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二章 勇敢面对
    睫毛轻颤,清狐笑着说出了自己今生最大的耻辱。

    林梦雅心头升起浓浓的悲哀,骄傲如清狐,到底是如何捱过那些恶魔的手段的?

    “我曾经想过死,就在他的面前,用匕首深深的划开了自己的手腕。然后,他笑着拿杯子接了我的血,再慢慢的把我治好。”

    直到现在,清狐每每想起那场景的时候,都忍不住浑身轻颤。

    后来,那个人甚至把他当成了血奴。可在一些药物的作用下,他哪怕是差一点被取光了血,也依旧不能死。

    后来,他麻木了,那人也有了更好的玩具,他才离开了那人的手中。

    不过后来所经历的事情,也不比前面好多少就是了。

    总之,他是一个被彻彻底底的践踏过尊严的人,直到遇到林梦雅。

    这个坏坏的丫头,才勾起了他以为早就丢弃的希望。

    林梦雅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拼命得告诫着自己,绝对不能失去理智。

    一旦她失控了,那么所有人的努力都会白费。

    看着那印证了罪恶的骨龙,林梦雅很想把这东西砸成粉末。

    但是她知道自己不能这样做,至少,现在不行。

    “他,为什么要接你的血呢?”

    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问出这个问题来,但直觉告诉林梦雅,很有可能对方是另有目的。

    因为清狐的血液,其实并不简单。

    这是之前她帮清狐解毒的时候,瞧出的端倪。

    只不过没有声张而已。

    “我也不知道,但是他所挑选的少年,都是十五岁到十七岁之间。十七岁以后,他就不会再给这些血奴放血。”

    清狐回忆着,低声说道。

    血液么?

    林梦雅不禁陷入了沉思。

    从最开始跟烛龙会接触,血液,就成了不可避免的一个因素。

    这个世界跟她之前所在的现代社会有些不同,血液之中,除了那些常规的物质之外,好像是有些神秘的作用。

    当然,这东西也很好解释,并不是什么怪力乱神的存在。

    怪就怪在,为什么是十五到十七岁的少年,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意义么?

    “这些人的出身,相貌,或者是其他的特征,可有什么相似之处?”

    林梦雅完全陷入了研究,而清狐也因为自己压抑最深的黑暗,不再只有他自己背负,而渐渐的有了些释然。

    至少现在林梦雅问的那些问题,没有让他感觉到多痛苦。

    因为他知道,她了解的越多,就意味着自己的复仇希望,会越来越近。

    “要说相同之处的话,除了年龄之外,我也找不到什么其他的了。对了,这些人的相貌,都是极其优秀的,身段必须要纤细,都不会太矮,总而言之,高挑,貌美。”

    林梦雅怪怪的看了清狐一眼,这家伙,真的不是在自夸么?

    不过很快,她就把这种想法驱逐出了脑海。

    烛龙会用血养人的法子,可以让人保持青春貌美。但林梦雅觉得,好像不仅仅是这么简单的原因。

    说起来,当初那位大皇子不得宠的原因,宫内的典籍可是半个字都没有提及。

    之所以这样,无非是两个原因。

    第一是,无关紧要。

    但能让他从一个得宠的皇子,变成一个失宠之人,显然不是件小事。

    那么就是第二种可能了。

    这件事情,一旦爆发出来,会成为皇室的丑闻。

    既如此,那么假设说大皇子真的是诈死的话,恐怕会跟这件事情有关。

    而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这个人,或者是查找到确切的信息,来确定他究竟是不是晋国那位大皇子。

    “这个人,可有什么特征么?”

    清狐脸色晦暗,虽然他跟那位大皇子的确是有过近距离的接触,可这人实在是小心,全身都裹在衣服里面,没有任何的缝隙。

    “他身形很高挑,声音却不像是一般男子那么低沉,倒像是个少年。烛龙会的人都管他叫尊客,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再有就是,他的身上,总是带着一股子极淡的花香。我不知道那是什么花,总之让人嗅了之后,头脑总是有些昏沉。”

    哪怕是回忆,清狐还是忍不住出了一身的薄汗。

    林梦雅注意到了,所以不再准备继续往下问。

    拍了拍清狐的肩膀,林梦雅笑着安慰道。

    “好了,我会把这股花香的主人给你揪出来。到时候,我们把他千刀万剐,整的死去活来。我出技术,你出人力。”

    看着面前的女子跃跃欲试,一抹轻松的笑,终于爬上了他的嘴角。

    她说的话,他一向都是比任何人要信任的。

    因为她,总是会有能力做到。

    “好,我等着。”

    知道现在的清狐不宜再出门去做事,林梦雅把他指派到了前院,帮着宁秋去指挥宫人。

    没多久,龙天昱的身影,出现在她的面前。

    彼时,她正在低头凝思。

    “趁热吃。”

