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四章 诡异王蛊
    翻开历朝历代皇帝的上位史,兄弟阋墙,亲族残杀,类似于这样的事情,屡见不鲜。

    烈云国不是第一个,也绝对不会是最后一个。

    只是对于林梦雅这么一个旁观者而言,尚且还觉得掺杂着一丝丝的血腥。

    更何况是王上这样的亲历者,或许王上没有机会参与,可毕竟跟林梦雅这个外人的角度跟感观都是不同的。

    那双向来冷漠自制的眸子里,也不免染上了丝丝的痛楚。

    王后满脸的心疼,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个看起来冷酷而骄傲的男人,骨子里却是深藏着重情重义的仁德在。

    回身,握住了王上的手,开口说道。

    “此事,当初辛家也有所耳闻,那是王族隐藏得最深的秘密。王蛊从来都不是一个,其实万蛊池里的王蛊,每隔两百年,就会长成一只。但一山不容二虎,何况是王蛊这样霸道的东西。所以,新生的王蛊,会跟老王蛊争斗。谁赢了,便可以再当下一个两百年的王蛊。是以,在有新的王蛊成熟以后,王族内,便会有一支也拥有喂养王蛊的血脉分出来。”

    林梦雅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

    她还以为活在万蛊池里的那个,真的是什么老古董。

    却不想,还有这样隐秘的事情。

    “王上所说的,就是几十年前的那一支。什么王蛊,分明是控制人的恶魔罢了。”

    王后的声音愤恨,林梦雅倒是能理解。

    为了守护所谓的王蛊,辛家好好的一个家族,沦为了如此不伦的境地。

    而王族也必须因为万蛊而厮杀,她觉得王后说的很对,这的确不是什么好东西。

    不过,她转念又想到了另外一个问题。

    “那小玉身体里的这一只呢?难道一百多年后,他的后人,也要跟自己的亲人兵刃相见么?”

    两百年的成熟期,小玉怕是赶不上了,但他的下一代,岂不是要深受其害。

    不过王后的眼神也有些不太确定,只能暂时跟林梦雅解释道。

    “从前还无人能降服王蛊,不过辛家的家谱上曾经写过,万蛊王再次降世之时,王蛊对烈云国的束缚也会解开。所以我想,如果小玉真的能完全掌控王蛊的话,大概就可以解开这些谜团了。”

    万蛊王降世么?

    林梦雅不由得响起了姚盛的那张脸。

    烛龙会的那个疯子,可是把姚盛当成圈养动物对待的。

    可他,要万蛊王的脸做什么?难不成,那王蛊还是个看脸的?

    瞬间,她觉得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那她们这些人拼死拼活的,就显得比智障还智障了。

    “林姑娘,你问这些事情,跟玉儿到底有什么关系呢?”

    王后疑惑的看着对方,她深知林梦雅不是个喜欢探听人家私隐的姑娘。

    后者也立刻正色说道:

    “不瞒两位,其实我一直怀疑,大王子并非是陛下亲生。如果当初那些人没有死绝的话,恐怕大王子就是那些人的后代。”

    这话,让王上跟王后,同时愣住了。

    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王后立刻开口否认。

    “这...不可能的!且不说那些人当初是如何死的,王上从前待大王子如何,我也是看在眼中的。若不是王上的亲生子,王上怎会没有察觉?”

    王上的眼中也充满了置疑的神色,显然在这种问题上,他们夫妻两个的想法是一致的。

    “没错,景儿虽然现在不像话,但是他从小就是放在我身边教养的,绝不可能有被人掉包的可能性。”

    王上的开口,似乎也给大王子的出身带来了有力的佐证。

    但林梦雅并没有急着反驳,反倒是先提出了一个问题。

    “我知道烈云在认定是不是王族骨血的时候,有自己的一套十分严谨的法子。但这件事情,是大王后当年出宫之时,亲口对我说的。作为一个母亲,我想她应该是最清楚的那一个。”

    这下子,王上跟王后,也都沉默了下去。

    王上的眼中翻涌着莫名的情绪,良久以后,才幽幽叹息了一声。

    “不管怎么说,他也是我的孩子。只是...只是这件事情...”

    林梦雅知道,不管王上表现得有多么的冷酷无情,可完颜景始终是他疼过,悉心栽培过的儿子。

    其实她对于完颜景也是充满了好奇。

    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完颜景应该是一出生,就被人给调换了过来。

    而且姚璐虽然不知情,可碍于某些事情,她并不能主动的寻回自己的儿子。

    至于完颜景为何会性情大变,她觉得,应该是她真正的身世有关系。

    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也只有当事人才能知道了。

    “王上大可不必忧心,我保证除了这里的人之外,再不会有其他人知晓。我之所以会问这件事,只不过是想要解开我心里的一点疑惑罢了。而且小玉一定不会杀了他,我想很快,大王子的部下就会战败。”

    她这样胸有成竹,王上跟王后虽然不放心,却并不妨碍他们对于她的信任。

    三个人安静的等待着外面的消息,很快,就如林梦雅所说,那象征着胜利的战鼓声,从外面传来。

    “赢了!玉儿他真的做到了!”

