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七章 熊灵部落
    熊灵部落算得上是烈云最古老的部落之一。

    就连他们部落之中最熟悉族史的人,也也不清楚熊灵,到底是何时存在。

    只知道他们比任何一个部落存在的还要久,但究竟当初是缘何建立,又是为何一直偏安一隅的,却似乎被人模糊了,竟没有任何关于那时候的记录流传下来。

    以至于到了如今,熊灵已经完全没有了那副该有的超然的样子,汲汲营营中,早已沦为了辛家的附庸。

    清晨,女子娇俏的身影出现在部落的后山之中。

    “上官小姐,这是我家主上要交给您的密信,请您务必妥善保管。”

    送信的人上官慧是熟悉的,这段日子以来,就是他负责自己跟外界的互通消息。

    点点头,上官慧接过那人手中盛放密信两只特制的小铁管,慎重的藏在了自己的发髻之中。

    那人冲着她点点头,几个跃起就消失在了她的视线内。

    上官慧静静的藏身在一块巨石之后,待得她发现并没有什么异常的情况后,才从容淡定的走了出来。

    手中,还提着一只盛满了野果的篮子。

    细嫩的手指上,因为采摘野果的原因,遍布条条红色的细痕。

    她一个堂堂上官家的大小姐,如今居然沦落成这样的地步,可在上官慧的眼中,谁也寻不到哪怕一点点的后悔。

    提着篮子回到了部落之中,那是建在一处平坦的山坳里的村寨。

    最中心的位置是一栋二层的石头砌成的建筑物,那些个长老们,都是住在那里的。

    周围房屋是按照在族中的地位高低而排布的,地位越高的,越靠近中心的位置,越低者则是靠近边缘。

    上官慧提着篮子到了下山的必经之路,眉头不由得微微蹙起。

    虽然在部落里面,有南笙他们护着她,但是因为她跟南笙的关系亲近,再加上凭借她女人的直觉,替林家父子赶走了不少的莺莺燕燕。

    所以在那些长老们的眼中,她早已经是眼中钉肉中刺了。

    想起今天早上,她路过村口的时候,那几双不怀好意的眼睛,上官慧不由得提起了一颗心。

    小心翼翼的靠近村口,上官慧的脚步十分的轻快,但是还没等她进入村落之中,几道身影便从林子里,蹿到了她的面前。

    “啧,这不是上官小姐么?那窝囊废居然舍得让这么水嫩嫩的姑娘出来做这种粗活,看得哥哥我,好生心疼呢!”

    说话的,是一个粗粗壮壮的黑胖男子。

    那人生得粗胖,一双绿豆似的眼睛,每每在看到部落中适龄的少女的时候,都会绽放出淫邪的欲芒。

    只是在熊灵部落之中,少女的地位要高于一般男子。

    所以,这人虽然一直不怀好意,但却是一直没有得手过。

    自从上官慧跟红玉到这里,他的一双贼眼,就滴溜溜的在这两个外族的女子身上打转。

    只可惜一来她们二人机警得很,二来当时的长老们还算是对他们以礼相待。

    他的爷爷,便是一个地位不太高的长老,不过他祖父是却是大长老的心腹,所以有些事情,他比旁人都能多知道一些内幕的消息。

    比如,最近几位长老们,就对这个一直阻挠他们的上官慧十分的不耐烦了。

    要知道,林家的那俩个人留下的血脉,可是关乎整个熊灵部落的命运所在。

    这个女人既然碍事,那就将她除掉。

    一直知道他心思的祖父,偷偷的授意给他,让他对上官慧暗中下手。

    所以,他才仗着胆子,纠结了几个村中的无赖,堵住了上官慧的去路。

    眯起眼睛,那人上上下下的打量着面前的女子。

    不愧是大家闺秀,比起族中的那些难*的烈马,却多了几许袅娜的妩媚文雅。

    当然,现在的他只是浴火冲脑,满心只有一个想法,扑倒她,让她成为自己的禁脔!

    但可惜,上官慧却连害怕的表情都未曾展露出来,只是退后了一步,冷声喝到。

    “熊奇,让开!看来,你是没被林大哥收拾够是么?”

    听到她这样亲亲热热的喊那个窝囊废,熊奇的脸上,尽数都是不满。

    他早已经将面前的女子视为自己的所有物,况且之前,可是跟他身后的几个家伙都吹了牛的,保证要拿下这个娇滴滴的美人。

    当下,往前走了一步,冷气森森的说道。

    “林南笙?哼,你还指望着他来救你么?实话告诉你吧,今日长老们就带着我们部落里最美的姑娘去找他们父子,那两个窝囊废还真是无能,这样的好机会居然不要。不会是,他们那/话儿不行吧?”

