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九章 走漏风声
    林梦雅用被子捂住了自己的脸,因为她从窗口的位置,明显看到了一个灵巧的身影,刚从院子的一侧墙壁上蹦下来。

    嗯,灭国什么的,但愿那两个人别打起来的好。

    谁知道——

    “灭国有点困难,灭族行么?”

    林梦雅浑身一震,表情难以言喻。

    说好了成熟稳重的玉王子呢?家国天下呢?就这么儿戏了?

    可她家那个晋国新帝,还真的认真思考了许久,最后应道。

    “十族,这是底限。”

    wtf!你们这是要逆天啊!

    林梦雅眼看着局面要崩,只好老老实实的露出自己这张脸来。

    “我没事...没事,你们先过来,我有事要跟你们说。”

    虽然声音有些虚弱,但林梦雅的面色还是红润自然,看样子没什么大碍。

    外面的两个也走了进来,龙天昱默默的坐在林梦雅的身边,让她靠在自己的怀中。

    其他的几个人心里表示嫉妒,但在林梦雅的目光下,不得不安分了下来。

    各自找了把椅子,坐在了林梦雅的床前。

    她...压力有点大。

    “其实我没什么事,算是有惊无险。我不是不想让你们去帮我报仇,但现在不是时候。”

    她知道,龙天昱他们其实都已经气急了。

    要不是念在顾全大局的份上,只怕现在,整个王宫已经让他们闹得个天翻地覆了。

    尤其是护在自己腰间的大手,林梦雅悄悄的覆了上去,有些默契,他们夫妻二人才懂得。

    “话虽是这么说,但他们公然对你动手,显然是已经活够了。况且时局这么乱,死个把人根本不算什么。”

    前任江湖第一杀手,眯起眼睛,语气就像是在谈论今晚要吃烧鸡还是烧鹅。

    当然,他亲手宰的那一种。

    林梦雅无奈,只能轻轻的抚摸着自己的腹部。

    “宝宝呀,你干爹戾气太重。成天不是杀人就是想杀人,以后咱们不理他。”

    清狐一愣,瞬间眼神一亮。

    什么第一杀手的气场完全崩掉,就差吐着舌头摇尾巴了。

    “那可不行!我既然是宝宝的干爹,宝宝怎么能不跟我亲近呢。放心吧宝宝,以后干爹教你最上乘的武功,给你找最好的兵器。杀人这种粗活,咱们还是不干了!”

    气氛,一下子从冰冷沾染上了丝丝的温情。

    林梦雅偷偷的在心中笑了。

    这个宝宝是个幸运星呢,自从她发现宝宝以后,许多事情总是能遇难成祥。

    但愿,宝宝的出生能给这个世界带来一丝祥和,化掉这世间的戾气。

    好在,天大地大,都不如她肚子里的宝宝大。

    大家虽然心里有所不甘,可还是考虑到她的心情,暂时把愤怒压了下去。

    在一家子的注视下,百里睿跟左丘羽做了十分细致的检查,确定宝宝跟她都平安无事,气氛才真正的缓和下来。

    他们都是聪明人,自然知道有些事情是反常的。

    “素大那个人最是狠毒狡诈,想来他之所以会对姐姐下手,应该是想要神不知鬼不觉的杀了她。”

    小玉神色沉重,因为素大这个人十分的狡猾,就连小玉也拿他没什么办法。

    眸色一沉,此人看来不除不行了。

    “我检查过了,梦雅丫头身上的毒,是一种极歹毒的药粉。幸好她体质特殊,不然那暗劲儿经过催发的话,孩子会在腹中被完全斩断生机。而母体,也会血崩而亡。”

    百里睿的神色虽然不像是那些小辈一般的外放,但眼眸深处的冷意却在倏然间凝结成冰。

    看来,他这个毒圣,果然是远离江湖太久了。

    “好歹毒的手段!”

    清狐咬着牙,用力的握着手中的长剑。

    一屋子里的人,都恨得牙痒痒。

    林梦雅能感觉得到身后,龙天昱绷起的身体,只能紧紧的,用身体贴住那个人的胸膛。

    龙天昱的性格她比任何人都清楚,越是愤怒反而越沉默。

    她不希望自己的男人失去理智,但也能够理解,他心头的那股子怒意。

    没有一血气方刚的男人,会容忍别人肆意的算计伤害自己的妻儿。

    何况,是他。

    “老师,这药催发的暗劲儿,应该不是即刻就发作的吧?”

