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五章 被人陷害
    “请你们,节哀。”

    姚盛看着棺木,已经知道事情不可挽回。

    阿秀站在门外,愣住了。

    林姐姐,就这么没了?

    “节哀?如何节哀?”

    挑着眉头,清狐笑得一脸邪气。

    姚盛深深的看着他,有些东西他没有经历过,却并未不见得不懂。

    所以,他来了。

    “你要如何?”

    姚盛回应,视线不曾有任何的闪躲。

    清狐身形袅娜,从棺材前离开,勾着冷笑,走到他的面前。

    “如何?当然是一命抵一命了。你手下的那个人,抵了那孩子的命,而你,要给我妹妹抵命!”

    清狐的的语调并不尖锐,但却让周围的人,莫名的打了一个激灵。

    犹如一只受了伤的孤狼,正在恶狠狠的的瞪着面前的敌人。

    姚盛是真的感觉到了清狐对自己散发出来的杀意,身体微微紧绷,不过事到如今,他也不会给自己找什么借口。

    舒了一口气,他突然发现自己,心头居然还有几分雀跃。

    原来,他一直都在期盼着死亡么?

    “我既来了,按照你说做便是。”

    他依旧泰然自若,没有任何的搪塞的借口。

    清狐冷冷的看了他一眼,低声说道。

    “那就等着,一起上路吧。来人,把东西给姚公子准备好。”

    白苏从外面走进来,手上捧着一身殓衣,重重的摔在了姚盛的面前。

    在他们这些人的眼中,他就是个十恶不赦之人。

    阿秀看不到里面,却也能感受到那些曾经对自己温柔相对的人,如今是何种悲伤,何种愤怒。

    所以,她只能默默的站在那里,不发一言。

    “送姚先生出去。”

    清狐转身,背影决绝,也让姚盛跟阿秀明白,此事再没有什么可以转圜的余地。

    心中轻轻叹了一口气,姚盛跟着白苏,同阿秀一起去到偏院的一个小屋之中。

    “盛哥哥...”

    阿秀的脸上满是痛苦与纠结,可说出这三个字,却听到了姚盛的叹息声。

    “但愿我的死,能换来烈云的平安。”

    若是那位晋国新帝得知妻儿惨死的消息,只怕烈云还会有一场动荡。

    屋内,久久静默无语。

    “你们还真是演技派,要不要以后给你们弄个戏班子,去各国巡回表演一下?”

    隐秘的小屋内,被传差一点就要死翘翘的那一位孕妇,此刻却翘着脚吃着水果,挑起眉头,看着眼前的众人。

    “尤其是小玉,啧啧,你那无脑贵公子的形象,简直刻画得入木三分啊!”

    林梦雅冲着小玉挤挤眼,后者的俊脸微红,恨不得立刻钻到地底。

    虽然小玉知道阿秀有事瞒着他们,但他早已经不是那个会任性妄为的孩子。刚才的几句话,还是林梦雅亲自辅导的结果。

    这要是传出去,他突然觉得自己没脸见人了。

    “丫头,那我呢?我呢?”

    清狐凑到林梦雅的面前,一副等待她夸奖的模样。

    可惜那丫头笑眯眯的看着自己,然后伸出了自己的一截小指头。

    “你嘛——比小玉差了那么一丢丢!”

    清狐立刻垂下了一张脸,一脸愤愤。

    “不对!我明明演得比他好!”

    清狐的抗议,最后被林梦雅强行灭杀。

    此时,外面的天色已经渐渐的昏沉了下来。

    现在整个王宫都知道那位贺兰姑娘马上就要死了。

    这人死如灯灭,可有许多人,都盼着这一天呢。

    靠在窗口,屋子里只有龙天昱跟小玉陪在她的身边。

    “姐姐似乎对姚盛,特别的感兴趣,他可是有什么特别之处么?”

    小玉其实十分的敏锐,林梦雅从来不做无用的功夫。

    他们设下这一局,所牵扯的也并非是姚盛一人。

    但姐姐,却似乎对姚盛格外的关注。

    收回目光,看了看小玉,林梦雅似笑非笑。

    “因为他值得,小玉,其实许多事情,未必像是我们看起来那么的简单。比如你跟阿秀,你们其实都有事情不能说。但你们并不用在意我会不会介意,即便是我跟龙天昱,也未必都能坦诚相对,可我们却相信彼此。”

    小玉愣了愣神,转而淡淡的笑了。

    自从王蛊入体之后,他被折磨得生不如死。本以为在世上只有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现在才明白,原来姐姐一直都知道。

    到底,是他小看了姐姐的心胸,也错判了他们之间的信任。

    “我明白,这里的事情就交由你们自行处理。外面的那些家伙,怕也是早就蠢蠢欲动了。”

    小玉冷笑,那俊美的容颜森冷。

    林梦雅点了点头,目送他离开。

    真是长大了,其实也不过才是一年左右的光景。

    “有人来了。”

