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十章 王蛊之怒
    “你说的,是完颜景么?”

    王上的语调冷酷,同时也有着压抑的愤怒。

    越是身居高位之人,就越是无法容忍手下之人的冒犯。

    素大深知这个道理,所以态度愈发的肆无忌惮。

    “没错,就是大王子。大王子出身高贵,又有治世的才能。这个位置,非他莫属!本来我也不想这样逼迫王上,可惜,王上真是太让人失望了。这个小杂种,哪里比得上大王子。所以,为了不让我烈云国落在一个小杂种的手上,现在只能请王上,让出这个位置了。”

    素大的声音,比从前还要才猖狂得多。

    王上两父子静静的看着他,眼神似乎能喷出火来。

    王上又把视线移到那些人的身上,深吸了一口气,问道。

    “这,也是你们的意思么?”

    到了现在,是人都看得出来,王上跟完颜玉,不过是做困兽之斗。

    素大的眼神扫过去一圈,见到有人还是冥顽不灵,冷笑一声后,只暗中做了个手势。

    立刻,那几个人就捂住了自己的脖子,无比痛苦的瞪着素大,倒在了他的面前。

    “冥顽不灵者,便是如此下场。他们,都是侍奉完颜玉这个逆贼的叛臣,死不足惜!”

    还真是心狠手辣的好手段!

    素大的做派果真震慑了那些人,几个本来还摇摆不定的人,现在终于做出了自己的选择。

    看着堂上,那些支持自己的人,都躺在了地上,生死不明,完颜玉的眼神越发冰冷。

    倒是素大,一副胜券在握的样子。

    完颜玉知道,如今已经是到了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了。

    “素大!我警告你,王蛊可是在我的手上!”

    素大却看着完颜玉,笑得极为残忍。

    “不过据我所知,你可一点都没有办法驾驭王蛊。只要你一动怒,你就的心,就会慢慢被王蛊侵蚀,占据。很快,你就会变成王蛊的养料。这样一来,大王子...不,我们未来的王,就可以控制王蛊了!这一切,还要多谢你给他做的嫁衣。不然,谁也没有办法,从万蛊池里,把王蛊带出来。”

    素大的脸上,全然都是冰冷的杀机。

    完颜玉并没有怕,傲然挺立在那人的面前,稚嫩的脸上,却缓缓的露出了一抹嗜血的笑容来。

    “哦?真的如此么?”

    素大心头泛起一抹惊疑,他的表情有些不对劲!

    可还没容他做任何的反应后,议事厅外,突然传来了一道洪亮的声音。

    “天机府宋廉,救驾来迟!”

    听到外面的声音,完颜玉的嘴角微微勾起,冷哼了一声后,犹如一头猛兽,盯住了面前的猎物。

    现在,该是他反攻的时候了!

    几个时辰前,林梦雅站在宫墙上,看着底下黑压压的人群,心头不免有些紧张。

    “主子,素大他们都已经进宫去了。看来,是做好了十足的把握。”

    一身劲装的白苏站在站在她的身边,随时报告着动向。

    林梦雅点点头,看着宫墙外。

    民众的愤怒已经到了临界点,在这样下去,只怕是会发生暴动。

    虽然烈云有王蛊的压制,但谁又会完全的相信,几百年前的传说呢?

    何况,素大他们敢做这种事情,必定是笃定了小玉无法真正的驾驭王蛊的力量。

    这样一来,压力就会降到最低,也难怪那些人会肆无忌惮了。

    看了看时辰,这一会儿,他们应该已经在议事厅内了。

    王上跟小玉的时候她是相信的,维持大局的人都应该在议事厅内,这样就好,好戏,才刚刚开始。

    “人到齐了么?”

    林梦雅轻声问道,一身黑衣的清狐点了点头,脸上带着几分玩味的笑容。

    他之所以喜欢跟在丫头的身边,就是因为总是会有这样十分有趣的事情发生。

    不多时,一道严严实实的包裹在斗笠下的身影被送到了她的身边。

    林梦雅轻轻的吐出一口气,低声问道。

    “您有多少把握?”

    那人伸出一只手来,五只手指纤白如玉。

    “五成么?那我再赠你三成,去吧,只要不出意外,我敢保证,你一定会成功。”

    听到林梦雅这样说,那人丝毫没有迟疑的点了点头。

    此时风猎猎而吹,搅动着斗笠上垂下来的纱帘飞舞不停。

    若隐若现的,露出里面纤细的白衣身段。

    一双手轻轻的卸下自己头上的斗笠,随后一张秀美却苍白的脸蛋,出现在众人的面前。

    “神巫...那是神巫大人啊!”

