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三章 龌龊风流
    “已经好的差不多了,其实都是一些皮外伤,没什么大碍的。”

    红玉转身端着药出了房间,熊霖憨厚的笑着,回应了上官慧。

    不过这一次,上官慧却并未趁机挪揄他几句,反倒是面色稍带几分沉重的点了点头。

    “那就好,过几天的大事,我们只能成功,绝不能失败。只不过这几天,你还不能露面,倒是有许多事情,不方便去做了。”

    提起正事,熊霖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他本就是熊灵部落最为彪悍的勇士,为了自己的部落与朋友一战,早已经让他热血沸腾。

    何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一味任由四位长老的贪心去作祟的话,整个熊灵部落,早晚会葬送在他们的手中。

    “熊霖大哥,我有一事不明,希望你能给我一个答案。”

    上官慧认真的看着熊霖说道。

    后者点点头,面上带着几分严肃认真。

    “我知道熊灵跟辛家狼狈为奸,但据我观察,辛家好像并没给部落里提供什么太大的帮助,那几位长老为何,还要对辛家如此的死心塌地?而且...恕我直言,熊灵部落里面,也没有什么是辛家可贪图的。这一点,我始终有些不太明白。”

    上官慧是个十分聪慧的女子,她观察入微,许多事情,一下子就能看得清清楚楚。

    熊霖闻言,沉重的叹了一口气。

    “这事,我也不知道是从何时开始的。只是我父亲还在世的时候,便同我说过,这熊灵,不过是辛家豢养的饵罢了。每隔五年,熊灵要向辛家供奉二十名少男少女。可如今因为林伯父他们的到来,辛家说了,如果熊灵有办法留下他们二人的骨血,以后就可以免了上供一事。可是,这样又有分别呢?受苦的,还不都是我熊灵的百姓!”

    上官慧愣了愣神,她实在是没想到,其中居然还有这样的内幕。

    这下子,她也明白了为何,几位长老会如此心焦。

    毕竟,这种死道友不死贫道的事情,现在看起来倒是一个对自己有利的法子。

    不过这样一来,他们还不是沦为了辛家的傀儡,要牺牲的还是他们熊灵的人。

    半晌,她才低沉的说道。

    “熊霖大哥的心思果然与他们不同,我现在才明白,你为何当初,一定要帮助南笙他们父子了。”

    熊霖跟南笙一样,都是胸有怀有天地的男子。

    即便是因为跟红玉的感情,可更重要的,是熊霖看出了辛家的险恶用心。

    “助人,便是助己。上官姑娘,你放心,只要有我在,林伯父跟林兄弟就绝对不会有事。那几个老家伙,也该时候认清楚事实了。辛家,哼,谁知道他们在私下里,干得什么勾当。只是我熊灵,再也不能受他们的摆布了!”

    熊霖的眼神坚定,显然是已经做好了准备。

    上官慧似乎觉得自己该说些什么,可到了最后,却发现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熊霖不是不爱自己的部落,只是他的爱更加的诚挚,宁可带着痛苦浴火重生,也不想继续苟延残喘下去。

    此时,红玉转身回来。

    那二人不过是交换了一个眼神后,连她一个外人,都从这二人的眼神之中,读出了些许的内涵来。

    她是懂他的,千言万语,只需一个眼神,便足以。

    不由得,心生羡慕。

    转身,笑着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提笔在她藏好的信纸里,写下了她今天得到的消息。

    凝神细细的想了想,她总觉得这件事情,合该告诉梦雅一声。

    辛家如此的奇怪,竟然要熊霖供奉少年少女,这件事情本就透着一股子诡异的味道。

    更何况,他们现在居然要用林家的血脉来交换。

    即便是她一个局外人,都觉得不可思议。

    现在,整个熊灵部落是外松内紧。

    同时,王上派来的军队,也悄悄的潜伏在了山中。

    两军交战这种事情,上官慧自认是帮不上什么忙的,所以只当起了一个闲人。

    把信交给了林伯父后,上官慧只能跟红玉一样,静静的等待着。

    因为局势的逐渐紧绷,消息的传递变得越来越快。

    王上自然是怕有什么重要的消息影响战局,所以不过几日的功夫,红玉的那封信,就优先送到了林梦雅的手上。

    看完这封信后,林梦雅心头的那些猜测,终于得到了证实。

    果然,辛家是看中了熊灵跟林家的血脉的结合。

    而既然辛家如此的大费周章,那肯定是跟长生有关。

    她突然有点担心,如果王上以武力拿下熊灵的话,按照辛家人的毒辣行事风格,会不会,让他们生出一些永绝后患的心思来。

    她立刻写信提醒王上注意,只是这信还没等送到负责围剿熊灵部落的前线将军的手中,冲突,就在一天夜里爆发了。

    “你们两个快换上衣服,混在村子里的老弱妇孺之中!”

