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三章 踏入陷阱
    辛羽骑马走在完颜景的身侧,到了现在,他心中还是有些忐忑不安。

    遇到这种情况,难免会让人摸不到头脑。

    要是自己的人还好,如若不然,只怕又会生出无穷的变数。

    但无论如何,得到了两边印证的完颜景,算是完全相信了目前的情况。

    “启禀殿下,城外有人突袭!”

    传令兵突然冲了过来,完颜景却并不惊慌。

    “来了多少人?”

    “只有几百人,不超过一千。”

    冷哼了一声后,完颜景挥了挥手,示意周围聚拢过来的下属都退下。

    “困兽之斗罢了,不留活口。”

    辛羽知道来的人正是林梦雅的,到现在位置,事情还没有超出他们的预计,只是前后看了看,才低声说道。

    “方才属下看到王城内聚集了不少的百姓,殿下如果现在让大军进入内王城,有可能会束手束脚。”

    这一次,他们带来的人足有五万之多。

    整个王城已经被他们围得水泄不通,而且这五万人里面,多是支持完颜景的各个部落跟氏族的精锐。

    对于这些人,完颜景并不十分的信任。

    他今日所依仗的,是他亲自带出来的一万心腹。

    辛羽的眸光略过一群隐藏在青灰色盔甲下的身影,心头却有些紧张。

    这一万人,他也只是听说,是完颜景用了极为特别的法子训练出来的。

    以一敌百虽然不至于,但却远远的超出常人。

    幸好内王城内,有许多被他们煽动而来的民众。

    纵然完颜景绝不会在乎这些人的死活,但现在,显然他不能失去这些民心。

    “也好,我带三千精兵进去,其他人围住内王城所有的出口,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许离开。”

    完颜景比林梦雅所想的还要谨慎,以现在王城的兵力,五千人,足可以屠城了。

    辛羽只看到那人冰冷的眸光闪烁着嗜血的寒光,心头缩进,只怕完颜景想要的,并非仅仅是一个王位而已。

    民众的情绪被安抚了下来,不知不觉中,真正的平民都被隔离到了人群的边缘。

    不知何时有一群穿着平民衣服的人,混入了人群。

    人头攒动,一时之间倒是难以分辨。

    “大王子殿下回城了——”

    不远处,突然传来了一道声音。

    民众们如同惊弓之鸟,连忙下跪,让出了通往王宫的路。

    林梦雅隐于宫墙之上,视力极佳的她,眯起眼睛,看着那一队人马,一点点的走近。

    人群的气氛依旧十分的平和,狡猾如完颜景,也感受不出其中隐藏的秘密。

    辛羽面色如常,依旧不远不近的缀在完颜景的身后,成全他当一个狗腿子的本分。

    此时的完颜景志得意满,嘴角上的冷笑,也染上了之前从未有过的骄傲。

    他谋划了那么多年,终于,烈云是要完全属于他的了!

    王宫黑色的石头城墙,在视线当中越来越近,完颜景死死的按捺住自己想要策马狂奔的冲动。

    很快,这就是属于他的王宫!

    近了!越来越近!

    林梦雅手中握拳,而在她的身后,一个双臂极其发达的弓箭手,已经拉满了弓。

    “放!”

    她低声冷喝,那枚羽箭也瞬间冲出。

    破空之声炸裂,完颜景眼看着那箭离自己越来越近,可是他手中的长剑一直蓄势待发,侧身,挥剑,斩向了羽箭。

    羽箭应声而断,摔落在地。

    完颜景似乎早就预料到会有人动手,坐直了身子,暴喝出声。

    “来人,给我杀!”

    身后的五千精兵立刻不管不顾的冲上前方,人群瞬间就要被他们给冲散。

    此时跪在前排的两侧民众,却立刻压着后面的人退开。

    而道路两旁的房屋墙壁上,突然出现了不少的身影。

    这些人各做不同的打扮,只是唯一的相同点是,手中都拿着一个鼓鼓囊囊的面口袋。

    待民众们都被压到了巷子里之后,那些人立刻拿着面口袋的东西,往那些精兵的身上投去。

    完颜景还以为是什么暗器,可定睛一看,不过是一个个手掌大小的小布包。

    那些布包里面装的只是淡黄色的粉末,一时间,他所有的精兵,都被困在了淡黄色的粉末雾之中。

    “怎么回事?”

    完颜景只听到不断有人在咳嗽的声音,但他的兵士,绝不会就这样倒下。

    诡异的是,除了他身边的下属之外,竟没有人回答他。

    “殿下别急,我去看看!”

    辛羽转身,冲着后面跑了过去。

    黄色粉末的袭击暂时告一段落,空气很快就吹得云开雾散,只是他那些引以为傲的精兵们,却都七七八八的躺倒在地。

    而不远处的辛羽,则是一骑绝尘而去。

    完颜景这才知道,自己,是上了当了!