    林梦雅看向百里睿,后者点了点头。

    看来素大做事尤其谨慎,如果她真的中了招,即便是到了最后,也只能查到木盾的身上。

    他,早就把自己摘得干干净净了。

    “姐姐你的意思是——”

    小玉迟疑的问道,林梦雅点了点头。

    “我现在可以肯定的是,大王子急于消灭要杀了我,好把所有的事情都推到小玉的身上。”

    龙天昱与她对视了一眼,互相明白了彼此的想法。

    “不如我们将计就计,一会儿你们传出消息,就说我动了胎气,已然在弥留之间。这样,就能看到他们下一步的动态了。”

    有些话,林梦雅还没有说出来。

    纵然她已经有了身孕的事情几乎是出于半公开的状态,但除了她身边的人之外,倒是无人知道她真正的身体状况。

    但木盾留在她身上的暗劲儿,跟素大催发的药是有问题的。

    那么精准的计量,恰巧说明他们是完全了解她目前的情况。

    看来,她的身边并不干净。

    但这个人,为何没有暗中谋害过她,显然,是另外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了。

    几个人都是林梦雅最为信任,也是最为关心她的人。

    一会儿的功夫,各项准备工作都已经就绪。

    倒是百里睿有些不放心,还偷偷的烧了香,希望别因为这一场而吓坏了她肚子里的宝宝。

    其他的几个人,还听从百里睿的建议,一人封了个大红包给她压惊。

    林梦雅小秘密的收下了所有的红包,钱嘛,她可从来不嫌多。

    当阿秀从姚盛那里出来,包了不少上好的安胎药,急急忙忙的赶到王宫内院的时候,听到的就是贺兰姑娘小产的消息。

    登时,她楞在了原地,手中的一包包珍贵的药材,也被她无意识的扔在了地上。

    “不!不可能的!”

    她发了疯一般的跑向林梦雅居住的那个院子里,心慌意乱的情况下,她也全然忘记了心蛊的指引,跌跌撞撞的,差一点摔进花池子里。

    旁边很快有宫娥看到了略微有些狼狈的阿秀,不敢怠慢,立刻引着这人去见了玉王子。

    “玉王子!林姐姐呢,林姐姐怎么样?宝宝...宝宝真的...”

    她声音哽咽,紧紧的抓住小玉的手臂。

    后者余光看着周围的人,虽然不知道阿秀为何会进宫,这但绝对是个好机会。

    当下,也忍不住哑了嗓子。

    “现在百里睿前辈跟左公子都在那里,孩子,只怕是...”

    小玉的语气低沉而悲切,已经全然慌了神的阿秀,哪里还顾得上用心蛊判断真假。

    跌坐在地上,阿秀心头悲伤不已。

    她是极喜欢林姐姐的,也喜欢她肚子里的宝宝。

    可怎么会——

    “我带了药来,麻烦你转交给林姐姐,我还有事,先走一步了。”

    阿秀心头悲愤不已,也知道这局面是由谁造成的。

    因为知道,所以更觉得没办法就这样去见林姐姐,有些事情,她必须要问个清楚。

    小玉拉不住她,只能吩咐左右,一定要把阿秀送回家才行。

    转身,提了药,匆匆的赶到了林梦雅居住的院子里。

    这里已经是一片混乱,尽管有王后亲自派来的人来帮忙,但是看着一盆盆的血水被端走,还是有些触目惊心。

    他把药交给了那些人,人却悄悄的溜入了后院。

    趁着所有人都没发现,小玉一闪身,进了一间屋子。

    “你怎么过来了?可是有什么要紧的事么?”

    屋子里,唯有林梦雅跟龙天昱两个。

    看到小玉到来,龙天昱的眉头微微蹙起,低声问道。

    “刚才阿秀来过了,还带了一些药过来。姐姐,我按照你交代的已经跟她说了。”

    坐在案前,正看着书的林梦雅点了点头。

    白苏之前跟她讲述姚盛其人的时候,曾经提到过,姚盛此人虽然神秘叵测。但因为身体不好,所以是离不开那些名贵又奇特的药。

    恰好,这些药只有东方家才能有。

    一来二去的,两个人便熟识了,也算得上是青梅竹马。

    那姚盛的竹斋不许任何人接近,唯有阿秀能轻易出入。

    所以,林梦雅才要小玉在那里守着。

    “只是——我的人还未出宫,阿秀到底是从那里知道,有人想要暗算你呢?”

    小玉眉头微蹙,想不明白。

    林梦雅倒是看了他一眼,若有所思。

    嘴角勾起,笑得有些神秘。

    “那必定是从凶手那边得知的,算是帮了大忙了。”

    她语气淡然,眸光透出几许自信。

    不管透露消息这一项做得如何隐秘,终究输在刻意上了。

    显然,阿秀曾经去过姚盛那里,还得知了木盾伤了自己的事情。

    这下子,一切都顺理成章,天衣无缝了。

    “可是姐姐,你干嘛要故意透露给阿秀呢?就算是她跟姚盛有旧,能把这个消息带过去,也有些大费周章吧?”

    小玉不懂,但是他听话,所以现在才问。

    林梦雅笑了笑,眸光闪动,回答道。

    “当然,是为了试探。”

    试探什么?

    屋子里除她之外的两个人对视一眼,到底是什么意思?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