    熊霖早就已经秘密的安排村子里的无辜之人,上山躲避了。

    红玉跟上官慧点点头,立刻回房换了一身不怎么起眼的衣服。

    各自看了一眼自己的心上人后,由熊霖的手下,趁着夜色把她们二人护送了出去。

    林家的两父子穿戴着合身的软甲,平常的无奈跟屈辱的模样,全部都一扫而空。

    两人手握长剑,英姿勃发,哪怕是夜色,都无法阻碍他们那慑人的气魄。

    这几个月的忍耐,如今早已经到了尽头。

    村寨的外面,王上的人已经逐渐的把这里的一切都包围了起来。

    同样一身劲装的熊霖,与他们二人微微点头,三人的眼中,都燃烧起了一团火。

    今夜,该是时候了。

    “大人请尝一尝,这酒可是我们熊灵的珍藏,只有最尊贵的客人来此才能享用的。自不过,自然是比不上辛家的佳酿。”

    象征着地位的长老楼内,四位在族人面前,威风八面的长老,如今却笑得如同娼妓。

    无耻的放低了自己的姿态,甚至连半点尊严都不要了,无非是想要从这几个人的手中,获得一点点好处。

    或者说,是施舍。

    “这酒倒是好酒,不过,你们几个老东西却扫兴得很。来之前我就听族里的人说,这熊灵的女子,别看生于粗鄙之地,却别有一番滋味。今天我们既然来了,也想见识一番。你说呢,大长老?”

    说话的是个青年人,尖嘴猴腮,长得便是一副刻薄寡恩的模样。

    他眸中闪烁着不怀好意的光芒,盯着面前的几位长老,态度嚣张得很。

    大长老的目光闪了闪,随后面皮有些僵硬。

    不过其他的三位长老,则是眼光如狼,唯有即将得到好处的狂喜,全然没有任何顾忌。

    大长老最后的一丝疑虑也被打消,不就是女人么?他早已经准备好了,无非是怕被人说闲话,所以才迟迟没有献出来而已。

    看到那三个人也是浑然不在意的模样,大长老笑了笑,眼中尽是男人们之间,心照不宣的不堪。

    “这有什么难的,能伺候大人们,乃是她们上辈子修来的福分。几位大人只管先品尝美酒,其他的事情,我自会安排。”

    几个辛家的男子们,脸上都带着几分不屑的笑。

    不过他们倒是极为享受这种,被人捧上天的感觉。

    他们几个在辛家的地位本就不高,不然也不会被派到这个山窝子里头执行任务。

    只是这里的女孩们,在辛家也是极为有名的。

    谁不知道熊灵供奉上来的少年少女,大部分都成了辛家有权有势的人的禁脔。

    不过可惜的是,他们平常连看都难以看到,如今却可以畅快的亵玩,不由得从浴火焚身。被酒色一勾引,平常强行压抑下去的念头,也翻涌着涌上了心头。

    哼哼,今夜,就让这些熊灵的女子们见识见识,他们这些辛家人的雄风所在!

    一时间,二楼内倒是宾主尽欢,只是落在旁人的眼中,却是恶心至极。

    “你,去好好安排一下。今天,一定要让辛家的几个大人们尽兴。要是做好了,自然有你们的好处。”

    大长老下面的人得了里面的人的暗示,立刻出来颐指气使。

    底下的人也知道他们的意思,立刻低声说着一些荤腥不堪的笑话来打闹。

    谁也没发现,一道身影,竟然悄悄的顺着墙角,溜走了...

    刚送走红玉跟上官慧,剩下的三个男人,正坐在一起商议正事。

    忽然听得外面,有人砸门的声音。

    三个人立刻警惕起来,互相对视一眼后,林南笙把长剑藏于身后,镇定自若的去开门。

    “谁!”

    林南笙低声问道,可外面的人却只顾着砸门,根本没有回应。

    皱着眉头,林南笙看着颤抖的院门,眼中划过一抹狠戾。

    突然扯开门,在对方还没有准备的情况下,锋利的长剑袭向对方的脖颈。

    只需一寸,便可要了对方的命。

    “林公子,求你,求你救救我妹妹吧!”

    意外的对上了一张十分年轻的脸,林南笙愣了愣,看这人有些眼熟,这才想起来,曾经有几次,熊霖曾经派他过来给自己送过信。

    眼神不禁柔和了不少,很快,久久没听到动静的熊霖从屋子里探出头来,再看到那少年后,不由得低低的叫了一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