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一章 风云际会
    外面的情形如何,里面的人并不知晓。

    但现在的完颜玉,却笑得有些渗人。

    因为,外面突然黑了下来。

    可议事厅内,却依旧是灯火通明。

    内殿的门一直紧紧的关着,只除了一扇小窗可以看到外面的光线之外,其实太阳对内室的影响不大。

    除了完颜玉之外,其他人并未注意到那个小窗子的变化。

    直到光线再次穿透那个小窗,完颜玉知道,姐姐那边,应该已经得手了。

    现在,该是痛打落水狗的时候了。

    “开门,放宋将军进来!”

    完颜玉清冷的声音却带着迫人的压力,素大一伙人此时却有些狐疑,天机府的人,不是应该在王城外维持状况的么?

    怎么会...

    “来人,将叛贼拿下!”

    身穿银灰色轻甲的宋廉,一脸肃杀之色。

    军士手中的钢刀雪白而明亮,锐利的刀锋明晃晃的冲着众人,哪怕在一天前,这些人还是高高在上的所在。

    现在,也不过是阶下囚而已。

    “放肆!你们这是要谋反不成?”

    素大身边的狗显然没有预料到,他们竟然会遇到这种情况。

    不甘心的咆哮着,但心头却涌上了深沉的恐惧。

    怎么会...他们又怎么会失败呢?

    完颜玉面无表情的走了下来,手中利刃如电一般,指向了那人的脖颈。

    “我劝你们,现在还是安静一些。”

    他目光冷然,话也一如既然的干脆。

    从前是不想,现在则添了一股子不屑。

    从此以后,他们不过是自己的脚下石,哪里还用得着跟这些家伙们废话。

    “玉王子,你真当自己,胜券在握了么?”

    相比于手下人的震荡,素大还是保持着一副老神在在的模样。

    也许是因为他还留有后招,也许是因为他生性阴沉,还在找寻着脱身之法。

    但完颜玉不在乎,因为今天,他们注定要败在自己的手中。

    “赢不赢的,不是你说了算。比起你身旁的这条狗而言,你不过是多养了几天罢了。狗,就是狗,永远比不得狼。”

    完颜玉看着他,低低的裂开了一丝笑。

    素大的眼眸倏然间收紧,他不知道自己漏算了什么,但直觉告诉他,外面应该有极大的变数。

    到底,是什么?

    “王上,殿下,这些逆臣如何处理,还请示下?”

    宋廉一刻都不敢放松,这些人都曾经是烈云国的头头脑脑,手段自然是不凡的。

    他手下的人顶多也就只有武力镇压这一项,万一这些人里面有人下了黑手,只怕他们一时是抵挡不住的。

    “押下去,听候发落。”

    王上由始自终,都只是用目光当然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看到小玉威严的发号施令,气势丝毫不落于他人,作为父亲,他无不欣慰。

    还好,这孩子没有辜负他的期待。

    但同时,他也越发觉得,那个女子的心智,的确是非同常人。

    所有的事情可都是她的精心布局,难道说,从神巫出事的那天起,她就已经完全预料到现在的一切了么?

    心头闪过一抹危机感,这样的女子能归为已用是最好的,若是...

    抬头,若有所思的看着自己的儿子。

    罢了,就冲着当初她收养小玉,又亲自为他筹划那么多,自己也该一声对她感激涕零。

    而且事情,还没那么简单就完结。

    素大一行人等被暂时押到了王宫内的牢房,外面由宋廉亲自看守,保证万无一失。

    从前在王宫内暗中保护的那些人,如今也都跳到了明面上。

    当初的静柔夫人,如今的王后殿下,也在侍女与军士的护卫下匆匆赶来。

    “陛下,玉儿。”

    如今的王后早已经卸去了那些金玉首饰,一身素衣不施粉黛,却又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女子的坚韧。

    “母后,终究还是到了这一天。”

    小玉迎了上去,那张俊俏的小脸蛋上,有无奈,又失落,也有担忧。

    但却没有半分的退缩,只有一往无前的勇气。

    “无妨,就让我们一家人,共同面对吧。”

    王后摸了摸自己儿子的肩膀,眼神始终温柔的落在自己夫君的身上。

    当初同生共死的誓言,如今正在一一的应验。

    不管去向何方,只要有他在,又有何妨?