    终于,有眼尖的人发现了宫墙上的女子。

    那女子眉目如画,气质空灵高贵,不染纤尘。

    她静静的目视前方,看着东方的红日,若有所思。

    很快,底下便掀起了一阵阵的浪潮。

    “不可能!神巫大人已经被人谋害了,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对啊,绝不会是神巫大人!”

    “可是,我去年亲眼见过神巫大人,不会错,就是她!”

    底下的平民们,很快就分成了两派。

    有坚定的相信这就是神巫大人的,也有说那是别人假冒的。

    刚才还算是齐心的一群人,此刻却混战成了一团。

    但无论如何,那个站在宫墙上的女子,却始终面目悲悯的看着红日,良久,她才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而那双微微闭合的双眼,竟然留下了两行血泪。

    “是天王祭!这是天王祭啊!”

    人群中有人惊呼了起来,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了那女子的身上。

    可很快有人就反应了过来,声音,却有些颤抖而慌乱。

    “不!这不是天王祭,这是...这是蛊之怒!有人,触怒了王蛊大人!”

    传闻中,王蛊为万蛊王的意志所化。

    一旦众人不再臣服于万蛊王之时,王蛊就会清除所有的叛逆。

    这一段记载,在巫后神庙内,就有壁画作为记载。

    王蛊大怒之时,神巫会留下血泪,日月共同沉沦,黑暗笼罩大地。

    光明再临之时,冒犯的人会化作黑泥,永世堕于地狱,不得翻身。

    一股子由心而生,又深刻在他们的骨髓,他们的灵魂,他们的脑海之中的恐惧,重新主宰了这些人的思想。

    “呃...我的胸口...好难过...王蛊大人,我错了!”

    宫墙下,不断有人倒在地上,捂着胸口蜷缩成一团。

    所有人都停下了猜疑,没有人再有时间去置疑那个女人是不是神巫。

    渐渐的,本来应该光芒四射的太阳,却被黑影所掩盖。

    光线一点点的从大地上消失,所有人都响起了那副壁画。

    日月一同沉沦,而他们,终究会化作黑泥。

    淡淡的腥臭的味道从空气中传来,所有人都近乎惊恐的看着太阳。

    “王蛊大人,我再也不敢了!求您饶恕我吧!”

    在地上打滚的人不停大声的*着,求饶着,气氛压抑而诡异。

    几乎所有人都跪在了地上,死亡带给人的恐惧,现如今已经大过了一切。

    求饶告罪的声音,压过了刚才的一切质疑。

    最终红日被黑影完全吞噬,所有人都陷入了黑暗之中。

    一片寂静,似乎在瞬间,偌大的王城都成了一座死城。

    就连呼吸,此刻都带着几分困难。

    空气里的腥味越来越重,所有人悬着心,祈祷着厄运,不要降临在自己的身上。

    这样的时刻,一分一秒都透着难熬。

    终于,一丝光亮重新刺入大地。

    所有人立刻看着周围的人,确定自己还活着。

    “万蛊王大人已经惩罚了真心冒犯之人,被蛊惑的无辜之人啊,请感谢大人的慈悲。”

    宫墙上,女子清冽的声音,犹如圣音。

    他们立刻把目光投向了那些曾经鼓动他们,来这里要求王上退位之人。

    却悚然发现,那些人不见了,而他们之前所在的地方,只是覆盖着一层厚厚的黑色泥土。

    腥味,好像就是从这里发出来的。

    “是...是他!”

    人群里,似乎有一个能认出这摊黑泥的人,噗通一声就坐在了地上。

    “怎么了?老薛,这人是谁?”

    立刻有人迎了上去,看着那脸色苍白到难以自持的人问道。

    “是老刘啊!这堆黑泥是老刘!你看,他的牙特别黑,你看啊!那是不是他的牙!”

    那人几乎崩溃了,抱着身边的人,不停的蜷缩着身体,一脸莫名的惊恐。

    众人循声望去,果然看到了黑泥里,掺杂着一颗黑色的牙齿。

    毛骨悚然,这是现下所有人的感觉。

    “这味道...是血啊!”

    不知谁喊出来的这句话,成为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所有冒犯之人都成了黑泥,而黑泥,怕就是那些人的血肉!

    王蛊大人,发怒了!

    宫墙上,林梦雅眯起眼睛,满意的看着下面的人的反应。

    随后,一道身影悄悄的接近了她。

    “姑娘,一切都按照计划进行,接下来我们该——”

    林梦雅的视线转向了宫墙内,看向了议事厅所在的方向,脸上露出了一抹浅笑。

    “接下来,就该是收拾残局的时候了。”

    “是。”

    男子迅速退下,想来是去传递消息了。

    宫墙上的‘神巫’依旧站在那里,接受着下面所有的平民的忏悔。

    已经如惊弓之鸟的他们,哪里会察觉得到,那些神不知鬼不觉的摸到挑事的人身边的那些家伙们,也随着黑暗一同消失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