头,拧的更紧了。

    怪事,怎么一桩接着一桩?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