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二章 准备完毕
    “无论如何,还请老爷跟少爷,能救救熊霖!”

    红玉红了一双眼眶,跪在了他们二人的面前。

    “红玉,你快起来!这事是因我们而起,你们两个,对我们林家有大恩,这可使不得!”

    林南笙立刻去扶,而红玉,早已经是六神无主了。

    “他们准备何时动手?”

    林牧之沉思问道,心中已经有了最坏的打算。

    “这个他们倒是没说,怕是因为熊霖虽然被他们给控制住了,可他手底下的人,却是一时之间,还让他们投鼠忌器。但只怕,不会给我们太多的时间。”

    这才是让林南笙觉得最棘手的地方。

    他们在这里,除了熊霖之外,可用的人极少。

    而且,他们又不能轻易的对这些村民们出手,也是因此,才导致他们困在了这个部落之中。

    上官慧听了这话,有些犹豫。

    小手摸了摸自己腰间的位置,俏脸突然飞起一朵红晕来。

    但看到红玉低泣的脸之后,她的眼神里,又掠过了一抹坚定。

    咬了咬牙,她把藏在自己腰间的东西,拿了出来。

    众人这才看到,是几包药粉,跟几个小药瓶。

    在看到大家询问的目光后,上官慧破罐子破摔的说道。

    “这...这是梦雅给你们准备的东西。她说,如果实在是躲不过的话...这些药粉,混在水中服下的话,可以使女子暂时绝育。至于这瓶子里的药...则是可以让人,暂时...暂时不举。”

    后面的话,她真是越说越小声,最后差一点,没咬舌自尽了。

    林牧之还好,到底是见多识广,虽然心里头已经对自家的闺女爱恨交织了,可面上好歹还保持着起码的镇定。

    倒是林南笙,正值壮年,有些事情也是头一回。

    闹了一张大红脸,低声愤恨的骂道。

    “这个死丫头,看我以后如何收拾她!”

    他又怎不知道,自从小妹恢复神识之后,顽皮得很。

    这等事情,肯定是她亲自交代了上官慧,所以慧儿才会在最后的关头拿出来。

    死丫头,分明就是来捣乱的。

    上官慧的头垂得更低,此刻要不是她腿脚不方便,只怕是她早就跑出去了。

    红玉这个久经风月的老手,也禁不住这样尴尬的气氛,被弄得差一点就笑了出来。

    她家的这个小姐啊,真是...真是让人又爱又恨。

    良久,父子两个颇有默契的,一人拿了一个小药瓶,彼此心照不宣。

    只是感觉,血液都不由自主的向上涌便是了。

    而远在庄子里的林梦雅,此刻则是一脸的悠闲。

    “我看,你自从把你的计划交给王上后,似乎不太关心这事了。丫头,你是不是又做了什么事了?”

    庄子内,白天睡了一整天的宁儿,大半夜的闹着大家都不安生。

    无奈之下,清狐只好陪着林梦雅,一起逗弄着这个越来越精神的小家伙。

    而龙天昱正在处理一些紧急的事物,处理完了,就会接替清狐的位置。

    看到一起躺在宁儿的身边,不停的用手逗弄着儿子的林梦雅,清狐低声问道。

    “着急,我怎会不着急呢?只是,我就算是再着急,也得等王上那边的事情安排好了才行。再说了,左右我林家人不吃亏,顶多是几个流落在外的私生子,怕什么。”

    这话,越说越可疑。

    清狐盯着面前的丫头,实在是难以相信,这话,居然是从她的嘴里说出来的。

    可他又实在是猜不透,林梦雅的小脑袋瓜里头,到底藏着什么东西。

    只能暂时放弃,低头看着咯咯笑的宁儿。

    “辛家的人为何要去熊灵部落,你可有什么猜测么?”

    林梦雅点了点头,眼神并没有表面上看起来那么的轻松。

    “我猜,一定是他们等不及了。而且,要我林家血脉的人,可能就是烛龙会。不过,最让我觉得蹊跷的一点就是,他们为什么不用药来控制我父兄他们呢?”

    按照现代的话来说,辛家跟烛龙会,归根结底就是一个由疯狂追求长生的一群人,组成的疯狂实验机构。

    之前他们遇到的种种异样的人,也许对于他们来说,都是失败品。

    比如清狐,虽然靠着那些毒药可以做到青春常驻,但实际上,却是在透支生命力。

    这样追求长生,几乎已经到了病态地步的人,如果林家的血脉,真的对他们有用的话,他们又怎么会有这样充足的耐心,不仅费尽心思的设计了一场熊灵部落救人的戏码,还在后来,任由他们无休止的浪费时间。

    也就是说,烛龙会想要的,不仅仅是林家的血脉,也许还是跟熊灵部落的血脉有关系。

    她是知道,长寿也跟遗传的基因有关系,难道,这就是烛龙会,要对林家跟熊灵下手的真正原因么?

