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三章 黄雀在后
    话音未落,林梦雅的心思却转了好多次。

    “这月龙骨,只有你们晋国皇室的人才会拥有。而且外人,应该不知道这东西的存在,更不知道,它其实可以证明你们每个人的身份。可如今,龙梦茹居然用她的月龙骨当信物,这说明——”

    龙天昱也是个聪明人,立刻反应了过来。

    “也许大王叔,就在素大那一伙里!”

    林梦雅满意的点了点头,而且,地位应该是不低。

    “我们都只看到了背后的深意,却忘记了最表象的问题。龙梦茹之所以用月龙骨来当信物,无非是想要证明自己是大晋皇室的人。如果你那个人,真是你的大王叔的话,那么一切就顺理成章了。我想,他既然选择跟龙梦茹合作,就代表对晋国王室有所图。看来,你那位大王叔,基本上可以确定是诈死的了。”

    林梦雅的分析,也是龙天昱心中所想。

    本以为这次来只是来陪自己的妻儿,没想到,却又遇到了更多的问题。

    静默了片刻后,龙天昱的神色坚毅。

    “我绝不会让他们回去阻碍轻寒。”

    他虽放弃了晋国国君之位,却并未放弃自己的责任。

    守护他的国家,这是每一个晋国男儿的使命!

    林梦雅轻柔的覆上了他的手,这才是她欣赏的龙天昱。

    “既如此,那我们依旧是并肩作战。不过我觉得,素大应该可以排除。”

    看到龙天昱疑惑的目光后,林梦雅耸了耸肩说道。

    “嗯,他长得太丑,不符合你们老龙家的遗传风格。”

    龙天昱勾起嘴角,显然没想到他女人的判断依据这么简单粗暴。

    而且,他还觉得好有道啊肿么办。

    既然有了调查的方向,他们也就有了动力。

    到时候,新仇旧怨一起算才好。

    “你让清狐把这东西原回去,不要打草惊蛇。这条线,我们留着还有用。”

    清狐是个中高手,这些事情不用林梦雅操心。

    外面的一场流产大戏,也渐渐的平息了下来。

    因她已经种下,端看会结出什么样的果来了。

    入夜,人声鼎沸的偏院终于消停了下来。

    来帮忙的宫人们被遣散了大半,其他人,也都疲惫不堪。

    巫医们只留下了一两个当班的,其他的都暂时去宫外的宅院休息了。

    不过,所有人都知道,屋子里的那位‘贺兰姑娘’,怕是要不行了。

    今晚,注定是一个不眠之夜。

    有黑影,悄悄的靠近。

    宫灯忽明忽暗,许是因为白天宫人们太过忙碌了吧,所以那些负责上夜的宫人,也似乎忘记了这里。

    夜色笼罩大地,也完全隐匿了黑色的影子。

    黑影迅速的往安静了不少的偏院移动,他很谨慎,再三确定无人发现自己的行踪后,才拐进院子里。

    脚步如风,瞬间黑影就贴在了窗户下面。

    隐藏在角落里,侧耳细听里面的动静。

    呜呜咽咽的低泣声传来,除此之外,再无任何其他的动静。

    他又耐心了听了一会儿,知道里面传来哽咽的话语。

    “看样子,小姐是不行了。咱们一起把她装殓了吧,但愿来生,小姐能...”

    后半段,还是被哭泣堵住了。

    他扒开一个小小的缝隙,只看到帷帐之中,有两个纤细的身影,在给床上的女子换装。

    她们的动作很轻柔,可床上的女子却无声无息。

    烛光下,他能嗅到里面的血腥气,很新鲜,也很浓重。

    然后,一小堆染着鲜血的衣服,从帷帐里面丢了出来。

    他听到里面的两个女子,一边低声哭着,一边给床上的人换好了丧服。

    “白苏姐姐,你莫要再哭了。明天贺兰小姐出殡,你总是要忙的。这里由我看着,你先去休息一会儿吧。”

    白苏么?黑影知道她是谁。

    那是贺兰最为信任的心腹侍女,如果贺兰真的不行了,那女人一定会伤心死的。

    “我不去!我不要离开主子!主子,你也带着白苏一起走吧!”

    哀伤到了极点,哪怕是所谓的武林高手,也跟常人没什么两样。

    另外的侍女劝了又劝,白苏终于一步三回头的离开了房间。

    那侍女转身回来,叹了一口气,摇了摇头后,继续守在床前。

    即便是人死了,可也总该有人守着不是。

    白苏离开,房间又恢复了安静。

    那黑影终于动了,从袖口里,拿出一柱迷香。

    细细袅袅的烟雾,顺着窗缝蔓延到了屋子里。

    黑影依旧不急不忙,直到迷香燃尽,屋子里传来有东西落地的声音,黑影才小心翼翼的收起剩下的一小截。

    明天,绝不会有人发现任何的痕迹。

    黑影左右看了看,大胆的推开了窗子,轻柔夜猫,跳到了地上。

    他依旧谨慎,哪怕屋子里没有一个是清醒的了。

    迅速的靠近帷帐,掀开那厚厚的帘子,终于看到了床上,躺着一个人。

    黑影屏住了呼吸,屋子里除了晕倒在他脚下的侍女之外,并无半点其他的呼吸声。

    他终于可以确定,床上的的确是个死人了。

    疾如闪电,那人跨到了床上,掀开帘子想要抱起床上的‘死尸’。

    就在他伸出手的一瞬,肩膀被人重重的点了一下。

    黑影暗叫不好,刚想要寻个空子扑出去,却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完全不受控制了。

    糟了!他中招了!

