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十一章 调戏旧友
    “是是是,谨遵嫂子的命令。”

    林梦雅还是不忘口头上调戏一下上官慧,后者无奈至极,却也只能愤愤的捏了捏她的脸颊,权当是教训了。

    “现在你可以说了,我哥哥跟我父亲,究竟要你来做什么。”

    两个人落座谈正事,上官慧的脸色变得有些严肃。

    “其实是为了他们出来的事情,我前阵子派人给陛下送了一封信,你们都看到了吧?”

    点点头,要不是那封信的话,只怕她在得知墨言失踪的消息后,早就会不管不顾的冲出去找人了。

    难道,是父亲跟哥哥,出了什么意外?

    “那部落的人还算是淳朴,对你父亲跟兄长也算是不错的。只是,部落的几个长老,非得要你父兄留下他们的血脉。这那里使得,且不说这事绝非是一朝一夕就能留下的,即便是你们林家的血脉,也断然没有流落在外的道理。不过,侯爷跟南笙都是聪慧之人,现在正在与他们周旋,所以才让我有机会溜走。这事,只怕还得你来帮忙了。”

    竟然会有这种事情,倒是林梦雅没有想到的。

    如果是之前的话,她肯定会觉得匪夷所思,亦或是以为这是那个部落的规矩罢了。

    但是,自从她知道了林家的血脉与众不同之后,知道这件事,不由得想得多一些。

    这个部落,难不成也是觊觎仙城的遗址么?

    若真如此的话,只怕他们不会轻易的放走这个好机会的。

    但上官慧有句话说的对,他们林家的种,断然是没有被人圈养起来当成试验品的道理。

    不管是她还是父兄,谁都不会答应的。

    “你想让我做什么?”

    看到林梦雅严肃了起来,上官慧知道她是上了心了。

    沉思片刻之后,把林家父子想出来的办法,细细的说给林梦雅听。

    “好在抱持着这种想法的人,在部落里只是属于少数的。那几个长老年岁大,资历深,却并不能代表其他。现任的族长是个十分有见识的年轻人,他就不太赞同此事。而且为了这件事情,还几次跟那几位长老有冲突。这次我出来,也是托了他的关系。侯爷的意思是,近日来烈云的王上正在整饬闲杂的部落,能不能,在这上面动些手脚关系,也免得以后,大动干戈。”

    父亲的为人她是清楚的,虽然父亲是武将出身,但其实最是不愿意见到血流成河的景象的。

    何况,这些人在也算是救了父亲跟兄长一命,他们不愿意以怨报德,也是在他的意料之中。

    但如果那部落的人,真的意在仙城的话,只怕事情还会更加难办些。

    不过,对于她而言,为了救出父亲跟兄长,该有的手段,必定还是得有的。

    “父亲跟哥哥的意思我明白了,这几天我会去求王上,找一个合适的中间人说和。你打算怎么办?是在这里等着,还是回去与我哥哥他们在一起?我只怕,如果他们已经发现你不见了,你回去岂不是自投罗网?”

    上官慧笑了笑,十分神秘的说道。

    “这你就不用担心了,现在那部落的首领可是死心塌地的帮着我们呢!”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觉得这事倒是有些稀奇,不知道上官慧这葫芦里,究竟卖的是什么药。

    “难不成,你这窈窕淑女,还有另外一个君子好逑么?那可不成,你可是我们林家的媳妇,旁人可是断然不能染指的。这事,可不许你使美人计!”

    林梦雅又调笑了上官慧一把,可对方却只是瞪了她一眼后,无奈的说道。

    “如今这美人计可轮不到我用了,你手里头倒是*出好厉害的人来。那位红玉姑娘,不仅仅一心为主,还把个首领给迷得神魂颠倒的。可惜那姑娘说什么也不肯从,还说什么,必须要主人同意才成。那部落里的长老本就不同意这件事,所以现在的首领,可是铁了心的与我们站在一条战线上了。”

    竟然是红玉么?倒是让林梦雅有些意外。

    她倒不是对红玉有些偏见,只是因为红玉的过去,才格外怜惜。

    何况她本就是个护犊子的人,也就自然不会允许有人欺负她的人了。

    “那红玉呢?可也喜欢那个首领?你回去帮我跟她说,我总是有法子解决这件事情的,不许她自顾自的犯傻。”

