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四章 审讯无果
    木盾怎么都没有想到,那位贺兰姑娘,居然会活生生的出现在自己的面前。

    “你怎么没死?”

    木盾就是不长记性,小玉眼睛一沉,上去就要再给他补上一脚,最后还是清狐把人给拉了回来。

    “年轻人,沉住气。一会儿有的你玩,咱们毒圣最近可研究出来不少的好东西,杀人,那是最简单的。”

    清狐的语气分外的轻柔,却也让人觉得分外的冷。

    木盾这下子终于学了个乖,老老实实的看着林梦雅,再不敢多说一句话。

    “你旁边的那位,认识么?”

    林梦雅扬了扬下巴,木盾立刻转过头打量。

    相当陌生的一张脸,立刻摇了摇头。

    “不认识,你们两个怎么像是约好了一样的来?到了现在,你还不说实话么?想在我这里演戏,你们还早了三辈子!”

    林梦雅眸光流转,语气森冷。

    那木盾却是怒瞪着她,看来是没长多大的记性。

    “不认识就是不认识,这种下三滥,跟我怎么可能是一路的!不信,你把他解开,我跟他当堂对质!”

    木盾显然很讨要被人冤枉,林梦雅冷笑一声后,清狐也拿开了那陌生黑影的软木。

    “喂!我问你,你到底是谁的人,干嘛大半夜的潜入王宫,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那人被掀了脸上的黑布后,只看到是个普普通通的青年男子模样。

    只是一双三角眼,显出几分奸猾之相。

    那人淡淡的看了林梦雅一眼,也并不怕她的威吓,淡淡的点了点头,却并不看木盾。

    “我的确跟他不是一路人,既然被你们抓到了,那就任凭你们处置吧。”

    那人倒是光棍,闭上眼睛,仿佛浑然不惧。

    木盾却有些不满意,立刻大声嚷嚷。

    “喂!你倒是说话啊!你的主子到底是谁,省得冤枉了我家少主!”

    那人却冷哼一声,一双三角眼只淡淡的瞥了一眼,极为不屑。

    林梦雅目光闪烁,接着说道。

    “既然你们不是一伙的,那我就按个算账。别以为你们落入我的手里头,还能安然脱身。我有千百种方法,让你们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她面色清冷,显然是真的动了气。

    起身,走到了那陌生黑影的面前,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我不管你背后的主子是谁,既然对上我,就知道自己没有什么好下场。你今日不说不要紧,我就断你一只手臂当利息。明日,再断你另外一只手臂,什么时候想说了,什么时候再说,不着急。”

    那双三角眼也没有想到,眼前浅笑倩兮的女子,居然心里狠辣至此。

    还没等他反应过来,那女子竟然亲自抽出其中一人的武器,毫不犹豫的砍了下来。

    “啊——”

    男人惨叫的声音,就连木盾都抖了抖。

    可女子却一点都不在意,扔了手中的武器,擦了擦自己的手。

    “至于你么,白苏,去请姚盛过来,他必须给我一个说法。”

    语气霸道到令人无法反驳,恍若她就是一切的主宰,任何人都不得侵犯分毫。

    疼得差一点晕过去的三角眼,眼看着几个人拖走了木盾,屋子里只剩下了他一个人后,眼神却闪过一丝阴毒。

    这女人,还真是毒啊!

    不过很快,木盾的惨叫声,就从隔壁传了过来。

    声声凄厉得让人心发颤,实难想象,到底是什么样的惩罚,才会让那样健壮的汉子,叫的这样的凄惨。

    看来,那女人果然是恨毒了木盾。

    一丝精光,飞快的从男人的眼中滑过...

    “盛哥哥,木盾那个笨蛋,真是去送死了么?”

    竹斋内,阿秀听着姚盛没出声,心思不由得沉了下去。

    “不过他倒是没死,只是被人抓住了而已。”

    姚盛依旧是那样平平淡淡的语调,丝毫没有因为自己的心腹被困而有任何的起伏。

    倒是阿秀跌坐在竹椅上,难过得不行。

    虽然她也恨不得砍了那笨家伙泄愤,但他们多多少少,有从小长大的情分在,她又怎么可能,会真的不担心。

    “她身边的人派人给我送一封信,说是要见我一面。你觉得,她会怎么做?”

    姚盛看着阿秀沮丧至极的样子,就知道这一关不好过。

    “林姐姐她...她身边的那些人,一定不会放过木盾的。更何况,我听说林姐姐已经危在旦夕,他们一定会杀了他,真是会杀了你。盛哥哥,你...你不要去了,我去!”

    姚盛没有答应,只是继续问道。

    “真的,没有半点转圜的余地么?”

    阿秀摇了摇头。

    “若是我,也绝不会放过木盾。更何况是他们,这些,本就是木盾欠林姐姐的。只是盛哥哥,你是绝对不能死的。若你死了,那烈叔他们,不就白死了么?”

