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七章 强弱之别
    “这是刀伤。”

    姚盛笑了笑,没有躲开她的手。

    他的态度很淡然,仿佛伤的人不是他。

    “深可见骨,又抹了不好愈合的伤药。若不是如此,只怕还落不下疤痕。”

    姚盛也触碰了一下自己的脸,语气没有任何的改变。

    除了阿秀之外,林梦雅一边的几个人,都觉得心头有些违和感。

    天下间,除了他之外,只怕没有人会愿意让自己的脸,变成现在的这幅样子。

    而林梦雅更加疑惑,从她触碰姚盛的伤痕的那一刻起,她就感应到了残留于皮肉之内的药物。

    那些东西有着微弱的腐蚀性,尽管平常只会让人觉得皮肤红肿,敏感的人还会有轻度的溃烂。

    但是抹在伤口上,只怕会真的毁掉这张脸。

    可事情有些不对劲,林梦雅仔仔细细的盯着面前的姚盛的皮肤。

    这厮的恢复能力,堪称变态。

    “咳咳,丫头,你再这样盯着人家的脸看,小心有人会吃醋。”

    清狐清了清嗓子,眼神瞥向了某个方向。

    林梦雅立刻会意,收回了自己的目光。

    刚才,她的行为好像的确是在调戏人家姚公子一样。

    果然,纵然在伤痕的掩盖下,本就脸皮没有他们这群人厚的姚盛,视线有些微微的闪躲。

    寻常女子看到他这张脸都只觉得可怕,哪有人像是这位贺兰姑娘一样,竟然...竟然盯着他看了许久。

    气氛,一度十分尴尬。

    “我说,你这恢复能力,是天生的么?”

    好在林梦雅的脸皮不是一般的厚,转移话题的速度也快得吓人。

    姚盛愣了愣,转而嘴角露出几许苦笑。

    “不是天生的,却也差不多。我自打出了娘胎就泡在药水里长大,纵然那些药可以让我百毒不侵,也可以让我身体健壮如牛。可却同样让我,变得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听起来,还是一段悲伤的故事。

    林梦雅本无意挖掘人家的痛处,但事情实在是太过蹊跷,为了弄清楚自己心中的疑惑,她只能挑几个重点的问题来问。

    “改造你身体的人,是谁?”

    姚盛目光颤了颤,却还是回答了出来。

    “他叫穆天玄,烛龙会魁首。”

    跟清狐交换了一个眼色,得到了对方的肯定答复。

    林梦雅突然觉得,自己好像是靠近了某些真相。

    “他为何要这么做?”

    姚盛却叹了一口气,失落的摇了摇头。

    “我也不知道,因为我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穆天玄并不会给我透露太多的东西。”

    林梦雅有些失望,但这并不妨碍她的猜测。

    “这药水,是不是可以让人青春永驻,返老还童?”

    尽管她的问题有些可笑,但姚盛却郑重的点头,严肃的看着她。

    “不仅如此,还可以让白骨生肌,加速伤口的愈合。”

    林梦雅觉得有些东西呼之欲出,一直以来,她的某种预感,好像是要被证实了似的。

    “你能配么?药方是什么?如果研究出来,咱们一定可以赚大钱!”

    火热的目光,让姚盛有些无所适从。

    求助的看着她身后的清狐,脸上有些生无可恋。

    这跟阿秀说好的不同啊,他怎么总觉得眼前的女子,心思之活跃,远超出他的承受范围呢?

    “习惯就好,习惯就好。”

    清狐只能尽力的安抚一下姚盛受伤的心灵,一边无奈的叱责林梦雅。

    “你看你说的什么话,不过这倒是个好主意,姚公子,能配么?”

    姚盛一口老血含在嘴里,眼中似乎有热泪打转。

    他们俩,有毒啊!

    被林梦雅这么一打岔,姚盛紧绷绷的情绪,也缓和了不少。

    林梦雅又问了几个问题,他也是把自己能说的,都贡献了出来。

    内室有些安静,刚才一直追问的她,此刻却是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之中。

    从前她就在怀疑,魁首所追寻的东西,很有可能是长生不老。

    长生,是每个当权者的希望所在。

    谁不想安享永世的富贵,超脱时间的轮回,只一心追逐自己内心的**?

    千百年来,这个不切实际的梦想,影响着一代又一代的帝王将相。

    让他们在追逐之中沉沦,消亡,最后带给世间的,唯有无尽的遗憾。

    但林梦雅比任何人都清楚,这世上,绝不可能存在永恒。

    哪怕是时间,都会有消亡之所,更何况是永远无法掌握住时间的人类呢?

    长生,未免有些可笑。

    “你,是万蛊王的后代?”

    林梦雅问出了口,姚盛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

    “算是,其实是与不是,谁又能清楚呢?”

