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五章 秘密出宫
    愣了愣神,林梦雅捂住自己的脸颊,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小家伙跑得人影都不见了。

    她并不清楚这个吻对于小玉来说代表着什么,只是心头,有些淡淡的疑惑。

    也不知道,这小子究竟是跟谁学的。

    转身刚想要离开,就看到不远处,自家亲亲相公,正沉着一张脸,看向了小玉消失的方向。

    心头立刻像是窥知了真相似的,笑着摇了摇头。

    “那小子!”

    龙天昱黑着脸走到林梦雅的面前,直接用手圈住了自己的爱人。

    “小玉一定是看到了你,才会跟我开这个玩笑的。你也是的,干嘛整日里这样严肃吓唬小孩子呢?从前我记得你也颇为疼爱他的,你可不能因为小玉是烈云的储君,就对他凶巴巴的哦!”

    轻轻的捶了一把龙天昱,林梦雅警告着对方。

    龙天昱定定的看了自己的爱人片刻,随后心头却是对小玉报以一丝同情。

    这小子明明是觊觎他爱妻不得,所以想要楷些油,好留作余生的回忆罢了。

    相比之下,自家夫人就连那小子的小小心思没有觉察出来,还以为对方是小孩子的胡闹。

    虽然心头还是有些不爽,但终究,他还是带着几分得意的。

    因为,她的心,是完完全全的属于他一个人的。

    只要有这个认知在,他才不会嫉妒任何人呢!

    揽着爱妻,龙天昱毫不避讳。

    好在王宫上下,都知道这位贺兰姑娘,早就已经配给了这位英俊的男子,两个人连娃娃都生了,自然做出什么亲密的举动都不为过。

    而且林梦雅骨子里还是个现代人,觉得这样也没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一边抛洒着成吨的狗粮,一边回到了他们现在暂时居住的内殿之中。

    终于,放过了那群可怜的单身狗。

    院子内,宁儿正好被奶娘抱出来晒太阳。

    旁边,清狐跟白苏寸步不离的守着,两双眼睛,就像是长在他身上似的,一刻都不曾离开过他。

    宁儿咯咯咯的笑着,柔软的身体躺在奶娘的怀中,犹如一只白嫩的小包子。

    似乎是感觉到爹娘的到来,小家伙眼睛努力的向外侧看着。

    终于,迎来了娘亲软软香香的怀抱,小脑袋用力的拱啊拱的,拼命的嗅着属于娘亲的味道。

    林梦雅的心,早已经化作了一团软水。

    抱着宁儿到了屋子里,喂足了奶/水之后,便跟龙天昱他们,逗弄着宁儿玩。

    屋子里,宁静而温馨,在这一刻,谁也没有去想外面的勾心斗角。

    直到小家伙困了,张开花瓣似的小嘴,打了个呵欠后,林梦雅这才哼着歌把他给哄睡了。

    小小的摇篮内,宁儿睡着香甜的觉。

    清狐温柔的看着怀中的小家伙,压低了声音问道。

    “不如,我们别送他走了。我会守在他的身边,让他不受到一点点的伤害!”

    白苏也立刻点头,期待的看着林梦雅。

    可后者,却依旧摇了摇头,手轻柔的给宁儿盖上了被子。

    “你们越是疼爱他,在乎他,我们的敌人就越会想到用他来影响你们。诚然,宁儿是我的儿子,但你们也一样是我的亲人。我不能为了他而牺牲你们,何况,我想让孩子,拥有一个平凡却快乐的童年。”

    清狐还想说什么,但看到林梦雅眼中的坚定后,却还是幽幽的吐出了一口气。

    这丫头性子倔强得很,她决定的事情,只怕没人能改变。

    更何况,她说的极对。

    “我听说你今天在那群大臣面前,露了一把脸。其实你本不必如此,那群人自有小玉跟他爹收拾,你出去,岂不是给自己招祸?”

    清狐一向只心疼林梦雅,其他人从来不得入他的眼。

    林梦雅笑了笑,她自然是清楚清狐的意思的。只是有些事情,非她不可。

    “你以为,他们当真没有想过这个法子么?只是,这是个得罪人的法子。把自己的继承人送到远方,不管是对那些部落世家,还是那些继承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事。除了骨肉分离之苦外,送人的,会觉得受制于人。被送过来的,可能会因为常年不在家中,而轻易的被人取代。但他们不能怨恨王上,所以就只能怨恨那个始作俑者。那群人不是胆小,也不是对王上不忠诚。只是,他们不能拿自己的家族,亲友作为赌注。所以,这事,只能我来。”

    跟她交好的,要么就是别人轻易动不得,要么就是不能动。

    反正事情解决以后,她跟龙天昱就会找个地方隐居,那些人自然是找不到机会报复她。

    他们只能暗中恨她,却不得解脱。

    虽然,她早已经想到这些人会如此在暗中诋毁她,但这种事情,对她来说已经是不疼不痒的小事。

    所以,她才会在选择,当这个替罪羊。

    而那些大臣们其实都欠了她一个人情,不过这些,小玉跟王上早晚会给她讨回来的。

    “你呀!总是这么乱来!”