    阿秀心中痛苦不已,可她却知道,事情走到今天这一步,任何人的牺牲,都不能白白的浪费。

    其实,从她失去眼睛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经明白了自己的使命。

    于她而言,肆意而行的时光早已经过去。

    她既然但了这份责任,无论如何,都会扛下来的。

    真正的痛苦,不是死亡,而是不得不努力的承担下去,活生生的承受着那些心如刀割的痛楚。

    “阿秀,这么多年,你累了么?”

    姚盛起身,过于柔弱的身体,让他看起来甚至比阿秀还要弱不禁风。

    伸出手来,轻柔的摸了摸阿秀的长发。

    哪怕,隔着一层布,阿秀也能感受到他的温柔。

    “我不累!最累的人是你!”

    明明否认,但她还是忍不住哽咽了。

    轻叹了一口气,姚盛把她的小脑袋,温柔的拥入怀中。

    “阿秀啊,可是盛哥哥累了...是真的累了...”

    阿秀抱紧了他的腰,嚎啕大哭。无泪,更显她的悲哀。

    姚盛一下下轻柔的拍着她的背,明明如鬼一般的嘶哑的喉咙,此刻却让阿秀觉得分外的温暖。

    “烈叔也好,文家也罢,他们都不会白白的牺牲。但阿秀,我的存在,如果只是让更多的人不幸的话,那一定是错误的。我不是想要逃避,也不是想要中途而退。大义固然重要,可我们的初衷是什么,你还记得么?”

    阿秀渐渐的收敛了自己的声音,松开了姚盛,点了点头。

    “我们就是为了给更多的人带去幸福,所以才会选择这一条路。我记得跟你说过,如果我的存在,变成了伤害别人的借口,那一刻起,我就不该存在。不要伤心,即便是真的为了给林姑娘跟他肚子的娃娃偿命,我也算是死得其所。但愿,那些仇恨能因此平息。阿秀,爱一个人不容易,但是恨一个人很简单,你明白了么?”

    姚盛的话犹如禅机,可阿秀却比任何人都明白。

    止住自己的哭声,阿秀面色坚定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扶住了姚盛的手。

    “我明白,盛哥哥,我陪你一起去。如果真的过不了这一关的话,以后的事情,我会承担起来!”

    姚盛十分的欣慰,即便阿秀看不到,也知道盛哥哥笑了。

    “嗯。”

    他轻轻的应了一声,放开了阿秀的手。

    躲了这么多年,他也真的躲够了。

    阿秀跟姚盛,一前一后的到了偏院。

    依旧是古怪到了极点的穿着,依旧是看不见任何面容的面具,只是从他进门的那一刻开始,一股可怕的杀机,便锁定了他。

    姚盛知道,是林姑娘身边的那些人。

    他来的时候听阿秀说了,那些都是顶顶优秀的人,对林姑娘犹如家人一般。

    如果林姑娘真的死了,只怕这些人会发疯。

    而他,就是为了平息此事而来。

    “哼,你还真有胆来!”

    一道冰冷的暴喝声响起,小玉立刻冲到了姚盛的面前,秀美的脸蛋上,满是对他的怨恨。

    “玉王子,今天我跟盛哥哥来,就是为了给你们赔罪的。”

    阿秀勇敢的堵在了姚盛的面前,只是她的语气有些哀伤。

    终究,他们还是敌对了,这一切,其实都不是她想要的结果。

    “你这个无耻的贱人!居然背叛我姐姐!亏得她对你那么好,贱人!贱人!”

    小玉几欲疯狂,但是他并未对阿秀动手。

    姚盛伸出手,轻柔的把阿秀带到了一边,对上了那个怒骂着他们的少年。

    “阿秀的事情,与你无关。你要是再敢辱骂他,就休怪我不客气。”

    那嘶哑的声音,此刻却颇有威严。

    小玉却并不怕他,只是想要冲上去跟他拼命。

    不过很快,小玉就被一个人强行抓住,然后被推到了那人的背后。

    一张雌雄莫辩的面孔,出现在姚盛的视线之中。

    虽然那人脸上是笑着的,却犹如笑面阎罗,处处带着杀机。

    姚盛不由得有些紧张,这些人里面,只有此人让他觉得危机感最盛,看来,他就是阿秀所说的清狐了。

    “小孩子不懂事,姚公子不必计较。你既然能赏脸来,那便是带着诚意。我这人公平得很,最喜欢礼尚往来。姚公子,如果要谈事情,就里面请吧。”

    姚盛谨慎的点了点头,嘱咐阿秀不许跟进来后,就跟着清狐,一起到了屋子里。

    屋内,摆放着一只巨大的棺材,而清狐则是笑着,抚摸着棺木,回首,冰冷的望着他。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