    “这东西,有毒!”

    他身边还参与的人,已经嗅到了黄色粉末里存留着的淡淡的药香。

    完颜景深吸一口气,心头却是暴怒不已。

    这些东西对常人根本就没有任何的用处,只是对于他的精兵来说,则不亚于砒/霜!

    “发信号!让他们攻进来,暂时撤退!”

    他身边的男子立刻行事,可还没等飞火流星发出去,一支隐藏在暗中的弩箭飞出,把他的下属冲下马,死死的盯在了地上。

    “不用那么麻烦,他们,是绝不会听到你的消息!”

    一道慵懒的声音传来,完颜景的眼前,出现了一个身材修长眉目精致如同妖孽一般的男子。

    “你是清狐!”

    清狐点了点头,眼神之中,带着对男人彻头彻尾的轻蔑。

    “没错,来吧,就让我见识见识,你这烈云国大王子的厉害!”

    手中剑如闪电,瞬间从房顶飞下,刺向了马上的人。

    完颜景眸子紧锁,随后就拽了身旁的家伙当替死鬼,而他则是趁着清狐的剑刺入那人胸口的一瞬间,招式狠辣,直取清狐的首级...

    形势逆转,在黄色的粉末的覆盖之下,五千人至少躺在地上十之七八,剩下的,也多多少少的影响了战斗力。

    那些隐藏在民众之中的人也涌了出来,人数上虽然稍稍胜过一筹,但跟那些人也算是势均力敌。

    此刻,就连宁秋也看得疑惑重重,她也是不明白,怎么在短短的时间内,那些人就完全丧失了战斗力了呢?

    “走吧,剩下的,就交给小玉他们吧。”

    王宫的大门打开,军士如同潮水一般涌出。

    但是这些人却都只是攻击那些还可以战斗的精兵,而暂时缓解了压力的伪装者们,则是跑到了那些还躺在地上的精兵身上补刀。

    “姑娘,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两个人在侍卫的护送下,由宫墙上下来,宁秋还是忍不住开口问了出来。

    两边都有人跑出去,无人把目光投向他们这么一小撮。

    “走吧,去找王上跟王后,到时候我再告诉你。”

    看了一眼外星的情形,林梦雅深吸了一口气。

    接下来的混战就不是她能指挥的了,阴谋诡计她还可以应付,但行军打仗,她实在不是强项。

    很快,两个人到了议事厅。

    这里被围得水泄不通,里三层外三层的,只怕除了她们之外,再无人能进来。

    “贺兰见过王上,见过王后。”

    挺着八个月的肚子,林梦雅想要行礼,却立刻被王后扶住。

    “好孩子,你如今身子不方便,又是我们家的大恩人,别在乎这些虚礼,来,坐。”

    王后美目含笑,切切的看着面前的女子。

    林梦雅也是自进宫以后,第一次跟王后见面,心里头有许多话想说。

    只是现在,还不是叙旧的时候。

    “姐姐,我...我要出去了!”

    王后的身后,一身戎装的小玉,显得有些紧张。

    不过更让他手足无措的是面对着永远在他的心中,占据第一位的女子。

    “嗯,小心些,我们等你回来。”

    目光温柔却坚定,她的小玉,也终于到了搏击长空之时。

    那孩子重重的点了点头,戴上了头盔,拿着自己的长剑,大步的走出了议事厅。

    林梦雅故作的轻松,也被担忧所取代。

    终究,还是担心。

    “不用怕,小玉是个好孩子,也会是烈云最优秀的王上。”

    手被王后轻轻的拉了起来,林梦雅转头,看到了王后脸上温柔的笑意。

    “是啊,他是我的弟弟,也是你们的儿子,所以,他绝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她应该比任何人,都对小玉有信心不是么?

    习惯性的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肚子,就让他们跟宝宝一起,等待着胜利的消息吧。

    “王上,我有一件事情,想要请王上无论如何,都要回答我。”

    抬头冲着王上,林梦雅十分严肃的说道。

    王上平静的看着她,点了点头,开口说道。

    “你想问的,是王族正统,是不是并非只有我这一支。没错,的确是如此。虽然那些非嫡出的王族血统,跟我们这一支有些区别,也不能喂养王蛊。但还有一支,他们的血,也是可以喂养王蛊的。只是这些人,应该在几十年前就已经死绝了。”

    这种王族秘密,除了王上本人之外,其他人是绝没有资格知晓的。

    但事到如今,他也没什么可隐瞒的。

    “那,他们最后出现的地方,是哪里?”

    林梦雅追问,而王上却只是神色复杂的看了她一眼后,低沉说道。

    “就在这个王宫之中。”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