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十章 苦尽甘来
    现在,她可以推测到的是,从刚开始,烛龙会亦或是辛家,其实就想要得到林家的血脉。

    但由于一些未知的原因,父亲跟兄长并不能完全满足他们的需求,所以,他们才想了这个办法,想要把父亲跟兄长,当成小白鼠被圈养。

    可是如果只是这样的话,以烛龙会亦或是辛家的手段,弄一些药来是很简单的事情。

    那他们为什么,还要让熊灵部落演这一出戏呢?

    也许,这件事情还跟熊灵部落有关系。

    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熊灵部落,恐怕不仅仅是辛家的附庸那么的单纯。

    眉头紧蹙,林梦雅知道,她已经离真相越来越近了。

    只是不知道,等到真相揭开的那一天,又会掀起什么样的腥风血雨。

    “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靠王上了。我们能做的事情不多,而且收服熊灵这件事情如果做好了,我猜对于辛家来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打击。而且对于其他并不想要臣服的部落来说,也是一个警告。”

    林梦雅的话,得到了大家的一致赞同。

    尤其是龙天昱,他向来对这种事情极有分寸。

    虽说只是私下里帮忙,但谁也不希望,自家的事情,被一个外人指手画脚。

    但事关自己的亲人,他也不能干看着就是了。

    “我会提供给王庭几种兵器的方式,烈云国的军队的战斗力并不高,如果不是有天然的屏障在的话,只怕早就已经被几国踏平了。如今,一旦王上跟小玉可以控制的军队有了更厉害的武器的话,想必会占得先机。”

    龙天昱凝思,给出了自己最有利的帮助。

    这倒是让林梦雅刮目相看,武器图纸,可是一件贵重的礼物。

    随后,龙天昱便低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了一句。

    “是试验品图纸,成品——我们早已经设计完善了。”

    她眸中闪烁着赞赏的光芒,不愧是她的相公,果真狡猾大大滴。

    “那我也提供给他们一些军费银两吧,就当是以后,咱们给小玉即位跟大婚的贺礼。”

    钱,林梦雅不缺。

    甚至因为三绝堂和白芍的快速积累,她现在,已经富可敌国。

    只是,向来低调惯了,有时候就连她都不知道自己究竟有多少钱。

    顿时,家里的几个人,都用无比狂热的眼神看着她。

    财神爷啊!求抱大腿!

    轻轻的咳了一声,林梦雅淡然的说了一句。

    “淡定,反正你们这辈子是不可能比我有钱的了,所以,乖乖接受现实吧。”

    得瑟的笑了笑,林梦雅压根不在乎几个人眼中的飞刀。

    倒是清狐,一直带着老干妈似的微笑,大有一股子吾家女儿成首富式的骄傲。

    所有人,都似乎找到了林梦雅渐渐变得骚包的元凶。

    他们这边有了自己的计划,自然是要知会王上那边一声的。

    林梦雅亲自操刀,深刻的阐释了何为‘枪杆子里出政权’。

    事实证明,巨巨就是巨巨,说出来的话不管在哪里都实用。

    林梦雅的计划,跟王上的计划简直一拍即合。

    而且随信附赠的武器图纸,也让王上跟小玉大开眼界。

    说起来,从前他们想到的都是蛊啦,毒啦之类的。

    其实武器远比这些的效率高。

    培养一个用蛊用毒的高手,不仅仅要付出很多年的努力,有时候还要看天分。

    但好的武器,只要经过训练之后,一般人都可以掌握。

    有了这些东西在,短时间内,他们就可以让自己手中的力量,完完全全的,成为烈云过首屈一指的精锐。

    同时,有了林梦雅源源不断的银钱援助,许多事情也都得以顺利展开。

    一时间,王上跟王后娘娘在谈起林梦雅的时候,都会羡慕得咬牙切齿。甚至还私下里想要鼓励自己的儿子,硬撬龙天昱的墙角。

    不过很可惜的是,小玉以太无聊为由,婉拒了。

    好在,正经事实在是太多,搞得大家都没有时间不正经了。

    一转眼又到了通信的日子,上官慧顺利的拿到了此次通信的时间地点。

    其实上官慧已经猜到,熊灵部落里面,肯定是有王庭的暗线。

    只是对方埋藏得极深,就连她都不知道。

    每隔两天,她们所居住的小院的后墙的石头下面,都会有暗线传来的消息。

    只是她们极为小心,每次都是要变换的。

    也亏得上官慧聪明,计算的方法早已经烂熟于心。

    熊霖在不远处示意她现在毫无危险,她立刻掏出纸条,而后又小心翼翼的把砖土归为原样。

    就连上面的苔藓,她都没有碰掉一点点,所以就算是有人怀疑,也抓不到什么证据。

    “今晚酉时初刻,西山松木。”

