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二章 意外连连
    一再的阻拦,哪怕是军师真的出于好意,而完颜景也没有露出什么明显的情绪来,可一旁的辛羽,心头无声的冷笑着。

    一切,都按照那个女子的预测进行着。

    完颜景不再询问任何人的意见,那双阴沉的眼眸,只是深深的看向王宫的方向。

    但辛羽,却瞧见了他紧握着缰绳的手。

    撤退么?他觉得这种可能性不大。

    “殿下,咱们还是先撤吧!他们,只怕是早有准备!”

    越是拖延下去,情况就会对他们越不利。

    军师的额头上渗出了细密的汗珠,多年以来培养出对危险的直觉,已经让他觉得毛骨悚然。

    可他的主子,完颜景却始终一言不发。

    功亏一篑并不可怕,可怕的是,明知道那里有埋伏,却依然要去送死。

    终于,完颜景动了。

    那张刀锋一般锐利的俊脸,只是转过头看了他一眼。

    瞬间,他感觉到了血液被冰封凝结的声音。

    鲜血,在他的胸口处突然喷溅而出。

    速度快到他已经看到飞溅的血液之后,剧痛却还是迟迟的没有袭来。

    尸体砰然落地,到死那位忠心耿耿的军师都不知道,为何他一心为其谋划天下的主子,会对他挥剑。

    “聒噪,辛羽,你先带一队人去王城里探探情况如何。”

    面无表情的收起了手中的长剑,完颜景甚至都没有看那个被自己终结了生命的人一眼。

    他的身边,只能有为他效忠的狗,容不得这种自以为是的蠢货。

    “是。”

    辛羽恭顺的低下头,碧蓝色的眼中,却划过了一抹叹息。

    军师的确是个聪明人,只是他始终没有看透,自己效忠的这个人,到底是何等的性情。

    带着自己的一队人马王往王城走去,杀戮么? 也许正暗合了今日的主题。

    “传消息回去,就说素大大人已经得手,王上已经答应了退位,让大王子继承王位。”

    他低声吩咐,身后自有人应声而去。

    那群跟着他一起走进来的军士们还没等反应过来,刚才还寂静无人的街道上,悄无声息的出现了不少的黑衣人。

    银影翻飞,鲜血飞溅。

    可恐怖的是,全程竟然没有发出一点点的声响。

    瞳仁瞬间分裂,重瞳的异相带来令人战栗的不安感。

    辛羽依旧自顾自的驾马前行,身后的那一队人马,又再次回到了马上。

    只是里面的人,却跟刚才已经没有了任何的相同之处。

    目光遥遥,望向王城的方向。

    那个与众不同,就连他真正的主人都无比看重的女子,此刻,想必正在等着他身后的那条大鱼上钩吧?

    嘴角裂开无声的笑意,快了,很快这一切就会尘埃落定。

    一如,她之前的预期。

    他也好,完颜景也罢,倒是没人能逃脱出那个女人的手掌心呢。

    林梦雅跟宁秋依旧困在宫墙上,只是她们的位置很巧妙,一般人是发现不了的。

    跟外面的混乱比起来,这里倒算得上是安全之所。

    她盯着眼前的情况,刚才那个偷袭宁秋的人,一定是大王子留在王城中的内应。

    虽说辛羽承诺过他可以封锁这边的消息,但意外,总是不期而遇。

    不破他们现在已经已经绕到了大王子的后方,要是真的传出了什么对她的计划不利的消息,石不破跟许山就会偷袭,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

    到时候,大王子不想进王城也得进。

    只是那样的话,对于不破他们来说,始终是不利的。

    所以林梦雅即便是已经预想到了,却还是把它当成了最后的选择。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人群依旧熙熙攘攘,她派出去的人根本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揪出那个隐藏在人群之中的内应。

    捏住了自己的手掌,他必须要沉得住气,不然,只能功亏一篑。

    远处,突然间出现了一股新的人群。

    她听到自己的心跳有些乱,却还是努力的维持着平静。

    越是到了现在,她就越是不能慌神。

    那一对人马越走越近,突然,她看到了那个领头的人,却不是她所熟悉并期待的辛羽。

    人群里,立刻有几道身影掠到那人的面前。

    林梦雅暗叫了一声糟,而那些分散隐藏在人群里的军士们,也顺着那几个人的方向,飞奔了过去。

    堪堪还是晚了一步。

    她亲眼看到一束刺眼的银光冲破天际,那一定是他们之前约好的信号。

    虽然不知道那信号代表的什么意义,但对于她来说,绝不是一个好消息。

    这样下去,只怕辛羽也会有危险。

    “传令下去,不能让这群人,溜走一个!”

