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九章 逼宫大戏
    林梦雅上下打量了一下姚盛,随后轻声说道。

    “他,并没有放弃你。”

    姚盛盯着林梦雅,心中却是掀起了滔天巨浪。

    “不会,姑娘并不知道他有多在乎这幅皮相。而且相信除了我之外,他一定还有其他备用的人。我知道姑娘是觉得,如果我真的没用了,一定会被他灭口。但我之所以能够活下来,是因为其他的原因。”

    林梦雅歪了歪头,她知道自己这样有些不厚道,但她更加不想合作一半以后,突然要被迫换人。

    所以有些话,她必须先给姚盛提个醒。

    “一直以来,你所在乎的方面都是皮相。我猜你应该是被培养用作某种载体。但从我跟他接触以来,我所看到的,却都是跟血脉有关。你觉得,他费尽心力的培养了你,真的会这样甘心放手么?除非,你现在还有什么东西,是他还能用得着的。当然,我只不过是给你提个醒,要不要信,那是你的自由。今日之事,若姚公子还有什么不明白的,我一定会知无不言。但现在时间不早了,公子也该回去了。”

    林梦雅突然下了逐客令,但姚盛并没有觉得很意外。

    皱着眉头告别了这几个人,他现在需要好好的去静一静,然后核查从林梦雅这里得到的信息。

    看着他的身影,林梦雅不由得摇了摇头。

    “怎么?还没跟他聊够?”

    高大修长的身影不知何时出现在她的身边,俊朗的面容上,挑起了几分冷清的神色。

    林梦雅无奈的白了他一眼,她都这个样子了,不知道那家伙还吃什么飞醋。

    “只是觉得可惜了而已,对了,我这几天事情多,忘了问你。墨言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之前我派人给你传了信回去,你可收到了?”

    一丝心虚,飞快的划过龙天昱的眸底。

    不过好在林梦雅并没有觉察出来。

    “嗯,他现在在宫里头,由母后亲自抚养,你且放宽心吧。”

    他拥住了林梦雅的身体,自打她的肚子大起来以后,身上总是不舒服,他总是心疼得不行。

    “有人给了我一封密信,说是墨言关系到穆天玄的秘密。如今看了姚盛,我才知道其中缘由。若真的如此,我定然是不会让墨言流落至此的。”

    因为太过信任龙天昱,所以到现在位置,林梦雅还以为墨言是安全的。

    倒是龙天昱心头凝重,本来他想要告诉她来的,但梦雅现在怀着孕,即便是知道了也不过是徒增一个人的麻烦罢了。

    况且,他连日来暗中追查,已经有了眉目。

    那些人,果然都到了烈云境内了。

    这,倒是个好机会。

    “我近期要出门一趟,你好好的在宫里头待着,不要再以身犯险了,知不知道?”

    龙天昱大手抚摸着林梦雅浑圆的肚子,她的老师说过,最多还有一个半月,他们的第一个孩子,就会诞生。

    只是现在局势很混乱,她尚且不能安心待产,更何况宫里宫外,还有那么多虎视眈眈的势力。

    所以,他必须赶在孩子出生以前,为她寻找到一处安全的地方。

    自己的女儿跟孩子,他必须要自己来保护。

    “我知道了,你一个人在外面,小心些。”

    小手,覆上他的大手。

    林梦雅虽然不舍,可有些事情却是心知肚明。

    屋子里,除了他们夫妻二人之外,早已经没有了其他人。

    她温顺的垂下头,靠在他的腰间。

    “嗯,我知道。”

    轻轻的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吻,总有一天,他会带着妻儿,远离这些红尘纷扰。

    龙天昱没有说一声就悄然消失了,白苏跟清狐也没有追问,因为他们现在,也有自己的事情要做。

    外界盛传贺兰姑娘已经身死,当日在议事厅内,天机府所做的承诺,也基本上落空。

    几天内,那些人火速达成了统一的口径。

    把所有的罪责都推到她这个‘罪魁祸首’的身上,而在她的死讯传出去以后,那些很难得才消停了几天的老家伙们,却是再度卷土重来了。

    不过这一次,他们却是不达目的誓不罢休。

    天色有些昏暗。

    那些部落的长老们跟世家的代表们,几乎不等王上允许,就自发的闯入了宫中。

    几乎是一路长驱直入,就到了议事厅的外面。

    依旧还是那个常伴于王上左右的内侍守在门口,但这一次,他却并未阻拦,也没有呵斥这些人的无礼。

    反倒是镇定的打开了大门,然后退到了一边。

    得意,从那些人的脸上浮现,蔓延到脸上。

    看来,就连王上这一次也是得到了消息,知道回天乏术了吧。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进了议事厅,却没有发现,那个安静谦卑的内室,嘴角勾起的一抹古怪的笑容。

    这一场,到底是谁输谁赢呢?

