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八章 血肉祭祀
    既然决定了要让老师带走孩子,林梦雅自然是要为宁儿早作准备。

    而江湖之人,自然有江湖之人的联系方式。林梦雅跟龙天昱对此的意见,自然是不要过问。

    只有减少他们对这件事情的干涉,才能最大的程度上,保证宁儿的安全。

    何况烈云这样的动荡,对于宁儿来说,也算是一个掩护。

    而林梦雅的月子,也就在这样的气氛下,开始了。

    养育孩子是辛苦的,这一点林梦雅早有准备,却也是甘之如饴的。

    这小子聪明的很,自从知道自己亲娘的奶/水,比奶娘的奶/水更能让他有力量之后,他就开始拒绝奶娘的喂养。

    好在林梦雅的身体恢复得不错,才几天过去,宁儿就被养得白白胖胖,奶包子的模样越发可人。

    石不破跟许山他们几个也秘密的跑来了一趟,送了不少东西给小宁儿。

    林梦雅看到好几块足有半斤多沉的长命锁,嘴角不由得有些微微的抽搐。

    这些人真的知道,她家的那只奶包子,还不足半月么?

    不过大家终归是好意,林梦雅也让白苏一一细心的收起。

    看着怀中吃饱了就睡的小子,她暗自在心里头算计。

    按照这小子的吸金速度,只怕不出一岁老婆本就能攒的出来。

    不甘心的捏了捏儿子肉肉的小脸蛋,看来,她倒是生了个小土豪。

    小玉这几天也往这里跑得很勤,林梦雅虽然身体不便,但许多事情还是要知会她一声。

    大家都颇有默契的不想让她太过劳心劳力,除非是一些特别重要的事情,否则绝不会让她知道。

    等他进到殿内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姐姐一脸的慈爱,看着那个襁褓之中的婴孩。

    一时间,他有些微微的悲伤。

    就好像是从此以后,姐姐的目光再也不会定格到他的身上一样。

    说不清楚,有些酸楚,更有些小小的不甘愿。

    所以,他站在门口,停步不前。

    “杵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进来。”

    抬头,林梦雅看到了小玉的样子。

    那孩子总是喜欢把所有的情绪都藏在心底,难得会露出那样落寞的神情。

    突然间,她似乎觉得宁儿像是她的小儿子。

    笑着拉了那扭捏的孩子过来,轻柔的把怀中的小宝宝塞到了玉儿的怀中。

    看着那家伙手忙脚乱,茫然无措,近乎身体僵硬的抱着这个软软的小家伙,笑眯眯的林梦雅,总算是看到了小玉不同于以往成熟的另外一面。

    这样,才像是个少年人嘛。

    “姐姐,你快把他接回去!我大概会弄坏了他!”

    小玉涨红了一张脸,在外面领兵打仗都没这么紧张过。

    他也终于体会到了小婴儿的弱小,那么一点点大,而且身体又那么软,似乎他只要稍稍一用力,就能把这个小家伙给折断了一样。

    对于弱小天生的保护欲,驱散了小玉心头的那股子酸溜溜的感觉。

    林梦雅挑了挑眉头,终于把宝宝给接了过来,放在了旁边的小床上。

    看来,宝宝以后又会多了一个疼爱他的人呢!

    “看你这几天忙得,脸好像又瘦了。不如今天留在这里吃饭,你们送来那么多的好东西,我都觉得自己要胖成一个球了。”

    捏了捏小玉的小脸蛋,林梦雅其实有些心疼。

    但她知道,自己不能处处都替他做了。

    至少现在,连王上都默许了小玉独立处理此事,显然是想要让他在群臣之中,树立自己的威信。

    新旧更迭,总得让大家都了解,并且接受他这个继承人。

    对于小玉来说,这是一个必须的过程。

    纵然心疼,可林梦雅也只能在背后,默默的成为他的助力。

    “好。”

    在林梦雅的面前,小玉始终是个乖巧可爱的孩子。

    心情大好的林梦雅,突然想起来这孩子肯定是有正事来找自己的,不由得询问了他一句。

    小玉也终于想起了正事,神色变得凝重了许多。

    “如同姐姐所预料的那样,凡是吃了解药的人,都没有再出过什么事。不过我让那些看守的人,故意透露出又有人死去的消息。他们之间是不清楚,但我觉得,素大未必不知道。”

    这个问题,林梦雅之前也预料到。

    死亡的人不管是随机还是有顺序的,但素大一定会不会死。

    外面的人也许可以掌控,但素大会成为一个监督者。

    能瞒过他的眼睛,也许就代表着能瞒过幕后之人的眼睛。

    但素大如今被他们给关押着,根本是传递不出消息的。

    外面的人,又如何能得知里面的情况呢?

    而且,这些人的死亡,究竟是意味着什么?

