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九章 终成眷属
    但是他明白,她跟岳婷是不同的。

    如果说,岳婷是温柔的明月的话,那么眼前的姑娘,便是灿烂的朝阳。

    她是那样的聪明,温柔娴静的外表下,却隐藏着一颗,令他都觉得钦佩不已的勇敢之心。

    所以,他还是不由自主的沦陷了。

    本以为,自己这辈子再也不会对任何人动情,本以为自己的一颗心,只能为岳婷殉葬。

    可他,还是在她坚持不懈的努力下,动了情。

    只是,内心的负罪感一日胜过一日。

    他明白自己思慕着上官慧,但对岳婷,他始终是觉得愧疚的。

    这样甜美又辛苦的折磨,让他不能自己,挣扎不休。

    上官慧又是这样的善解人意,从来不去过问,甚至在岳婷忌日的那一天,还默默的替他准备好了祭祀的东西,让他一个人静静的,缅怀逝去之人。

    他并非优柔寡断之人,也知道自己这辈子,怕是再也丢不下上官慧了。

    所以,他甘愿承受老天爷降给他的惩罚,却也不再逃避自己真正的情感,不再辜负上官慧对他的深情。

    所幸,这一切,她都懂。

    “嗯,我尽量。”

    上官慧笑得有些违心,毕竟,下一次估计她还是要这么干的。

    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林南笙刮了刮她的鼻子,最终还是拿她没什么办法。

    从前,慧儿也是京都内出了名的名门淑女,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变成了现在的样子。

    虽然他都喜欢,但总觉得,这姑娘好像是跟谁学坏了。

    脑子里不由自主的回想起她素来接触比较多的人,嗯,好吧,他承认,其实他第一个想到的,就是自家的亲妹。

    也只能是她吧?

    “王庭那边传过消息来了,我想梦雅一定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接回咱们了。”

    上官慧自发间取出那两个小小的铁管,交给了林南笙。

    后者一脸慎重的打开,几个人凑在一起,看着信上面的内容。

    “雅儿,她还好么?”

    林牧之的神色感慨万分,那双紧握兵器几十年的手,现下有些颤抖。

    上官慧也是昨天才刚秘密回到部落里,一时之间还没来得及跟大家细说,现下终于有了机会,便笑着把自己的所见所闻,详详细细的讲给了众人听。

    “什么?主子居然有了小公子?这可是大喜事啊,红玉恭喜老爷,恭喜少爷!”

    得知林梦雅平安的诞下一子后,院子里的几个人,顿时都扬起了难得的笑脸。

    红玉给林家的二人道喜,他们二人,其实也是欢喜得不知如何是好。

    “好...好啊!今天你们都留下来,咱们好好的庆贺一下。我那外孙,长得什么样儿?”

    这是林牧之的第一个孙子辈的小家伙,何况他又是极疼林梦雅,总觉得她还是个小姑娘。

    没想到,一转眼居然连外孙都给他诞下了,一时间,百感交集。

    心里头更添了几分急切,想要去抱抱他那小外孙,疼个够。

    “小公子聪明可爱,我从前还从未见过这样招人喜爱的小娃娃呢。要是侯爷跟少将军看了,必定欢喜。梦雅也一切都好,陛下十分疼惜她。”

    有了外孙是好事,但是林家的父子,对龙天昱始终有点莫名的敌意。

    大概是因为,自己家好好的翡翠玉白菜,被一头龙给拱了...

    那也会不舒服的好么?

    不过一想到被上官慧如此形容的可爱小宝宝,两个人的心情,又好了起来。

    可转眼,又想到那是自家姑娘冒着生命危险产下的,又不禁怨恨起了龙天昱。

    大概,每一个当岳父跟大舅哥的,都会对自己的女婿跟妹夫,有这样复杂的情感吧。

    远在庄子里,正温柔看护自己妻儿的龙天昱,突然觉得脊背一寒。

    好像,被什么人给惦记上的感觉。

    有点,不妙。

    “这里还有梦雅写给你们的信,那我就提前祝你们,百年好合,早生贵子了!”

    上官慧哪里肯放过这个调侃他们二人的好机会。

    红玉绯红着一张俏脸,忙不迭的把信从她手里头给抢了过来。

    看了一遍后,却眼眶含泪,只是脸上,却始终是带着笑的。

    “你帮我跟主子说,多谢她的成全。我红玉,这辈子生是小姐的人,死是小姐的鬼。”

    上官慧拍了拍她的手,红玉是个好姑娘,值得被人温柔呵护。

    但是熊霖有些急了,生怕那位林小姐不答应他的请求。连忙把信接过来看了又看,最终,却是傻笑着,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红玉,我会对你好的,你放心。这辈子,我绝不会负你!”

