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六章 求婚的信
    既然是龙天昱早就准备好的,那必定是思虑周全。

    不仅安全,也会按照林梦雅的喜好,布置得极为舒适。

    毕竟,这是他的妻儿,他自然是比任何人都心疼万分的。

    马车走了三天,才到了一处并不起眼的庄子外面。

    而龙天昱早就做好了准备,现在,就连王上跟小玉,恐怕也是才知道他们离开的消息。

    但他们一定会替自己隐瞒,所以龙天昱并不怕消息泄露。

    他有充足的信心,保护好自己的一切。

    在龙天昱的搀扶下,林梦雅下了马车。

    她环顾四周,看到这里依山傍水,庄子也是收拾得干干净净,而且还按照她的喜好,别样的幽静舒适,不由得露出了一张笑脸,赞赏的看着自己的相公。

    “你是何时找到这么个好地方的?”

    林梦雅好奇的左右查看,而清狐跟白苏,早已经先她一步到了这里。

    此刻,正抱了宁儿入了庄子。

    “从你第一次来到烈云开始,我便为了这一天而准备了。我所有的一切,都只为了保护你跟宁儿而存在。”

    龙天昱认真的看着林梦雅,眸中闪烁着的自信,让林梦雅不由得越发的骄傲。

    瞧啊,这才是她所倾心依恋的男子。

    不依靠于任何人,就可以守护好自己的一切。

    而她,对他的保护,也是甘之如饴的。

    他们本就是夫妻,本就是一体的,又何必为何所谓的自尊而逞强呢?

    她是林梦雅,才不会做这种蠢事。

    “以后,咱们也寻一处这样的好地方。然后,再在庄子外面,盖几行房子。不管是谁来了,都有独立的房间跟小院。我真是,好期待那样的生活。”

    龙天昱默默的揽住了林梦雅的腰,只要她所想,他必定会为了她而达成的!

    两个人相伴着穿过了前院,到了后院之中。

    宁儿也喜欢这里,醒了以后也不哭闹,只是好奇的躺在白苏的怀中打量着四周。

    奶娘被龙天昱留在了宫中,不过好在白苏跟清狐带娃的技能进步神速,有他们两个在,林梦雅也不至于太过劳累就是了。

    何况,百里睿也会在傍晚到达。

    他们是秘密的走了两条路来的,何况林梦雅有意让百里睿低调,这段日子以来,就没有让他露面。

    是以他们在这里的事情,绝不会有其他人知晓。

    至于解救林家父子的事情进展,自然会有人送过来,只是会有一个专门的人来转交,并不会直接到庄子。

    为了提高隐蔽性,龙天昱可是设下了好几道防卡,绝不会让危险,蔓延到自己的妻儿身边。

    安排妥当之后,林梦雅跟龙天昱几个,都到了书房之中。

    而百里睿也赶到了,五个大人连同肉包子一枚,聚在书房里商讨着正事。

    龙天昱把这几天收到的消息,都做了一个汇总。

    大致的信息是,王上已经派人接触过熊灵的族长,而且已经把自己的意思,传达给对方知道。

    熊灵的那位族长表示自己愿意配合,只是他的能力有限,一时间无法真正的掌握整个部落,所有有些事情,只能选择暗中进行。

    同时,熊灵的族长给他们透露出了一个独家的消息。

    那几个长老已经越发的没有了耐性,他们甚至于已经商量好了,给林家父子强行配个女人。

    要不是林家父子聪明机警,再加上有上官慧还有红玉的守护,只怕早就已经中招了。

    听到这个消息,林梦雅除了着急之外,还有些囧。

    怎么说呢?感觉有点微妙吧。

    “所以,现在王上给了我们两条路。第一条,便是让熊灵族长真的掌握整个部落后,再把你父兄放了。第二条,便是暗中偷梁换柱。只是这么一来,只怕那位熊灵的族长会被牵连。”

    龙天昱神色严肃,好吧,他其实也觉得有些可笑。

    但一个是他的岳父大人,一个是他的大舅子。

    为了家庭和睦,他还是憋着点的好。

    “那位族长是如何回复的?我们,总不能对人家恩将仇报吧?”

    林梦雅皱着眉头问道。

    龙天昱没回答她的话,只是从桌子上抽出一封信来,递给了林梦雅。

    上面,整整齐齐的写了一行字。

    “林梦雅亲启,这是,那位族长给我的?”

    龙天昱点了点头,示意她把信拆开来看。

    “嗯,而且那位族长还说了,除了你之外,谁看他都是要翻脸的。想来,是要跟你谈什么条件吧。”

    当然,如果是太过分的条件的话,他自然是不会让爱妻答应的。

    林梦雅把信拆开来,仔仔细细的读了一遍之后,居然露出了极为古怪的笑容来。

    “怎么了?可是那家伙提出什么过分的要求来了么?我就说,这蛮荒之地的人,怎会有那么好的心肠。丫头你放心,管他同不同意,只要你一句话,即刻就把你父兄给抢回来!”