    清狐点了点她的额头,有些无奈的说道。

    尽管当了孩子妈,可这丫头的小脑袋瓜,常人怕还是无法理解的吧?

    “不胡来,怎么会有他。”

    林梦雅瞧了宁儿一眼,不动声色的说了个荤笑话。

    清狐越发无奈,放好歹一颗悬着的心,却放了下来。

    她总是有自己的理由,而且也早就想好了退路,既如此,那他还有什么可不放心的呢?

    “对了主子,老爷跟少爷的事情,您可都安排妥当了么?”

    白苏轻声问道,林梦雅点点头,转而有些严肃的跟她说道。

    “事情比我们预估还要麻烦些,我想,这一次我们应该会正面跟辛家杠上。王上今天告诉了一些事,我想我们得早作准备。如果王上那里一旦失败,或者是有什么为难的事情,我们一定要帮上忙。只怕再待下去,我父兄就会成为小白鼠了。”

    三个人都懂林梦雅的意思,虽然不知道跟小白鼠会有什么关系。

    但林梦雅向来是料事如神,辛家他们也是听过的,那不是个简单的角色。

    点了点头,他们心头都有数。

    清狐跟白苏走掉去做准备,林梦雅靠在龙天昱的怀中,闭目养神。

    “在想什么?”

    尽管闭着眼睛,可两个人之间默契的心灵感应,还是让龙天昱感受到了林梦雅浮动的心情。

    “风雨欲来,只是他们停手的理由是什么,我们却是一点消息都不知道,你不觉得,有些诡异么?”

    自从她生下孩子以后,不管是烛龙会跟辛家,就不再有最新的消息传过来了。

    他们一度怀疑,是不是自己的消息渠道有了问题,被人一窝端了。

    但所有的消息汇总过来,竟然都是一切如常,只是各自的上面都有命令,让他们在原地待命。

    林梦雅也一度怀疑,是不是他们的目的已经达到了,所以才会这样消停。

    但不管他们做什么,有什么动作,都终究会被别人所发现的。

    可现在,竟然一个动作都没有。

    这...绝对不正常!

    神农系统不会遗漏任何的一丝细微的情报的,所以现在,林梦雅已经陷入了深深的疑惑之中。那些人,究竟在做什么?

    又是因何原因,全部都停手了呢?

    “也许,是出了什么差错了吧。我已经命令他们日夜查探,不得放过一丝一毫。别担心,是狐狸,总会露出尾巴来。我们现在要做的,就是看看如何顺利的救出你的父兄来。”

    龙天昱低声安慰着爱妻,他不想让她太过操劳,因此总是会多承担一些。

    况且林梦雅的能力他是知道的,既然连她都觉得不对劲,他也自然不会放过的。

    林梦雅点点头,看来只能先等着了。

    无论如何,这些人绝对不会停手,而他们再动的那一天,只怕就是决战时刻了。

    在这之前,她必须做好充足的准备。

    靠在龙天昱的怀中,林梦雅难得的睡了一觉。

    当她醒过来之后,却发现自己在摇晃的马车之上。

    好在身边就是龙天昱,她的心,一下子安定了下来。

    “醒了,要不要喝点水?”

    龙天昱轻柔的问道,林梦雅迟疑了片刻后,也点了点头,任由自己放松的靠在他的腿上,而宁儿,就在她身旁的摇篮里,睡得正香。

    “我们这是要去哪?”

    王城已经恢复了昔日的繁华,沿街处处如同之前一般的热闹。

    林梦雅已经许久没有踏出王宫了,自然是觉得极为怀念。

    “别急,王上之前跟我商量了一下,既然是要迁都,那种种事宜还是要尽早做好准备。我觉得,我们继续在王宫住下去的话,可能会影响他们,所以提前准备了一处住所。正好,解救你父兄的事情,你要是不盯着只怕也不会放心。我看你成日在里在宫里头闷着,也是该趁机出来走走的好。”

    林梦雅也同意龙天昱的想法,事实上,每天都憋在那个小小的宫殿之中,她也的确是有些闷了。

    不由得轻笑出声,惹得龙天昱多瞧了她几眼,待发现她实在是没什么特殊的情绪后,这才放下了一颗心来。

    其实林梦雅是想到了之前在现代的生活。

    也不知道当初她这个宅女,是如何宅了二十多年的。

    果然,是被宠坏了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