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八章 有情之人
    上官慧一开口,直接切中了几个人的要害。

    其实熊灵部落什么都好,唯独有一样一般部落里的通病——穷!

    当初上官慧找到这里的时候,随身所带的东西,早已经被这里的人巧立名目洗劫一空。

    不过当初上官慧只不过是觉得,既然到了人家的地盘,免不了要给人家一点供奉,再加上不过是一些身外之物,她也实在是没放在心上,所以才乖乖的交了出去。

    但这些人,既然拿了她的东西,还想翻脸赶人的话,那她可就不能同意了。

    听她这么一说,几位熊长老立刻涨红了脸。

    不过他们都是皮厚心黑的主儿,当初上官慧带过来的那些东西,大多可都是流入了他们个人的荷包里。

    这件事,就连熊霖都不是很清楚。

    如今被她给翻腾了出来,一时间,觉得脸上挂不住了。

    “你哪里带来的什么东西,休要胡说八道!”

    熊二开始不要脸了,但上官慧哪里是那么好打发的。

    从衣服里掏出一张清单来,清了清嗓子,说道。

    “熊大长老,三月十四日寅时三刻,收现银三百零,玉镯两对,金银首饰六对,签字画押,哦,上面还有你的手指印呢,要不要让熊霖族长过过目再说?”

    见到上官慧竟然拿出了他们收东西的证据来,几个长老也终于偃旗息鼓。

    都说拿人家的手软,当初他们也是一时被贪欲蒙蔽了双眼,却没想到,这上官慧才是个难缠的角色。

    “你!就算是我们收了,这也是你自愿送给我们的,如今你又拿这东西来威胁我们,出尔反尔,小人行径!”

    熊大不愧是多年的大长老,倒打一耙这种事情,干得倒是有几分顺手的。

    可上官慧却并不慌乱,淡淡一笑继续说道。

    “没错,这些东西的确是我自愿送给你们几位的。但是,你们恐怕还不知道,我这些东西,可是早就跟熊霖族长做了交换的。我们两个早有契约在先,我拿银子,买了你们族中的这一块地。我们可是签了契约的,如今你们收了银子,还想要赶我这地主走。天下间,哪里有这样的道理?不然,咱们出去找个地方,评评理,你们看如何?”

    上官慧接连抛出另外一份契约,上面的确明明白白的写着,上官慧用了多少银两,买了林家父子所住的这个院子。

    且白纸黑字,还落下了熊霖的印章。

    上官慧看着这几个人又要开口抵赖,却是敛去了自己的笑容,眼神森冷的看着面前的这几头蒜。

    “你们不会是想要告诉我,熊霖族长并不能做主吧?我可告诉你们,银子你们收了,契约也签了。要是你们再反悔,要么,把银子给我如数拿回来,要么,我就去王庭告你们!我倒要看看,这烈云,到底还有没有王法!”

    她神色一旦严肃下来,深藏于骨子里的气势,便如数爆发。

    当初,上官皇后欣赏她,有很大一部分的原因,是因为她更像是年轻时候的自己。

    如今她这样子摆出来,倒也一时间,无人敢造次。

    一步步的走向了几位长老,上官慧眸色转冷,静静的看着那几个人。

    “长成这个样子还敢出来用美人计,熊长老,你们是把林家人,当成野鸡了么?”

    转头,进了院子。

    剩下的几个人面面相觑,几个姑娘可不干了。

    她们本就在家中娇养,如今居然被人明晃晃的称作野鸡,如何受得了。

    顿时,女子的抱怨、咒骂的声音,混合着几位熊长老怎么也严肃不起来的训斥,结束了隔一段时间,就会有的逼婚行动。

    熊霖冷眼旁观,只觉得十分的丢人。

    待到他们要离开的时候,熊霖却低低开口。

    “四位长老,既然这是人家上官小姐买了部落的地的钱,那就请你们,还回来吧。”

    四个人浑身一震,满眼怒火。

    可惜,熊霖本就不把他们放在眼中,而且部落内的年青一代,倒是支持熊霖的占大多数。

    “熊霖,你莫要太过分了!这个熊灵部落,还轮不到你一手遮天。”

    熊大低声警告,可熊霖却一点都没有放在心上,反倒是悠闲的抱着手臂说道。

    “好啊,那就让全体部落的人,都来这里评评理吧。那些银两,可够我们安安稳稳的度过整个冬天的了。”

    整个熊灵部落并不富裕,每到冬季,少说要冻死几个老弱病残的。

    熊霖本就讨厌几位长老的贪婪,要不是为了那点银钱,熊灵部落,也不会沦为辛家的附庸。

    “你——好啊,你翅膀硬了,还学会跟着外人欺负我们几个了。好,你给我等着,我们走!”