    “嗯,姐姐那边,也该开始了。”

    小玉的目光投向远方,城墙之上,林梦雅也终于完成了蛊惑人心的最后一步。

    底下的平民依旧在叩拜着他们的神巫,可林梦雅一行人却一直紧绷着神经。

    “小玉那边已经得手,接下来才是重中之重。白苏,你去亲自看着,素大跟大王子一定早就有准备。一旦事情不对,大王子应该会带人攻入王宫。不要让他太顺利,也别让他太难。”

    白苏领命,转身离去。

    请君入瓮这种事情,还是要做得仔细一些比较稳妥。

    “行了,下来吧。”

    冲着前面的‘神巫’轻声说道,林梦雅知道,有些事情必须要张弛有度。

    跟神巫拥有相似面容的女子优雅退开,就在她准备从宫墙上走下来的时候,异变陡生。

    一只弩箭,带着十分的杀机,袭向了女子。

    破空之声让人无法躲闪,甚至于周围的人,完全都来不及做出什么反应的动作。

    屏住呼吸,看到的人,都以为下一秒,那女子单薄的胸口,会盛放出一朵娇艳的血花。

    唯有林梦雅跟清狐,只是面露惊讶,却并没有多少慌张。

    ‘叮——’

    箭头穿破了女子的衣衫,却在应该是胸口的位置,传来了金属相接的声响。

    弩箭虽然没能带给女子致命的伤害,但过大的贯穿力,还是让女子踉跄着后退几步,跌倒在了地上。

    “还好么?”

    林梦雅立刻赶了过去,扶住了女子的身体。

    摇了摇头,嘴角露出了几分血色。

    林梦雅立刻扯下了她脸上的面具,露出了原本应该在宫内的女官宁秋的一张脸。

    “你也算是厉害的了,什么神巫,什么蛊女,竟然都让你当了个遍。别怕,不会再有人害你。”

    故意调笑了宁秋几句,她们身后,却有几道跟宁秋做一样打扮的人,在军士的掩护下,从宫墙的两面飞奔而去。

    “我没事,玉王子跟王后娘娘如何了?”

    宁秋有些着急,虽然她现在名义上是小玉的姐姐,是烈云的王姬。但她依旧恪守本分,耐心着照顾着王后。

    这一次,也是她自告奋勇。

    所以林梦雅,决不会让她有所损伤。

    拔出弩箭,白色的单衣内,露出的却是林梦雅特质的金属软甲。

    只要有它在,任何人都修长伤了宁秋的命。

    “他们现在还好,不过待会就说不定了。清狐,你去告诉不破他们,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按照原计划进行。我把指挥权,都交给了不破。记住,一定要把大王子的大部分力量,都拦截在王城之外,擒贼,先擒王!”

    清狐也领命离开,平复了胸口翻腾的血腥气的宁秋,此刻看到看到这个还挺着肚子,显得无比脆弱的女子,却在有条不紊的发号施令之后,眼神不由得有些迷惑。

    女人,真的也可以活到这样的成度么?

    神巫的突然消失,终究还是引起了下面的一些动荡。

    不过在经历了王蛊之怒的打压后,那些人明显老实了不少。

    对于换皇帝的事情,他们显然并没有那么热衷。

    狂热与恐惧散去之后,那些人也萌生了退意。

    但此时,完颜景的大军,却压进了王城之中。

    “殿下,事情好像有些不太对劲。”

    完颜景的身边,一个军师模样的男子,眉头紧皱,语气也有些不太自然。

    虽然他们撒出去的探子,无时无刻都在回禀着消息,但是眼前的王城,热闹之中,却少了几分紧绷。

    这,并不像是他们预期期待的那样。

    “是有些不太对,但也有可能,是素大他们得手了的缘故。”

    一双碧蓝色的眸子微微眯起,重瞳的异相让男子身上带着几分诡异。

    完颜景沉默的骑在马上,眼睛却是盯着内王城的方向。

    进与退,已经是箭在弦上,不得不发了。

    “殿下,属下以为宜退不宜进!素大他们倘若真的得手,一定会早就派人来迎接您了。为了安全,今日还是退去的好。”

    能当上完颜景的军师,除了聪慧之外,对危险的直觉也是一大助力。

    但——

    辛羽掩住的眸子里,划过*裸的讽刺。

    他好像是忘记了,完颜景是个什么样的人。

    “辛羽,你觉得如何?”

    完颜景并未完全听从军师的建议,反倒是问了一句身旁的心腹。

    “一切,全凭殿下裁决。无论进退,辛羽自当遵从。”

    辛羽的话,让完颜景紧绷的脸色,有了一些缓和的迹象。

    谁都没有察觉到,辛羽嘴角飞快逝去的嘲讽。

    完颜景看似聪明,强大,冷静得不似常人。

    但就像是那个女子所说的那样,其实他内心深处,却是极为自大与傲慢的。

    这样的人,他要的只是匍匐于他脚下,为他驱使,为他卖命的狗。

    至于理想这种高尚的情操,可并不在完颜景欣赏的范围内。

    “殿下不可鲁莽!此事,还是待素大大人传出消息以后,再做定夺也不迟!”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