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二章 血脉隐忧
    “对了,我还没仔仔细细的看过你的宝宝呢!”

    上官慧回过神来,有些不好意思的说道。

    自从林南笙接受自己的心意后,她总是处在这种恍惚的情绪下。

    大概是努力的太久,一时间她反倒是有些不习惯吧。

    “这小子机灵的很,你瞧,刚才还睡得那么香,现在就睁开眼睛看你这位大舅妈了。”

    摇篮里,宁儿挥动着小手,睁着一双乌溜溜的大眼睛,笑呵呵的看着自己的娘亲。

    这孩子的长相虽然跟龙天昱很像,但性子却更为柔软些。

    林梦雅把宝宝从摇篮里抱起来,递给了小心翼翼的上官慧。

    “真是个漂亮的孩子,小宁儿,你瞧,他冲着我笑呢!”

    上官慧还有些拘谨,不过那小子刚进入她的怀抱之后,就对着她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甜笑。

    还没长牙的小嘴巴张得大大的,笑得见眉不见眼。

    上官慧立刻被激出了柔软的母性,只想好好的疼爱这个小宝宝,恨不得把自己的所有都给他。

    林梦雅只好偷偷的在背后瞪了瞪儿子,这个小家伙啊,只怕没人能受得了他撒娇卖萌的威力。

    “是啊,你是他舅妈,又是个大美人,他当然喜欢了。”

    虽然还不到两个月,但林梦雅已经摸透了自家儿子的脾性。

    他不是对每个人都笑的。

    才豆丁点大,却懂得分辨亲疏远近。

    除了爹娘之外,目前最喜欢的就是清狐跟王上。

    每每看到那两个人,他就露出大大的笑脸,然后再趁机蹭人家一身的口水。

    可惜,那两个也算得上当世英雄的男人,每天就喜欢抱着宝宝傻笑。

    就连小玉都酸溜溜的跟她投诉过,说是王上居然把玉玺当成了哄宁儿的玩具。

    而且,每天都笑得宛如一个智障。

    好吧,她这个当娘的除了干笑之外,好像什么也不能做。

    如今,这位智谋不输男儿的上官大小姐,也是一脸温柔的抱着宝宝,用着她平常绝对不会用到的温柔语调,哄着宝宝。

    林梦雅拿起桌子上的清茶,优雅的喝了一口。

    她的宝宝太过可爱,怪她喽?

    “要是侯爷跟南笙知道了一定会高兴得不得了,对了,你打算把孩子一直带在身边么?”

    上官慧已经把宁儿当成了自己的孩子一样的疼爱,自然是要为他的安全考虑。

    闻言,林梦雅顿了顿,随后摇了摇头。

    “在我身边太过危险,而且我怕那些人丧心病狂,会盯着我的孩子不放。”

    不过好在老师那边已经联系妥当,再过一个多月,就可以把宁儿平安带走了。

    上官慧看了看宁儿的小脸蛋,若有所思,良久,才低声说道。

    “我觉得,你还是要多做些防备。我曾经在部落里,听那些长老们念叨过什么圣之子之类的话。我私下里问过那位首领,就连他都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你跟南笙是一家人,既然那部落里的人想要留下林家的血脉,那宁儿不是也一样么?”

    这话,倒是提醒了林梦雅。

    “你说的没错,看来我还是得弄清楚,他们为何要留下林家的血耐。但他们没有那儿个胆子来抢宁儿,除非他们想要激怒整个烈云跟大晋!”

    林梦雅这话说的掷地有声,为了保护自己的孩子,她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上官慧点点头,看着怀中的小家伙,心头却是打定了主意。

    如论如何,她也要帮着梦雅保全这个孩子的。

    依依不舍的把宁儿抱给了林梦雅,上官慧起身告别。

    “我会在那里,等着你们的好消息。”

    带着笑容,上官慧转身离开,再次赶赴那个危险的地方。

    只是她知道,她并不孤独。

    她的爱人,她的朋友,都会与她同在。

    看着上官慧纤弱的背影,林梦雅的神色有些复杂。

    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她身边的女子,虽然情路艰辛,却都百折不挠。

    她们从来没有因爱沉沦,也没有刻意的贬低自己。

    而是努力前行,释放出谁也无法掩盖的,独属于她们的光芒。

    轻轻的哄着怀中的儿子,林梦雅的心中,既骄傲又心疼。

    但愿每一个努力实现自己的女子,都不会被辜负。

    把儿子交到白苏的手上,林梦雅再一次去了王上的议事厅。

    前阵子为了避嫌,她已经很久没有出入这里的。

    站在门口,她看到不断有人从门口出来进去。略微迟疑了片刻之后,方才礼貌的寻到了那位守在门口的内侍。

    “贺兰姑娘,您怎么出来了?”