    屋子里,属清狐最受不得林梦雅被人威胁。

    一下子跳起来,义愤填膺的嚷嚷道。

    可林梦雅却是笑眯眯的摇了摇头,随后把信递给了清狐。

    后者立刻接了过来,结果第一眼看到的一行字,就让他差一点笑出了声。

    只见那整齐的字体,工工整整的写着一大行字,可称呼却十分的有趣。

    ‘红玉最惦念的主子’,这应该是说的是林梦雅,接下来的是‘红玉主子的夫君’好吧,这也不难理解,值得是龙天昱了。

    接下来便是‘长得英俊但是脾气很坏的清狐大哥’,还有什么‘武功高强外冷内热的白苏妹妹’。

    反正一页纸的一半篇幅,都是用来给这些人打招呼。

    他着意的看了一下,院子里的那些人竟然真的一个都没落下。

    乖乖,这熊灵族长,还真是个清新脱俗的存在啊。

    后面的话倒是很简短,只有几行字而已,可是内容却简明扼要。

    “我十分的喜爱红玉姑娘,且想要娶她为妻。希望各位父老乡亲能同意我们的婚事。我一定会对红玉好,绝对不会让她受半点委屈。所以,我正式的向各位提亲,我熊霖这辈子,只要红玉一人,请各位父老乡亲,相信我的真情实意,有劳了。”

    末了,熊霖又附上了一句话。

    “族长我本就不想当,如果可以的话,希望各位能接受我。我可以当马夫,手艺很好,我能养活红玉。”

    清狐翻来覆去的看了好几遍,然后翻了翻白眼,把这一封名称比内容还长的信,扔在了桌子上。

    “我说,这熊霖,莫不是个傻子吧?”

    周围的人都看了一眼,这样感情真挚辞藻又质朴的信,其实他们也是第一次看到。

    只不过,他们倒不是在取笑熊霖,只是觉得,嗯,这位熊灵部落的族长,似乎有些莫名的可爱呢。

    光是看信,就觉得一股子质朴憨厚的气质扑面而来。

    林梦雅不禁莞尔,这熊霖,倒是个妙人。

    该是红玉的福气到了。

    “你们说,我要不要答应?”

    林梦雅看了看周围的人,笑着询问道。

    “依我看,还是别应了。红玉那样灵透的人物,配这个傻子可惜了。”

    清狐从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撇了撇嘴,凉飕飕的说道。

    可白苏却十分的认真的反驳他。

    “我倒是觉得这个叫熊霖的大哥是不错的,红玉姐跟他绝不会受什么委屈,主子,咱们就应了吧。”

    清狐翻了翻白眼,调笑着的说道。

    “好啊,以后也让我家丫头给你找个傻子配了,小丫头家家的,知道什么叫情趣。不过我倒是觉得,红玉那丫头要是找了这家伙,怕是这辈子都甭想翻身了。以那丫头的心计,这傻小子,只怕早就被迷得晕头转向了。”

    白苏跺了跺脚,气鼓鼓的瞪了清狐一眼。

    其实她倒是没生气,大家都是一家人,她自然是知道清狐这唯恐天下不乱的性子的。

    林梦雅也觉得有趣,而且这熊霖是个明白人,怪不得连王上也会看重他了。

    “既如此,那我就应下了这门婚事了。红玉心细,对我又有大恩。原本,我也是不打算把她远嫁的。要是熊霖真的能放下族长的位置,我倒是不介意家里多一口子人。这样吧,相公你替我回一封信给他,别写得太复杂,直白的把我的意思传递给他就行了。至于王上说的那两个法子么,我决定,一起实行!”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唇上露出了一抹颇有深意的笑容来。

    清狐跟其他的几个人都了解她,这丫头每次露出这样的表情,都是代表着她要亲自设计别人了。

    回想起从前的几个月内,他们尽是被人设计,还差一点就被困住了。

    从前,林梦雅何尝过这样的憋屈。

    也罢,就让那些人知道知道,惹恼了林家这个厉害的大小姐,可不是什么好事。

    回想起从前一个比一个下场凄惨的敌人,龙天昱等人的心中,不由得生出一抹期待来。

    果然,跟她这种人待久了,再正直的人,也会被她这团墨,给染的黑心黑肝。

    第二日,便有两封密信,送入了王宫之中。而其中一封,也会在几天后,跟着王上的密令一起,转交到熊灵族长熊霖的手上。

    有人,要倒霉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