    他这样憨直的话,总是会让红玉闹得一个大红脸。

    红玉跺了跺脚,却是嗔怪的跑开了。

    上官慧捏起纸来,妥善的保存好后,幸灾乐祸的说道。

    “你倒是敢负她一个试试,谁不知道我们梦雅护短护得紧着呢。你要是敢欺负红玉啊,她一定会把你扒皮抽筋的。”

    那熊霖也不怕她,只是嘿嘿一笑,追着红玉就去了。

    看着那一对有情人终于捅破了窗户纸,其实上官慧的心头也跟着高兴的。

    但是,他们还有正事要处理。

    “侯爷觉得,梦雅跟烈云王上的主意如何?”

    上官慧正色道,并不是她有意支开熊霖,只是他们,都不希望这个憨直的汉子太过为难罢了。

    熊霖有情有义,对待他们这些外人尚且如此,更何况是朝夕相处的族人。

    “此计可行,那四位长老贪得无厌,早晚会危害整个熊灵部落。况且,他们已经是急不可耐了。”

    领兵打仗这么多年,林牧之自然知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

    何况,熊灵的四个长老,贪心不足,又缺少远见,绝不是好的领头羊。

    熊霖虽然直率,但其实却是有勇有谋,表面上强硬倔强,但是暗地里,却有不少心甘情愿的追随者,暗中也控制了大半个熊灵部落。

    只是,他现在缺的,就是一个强劲的助力。

    林梦雅跟王上的意思很明确,一面让熊霖取代那几个长老的作用,另外一面,则是暗中找个机会,把林家的几个人,偷偷的运出部落。

    而当熊霖已经取代几位长老的作用之后,一般人其实并不清楚那几位长老,强硬的留下林家血脉的真实目的。

    到时候,熊霖只要淡化这些事情便可,他们也不会连累熊霖。

    的确是个一举两得的好计划,只是实施起来,不免会遇到一些困难跟危险。

    不过好在,林梦雅跟王上,处处都思虑周全,只要他们小心一些,便可以在短时间内成事。

    “不过,孩儿还有一事不明,他们为何,要如此着急留下我们的血脉呢?从前父亲说过,我们林家的血脉本来是有些不同的,只是后来随着时间流逝,我们的血脉已经跟常人无二了。为何,这熊灵部落之人,竟然会紧揪着不放呢?”

    这个问题,林南笙已经思考了许久。

    他们之前被烛龙会的人算计,最后是熊灵部落之人救下的他们。

    但其实在这期间,除了熊霖之外,他们父子二人,并不曾信这部落之中的任何一人。

    多年来养成的敏锐直觉,已经让他们嗅出了其中存在的问题。

    只是,还没到那个时机,摆在桌面上明说便是了。

    但这件事情,其实林牧之也并不清楚。

    林家的先祖并未留下什么紧要的家训,或许跟熊灵部落一样,遗失在时间的摧残之下了吧。

    “我看,无论如何,熊灵部落的人等不得,我们更等不得。两天以后,我会再一次出去出去传递消息。侯爷跟少将军还是先想一想,有什么紧要的事情吧。”

    林家父子点了点头,不过林南笙,却是拉住了上官慧的手臂。

    “这一次,我同你一起去。”

    上官慧刚想要摇头,就发现林南笙的眼神实在是坚定无比,只能转为点点头。

    这人她是了解的,在某些方面固执得很。

    只怕这一次,自己不答应是不行的了。

    几天后,消息传递到了林梦雅的手上。

    书房之中,阳光正好。

    宁儿在一旁跟她老师玩得咯咯笑个不停,龙天昱也不再轻易的出庄子,只是每天在书房里面,处理各处送来的要紧事务。

    而其中有些事情,免不得要跟林梦雅商量的。

    没有了王宫内的拘束,另个人倒像是普通的夫妻一般的恩爱。

    “岳父跟大哥那里怎么说?”

    在林梦雅的坚持下,龙天昱总算是随着平民一般改了称呼。

    如今龙轻寒已差不多取代了他的位置,而那封退位的诏书,他早已经留在了轻寒的手中。

    只待一个合适的时机,由轻寒宣布罢了。

    早晚,他们也得适应这样的生活,所以龙天昱尽管还是有些不习惯,却依旧照着她的话做了。

    其实,感觉还不错。

    “父亲跟兄长那里自然是同意的,相信他们也早就对熊灵部落有些怀疑了。只是怕连累熊霖,所以才一直按兵不动而已。现在既然有了两全其美的法子,如何会不答应?”

    自从从王上那边,得知了辛家的许多事情,从前她弄不太清楚的问题,如今也都有了答案。

    魁首的状况必定是跟辛家有关,而且熊灵部落又是跟辛家在一条船上的。

    那么当初所谓的救援,就有了很大的水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