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五章 终于生娃
    王宫内,多少年了都未曾有现在这般热闹的景象。

    王后跟几位有过生育经验的夫人在一起帮忙,一众男人们都在外面的偏殿内等候消息。

    就连王上也不免被这样的气氛所感染,稍稍的缓解了心头的忧虑。

    新生命的到来,总是会让人期待。

    “清狐怎么还没回来?不成,我得出去找他!”

    白苏显得有些焦躁,不过因为她刚刚拼杀完回来,所以被禁止进入产房。

    因为林梦雅的情况有些特殊,所以必须要请百里睿过来才成。

    而且之前她家主子言明,必须要那个罪魁祸首到场。

    他们这些人里头,只有清狐的轻功最好,认识的人也最多。

    短短半个时辰,她却已经觉得度日如年了。

    “别急,他们应该已经在来的路上了。你放心,孤已经吩咐下去,任何人都不得阻拦他们,应该是快了。”

    王上坐在首位,面色有些尴尬。

    他做梦都没想到,自己还会有安抚产妇家属的这一天。

    但是...

    看到自己目光呆滞的儿子,外加满脑门子都是汗的曾经属民,这位号称冷酷无情的王上,突然有种小小的郁闷。

    何时,他曾这样轻声安慰别人。

    可惜,他唯一的爱人还在产房内忙活着,无人可安慰他。

    忍不住在心头叹了一口气,这娃娃了不得,将来定是贵不可言的。

    “人到了没有?药快不够用了,林姑娘如果药用光了,所有人都必须立刻退出去。这哪成啊,女人生产本就是九死一生,真的一个人把她扔在那里,我听着都不落忍!”

    王后眉头紧皱,从殿内快步走了出来。

    小玉眼神一黯,转身就要走。

    无论如何,他都不会让姐姐有事。

    可人还没等冲出院子,便有两个人冲到了他的面前。

    “我那学生真的生了?好,好,快带我去看看!”

    被人提着脖领子带过来的百里睿,顾不得其他,立刻往产房内冲去。

    他手中提着的大包小包的药,都是为林梦雅生产准备的。

    幸好早就做了准备,不然这心急的娃儿,只怕是会凶多吉少。

    提着他过来的龙天昱也顾不得的往里冲去,还是白苏给他拦在了外面,责怪的看着他一身的风尘仆仆。

    “王后娘娘说了,你这样是进不得产房。至少,也换了衣服再说吧。”

    他们几个身上早已经溅上了不少敌人的血,如今各个都像是在泥堆里滚出来的一样。

    可这一时,又去哪里沐浴更衣?

    所有人的目光,重新集中到了王上的身上。

    后者瞪了瞪眼睛,想要最后一番挣扎的心思立刻被掐灭了。

    “孤的寝殿内有,你若是不嫌弃的话——”

    身影如风,只留给他孤单的萧索。

    看着突然间消失的所有人,王上再一次品尝到了被人遗弃的滋味。

    罢了罢了,什么规矩,哪里有娃娃的生命重要。

    匆匆的洗了澡,又换好了衣服,在众人望眼欲穿的目光下,龙天昱冲到了内殿之中。

    药草混合着鲜血的味道,让他有些触目惊心。

    从来冷静而睿智的头脑,在看到里面忙忙碌碌的场景后,失去了原本的作用。

    一时间,他愣在了当场,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

    要...做什么?

    “你怎么还在这里?林姑娘都快要疼得不省人事了,你还不快过去看看她!”

    宁秋挑着眉头,看着面前的这个傻爹爹。

    可龙天昱只会僵硬的点头,看起来有些手足无措。

    宁秋实在是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引着龙天昱,绕过众人,穿过屏风,到了大床边上。

    此时除了王后跟百里睿之外,就只有两个稳婆在。

    “姑娘,你相公到了。”

    宁秋轻声的唤着床上的女子,折腾了半天的林梦雅,早已经是面色苍白,额头上沁着细密的薄汗。

    精致美艳的五官,在这一刻显得别样的无辜可怜,龙天昱只觉得自己的心,生生的被撕裂了一番。

    轻轻的蹲在床前,伸出手来,擦了擦她脸上的汗。

    “雅儿,我来了。”

    床上的女子显然已经脱了力,挣扎了许久,眼睛才堪堪睁开。

    一见到眼前的男人,一丝委屈涌上了双眼。

    “你怎么才来,疼死我了。”

    她细细弱弱的一句话,是他平常极难见到的柔弱。

    龙天昱只觉得一颗心碎成了无数片,片片都系在她的身上犹嫌不够。

    非得把她揉碎了,与自己严丝合缝的融为一体,他才能安心似的。

    用袖子轻柔的擦拭着她额头上的汗,除此之外,龙天昱发现自己丝毫不能帮上什么忙。

    他没想到,诞育一个孩子,自己心爱的女人,居然要遭受这么多的痛苦。

    而此时,他更是感激自己的爱人,感谢她为了自己,愿意承担生育的痛苦。

    这一切,都是他之前从未想过的。

    “夫人,还差一点了,你再坚持一下,用把子力气,孩子就能出来了。”

    经验丰富的稳婆是几个月前,就被小玉寻来养在宫中的。

    如今就连王后都亲自来帮忙,她们更是知道这位夫人,可是个了不起的人物。

    好歹是依仗于神农系统,林梦雅才能保持着清醒。

    听了这话,她纤长的手,一下子捉住了龙天昱的大手,用力的紧握着。

    “啊——下次你特么来生,老娘负责给你加油!”