    林梦雅低头沉思,而小玉,则是有些担心的看着她。

    “姐姐,你在想什么?”

    被小玉打断了自己的思绪,林梦雅抬起头来,看着他。

    “我在想,他们的目的,到底是什么?如果只是为了恐吓王上,他们都被囚禁着,基本上就等于无用。所以我觉得,他们肯定会另有目的。死人,鲜血...小玉,那几个人死的时候,血液是不是流了一地。或者是,有什么特殊的地方?”

    小玉努力的回想,其实那种骇人的场面,任何人看了都不会轻易的忘掉。

    “奇怪的现象倒是没有,只是像是你说的那样,血液几乎都流干了。”

    林梦雅忽然想起了之前在王宫里的某一夜,窥见的那个诡异的祭祀行为。

    看来,那些人还真的是迫不及待了。

    “姐姐的意思是,他们的血液有问题?”

    小玉有些紧张,虽然迁都的事情已经提上了议程,但毕竟现在还不是最好的时机。

    除了姐姐之外,他也已经有了必须要庇护的人,作为他们的统帅,他必须要负起这个责任。

    “如果不是这些人,也会有其他人死在那里。只不过,是故弄玄虚罢了。无论如何,你们还是要尽快迁都。至于我跟你姐夫,我们会留在这里,结束这一切。”

    小玉张了张嘴,他也想要留下来,也想要跟姐姐并肩作战。

    但林梦雅却轻轻的抱住了他,少年的脊背有些僵直,只能小心翼翼的,靠在林梦雅的肩膀上。

    这样的时光,只怕再也不会有了。

    “乖,姐姐不会有事的。”

    鼻子微酸,小玉始终在林梦雅的面前,都是那个乖顺到让人心疼的少年。

    “好,我等你们。”

    淡淡的鼻音,诉说着即将到来的离别的不舍。

    可小玉却完全没有看到,林梦雅眸中的担忧。

    如果真的印证了她的猜测的话,小玉他们,还是尽早离开的好。

    本以为诡异的死亡献祭行动,会再持续几天。

    但没想到,竟然在某一天戛然而止。

    因为素大,七窍流血而亡了。

    按照林梦雅之前的猜测,素大作为监测者,要么会存留到最后,要么就会最后一个死。

    没想到,却是在离总数还有三天的死后,悄无声息的死了。

    负责看守他的守卫根本就没合眼,不过,听他说,素大那天晚上,一切如常的只是坐在床铺上,然后突然间七窍流血,等到他大开房门冲进去的时候,早已经气绝身亡。

    小玉派人细细的查验过他的尸体,的确是中毒而死,而且尸体的表情十分的安详。

    没有挣扎,甚至没有痛苦。

    就连林梦雅都觉得有些意外,想了又想之后,为了彻底杜绝素大耍诈,命人把尸体给火化了。

    而事情,就像是风筝断了线。

    自从素大死亡以后,不管是烛龙会也好,还是其他的势力也罢,竟然转眼间消失无踪。

    但所有人都清楚,现在的安静,不过是狂风暴雨的前奏罢了。

    只要人心的贪欲还在,这件事情,就会永远没有止境。

    老老实实的在内殿内做月子的林梦雅,也终于在这一天,迎来了老师‘出狱’的许可证。

    除夕从晋国出走,而到现在,宝宝已经满了一个月,转眼之间,又经过了大半年。

    经过一个月的喂养,小命宁儿,大名龙煦的小家伙,迅速膨胀成了一只圆滚滚的奶包子。

    他们夫妻二人,别的要求,只求这孩子能一辈子都祥和安乐,不再面对人世间所有的冰冷。

    也希望这孩子,像是冬日里温暖的阳光,自会带给人浓浓的暖意。

    龙煦小奶包倒是个十分讨人喜欢的家伙,才短短一个月的功夫,就哄得这些人,心甘情愿的疼爱他。

    尤其是以王上为首的老年人团队,有时候王后娘娘还会跟林梦雅假意的抱怨。

    说是王上那个冷疙瘩似的人,非得天天明里暗里的让她把宁儿抱过来。

    宁儿倒是也争气,管他龙袍还是龙案,都尿得一个不客气。

    可王上还说,这是好兆头,乐得合不拢嘴。

    林梦雅只能无奈的看着睁着无辜大眼的儿子,这家伙,从小就充分的显示出了惹祸头子的天赋。

    也不知道是像了他们夫妻两个之中的谁了。

    王宫内,血腥早已经消弭。

    听说王城内外现在已经是井然有序,而王上跟小玉,也趁着这个机会,以忤逆之罪,收回了大部分部落的控制权。

    分邦而治早晚会出大问题,而这一次,素大他们的作死,也给王上送来了最好的借口。

    那些部落虽然强悍,可终归是群龙无首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