    虽然林梦雅生了娃,但她的真实身份,在烈云来说还算是个忌讳。

    即便是有人已经清楚,可为了保险起见,她明面上的身份,还是宫内的女官贺兰。

    那内侍算是王上的心腹,自然清楚如今王上最为疼爱的,便是这位贺兰姑娘所生的小公子。

    宫内也有人揣测过,这位贺兰姑娘是不是得了王上的宠爱。

    但随后传消息的人便挨了玉王子的处置,而贺兰姑娘所居住的内殿,也的确是有一个陌生的男子出入。

    而从前,王后娘娘又是极为宠信这位贺兰姑娘传言这才渐渐的消失。

    如今她出现在这里,内侍自然是不敢怠慢,连忙迎了上去。

    “不知道王上现在,有没有时间见我一面。还请大人,代为通传。”

    她大可以暗地里请王上过去,亦或是秘密的拜访。

    但她却是选择在众目睽睽之下请求召见,原因无非是想要通过官方手段,把这件事情解决。

    实在是她也不想节外生枝,只求自己的父兄能够平安归来罢了。

    “这...不瞒姑娘,这几天王上跟玉王子都烦得很。您也知道,从前咱们烈云的部落是不少,这一次虽然收拾了一大半,但总有那么几个死硬派。这几天,为了打还是劝降,王上跟玉王子已经被这几位大臣吵得夜不能寐了。这些大人们也都是为了烈云好,哎呀,奴才多嘴了。”

    “多谢大人提点,贺兰明白了。不过我没准可以帮助王上解决这件事,大人不妨替我通传一下。若是能有助益,也算是大人的功劳。”

    内侍该说的话已经说了,见林梦雅还是执意如此,只能点点头,去里面禀告一声。

    没过多久,他折返回来,请了林梦雅进去。

    议事厅内一片混乱,不停的有人在争吵,王上跟小玉坐在首位,脸色都不是很好。

    林梦雅安静的站在所有人的身后,却把他们争论的问题的焦点,默默的记在了心中。

    过了几分钟,小玉才后知后觉的看到了她。

    立刻命人给她搬了一把椅子,而那些大人们,则是眼睁睁的看着这个女子,坐在了她的身边。

    一双双眼睛,带着各色/情绪,落在了她的身上。

    “各位大人不用顾忌我,我只是来给王上跟玉王子请安的。”

    她淡淡的说道,语气温和。

    如今能站在这议事厅内的,都是对他们父子两个忠心耿耿之人。

    不过,他们却并不清楚,面前的女子,就是救了他们许多人性命的人。

    只不过知道,这女人的身份极为贵重,王上跟玉王子都极其信任她罢了。

    但是她终究是个女人,就连王后为了避嫌都没有旁听,她来这里,怕是有些不妥。

    当下,便有几道目光,有些不客气的盯着她,显然是觉得,她的行为太过放肆。

    不过林梦雅却并未回瞪,只是面容温和,态度淡然的坐在那里,乖巧的当个听众。

    可王上跟玉王子,都面色如常,也没见避讳。

    他们自然不敢多事,只能继续讨论方才的事情。

    揉了揉眉心,林梦雅才知道,原来男人,特别是看起来老成庄重的大人们,吵起架来,也是跟市井泼皮没什么两样的。

    只不过,他们的用词比较高段位,动不动的就是天下局势而已。

    但终归,形式上没什么变化。

    她只听了一个时辰,就觉得颅内似乎有一只大锤在不停的敲打她的脑仁,恨不得一把火记把这些老家伙们给付之一炬了。

    不由得同情的看着玉王子跟王上,真是难为他们了。

    现在她才深刻的明白,为何自家男人,说死也不要那个皇位了。

    这种感觉,简直痛苦得令人崩溃。

    她闭上眼睛,启用神农系统隔绝外部噪音。

    同时又不会漏掉什么有用的信息。

    就她分析,这两派人的争论点,在于五个部落的归属。

    上一次完颜景的谋反,并非是所有部落都参与了。

    其中有五个部落,既没有参与,也没有对王上跟玉王子表示忠诚。

    同时,这五个部落跟烈云国内的世家是有所勾连的。

    简单来说,世家有权有势,却并没有部落的人跟地盘。

    部落跟世家暗中勾结,两方势力都可以相辅相成。

    这五个部落,因为其背后的世家都算是根基稳固,又颇有权势,所以棘手得很。

    其中,便有扣押她父兄的那个名叫熊灵部落的。

    其他的四个部落频频被提及,而熊灵部落,却只是偶然有人提起。

    甚至于,她没有听到任何跟熊灵有关的世家消息。

    看来,事情比她想象的,还有些复杂。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