    ‘噗通’一声,黑影栽倒。

    只能睁大了一双眼睛,看着那个本应该中了迷香的侍女,一把撕下自己脸上的面具。

    而刚才出去的白苏,也迅速回来。

    “还真是有啊!姑娘果然好算计。”

    那白苏的声音有些不对劲,似乎更柔弱一些,好像——好像是刚才的侍女!

    倒在地上的黑影迷惑了,因为他的头脑,渐渐的不清醒。

    “又有人来了,躲起来。”

    来不及解释,撕下面具的侍女,拉着声音不对的白苏,迅速的藏在了床边上。

    没过多久,一道黑影再次降临。

    只是这一次,人却是从门进来的。

    第二个黑影依旧是走到了床边,只是并没有掀开帷帐。

    反倒是跪在了地上,声音低沉。

    “贺兰姑娘,一切都是我木盾的错,是我害了你们母子。你们若是要恨,就恨我一个人好了。请千万,不要去打扰我的少主。木盾,给你们偿命来了。”

    寒光一闪,木盾手中出现了一把晶亮的匕首。

    那人真的是求死心切,竟然丝毫没犹豫的,对准了自己的心窝,狠狠贯下。

    那力道,绝非是做戏。

    ‘叮’的一声脆响,木盾手中的匕被击飞,可是他的拳头却还是擂在了胸口。

    ‘噗’的一声,木盾吐出了一口鲜血,但是他的眼中,却有着疑惑跟不解的情绪。

    到底,是谁击飞的了他的匕首?

    “你这大个子,不知道说你是傻好,还是实在好。算了,一起带走吧!”

    木盾只看到帷帐动了动,随后肩膀一痛,人就软绵绵的倒下了。

    在他失去意识之前,木盾只看到一道袅袅身影,从帷帐之中步出,那不是——

    宫内的一处密室里,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的林梦雅,在龙天昱的陪同下,坐在椅子后面,看着面前五花大绑,嘴里头还塞着软木的两个家伙。

    他们,就是昨晚夜闯之人。

    而让他们昏过去的东西,则是林梦雅特质的软骨散。

    只要粘上那么一点点,然后用金针刺破皮肤,瞬间就会让人丧失全身的力气。

    别说是反抗了,就连咬舌自尽都费劲。

    嫩红色的嘴角微微扬起,老师最近跟她可没闲着,鼓捣出不少的好东西来。

    今儿,就是检验的时刻了。

    “主子,您说这两个人,会是一伙的么?”

    昨晚,白苏跟宁秋调换了身份。

    要说人家宁秋,还真是演技派中的实力派。

    一个肝肠寸断,演得林梦雅都以为自己真的要不行了。

    床上的‘尸体’由身形跟他差不多,但是因为王蛊的原因,伪装死尸带有天然优势的小玉友情出演。

    为此,他们还一人封了一个大红包给小玉。

    虽然小玉抗议来着,但全体都认为,除了他之外,哪个男人的身段也没有他的像林梦雅。

    事实证明,群众的眼光是雪亮的。

    所以,他们顺顺利利的抓住了这两个货。

    林梦雅挑起眉头,看了看眼前的两堆,摇了摇头。

    “不好说。”

    但试探的结果的确是要出来了,估摸着他们的药劲儿要过了,清狐捏开每个人的嘴巴,各喂进去一颗药丸。

    没多久,两个人彻底的清醒,可唯一能活动的地方,就是脑袋。

    “呜呜呜呜——”

    陌生黑影很淡定,但是木盾却瞪着牛眼,惊讶的看着完好无损的林梦雅。

    后者却没搭理他,反倒是转过头,闭上眼。

    转眼间,木盾的周围站满了人。

    “给我扁他!”

    清狐一声令下,木盾就成了全体脚下的沙包。

    挺健壮个汉子,愣是给打得像是个肉球,过程堪称惨不忍睹,极其暴力。

    等到众人发泄够了,那木盾也就奄奄一息了。

    林梦雅这才睁开眼睛,好整以暇的看着他。

    “咱们,聊聊吧。”

    鼻青脸肿的木盾,心里头想要骂娘。

    这哪里是王宫,分明是地痞流氓大会战。

    很快,木盾嘴里的软木被去除,那人也终于得以开口说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