    她把纸条带回屋子,跟大家细细一同查看。

    寨子里西面的山上,是一片茂密的松林。

    至于纸条上所说的那个松木,则是一棵三个人都没有半分合抱的巨大松树的西南方的第五颗松树。

    “今晚,我跟你一同去。”

    无论如何,林南笙也再不会放任自己的心爱的女子,独自冒险。

    上官慧又是窝心又是为难。

    她自然欣喜于自己钟情的男子,能担心自己的安危,还能时时处处的贴身保护自己。

    但同时她也知道,林南笙的目标太过明显。

    没日没夜安居于室,尚且还引得熊灵部落的那些女人们垂涎。

    这要是放出了,岂不会...

    坚定的摇了摇头,她可不想还没出村寨,就要操心心上人的贞操问题。

    这种情况,想起来就有点让人毛骨悚然呢。

    林南笙并不知道上官慧的担忧,倒是觉得对方,是不是觉得自己是个累赘。

    当下,便有些激动的说道。

    “我可以易容,只要扮成别人的样子,就不会那么引人注目了。”

    上一次,事后虽然上官慧并没有提起,但却有个无赖曾经上门来,说了一些不三不四的话。

    当然,林南笙也没客气,顺手就把那个无赖差一点打死,但是他更担心的,是上官慧的安全问题。

    让他的女人去独自面对那些豺狼虎豹,他又怎么可能安心的坐在家里等待。

    两个人在某些事情上,担心的问题倒是空前一致。

    红玉笑眯眯的端了两碗茶过来,自从她跟熊霖心心相印后,心情总是格外好些。

    “我看,少爷也是关心慧小姐。只是少爷还是有些引人注目,如如果非得要陪着慧小姐一同去的话,不如,扮成我的样子如何?”

    上官慧立刻摇头,在她的印象之中,林南笙乃是顶天立地的少年英雄,要是扮成女子,成何体统?简直,是对他的侮辱。

    可没想到,林南笙居然只是认真的思考了一下,就认认真真的点下了他的头。

    “就按红玉说的办,只是我从未扮过女子,这一次,还请红玉能多指点我几分。”

    “好说,少爷请稍等片刻,红玉这就去取几件衣服来。”

    红玉眼中含笑,暧昧的瞧了上官慧一眼后,飘然离去。

    可上官慧却还是沉浸在这种冲击之中,久久不能回神。

    她...她没听错吧?

    林南笙,那个鲜衣怒马、英明神武的少将军,居然,为了她扮作了女人。

    一时间,上官慧脑中如同炸雷一般,轰隆隆的滚了三滚。

    待到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不知何时,被红玉带到了她的闺房之中。

    “公子虽然身材比我挺拔许多,但胜在高挑。这几件衣服,不知道公子穿着合不合身。”

    上官慧看到红玉找出了几件衣裤,抱歉的看着林南笙。

    而后者却是微红了一张俊脸,告罪了一声之后,才拿起衣裤,转到了屏风后面。

    一阵悉悉索索的摩擦声过后,林南笙才从屏风后面转了过来。

    对于林南笙的女装打扮,上官慧已经提不出任何的意见来。

    因为她现在,满脑子都是一句话。

    林南笙,为了她而扮女人!

    她木然的转向了窗外,不知为何,嘴角竟然控制不住的向上扬。

    嗯,从此以后,苦尽甘来。

    回过神来的上官慧跟红玉,指导了几句林南笙后,便联手把他打扮一新。

    好在外面已经夜色渐浓,而且他们准备走小路过去,如果没什么意外的话,应该是看不到什么人的。

    熊霖亲自查看各处,确定外面没什么可疑之人后,才让两个人偷偷的溜出了家门。

    已经许久没有出门的林南笙,身形如燕般轻盈。

    而被他无意中握住小手的上官慧,也是微红着脸,任由他牵着自己,往西山的方向奔去。

    突然,两人的前方出现了两道身影。

    林南笙立刻弯腰躲在墙后的黑影之中,下意识的抱住了上官慧,顺带保护了她。

    夜色之中,上官慧明明告诫过自己,绝不可心猿意马,但心跳,却还是不由自主的狂跳了起来。

    她努力的转移着注意力,所以便听到了那两个人的交谈。

    “这么晚了,不知道大长老找我们有什么事情。”

    这声音有些耳熟,上官慧立刻想了起来,似乎是比较热衷于把自己的女儿奉献出来,成为血脉传承的一户人家的男人。

    话音刚落,同行之人便应了几句。

    “还能是什么事,自然是如何让那两父子挑选一个合适的新娘子呗。真是不明白,为何长老们,竟然如此着急。”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