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一章 兵分两路
    “这样好的事情,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想的,居然不肯,不识抬举。”

    上官慧听到这话,脸色有些难看。

    明明是熊灵为难人在先,怎的就这般无礼,竟然觉得是林家的不是。

    这些人,当真是不可理喻。

    不过此时,上官慧知道绝非是跟对方理论的好时机。

    只是听到那些人的话,让她明显的觉得不悦而已。

    两个人匆匆离开,往村落内大长老他们住的那个地方去了。

    确定不会再有人来之后,两个人才从黑影里走出来。

    此时,上官慧才发现,自己跟林南笙居然离得如此近,几乎等于窝在了他的怀中。

    俏脸不由得微红,不留痕迹的挪开了一段距离。

    只是林南笙的全部心神,都落在了那两个人的身上,并未发现。

    “看来,大长老他们,是真的被逼急了。”

    林南笙低声说道,上官慧点点头,这两天熊霖就透露过,大长老他们因为迟迟不能让林家父子点头,已经渐渐的失去了耐性。

    而且熊霖也担着心,毕竟,现在整个部落,他还不能完全控制。

    一旦大长老他们真的撕破了脸,必定会引起一番动荡。

    到时候,许多矛盾就必须要摆在明面上,明显又尖锐。

    纵然熊霖也早就存了整治他们顽固派的心思,终究,还是没完全的做好准备。

    过早的暴露出来,对他们来说,形势十分的不利。

    她看了看黑黢黢的西山,又看了看黑夜中唯一明亮的院落,定了定心思。

    “既然被我们给碰上了,那就没有不去探听一下的道理。你武功高强,不易被人发现。不如,你去看看。我一个人去西山也无妨的,梦雅给了我一些东西可以防身。这周围,又没什么豺狼虎豹。而且我们出来的时候,也并没有引起什么人的注意。对于我来说,西山是相对安全的。别犹豫了,两军交战,咱们必须要抢夺先机,去吧。”

    上官慧温柔体贴,顷刻间已经做了最好的分配。

    但林南笙哪里肯,西山黑洞洞的,她一个女孩子家,万一在路上遇到了什么人,或者是野兽,岂不是很危险。

    “不行,我还是先送你过去。这种事情,他们是断然瞒不过熊霖的眼线。到时候我们不是一样都能知道。”

    林南笙的拒绝,在她的意料之中。

    上官慧却轻轻的推了推他,眼神温柔,但却无比的坚定。

    “我知道你担心我,但我怕,熊霖大哥这一次,也会受到阻碍。他们已经明知道我们是一伙的,又如何不会防备他,还是你亲自去一趟比较稳妥。你放心,梦雅的手段如何,你应该比我还要清楚的不是么?别顾着担心我了,还是正事要紧。”

    明知道她说的是对的,但林南笙还是不放心。

    见状,上官慧知道再这样僵持下去,两个人都会误事,只能拿出一个折中的办法过来。

    “这样,我先去西山那边等你,毕竟我们的人在这里,还算是比较安全的。等到完成交接以后,我在那里等你过来接我。你先去探听一下,或者是去通知熊霖大哥,让他找人去盯着。别犹豫了,再这样下去,人家都该商量完了,快去吧,别担心我。”

    上官慧推着林南笙往里面走去,无奈之下,林南笙只好的叮嘱她一切小心,自己一定会快点去接她云云,这才一步三回头的离开。

    看着他的身影转眼间就消失在夜色之中,上官慧长长的吐出了一口气。

    如今她才明白,与人并肩作战的感觉有多好。

    怪不得,梦雅虽然遇到了那么多的事情,却还是乐此不疲。

    一个不当家族、男人附庸的人生,是她之前怎么也没有想过的。

    如今真的拥有了,感觉,还真是不错。

    山路有些难行,虽然不能点火把,可上次见到梦雅回来的时候,她给自己准备了一块可以用来照明的石头。

    这石头十分特殊,触手温凉,却又不是玉一般的温润,幽幽的发着淡绿色的冷光,只能照到自己周身的这一小块地方。

    不过却比灯笼、火把什么的好拿多了。

    小心翼翼的到了约好的地点,上官慧按照之前约定好的,在树干上颇有规律的敲击了几下后,立刻有一道黑影,从树的背后闪现了出来。

    “谁!”