    清狐跟白苏不在,但她身边还是有得力干将。

    已经提前得到命令,让他们务必要听这位姑娘指挥的军士立刻转身跑下了宫墙,现在,端看谁比较聪明了。

    “大人,是飞火流星!”

    辛羽看着拿束光在自己的面前炸开,心头微凛。

    果然,按照完颜景的心性,他绝不会彻彻底底的相信一个人。

    所以绕开了他,还在王城里安插了别的暗线。

    飞火流星所传递的消息,一定是王城里最真实的状况。

    现在完颜景已经看到,而他刚传回去的消息,俨然就成了谎言。

    功亏一篑了么?

    辛羽有些不甘心,可随后脑子却是在急转。

    现在他只有两条路走,第一,弃暗投明,为了自己的安全,不再回去跟完颜景周旋。

    这就意味着完颜景可能会立刻撤走,毕竟王城外面,远比里面还要适合他的军队。

    第二,冒着被杀的风险,回去继续引诱那个男人上钩。

    两厢选择之间,辛羽却是几乎没用如何思考,就选择了后者。

    “我一个人回去,你们留在这里待命!”

    给自己的人下了死命令,辛羽立刻调转马头往回跑。

    心中无可压抑的泛起了一阵阵危险的酸楚,可他当初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就一定不会后悔!

    策马狂奔,很快就看到了完颜景的大军。

    辛羽定了定心神,表面上依旧如常,飞奔到了完颜景的面前。

    “殿下,小人已经探明,素大大人已然得手,现在,只有一些死硬派还在负隅顽抗!”

    他低下头,恭恭敬敬的回答。

    凌冽的寒光从完颜景的眸中射出,落在了辛羽的身上。

    他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人眼中的怀疑,只是他,却不能做任何的解释。

    说的越多,错的也就越多。

    “你说的,可是实情?”

    进一步的试探,却让辛羽绷紧了自己全身所有的神经。

    “是,是小人亲眼所见,绝不会有假。”

    他知道,生死全在这一瞬间。

    他赌得就是完颜景的多疑多思,不管是他,还是里面那个发出信号的内应,那人都不会完全相信。

    所以,要么完颜景再派人去看,要么,就是自己亲身去查看。

    如果是后者自然是最好,如果是前者——

    他不自己的握紧了右手的暗器,以一命换一命,对于他来说,倒也不算是吃亏。

    气氛,一时间紧绷而冷酷。

    辛羽几乎屏住了呼吸,听着那人的话语。

    “果然如此,看来素大是真的得手了。来人,随我一起进宫!”

    辛羽差一点惊呼出声,他愣了片刻,随后就反应过来,现在并不是发愣的好时机。

    “殿下英明,小人愿意成为您的先锋。”

    他从善如流的表示自己的顺从跟殷勤,完颜景点了点头,显然心情大好。

    跟在完颜景的身后,辛羽却是心思百转难解。

    难道,那飞火流星的意思,竟然跟他早已经准备好的答案是相同的么?

    他觉得不可能,完颜景心思阴沉,别说是他了,就连他的主人都未必能完全看得清楚。

    可如果不是他们这边的人,那又是谁,发出的这样的信号呢?

    还是说——玉王子那边真的没有成功?

    心头的惴惴不安,辛羽并未流露出分毫来。

    无论如何,他都只能随机应变才能应对了。

    与此同时,林梦雅也收到了这条奇怪的消息。

    “你是说,那群细作,都被杀了?”

    负责传令的兵士很快的回到了她的身边,林梦雅仔细的询问了过程后,还是觉得有些不真实。

    小玉跟王上的人在王城内追查多时,尚且还不能完全的掌握这些细作的人数。

    又是哪里来的神秘人物,居然可以引得那些人自投罗网?

    看着宫墙下的人群,林梦雅如鲠在喉。

    一个不知道段位跟目的的势力,的确是有些难缠。

    “姑娘,下一步我们要怎么办,还请姑娘示下。”

    突发的状况,就连经验丰富的兵士都有些措手不及。

    毕竟,即便是在战场上,他们也是需要将领来统帅的。

    而现在,他们的将领,就是面前的女子。

    “按照原计划行事,分出一个小队来监控这些人的行踪,随时向我汇报。”

    林梦雅想了想,自己该做的还是要做。

    现在,就看完颜景会如何选择了。

    不过,即便是他退缩了,她也有办法,逼得那人没头没脑得往王城内钻进来。

    “去告诉玉王子跟王上,准备收网!”

    事情,虽然意外陡生,可终归她的目的只有一个。

    既如此,不管待会她迎来的是什么样的浪潮,胜利,都必将属于她!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