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十章 悔恨难当
    不管王宫内究竟是什么样的情况,至少现在的竹斋内,则是热闹非凡。

    “木盾,你给我停下!今天我要是不戳你几刀给我那个未出生的小外甥报仇,我就不是东方秀!”

    气昏头了的阿秀挥舞着手中锃亮的匕首,在院子里循声追着砍木盾。

    后者因为手受伤所以气息有些不稳,也不敢闪得太快太远,免得阿秀小姐出现什么意外,导致竹斋内一片狼藉。

    不过竹斋的主人,却状似淡定的坐在屋子里。

    面具遮住了他的脸,谁也不知道他现在的表情究竟是什么。

    良久,他才淡淡开口。

    “够了。”

    不咸不淡的两个字,却让阿秀跟木盾同时停下。

    “盛哥哥,你还要护着他么?”

    阿秀心不甘情不愿,手中的匕首还是跃跃欲试。

    姚盛看了她一眼,喝了一口杯中茶。

    “木盾,站在那里。”

    被点到名的立刻挺拔如松,再也不敢有丝毫的反抗。

    阿秀摸到那人的面前,手中的匕首高高举起,许久,却没有落下。

    “盛哥哥,林姐姐的孩子没了!都是这个家伙害的!”

    匕首掉落在地,阿秀也蹲在地上,难过得像是个孩子。

    她是真的,为林姐姐跟宝宝难过。

    但木盾的为人她是再了解不过的,他这么做,也一定是为了盛哥哥。

    她不明白,为什么他们都是她的亲人朋友,可最后,却要落得这样的下场呢?

    “没了么...你确定?”

    姚盛的声音略有些迟疑,按说不至于如此的,怎么会...

    阿秀点了点头,脸上的难过丝毫不掺假。

    “我进宫的时候,正好看到玉王子,是他带我去找了林姐姐。我在院子外面待了好一阵,有很浓重的血腥味,而且人很多。府里的婶婶们小产的时候,也是这样的。”

    凭借着心蛊,阿秀其实已经可以完全弥补失去视力的不便。

    所以,跟亲眼看到的没什么两样。

    姚盛沉默了,心中切切思索。

    “的确是他的错,但木盾是我的人,他又是为了我才做这种傻事。有什么事情,该由我一并承担。劳烦你去在看看情况,尽一尽绵薄之力。孩子没了,至少大人不要出事。”

    姚盛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逃避的人。

    这件事情,他一定会负责到底。

    阿秀到底是惦记着林梦雅,跺了跺脚,拿了木盾手中的药盒后,转身匆匆离开。

    “若林姐姐有个什么闪失,咱们从小长大的情谊,也算是到头了。木盾,即便是你是为了盛哥哥,也别埋没了自己的良心。有些事情...还是不要做的好。”

    少女苦涩的警告传来,木盾愣了愣,眼中痛苦的神色,一闪而逝。

    看了看屋子里,状似淡定的少主。

    其实,他们心中都有不能明说的秘密。

    阿秀急匆匆的带着药丸再度回到了王宫内,其实她去闹一场,无非是希望得到手中的东西。

    “我要求见玉王子!”

    王宫的內侍看到阿秀自然是不敢怠慢,顷刻,她就出现在小玉的面前。

    “这是姚家特制的药丸,我不知道能否救回宝宝,但是好歹能吊住林姐姐的命!”

    小玉挑着眉,看着放在他面前的药丸。

    跟在林梦雅的身边久了,小玉也熏染上了一些草药上的知识。

    这丸药药香扑鼻,显然是上品中的上品。

    旋即,想起了姐姐的吩咐,冷哼了一声。

    “以为,用这些东西,便可以抵消他们的罪过么?阿秀,你居然来当他们的说课?你可知道,我姐姐现在生命危在旦夕!”

    小玉的语气冰冷,阿秀信以为真。

    拼命的摇了摇头后,才急急的说道。

    “不是这样的,姚盛说,不管有什么样的后果,他都愿意承担。这药,是我要拿来的,才不是给他们求情来的!”

    其实阿秀心里头,还存有一丝丝的幻想,至少希望姚盛跟林姐姐,不要成为不死不休的仇敌。

    但她太清楚林姐姐的个性,木盾只怕是难逃一死。

    可这是他自作自受,怨不得旁人。

    “那便好!那木盾委实歹毒,你可知道,他跟素大的联手合作,不仅仅想要谋杀腹中胎儿,更是想要我姐姐的命。可怜我姐姐,还没看到小外甥的模样就...”