    视线范围内,出现了一盘新鲜的点心。

    林梦雅眼前一亮,抓起一个咬了口。

    金黄酥脆,主要是里面还掺杂着咸香的羊肉,一点都不腻人。

    林梦雅眯起眼睛,笑得眉眼弯弯。

    “还是你最懂我。”

    哄人的话她从来都不缺,心里头稍微有些不对劲的龙天昱只听到这句话,就明白自己的地位没有动摇。

    虽然眼前的女子与他拜堂成亲,现在还坏了他的娃。

    但是他总是有些患得患失,因为眼前的女子,实在是太特别了。

    他毫不怀疑,如果自己真的做了对不起她的事情,这女人会立刻离开,连个背影都不给他留。

    因为,她与他,不管从哪方面来说,都是平等的。

    这一点,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还在想清狐的事情?”

    纵然知道清狐跟梦雅不可能有什么,可他还是有些介意。

    坐在她的身边,揽住了她的纤腰,龙天昱的声音有些闷闷的。

    林梦雅白了他一眼,这男人,怎么越来越小气了。

    “没有,是在想你那位大王叔。我总觉得这人有点怪,嗳,你知道他当初是因为什么,才得罪了你的皇爷爷的么?”

    戳了戳龙天昱的胸膛,林梦雅正色道。

    龙天昱把头放在她的肩膀上,脑中却是在不断的回想着。

    “这个...父皇倒是没提起过。不过我小的时候,好像是听皇爷爷身边人提起过一次。具体是什么我并不清楚,但好像是从大王叔大病初愈以后,皇爷爷才疏远了他。”

    “大病初愈,什么病?”

    林梦雅看着近在咫尺的俊脸,皱眉问道。

    “大王叔曾经从马上摔下来,昏迷了六日。从这次以后,皇爷爷就厌恶了他。他从前身边伺候的一个都没有留下,都被处死了。”

    “难道,是你大王叔的脑袋被摔傻了?”

    面前自家娘子那不靠谱的猜测,龙天昱无奈的刮了刮她的小鼻子。

    “应该不是,父皇这几个兄弟们都曾说,论机智才德,大王叔当属第一。但我是觉得,越是聪明的人,就越会犯傻。也可能是这个原因,才让皇爷爷恼了大王叔吧。”

    林梦雅点点头,她其实觉得也是这样。

    如果是傻了,典籍上应该会有记载。反正各朝各代都有傻的,倒也不缺他这么一个。

    这就奇怪了,一个冰雪聪明深受宠爱的大皇子,是如何花样作死,完全失去他父皇的宠爱的呢?

    寻根溯源,只怕解开这个谜题,一切的事情,都可迎刃而解了。

    又咬了一口羊肉点心,林梦雅摸了摸肚子。

    “昱,我总觉得我肚子里的,是个男/宝宝。”

    “嗯,为何?”

    龙天昱低头,看着她肚子上的球。

    “因为我最近太爱吃肉了。”

    她虽然不挑食,但对肉类却没什么特殊的偏爱。

    而且听人家说,如果怀男孩的话,可能会爱吃荤腥一点。

    “我想要个女儿。”

    龙天昱轻柔的拍了拍她的肚皮,嘴角含笑。

    把羊肉点心塞进嘴里,林梦雅用自家男人的袖子擦了擦手。

    “嗯,如果是个女孩的,估计是个长络腮胡子的纯汉子。”

    某爹一脸黑线,这当娘的,真的不是来坑娃的么?

    清狐这一趟出门的收获不小,林梦雅他们也终于知道,天成公主龙梦茹,一只跟素大有所勾结。

    其实这一点上,她倒是一点都不意外。

    龙梦茹的野心不小,而烈云国的大王子完颜景也是一样。

    既如此,他们两个狼狈为奸,倒也算是合情合理。

    可现在龙梦茹手中,应该没有什么合适的筹码了才对。

    自从龙天昱登基以后,表面上太平,暗地里凡是跟上官家有关系的官员,都已经被他跟龙轻寒的人,暗中替换架空了。

    如果上官家卷土重来的话,也达不到什么特别厉害的效果。

    而素大是谁?完颜景又是谁?

    他们如今可是手握重器,小玉只要一个不小心,就会被完颜景完全压制下去。

    这样的人,怎么会选择龙梦茹这只丧家犬合作呢?

    翻来覆去的看着手中的半月龙骨,林梦雅忽然想起,自己好像还忘了问一个最关键的问题。

    “你去帮我问问清狐,这东西,他是怎么得来的?”

    龙天昱点点头离开,不多一会儿,就得到了她想要的答案。

    “清狐说,他是亲眼看到那些人,拿着这龙骨当做信物,所以才想办法偷过来,并没有看到龙梦茹的人。”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