    她的心里,也有了些大概的猜测,只是,无人来给她证实罢了。

    至于他们为何不用药,她觉得,应该是在药物控制下的话,会对结果产生什么影响。

    不过想要在清醒的状态下‘播种’成功的话,那还需要某些必不可少的步骤。

    一旦对方恼羞能怒之后,她让红玉带去的药,可就能起到关键性的作用了。

    想到这里,林梦雅不自觉的抿嘴,笑得奸诈极了。

    倒是清狐觉得越发的奇怪,这丫头,不是暗地里又做了什么坑人的事了吧?

    “也罢,有些事情,你自己心里有数便好了。”

    尽管她生了娃,可在清狐的眼中,她还是那个聪明灵巧的小姑娘。

    玩脱了又能如何,他总会去替她收拾残局的。

    又过了几天,连同王上的信带回来的红玉那边的消息,送到了林梦雅的手上。

    同时,百里睿告诉她,一切都已经准备就绪,随时可以送宁儿走。

    林梦雅有心再等一等,希望父兄能看一眼孩子再送他走。

    王上那边也准备就绪,且已经派了一队人,秘密的包围了熊灵部落。

    到时候,与熊霖里应外合,趁乱救出林家父子。

    接下来,林梦雅唯有耐心的等待。

    没日没夜,她都在担心着父亲跟哥哥的消息。

    纵然知道,他们一定会保护好他们自己,可她就是终日悬心,生怕其中出什么差错。

    在这期间,王上也派人送了几次消息,他们只知道有几个辛家人去了熊灵,并且想要暗中拿下熊霖,才逼父亲跟哥哥就范。

    但被他们提前探知了,哥哥暗中救出了熊霖,熊霖又收到了王上派去的人的联络的消息。

    一切都在有条不紊的快速进行着,也许不知道哪一天早上,她一睁眼就可以见到父亲跟哥哥。

    担忧与希望焦灼着她,就连宁儿仿佛都知道母亲的心情,老老实实的躺在床上,这几日都乖巧的很。

    终于,王上那边传来了消息,五日之后,熊霖会依计行事,跟王上的军队联手,武力镇压整个熊灵部落。

    林梦雅知道以后,只能默默的在心中祈祷,但愿,一切顺利。

    而同时得知这个计划的林家父子们,则也做好了准备。

    依旧还是那个小院内,林南笙默默的拿出了跟随自己十几年的长剑,坐在院子里仔仔细细的擦拭着。

    他的神色是那么的温柔,又是那么的严肃认真,就连上官慧都忍不住觉得有些羡慕他手中的长剑。

    只是她很快便释然了,这长剑跟了他十几年,不仅仅是一把兵器而已,更是与他并肩作战的战友,在敌阵之中,护卫着他的安全的兵器。

    有些事情,她羡慕不来。

    比如他与岳婷的缘分,比如他与他手中的长剑。

    但有一点,她却胜过他们。

    在林南笙以后的日子里,自己都会陪着他一同度过。

    自信的笑了笑,她转身,离开了后院,去了前厅。

    红玉正在给熊霖,仔仔细细的换着伤药。

    那一天,林南笙得知大长老他们的计划后,第一时间就暗中救出了熊霖。

    但是让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大长老他们是存心要熊霖的命。

    竟然趁着熊霖一时大意,下了蒙汗药,熊霖拼命的反抗,却被人打得伤痕累累,最后,还把他掉在了后山的一处悬崖上。

    只等着要挟外林家父子后,就让熊霖死无葬身之地。

    不过,除了大长老他们几个人之外,其他人并不知道这些事情,还以为大长老只是拿熊霖来威胁林家父子罢了。

    看守熊霖的人,如今都在他们的手中,因为忙着准备其他的事情,大长老暂时未曾察觉到熊霖已经被人救走了。

    如今,大长老那边有辛家的人助阵,可他们这里,也偷偷的混入了不少王上派来的高手。

    这是一场互相算计,只看哪一方底牌更硬,便可以得胜罢了。

    不自觉的捏了捏自己的袖口,上官慧的眼神浮现出些许的冷意。

    底牌么?她也有,只是希望,那熊灵部落不要欺人太甚,否则,谁也捞不到什么好处!

    “红玉姐,熊霖大哥的伤势如何了?”

    上官慧笑着走进来问道,刚才还贴在一切的两个人倏地分开了。

    让她不由得在暗中笑开了花。

    这两个人看似成熟,在这些方面,却比她还要单纯许多。

    成天的这样害羞,害得她连取笑的心思,都得生生的压下来。

    谁让她,欺负不得老实人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