    这一点倒是真的,没有现代医学的辅助,的确是很难确定姚盛的先祖是不是那个什么万蛊王。

    但是他这张脸嘛,其实细看又不太像。

    事件相似之人何其之多,这一点倒是不奇怪。

    敲了敲桌子,林梦雅神色有些异样。

    “怎么,你可是想到什么了?”

    清狐最了解她,知道她一旦露出这个表情,就是意味着她有了什么不好的猜测。

    “你们姚家...我是说整个姚家,是不是因为你的原因,才会沦落至此?”

    刚才还算是镇定的姚盛,不由得浑身一震。

    阿秀也握紧了拳头,小脸有些苍白。

    有些事情,就连她,都是无法触碰的伤口。

    林姐姐她...

    “林姐姐,请你不要乱说!盛哥哥他...他...”

    “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可隐瞒的呢?”

    那张本来应该俊秀的脸蛋上,此刻却只有灰败的苍白。

    看着自己的手,姚盛心头的苦涩,浓烈得翻滚着。

    “林姑娘,我之所以会对你坦诚相对,不仅仅因为你是阿秀所信任的人,更因为我希望能消除我们之间的误会。因为你我,都有自己的责任。所以,我希望你不要阻碍我,而我,也不会阻拦你。”

    之前还对林梦雅温文尔雅的姚盛,此刻却突然间变得锐利了起来。

    他还是那个他,纵然神色温和,但眉宇间,却有凛然不可侵犯的威压。

    林梦雅突然间笑了,坐直了身子,收敛起自己所有的轻佻。

    她就说嘛,姚盛这样的人,又怎么可能是一个会被人逼迫得无法还击的小可怜。

    不过,是有两幅面孔罢了。

    “姚公子但说无妨,我虽不是个绝顶聪明的人,但绝不笨。哪些话该说,那些事情该做,我自然心里有数。姚公子为我解疑答惑,我也会对你投桃报李。”

    两两相对,势均力敌。

    虽然一个病弱,一个怀孕,但却气势均等,谁也不落于下风。

    “你知道我来的目的?”

    姚盛语气没什么意外,看到对方的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的目光,一下子有些深沉了起来。

    他要做什么,就连阿秀也并非完全清楚。

    面前的女子,不过在议事厅内跟他有一面之缘而已,又怎会对他了如指掌?

    没错,他就是有这种感觉。

    明明面前的女子身体沉重,人也与被困于深宫之中无法脱身,可他在小院内第一眼见到她开始,就有一种被看透了的感觉。

    这人,绝对不简单,而且可能会是那个,影响他胜负关键之人。

    “你想要彻底毁掉姚家——不,或者是说,解救他们。光靠你一个人也可以做到,但却没有我的方法来的快。其实我们两个算是殊途同归,只是我比你多一步而已。既如此,我希望我们之间能够互帮互助,友好相处。如果阁下心有顾忌的话,我们也可以井水不犯河水。可我有一条先放在这里,上辈子的事情,阁下还是让它随风飞散的好。我知道这对于你来说并不公平,但世间唯有强者才能定义公平。阁下绝非弱者,只是我比你,更强一点罢了。”

    她这话说得霸道。

    只是姚盛,却不得不暗暗心惊。

    这个女人,究竟是什么人?

    那些他苦苦隐藏了二十几年的秘密,为何会轻易的被她给探听了过去?

    又那么一瞬间,他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在某一天无所察觉的情况下,对林梦雅和盘托出。

    但他知道,这一切,绝不可能有人告诉过她。

    毕竟,知道那件事情的人,是不可能会背叛他的。

    顿了顿,姚盛的拳头悄然握紧,刚想回她几句,却看到她又笑了。

    灿若夏花,绝美的容貌,一笑足以惊艳天下。

    “不过我知道,你不会这样做。所以,刚才的话,只当是我给你提个醒罢了。姚公子,有怪莫怪。”

    怔了怔,姚盛的神思在那一刻幡然醒悟。

    他,其实一直都在她的手掌之中。

    她,早已经洞悉了自己的一切。所有的问题,不过是在他比对。

    亦或是,她只是在消遣他罢了。

    本来应该生气,应该动怒。可偏偏,她又是那么的让人捉摸不透,什么神秘聪颖。

    愤怒,永远与恐惧相伴随行。

    当人真正的面对着足以主宰自己一切的恐惧后,愤怒,反而变得不那么重要了。

    所以,他竟然没有任何想要动怒的前兆。

    因为她说的很对,她对于他而言,有着绝对的优势。

    没想到,时隔多年之后,他居然,再次尝到了成为弱者的滋味。

    可面前的女子,却又没有无情的碾压,也没有撕碎他的尊严,对他颐指气使。

    心头浮出几分疑惑,几分新奇。

    这女人,他看不透。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