    几位长老跟他们身后的姑娘,匆匆离开。

    熊霖冷哼一声后,低声吩咐。

    “看好这几只老狐狸,一定要让他们,把那些东西给我吐出来!”

    事关整个部落生死存亡,熊霖哪里肯轻易绕过。

    立刻有人低低的应了一声,暗中跟了上去。

    刚才还意气风发的熊霖,看着那几个人的背影,忍不住摇了摇头。

    到底,这里是他生长的地方,纵然他没有那个当族长的心思,却也不想,眼睁睁的看着熊灵,毁在那几个人的贪心之心中。

    推开门到了院子里,立刻便看到了一抹艳红色的身影,正站在房檐下,不停的张望着门口的方向。

    俊朗的脸上,立刻带了一抹憨厚的笑。

    那身影看到他之后,顿了顿,张了张嘴,只轻柔的说了一句。

    “小心些。”

    女子的声音温柔婉转,透着对他的关心。

    熊霖忙不迭的点头,想要走到女子的身边,却还是有些犹豫。

    最后,拘谨的站在了三步之外,明明是这么大的块头,却显得有些手足无措。

    “没事的,他们不敢对我如何。再说,他们也打不过我。”

    熊霖说这话的时候有些骄傲,族长必须要是整个部落里身体最强壮,也是最厉害的人。

    他不仅仅是部落的族长,更是全族的第一勇士。

    红玉瞬间红了一张脸,低下头来,看着自己手中搅紧的帕子。

    从前,她有过许多的恩客,却没有一个人,如面前的汉子一般都真诚,对待她也是别样的小心翼翼。

    上官慧把野果子放在客厅内,转头就看到了这一男一女单纯羞涩的气氛。

    站在门口,忍不住打趣的说道。

    “真是个呆子,你就不会叫叫屈,让我们红玉你疼惜疼惜你么?”

    话音未落,两颗脑袋更红了。

    熊霖别看面对几位咄咄逼人的长老可以面不改色,但是唯独在面对红玉的时候,犹如情窦初开的少年郎。

    可谁又能想到,这个三十出头的汉子,可是连女子手都没拉过的纯情男呢!

    “你又拿人家打趣,熊大哥本就不善言辞,你这蹄子,快别欺负他了。要是厉害,你怎么不去找公子。”

    红玉忍不住为自己的心上人说话,温柔的瞧了熊霖一眼后,走到了上官慧的面前,捏了捏她的脸蛋。

    “你家公子早就已经是我的囊中之物了,不信你去问问。我可不像你们,一个人一辈子可没几个机会能遇到自己心仪之人,要是没有及时面对自己的真心,岂不会悔死了。”

    上官慧面不改色的说道自己的暗恋经,但是红玉这一次,除了脸蛋变得更红了之外,眼神之中,却暗含着几分清明。

    上官慧说的不错,人这辈子能遇到几次对自己真心相待之人呢?

    转过头来,瞧了一眼同样若有所思的熊霖。可她终究胆怯,深怕对方,嫌弃自己的过往。

    上官慧自然知道红玉的想法,心中暗叹了一声。

    果然是当局者迷,红玉只想着从前的事情,却根本没有觉察到,熊霖看向她的眼神,有多么的炙热。

    回想起自己刚到这里的时候,唯有熊霖不顾一切的挺身而出。

    从后来的接触里面,她也看得出来,熊霖跟部落里的人都不一样。

    那是个大智若愚的奇男子,而且看东西十分的透彻。

    红玉虽然是宝玉蒙尘,但内心却比任何人都要忠贞纯净。

    这样的女子,绝不会辜负熊霖的一腔热情。

    只是这些事情,非得是他们自己想明白才成,旁人再劝慰也不是个办法。

    忽然想起了自己带来的信,顾不得其他,招呼了熊霖跟红玉,往后院走去。

    后院比前院幽静得多,林家父子正坐在院子里的石桌上议论着什么。

    上官慧一进来,林南笙立刻迎了上去,眼神里带着几分的歉疚,也不管有别人在场,拉了上官慧的袖子,把她带到自己的面前,上上下下的打量着。

    “我没事,你不用担心。”

    这一次,轮到上官慧闹了个大红脸。

    可见是不能随意说人的,风水轮流转,可不就到了她的面前。

    “下次,不许再骗我。”

    林南笙握着她的手,心疼不已。

    这丫头明知道那些人对她不怀好意,可还是跟红玉串通一气,骗了他偷偷的跑了出去。

    这半年来,他与她朝夕相处,她的聪慧,她的灵动,她的专情,早已经打动了他。

    可从前的事情,就像是一个阴影,让他总不自觉的,对上官慧保护过度。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