    一声惨叫,林梦雅痛极了喊出来的话,还带着她一贯的清新脱俗。

    龙天昱看她疼成这样子,心神都跟着颤抖了,哪里还顾得上理解话中的意思。

    “好好好,我生我生,你加油你加油。”

    忙不迭的答应着,手被她用大力捏住,龙天昱急的如同热锅上的蚂蚁,哪里还看得到周围的那群人,想笑还不觉得不太合适的样子。

    林梦雅用力到青筋暴起,疼痛已经开始麻木,她只觉得自己的肉被生生的撕裂了一般,而后,有什么东西从身体里一点点的向外面挤去。

    她不知道过了多久,只觉得一分一秒都尤为的清晰与漫长。

    终于,在拼尽了自己全身的力气后,终于听到了有人喊了一声。

    “孩子生出来了!恭喜夫人,是位俊俏的小公子!”

    终于,结束了。

    她精神一放松,人便一头昏了过去。

    已经脱力晕过去的林梦雅,并不知道后面,自己引起了多大的风波。

    还以为她出了什么意外的产妇家属,登时就急红了眼,连孩子也顾不得看上一眼,就大声的喊着她的名字。

    在外面徘徊已久的清狐三人,更是心都提了起来,还以为她发生了什么意外,立刻就要不管不顾的往里面闯。

    若不是最后百里睿出来,冷声呵斥了他们一通后,只怕是这产房,早就乱成一锅粥了。

    饶是如此,当往后跟夫人们,都收拾好了一切之后,那三个人终于得到了可以进入的许可。

    跟着龙天昱,眼巴巴的靠在床前,谁也不肯离开。

    就连刚出生的宝宝都没人去看一眼,宝宝表示:好委屈,好想哭。

    幸好王后有经验,哭笑不得的替他们照顾着孩子。

    林梦雅这一觉就睡到了深夜,疲惫不堪的睁开眼睛,却发现床前,聚了四只脑袋。

    各个脸上都带着重重的忧愁,但是在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又都突然绽放出无比的光彩。

    她心头得意极了,忍不住开口说道。

    “我是不是很棒棒?”

    那四头一致的点头,整齐划一,默契十足。

    “那你们还不快点去给我把宝宝抱过来,我拼了那么大的力气生下他,总得看看这小子长什么模样吧?”

    四个人这才想起来孩子,转过头,急慌慌的却找。

    却发现孩子并不在内殿里,这就有点尴尬了。

    “我去找,你们在这里陪着主子!”

    白苏风一般的冲了出去,床上的林梦雅却是一头的黑线。

    敢情,这几个货连孩子都没看?

    好在王后早有准备,抱着已经喝了羊奶的宝宝笑意盈盈的到了林梦雅的面前。

    “你这丫头真是厉害,我听那位百里先生说,这孩子并未足月,但生下来体格却健壮得很,这也是你当娘的福气。”

    接过自己的孩子,林梦雅的心中,却突然涌起了一股子浓稠得几乎化不开的母爱来。

    这便是女子的本能吧?

    只要这个小小的生命在怀中,她就仿佛找到了自己生命的延续。

    小家伙比一般的婴儿要小一些,但是粉嫩嫩的,一点都不难看。

    轻轻的用唇触碰着自己宝宝柔嫩的脸颊,她只觉得自己的世界,在那一瞬间,拥有了一些新的意义。

    “主子,小主子叫什么名字呀?”

    白苏瞪大了眼睛,好奇的看着她怀中的宝宝。

    那样小小的,软软的身体,只一眼,就让她爱到了心坎里。

    “名字么...”

    林梦雅看了龙天昱一眼,征求着他的意见。

    不过后者却只是眼睛里闪烁着狂喜,完全没接收到她的信号。

    “就暂时叫他宁儿吧,至于名字,以后再想也不迟。”

    怀中的小宁儿睡得正香甜,似乎知道他周围的人都是真心疼爱他的人一样,睡得极为的安心。

    龙天昱抱住了自己的妻儿,只觉得心头最后的一点缝隙,也被完完全全的填满了似的。

    天涯海角,他的心都有了安放之地。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