    小玉的声音哽咽得很真实,真实到阿秀心里也泛起一阵阵的酸涩。

    “你...你别哭了,能不能让我见见林姐姐,我有几句话,想要跟她说。”

    本来,小玉是骗不过阿秀的。

    毕竟他身上有子蛊,而阿秀身上的心蛊,早已经跟她合二为一了。

    但有王蛊的压制,甚至阿秀只要靠他近一些,心蛊就会受到一些影响。

    所以此刻,她竟是全然相信了小玉。

    “好,我带你去见她。”

    小玉神色淡淡,引着阿秀去了院子。

    彼时人声鼎沸,里里外外都有不少忙活着的宫人。

    但室内,却只有白苏跟宁秋两个人照顾。

    如今宁秋已经是王宫里,实打实的掌权宫女,且又是王后的心腹,一是显示王后对贺兰的关心,二来,有她在,那些宫人委实是不敢乱来的。

    “白苏,阿秀来看姐姐了。”

    小玉站在门外,朝着门口轻声说道。

    白苏立刻打开了大门,迅速的跟小玉交换了一个眼神后,声音哽咽的说道。

    “阿秀姑娘,进来吧。”

    屋内的血腥味,很刺鼻,也很新鲜。

    阿秀的心如坠冰窖,她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林...林姐姐...”

    低声呢喃,阿秀几乎瘫倒在地。

    最后,还是白苏扶着她,走到了林梦雅的床前。

    “阿秀...你来了...”

    细细柔柔的声音,听起来就很虚弱。

    阿秀跪在床前,不管她如何难过,都再也不会有一滴眼泪。

    “别哭了...”

    听着林姐姐温柔的声音,阿秀心头的负罪感一层层的叠加。

    “林姐姐,你不要离开我们,求求你,不要!”

    阿秀想要握住林梦雅的手,摸索着却发现林姐姐身下的被褥,都已经微湿了。

    浓烈的血腥味,让阿秀的手在颤抖。

    为什么,事情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阿秀...我可能撑不过去了。”

    她听到林姐姐的声音,带着点淡淡的嘲讽,但更多的是无力感。

    不要!她不要这样的林姐姐!

    “不!你可以的!我去给你找最好的药,给你求最厉害的大夫。林姐姐,求你,不要死!”

    如果她有泪,此刻早已经泛滥成灾。

    可她却只能紧紧的握住林姐姐微冷的手,不停的向巫后娘娘祷告。

    “最好的大夫...阿秀,医者难以自医。也许,是我命该如此吧。”

    林梦雅语气释然,犹如人在临终前不得不为之的豁达。

    阿秀怕了,因为她似乎嗅到了死亡的味道。

    “林姐姐!不要死!”

    都是她的错,如果不是她...

    一切,都是她的错啊!

    “阿秀,小姐的时间不多了。你还是先走吧,免得伤心。”

    沉浸在悲伤之中的阿秀,完全没有注意到屋子里的异常。

    直到她被宁秋劝走,脑袋还是浑浑噩噩的。

    屋子里,林梦雅却完好无损的从床上坐起来。

    那血不过是新鲜的猪血,不过让老师配上了一点药来炮制,因此不管是外观还是气味,更像是人血。

    眯起眼睛,看向窗外。

    “主子可是怀疑——”

    轻轻的点了点头,其实,她也不想怀疑阿秀的。

    但这个丫头她很了解,所以那些反常的地方,完全逃不出她的眼睛。

    “她也是不得已而为之,而且,也没有想到,那些人会真的对我下手。”

    眸中翻腾压抑的痛苦,阿秀的行为,几乎是背叛。

    他们之间的友情,也几乎土崩瓦解。

    林梦雅看似冷清,实则十分看重这些人。

    压下心头翻腾的苦涩,在事情未曾水落石出之前,任何人,她都不能轻易的放弃。

    “盯着她,看看姚盛会有什么举动。素大那边,可曾传来什么消息?”

    转身,两个人钻进了床架后面的一个小侧门。

    转眼间就到了之前,跟小玉见面的那个小屋子里。

    龙天昱依旧坐在那里,不过他今天却没穿內侍的衣服。

    一身玄色的便服,让他少了几分为君者的霸气,反倒是多了几分烟火气。

    此时此刻,他仅仅是一个丈夫,一个准爸爸而已。

    林梦雅带着白苏,坐在了他对面的椅子上。

    男人抬头,跟她交换了一个浅浅的眼神后,继续埋手在眼前的情报上。

    “素大那边倒是没什么,只是这几天有几个陌生人初入他临时居住的府上。”

    现在这个时候,还跟生人见面?林梦雅心中有几分猜测,却并不明朗。

    “可能查清楚是什么人么?”

    白苏摇了摇头,这些事情,她早就想到了。

    “来历不明,但看样子,不像是烈云的人。倒像是,晋国人。”

    他们派出去的探子可是经过专业培训的,尤其是林梦雅更是要求他们一定要细致入微,从一些微小的动作之中,就可以判断出许多的东西来。

    “晋国人?这倒是有些奇怪了。”

    他们既然可以来,晋国其他人也未必不能来。但是,林梦雅总觉得有些古怪。

    “那些晋人,出身可不低呢。”

    一道声音,带来了让林梦雅更加疑惑的消息。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