    林梦雅知道,她院子里的几个姑娘,都是实心人。

    对她更是忠心耿耿,半点异心都没有的。

    尤其是红玉,本就有些自卑的。她真怕这姑娘一时犯傻,会做出什么飞蛾扑火的事情出来。

    她喜欢忠诚之人,却并不希望大家用牺牲自己来表现自己的忠诚。

    这也是她不断灌输给自己人的信念。

    “你还真是了解她,刚开始的时候,红玉姑娘的确是这样打算的。还说什么她本是残花败柳之身,若是还能派上用场的话,那便是她的福气了。只不过后来,那首领是真心爱护她,这姑娘本质也是个不错的,两个人如今,已经是郎情妾意,甜甜蜜蜜的了。只等着你这个主人点头,他们就可以比翼双飞,举案齐眉。”

    听到上官慧这样说,林梦雅才徐徐的放下了心中的大石。

    要是真的如此,那她还真的是要恭喜红玉,觅得如意郎君。

    想了想,林梦雅从自己的首饰盒子里,取出一枚长钗。

    玉钗晶莹剔透,上面还镶嵌着红珊瑚牡丹花,又精致又华贵。

    “这东西,麻烦嫂嫂给我找个合适的盒子包起来,带回去。就算是,我给她们的贺礼吧。”

    上官慧笑着点点头,替红玉收下了玉钗。

    晋国的习俗之中,红珊瑚算是庇佑婚姻幸福的喜神。

    林梦雅选择这个,一来是表达自己的态度,二来,也是这东西不怎么引人注目,自己就算是拿回去了,也不会惹什么大麻烦。

    难得她这么细心。

    “红玉若是知道了,一定会红了一双眼眶的。我有时候还真是羡慕你们,不过现在,应该还不算晚,对么?”

    上官慧的语气有点小心翼翼,除了想要讨好林梦雅之外,其实她还是极其羡慕她们这群人的。

    她生于上官家,虽是分支,可时时处处,也必须要严于利己。

    大家族的生活是富裕的,同时却也是压抑的。

    她只能面前的压制住自己骨子里的蠢蠢欲动,把自己伪装成一个冰冷的千金大小姐。

    直到,遇到了林南笙。

    她其实是在无意间看到那位少年英雄的。

    那时林家父子得胜归来,他骑在马上,从容淡定的跟在他父亲的身后。

    人群中,可以被称作英雄的人物那么多,却只有他,落在了她的眼中。

    他没有少年人的轻狂,甚至眉头是紧皱的。

    一脸的严肃,一脸的冰霜,眉间似乎有解不开的愁绪。

    她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坐在酒楼里,一双眼睛就像是钉在了那人身上似的,久久的回不了神。

    她突然很想冲出去,问他为何忧愁,或是用自己的手指,轻轻的抚平他眉间所有的褶皱。

    但是她只能愣愣的坐在那里,维持着一个世家小姐应有的风度。

    那一刻起,她开始厌恶这个跟随了自己十几年的身份。

    她以为他是孤独的,冰冷的。直到她看到,一抹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身边。

    那是岳家的大小姐,温柔秀美的女子,远远的站在他的面前,露出了羞涩的笑。

    可没想到,他居然一下子就舒展了自己的眉头。

    冰雪消融,万物复苏,而后,他笑了。

    纵然只是勾起唇来,露出的浅浅笑意,却像是一枚盛开于冰雪之中的梅,珍贵得令人不知所措。

    可惜,他的笑容只属于那位岳小姐。

    因为她听说过,他们之间,是有着婚约的。

    酸涩,袭上了心头。

    她偷偷的摸了摸胸口的位置,有些淡淡的嫉妒,但更多的,却是对自己的悲哀。

    林家与上官家不合,这是从前她就知道的事情。

    何况,还有那位温柔贤惠的岳小姐。

    她...不过是个旁观者而已。

    可缘分,大抵就是如此的玄妙吧。

    岳家小姐意外去世了,她却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只觉得胸口发闷。

    他那样重情重义的男子,一定也会伤心吧。

    她只觉得惋惜,他们原本就是一对璧人。

    但惋惜过后,她又重新燃起了新的希望。

    一丝被她生生压在心底的小小期待,再起燃起。

    她知道自己无法替代岳小姐,也知道在他的心中,永远会有那道美丽的倩影。

    但她不在乎,她只是怕他一个人在世上,会永远的孤独下去罢了。

    所以,她做出了诸多离经叛道之事。

    直到现在,她也丝毫无悔。

    坚定握着手中的钗,她知道,自己已经被林家所接纳,所信任。

    而且,那个人...

    嘴角不自觉的掀起一抹甜蜜的笑容来。

    他们之前,还有着未来,不是么?

    一直坐在她身边的林梦雅,看着上官慧的眼神,时而悲伤,时而喜悦,最后终究澄澈清明,再也没有半分的疑惑。

    放心的点了点头,上官慧是个聪明人,这样就好。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