    王上依旧坐在那里,沉稳而大气。

    他一向是个强者,是个会令人惧怕的国主。

    但许是因为人多势众吧,这些人失去了对他的恐惧,也失去了谦虚的戒心。

    甚至有的人,几近傲慢的仰头挺胸,半点尊敬都没有。

    完颜玉则是背对着他们,看着自己的父亲。

    父子两个默默相对,对面前的这些人视若无睹。

    “王上,如今真凶已死,还请王上下旨,还子民们一个真相!”

    开口说话的是个微胖的中年人,完颜玉转过头去,用那双跟王上一模一样的冷眸,淡漠了的看了他一眼。

    这个人,在几天前还是坚定的王党,而现在,就已经完全的露出了他真实的嘴脸。

    真是,令人作呕。

    “是啊王上,现在外面流言四起。如果不尽早安抚民众的话,只怕情况会失去控制。”

    那人的附和之人不少,可人群里,依旧有人保持着沉默。

    甚至在听到那些混账话后,忍不住瞪视着那些逆臣。

    只不过,他们却是少数,起不了什么决定性的作用。

    此时,壁垒已经分明。

    “你们要的,是什么真相?”

    王上的声音一贯很冷,以前能让那些人颤抖,而现在,则是成了那些人不满的理由之一。

    人群里又蹦出来一位,他抬起头来,大喇喇的直视着王上。

    “我们要的,是烈云国真正的王,而不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捡回来的小杂种!”

    “你说什么!”

    完颜玉捏紧了拳头,心头的暴怒翻腾而出!

    眯起眼睛,眼中射出危险的毫光来。

    可那家伙,却会浑然不觉自己是在作死。

    “你指使那贱人害了神巫大人,本就是死罪!哼,不过是王上被你蒙蔽了,所以才一直护着你。但烈云国,可不是谁都能一手遮天!”

    野心昭昭,甚至这些人已经不屑于掩饰了。

    完颜玉几步跨到了那人的面前,伸出手来,瞬间捏住了那人的咽喉。

    “你,再说一遍。”

    谁也没有预料到,他会突然动手。

    修长均匀的手指,冰冷而散发着死亡的气息。

    那人努力的扒着他的手,涨红的脸,却依旧笑得狰狞。

    “你不敢杀我!哼,众位看,他这是在心虚!”

    到了现在,那家伙还不忘了煽动别人。

    可他眼中,却分明已经有了恐惧。

    大手微微收紧,但另外一只干枯的手,却搭上了他的。

    “玉王子何必如此动怒,凡事都可以好好商量。他的命不重要,可王后娘娘的命,玉王子也不在乎么?”

    最终,还是素大从人群里走了出来。

    他一开口,便是切中了小玉父子两个的要害。

    手指松开,那人立刻堆在地上,怂成了一团。

    完颜玉冰冷的盯着面前的家伙,这老家伙深不可测,他必须要小心面对。

    “你敢对我母后下手,我定会屠戮你全族。”

    娇嫩的唇,吐出的话却字字都带着要人命的冰碴。

    素大那张本就不受看的脸上,此刻却露出了一抹阴险的笑意来。

    “王后有没有事,完全取决于玉王子您。王上,老头我觉得,以后可是他们这些年轻人的天下了,咱们这些老家伙,还是尽早让出位置来才是。”

    王上第一次正视素大,显露出的半张脸上,面无表情。

    “你这是在威胁孤么?”

    多少年了,自从他登上这个位置后,有多少年,没有人敢这样挑衅于他了?

    但王上却觉得浑身的血液都在沸腾,因为他知道,那些人即便是尊他为王,即便是跪倒在他的面前,却依旧无时无刻的,都在觊觎着他的一切。

    他还记得,自己的父上跟自己说过的一句话。

    他们这些所谓的王族,其实不过是这些部落跟氏族圈养的血牛罢了。

    如果不是因为这神奇的血脉,他们早就会伸出爪子,把自己这一族撕碎。

    他暗中提防了多少,暗中谋划了多久,没想到,终究还是到了这一天。

    缓缓自他做了几十年的王位上站了起来,他,依旧俯视着这些人,依旧,把他们踩在脚下。

    但那些蠢蠢欲动之人,却并不这么认为。

    “我们哪里敢威胁您呢,您是我们的王。只是,您太糊涂了。所以我们需要一个更聪明,更厉害的人,来当我们的王。”

    素大突然笑了,肉皮推挤在一起,形成了干巴巴的沟壑。

    但他的笑容,却自带一股子令人毛骨悚然的不安感。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