    上官慧低声喝道,那人立刻掏出,与她手中拿着的一模一样的照明石出来,而且样子,与她的别无二致,都是一只,十分灵动的小鸽子的模样。

    上官慧这才放下心来,对方,看来是自己要等的人了。

    他们的交接快捷,几乎没有多余的动作。

    那人最后问了一遍,确定她再没有什么其他的消息后,转身离开了。

    沐浴在夜色之中的山间还是有些凉意的,好在他们选择的这个位置背风,附近也没有什么野兽出没。

    上官慧不敢独自一人下山,不是怕会有什么危险,则是怕如果这时林南笙已经找上来的话,两个人万一走岔了可怎么办。

    虽然一个人等着,但她却并不觉得无聊。

    他们之间的相处,让她早已经习惯了等待。

    好在,每一次她都没有失望。

    回忆着他们之间的点点滴滴,上官慧只觉得如同做梦一般。

    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到树枝晃动的声音。

    她立刻机警的站起来查看,细微的月色下,一道修长的身影,转眼间就到了她藏身的地方。

    “慧儿,你在么?”

    声音是她所熟悉的,却又带着陌生的焦急。

    她立刻跑出去,许是因为心急的关系,并没有看到路上板半块石头。

    “嘶——”

    硬生生的跌坐在坚硬的地上的她,倒抽了一口凉气。

    一双眼睛不受控制的逼出些眼泪来,那影子便迅速的跑到了她的面前。

    “我看看,有没有受伤?”

    上官慧忍着痛,掏出了自己坏中的照明石。

    微弱的光线之中,她却能看得清楚,林南笙眼中的自责。

    她那里舍得,只得柔柔的说道。

    “不疼的,是我不小心,没事了。”

    林南笙捏了捏她的脚踝,确定没什么太大的损伤后,把她从地上扶了起来。

    “你行动不便,这次,我背你下去。”

    他蹲在地上,宽广的背部,毫无保留的给了上官慧。

    她红着一张脸,低头发出蚊子一样小的声音,低低的应了一声后,小心翼翼的趴在了他的背上。

    一路无话,或者说,两个人都思考着自己的事情,以至于千言万语,都不知道从何说起。

    上官慧靠在林南笙的背上,心底酿出缠缠绵绵的甜来。

    不知道过了多久,他们走出了西山,又回到了之前住的小院子里。

    红玉早已经准备好了,此刻正站在院子里面张望。

    林南笙轻轻的敲了敲门,红玉立刻从里面打开。

    在看到他们两个后,红玉终于松了一口气,只是视线,却还是透过他们,飘向了外面。

    “怎么了?”

    林南笙小心翼翼的把上官慧轻柔放下,接着问道。

    红玉咬了咬唇,眼神带着几分焦急。

    “傍晚你们刚出去,大长老就派人叫了熊霖过去。熊霖明明说一会儿就回来的,都这么晚了,怎么还不见人影,我有点担心。”

    林南笙却像是知道一些内情似的,吩咐红玉紧闭门户后,又扶着上官慧,到了父亲的屋子里。

    此刻,林牧之还坐在桌前兵书。

    在看到爱子跟两位姑娘后,点点头,神色也缓和了不少。

    “你们两个,可算是顺利?”

    南笙身上的女子打扮,跟上官慧的行动不便,让林牧之以为,事情会很复杂。

    但上官慧却点了点头,俏脸通红,没好意思把自己受伤的原因说出来。

    上官慧立刻把传递消息的铁管从发间拿了出来,交给了林牧之,而林南笙在安置妥当后,则是一脸严肃的说道。

    “我们在出寨子的时候,探听到大长老他们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密谋。后来,慧儿提议我们两个人兵分两路,我去探听大长老他们的事情,她去交换消息。结果,让我发现了大长老他们,正在密谋如何对付我们。”

    气氛,有些凝重,

    就连每次都故意回避的红玉,都忍不住悬起了一颗心。

    因为她知道,接下来公子所说的事情,也许,跟今天熊霖的消失不见有关系。

    “大长老他们已经迫不及待了,所以,他们决定铤而走险,如果我们不同意的话,就放火烧死跟我们交好的熊霖等人。而且我发觉,在他们之中,似乎多了陌生人。虽然我不常常在寨子里面走动,但多多少少我都会有些印象。我看大长老对他们十分的恭敬,而且这几个人的武功很高,我也是险些被发现。”

    红玉差一点急得哭了出来,一双眼睛,祈求的望着上官慧。

    后者知道她的心思,立刻问道。

    “那熊霖大哥他们呢?按照熊霖大哥的脾气,肯定不会坐以待毙的。难道,现在已经糟了毒手了么?”

    这一点,是上官慧跟林梦雅同时都在担心的。

    之所以上官慧利用大长老他们几个人的贪欲,就是为了拖延时间。

    先前是没什么办法,而现在,则是时间太过紧迫。

    一旦大长老他们真的选择动手,只怕,他们之前所做的计划,会没办法应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