    王后喜极而泣,不仅仅是为了烈云,更是为了他们的儿子。

    王上的眼眶也有些微微的湿润,但两方都是他的儿子,哪怕被告知完颜景并非是自己的亲生子后,他终究还是对那个孩子,存着一份心思。

    不过还好,是玉儿胜了。烈云,终究是命不该绝。

    “恭喜王上,王后。”

    林梦雅在宁秋的搀扶下,微微颔首向王上跟王后行礼。

    可下一秒,她就紧紧的抓住了宁秋的手臂,脸色苍白。

    眼中,一闪而过深深的无奈,她只能用尽自己的力气,才显得不那么狰狞。

    “真是...我...我可能要生了...”

    说完,她就再也控制不住的跪在了地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腹中剧痛袭来,她只觉得自己整个人都要被撕裂了一般,却疼得,几乎没办法说出完整的话来。

    “快!快把姑娘扶到后殿去!来人,请大夫过来!”

    虽然有些慌乱,但王后到底是过来人,一声令下便有人过来帮忙。

    而林梦雅也顾不得其他的,只能努力的调整自己的呼吸节奏,保存力气。

    这孩子早产了一个多月,这是林梦雅没有预料到的。

    但是现在的情况,已经不容她想其它的事情,满心满脑,都是如何让这个孩子,平安的降临于世。

    “姑娘,姑娘,先不要用力。巫医跟产婆,很快就会来了!”

    宁秋紧紧的握着林梦雅的手,不停的安慰着。

    而处于阵痛之下的林梦雅,意识还算是清醒,体力却有些跟不上。

    在此之前,她为了这些事情,折腾了不少的时日。

    如今,也算是自尝恶果了。

    “让...让白苏把他带来...老娘生孩子要痛死了,他...他也休想脱身!”

    忍着剧痛,林梦雅还计算得如此清楚,就连宁秋,也不知道该不该笑了。

    虽然不知道林梦雅说的是谁,但白苏,宁秋是认识的。

    他们都是林姑娘的心腹,外面的事情一旦了结之后,必定会第一时间内回到林姑娘的身边。

    至于姑娘说的是谁...她知道,一定是那孩子的父亲。

    外面的战场上,小玉气喘吁吁的举起手中染血的长剑。

    一番拼杀,他终于成为了最后的胜者!

    对面的地上,完颜景服部中了他一剑,瘫倒在血泊之中生死不明。

    小玉唇边溢出一丝冷笑,那是他亲手刺下的,成王败寇,从此分明!

    白苏跟清狐也从人群里各自走出,他们的任务也并不轻松,但好在,不辱使命。

    血腥的气息,完全掩盖住了先前的淡淡药香。如今的内王城,不亚于修罗场。

    那些平民们,要么躲在了两旁的屋子里,要么就是瘫倒在地。

    今天,他们才终于意识到,在无情的刀剑面前,人命,根本不值得一提。

    “今日,我完颜玉奉命清除叛逆!完颜景陷害无辜在前,忤逆王上在后,其罪当诛!但王上仁慈,不忍诛杀亲子,来人,把完颜景押下去!”

    完颜玉翻身上马,那张俊秀如玉的小脸上,一派肃杀之色。

    他朗声说完,再无人敢有异议。

    不多时,便有两个军士前来,把完颜景给拖到了一边,一会儿就会有人把他给带到王宫里面看押。

    手下败将而已,不值一提。

    善后的工作自然会有人处理,相信从此以后,再无人敢对王上跟完颜玉指手画脚。

    虽然后续的工作不少,但完颜玉早已经今非昔比。

    白苏跟清狐对视一眼,默契的站在小玉身边,环视四周,确定再也没有威胁之后,清狐开口说道。

    “后面的事情,你自己处理就好,白苏跟我先回去了。”

    小玉点了点头,刚想开口说些什么,就看到王宫的方向,一道熟悉的身影,被人带在马上,朝着自己三人疾驰而来。

    宁秋一脸的焦急,可是王宫内出了什么乱子?

    三人心头一紧,立刻朝着宁秋飞奔了过去。

    “快!快!林姑娘她...她...她要生了!”

    被颠簸得上气不接下次的宁秋,好不容易把这句话说完,那三个人,却是跑得连影子都不见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