    不管不顾的荤话刚说完,周围的几个人便哄堂大笑。

    上官慧恼怒得厉害,她从前何曾受过这等轻薄?

    但熊奇的话,她却是不担心的。

    林家父子都是真正的正人君子,那些各怀心思的女人,怕是入不了他们的眼,也近不了他们的身。

    唯独自己面前的,却是个不大不小的麻烦。

    “让开,否则别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她表现得有些急切,越是如此,那几个无赖就笑得越发猖狂。

    他们围成一圈,把上官慧堵在中间,邪笑着慢慢紧缩着圈子,那熊奇抱着手臂,嘴角衔着几分冷笑,看着面前的女子,仿佛她已经是砧板上,任人宰割的一块肉了。

    “我警告你们,不要过来!”

    上官慧的反应堪称被‘调戏的可怜少女’这一命题表演的标准答案,嘴里一边喊着无助的台词,一边默默的,向后退。

    那几个人还以为上官慧是真的害怕了,忙不迭的跟了上去。

    上官慧左右的余光却看到,她已经带着这一群人,退到了视线的死角。

    突然间,停下了自己的动作。

    她随手把篮子放在脚边,然后好整以暇的捂住了自己的口鼻。

    熊奇在内的几个无赖,被她突然的动作给整得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刚想要扑上去,却看到上官慧从袖子里掏出一小包药粉来。

    ‘哗啦啦’药粉被她高高抛起,特质的超细粉末,让这几个人,正好笼罩在粉末所营造的区域之中。

    所有人都下意识的往空中一看,只觉得粉香味扑鼻,恨不得多嗅几口。

    于是乎,在他们努力的吸入粉末的情况下,这几个人一个两个的,都瘫倒在了地上。

    上官慧用手挥了挥周围的粉末,带着自己的一篮子野果,走出了这几个人围成的圈子。

    反手把一枚散发着药味的丸药放回袖口内,嘴角勾起几丝冷笑。

    这药叫什么来的?

    哦对了,梦雅把这药叫‘居家旅行必备防调戏一倒灵’。

    别说这几头没一个能用的,就算是部落里的那几头老狐狸,也未必能躲得过去。

    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袖子,上官慧畅通无阻的回到了村落。

    以梦雅那护短的脾气,又怎么可能放任她一个弱女子在这豺狼环伺的部落中穿行?

    那必定是把一切都准备妥当,从防身的*,到杀人越货的毒药,梦雅足足给她准备了几十种。

    要知道,她在百里睿的督促下,记下这样药的功效跟名称都费了好大的一番功夫呢!

    想调戏她?门都没有!

    一路走到了他们临时居住的那个院落,还没靠近,就看到熊灵部落里的那四个最爱找事的长老,正领着几个莺莺燕燕,站在门口。

    不过他们此时已经争论得脸红脖子粗了,因为那门口不知何时站着一个壮汉。

    壮汉身材魁梧高大,面容俊朗又颇具威势。

    他只要牢牢的站在那里,隐隐有股子一夫当关万夫莫开的架势。

    不过,可惜了他面对的,是几个连脸皮都不要的老头子,跟四五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女子。

    上官慧只凝神看了那几个姑娘,一眼,就有种眼含热泪之感。

    就好像是,喂眼睛吃了一大口辣子的感觉。

    也不知道她们是怎么想的,通红的胭脂不要钱的往两颊上抹,一个两个的衣着暴露,还偶尔对着壮汉搔首弄姿。

    好吧,上官慧现在算是明白,何为东施效颦。

    跟她们比起来,从前父亲府中的那几位妾室,足可以称作风姿妩媚了。

    揉了揉眼睛,上官慧暗暗祈祷,千万别瞎了才好。

    “上官姑娘回来了!咦,我不是说你是我们族中的贵宾,可以不用去做这些粗活了么?熊大长老,看来,你是一点都没有把本族长的话,放在心上了!”

    如果林梦雅在这里,一定会笑得喷饭。

    没错,熊灵部落排在头四位的长老是一家所出的四个兄弟。

    部落里的人为了区别方便,索性就叫他们熊大、熊二、熊三、熊四。

    被熊霖称作熊大的长老,即便是已过了古稀之年,却也比族中大部分的老人健壮。

    阴沉的脸上,依稀可见当年的强壮。

    可惜,岁月不饶人。

    无论如何,他也没办法敌过面前,正值壮年的熊霖。

    一双三角眼阴森森的看了一眼熊霖,又瞥了一眼上官慧。

    “我们熊霖部落不养闲人,要是不习惯,贵客还是早走的好。”

    熊霖知道这老家伙又开始耍无赖了,刚想发作,上官慧便柔柔的开口说道。

    “想让我走何其简单,那就请几位长老,归还我带来的东西。物归原主之时,我必定即刻离开。”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