    一直听着外面动静的龙天昱突然轻声说道,林梦雅继续看向了窗外,方向正是阿秀跟姚盛的方向。

    眸光有精光闪动,鱼儿,上钩了。

    姚盛他们所在的房间很简单,不过只有几把椅子一张桌而已。

    姚盛的身体一直不好,他极少会离开竹斋,也极少会在别处过夜。

    虽然他一直端坐在椅子上,但喘息声却不受控制的渐渐的大了起来。

    阿秀立刻从衣袖里拿出一只小葫芦,给了姚盛。

    “这东西,我真是一天都不想再吃了。”

    盯着手中的小葫芦,姚盛淡淡的说道。

    但为了活下去,他不得不吞下世间最苦的药。

    门,被人从外面轻轻的推开。

    藏起手中的葫芦,姚盛眼神射向来人。

    “姚公子,别来无恙。”

    来人的模样十分的狼狈。

    全身脏污,还断了一只手臂。

    那张脸也几乎被打得变形,看不出原本的模样来。

    眯起眼睛,姚盛仔仔细细的打量了面前的男子一遍。

    “我,认识你么?”

    那人却露出十足奸诈的笑容,看向姚盛的眼神里,也带了几许的得意。

    “你这样的贵人,怎么会认识我这种人呢?不过——很快你就成为我的替罪羊。反正我注定是要死的,临死前拖了你当垫背的,一点也不亏。”

    那人话说的阴毒,但姚盛已经明白了几分。

    他冷静的看着男人,聪明的头脑一刻不停的转动着。

    “你是来杀贺兰姑娘的。”

    不是疑问而是肯定,姚盛笃定的态度,却惹得那人低低的笑开了。

    “我曾听我家主人说,你身为姚家的嫡孙,虽然天生身体残疾,但是聪明过人。不过,我倒是觉得有些言过其实了。”

    那人的态度极其的傲慢,话语也是几近挑衅。

    但姚盛并未动怒,或者说,由始自终,他的情绪都没有被男人挑起一丝一毫的改变。

    眼看着自己的计划有可能失败,那人的眼中掠过一丝狠戾。

    另外一只完整的手臂,突然间滑出一把匕首,不怀好意的看着面前的姚盛。

    “你逃不出这个院子,挟持我也没用。”

    姚盛以为,这人是想要那他当肉盾,与清狐他们抗衡。

    不过很可惜的是,那些人恨不得他死,又怎么可能会受那人的威胁。

    “挟持你的确是没用,但——”

    那人一狠心,匕首瞬间没入了他的肚子。

    诡异的笑容划过他的唇,‘噗通’一声,那人落地,然后努力的向门外爬去。

    “来人...来人啊...”

    低沉的声音不再故作压抑,姚盛与阿秀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刚想要上前去阻止男人,就看到大门,被人一脚踹开。

    “白苏姑娘...都是那个人,那个人在背后指使我...他...他要杀我灭口!”

    被自己的鲜血染红的手,指向了刚从椅子上站起来的姚盛。

    后者立刻明白,这是一个陷阱,一个,把他彻彻底底的放在清狐一行人对立面的陷阱。

    但他本就是来送死的,现在陷害他,是不是有些小题大做了呢?

    随后,一道身影慢慢的从门外走了进来。

    “哦?是他主使的么?不过有件事情得让你失望了。”

    林梦雅蹲在那个贼人的面前,笑得温和无害。

    “要不是你自作聪明,我还真猜不到你背后的主子是谁。放心,你死了以后,会比你活着,更加有用。”

    瞪大了自己的一双眼,他实在是想不明白,自己是哪里出了错。

    林梦雅看也不看那个垂死挣扎的家伙,只是站起身来,冲着姚盛浅笑。

    “照顾不周,抱歉。”

    姚盛跟阿秀,愣在了原地。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夜色中,偏院却是灯火通明。

    悲伤的气息一扫而空,只是气氛,却有些诡异。

    姚盛被安排在一张舒适的椅子上,而他的眼前,一个怀着身孕的美丽女子,正仔仔细细的检查着一具尸体。

    而且,还是男尸。

    见多识广如姚盛,也不由得目光有些凝滞。

    但周围的人,好像没什么反应。

    尤其是清狐一脸的嫌弃,但嫌弃的对象好像有点不太对。

    “啧,现在的年轻人啊,练武真是越来越不认真了。瞧瞧,既然是干的登堂入室营生,这基本功,不练个十年八年的就别出来丢人现眼。这腿,明显就没力。这手,跟猪蹄有什么区别?死了也是活该,省得给他们这门营生丢人。”

    清狐皱着眉头,一边看一边发表自己作为武林长辈的不满。

    林梦雅瞥了那人一眼后,不好意思的看了看姚盛。

    “抱歉啊,我家这个大哥,人老了,自然就话多一些。”

    姚盛:“无...无妨...”

    天,他不会是走错门了吧?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