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八章 另有隐情
    “怎么了?难道那个该死的家伙还有后招?”

    白苏的那口气已经提到了喉咙里,那些家伙们要是敢真的伤了主子跟宝宝,她一定会用尽一切手段,让他们碎尸万段!

    林梦雅却轻轻摇了摇头,今天在朝堂上,想要要她命的人不少。

    但真正有威胁的却没有几个。

    只是奇怪的,是那个叫做姚盛的人。

    “白苏,你知道姚盛么?”

    林梦雅轻声问道,白苏愣了愣,冥思苦想了半天,才想起来这个人是谁。

    “姚盛...好像是姚家的大公子。姚家子嗣兴旺,但这个姚盛是长房嫡子。身份十分的尊贵,可惜是个病秧子,从小是泡在药罐子里长大的。据说很是神秘,无人见过他。不过姚家的人,能有几个是好坯子。”

    白苏对姚家人没什么好感,林梦雅又何尝不是。

    那木盾,可是他的人。

    “今天,他跟着素大他们一起来的。他有点怪,不过我暂时没办法确定什么。”

    心头有几个念头在盘旋,可现在她无凭无据,也只能是猜测罢了。

    胸口有些发闷,向来是那暗劲儿的原因。

    林梦雅靠在床上,闭着眼睛检查着各项数据。

    还好,宝宝一点事情都没有。

    武力一向是她的短板,她的血液可以免疫各种病毒,唯独对物理伤害没办法预防。

    幸好那暗劲儿是需要药物催发的,不然很可能在她没有防备的情况下,伤害到肚子里的宝宝。

    眸子睁开,一道寒芒一闪而逝。

    素大,木盾,这个仇,她林梦雅记下了!

    今天的审判,各方势力自有决断。

    只是他们都清楚,王上的意思。

    一时间,王城上下,风雨欲来。

    雅致清净的小院内,姚盛已经脱去了黑色的衣衫,露出了里面青灰色的长袍。

    那人的身材清瘦得很,不是女子般的纤细,是男子瘦削到了极点的脆弱。

    仿佛一根枯竹,风一吹就会被折断。

    此时,他正坐在一张竹椅上,闭目养神。

    小院所有的一起都是用竹子制成的,就连地面也是用大块大块的竹片拼接的。

    这里没有院墙,有的仅仅是密不透风的青竹。

    而小院的主人,更加怪异。

    轻柔的脚步声在地面上回想,姚盛立刻睁开了眼睛,看到了面前娇俏的少女。

    “你怎么来了?”

    他轻声问,有些意外。

    “我来看看你,听人说,你的身子已经大好了。”

    少女俏脸带着甜笑,声音也清脆柔美,只是那双水亮的眼睛,却显得过于空洞无神。

    自顾自的走到了他旁边的竹椅上,轻车熟路。

    他伸出手来,在少女的眼前晃了晃,语气微冷。

    “是谁伤了你?阿秀,告诉我!”

    阿秀扬起嘴角,却显得有些苦涩。

    “烈叔死了。”

    姚盛浑身一震,眸中泛起莫名的痛楚,却又闭起眼睛,哪怕面前的女子无法看到也不能透露出他真实的情绪。

    “不要伤心,那个秘密,不会再有人知道了。齐家的人也死了,是烈叔杀的。只不过,他们是自愿的。”

    阿秀的语气有些苦涩,当初林姐姐把她寻回来的时候,她的内疚不仅仅是因为齐家的灭门跟完颜烈的死。

    而是,她欺骗了那个,一直对她很好的林姐姐。

    只是有些事情,她真的不能对林姐姐说。

    她也有自己要保护的人,也有自己不得不去承担的使命。

    “死,便死了吧。这是他们自己选择的命运,怨不得他人。木盾,滚进来!”

    还想说些什么,可他早已经察觉到了院子外面的动静。

    脸色苍白的木盾,神色恭敬的走了进来。

    一下子跪在了姚盛的脚边,高大的身躯,在这一刻显得尤为谦卑。

    “少主。”

    木盾低着头,不敢去看那双凌厉的眼睛。

    阿秀虽然心头疑惑,但也知道,这个人不生气还好,若是真的动了气,只怕是木盾做了什么大逆不道之事。

    但这个人,不是姚盛的护身符么?怎么会惹他生那么大的气?

    “我还以为,你已经另投明主了呢。”

    姚盛的语气森冷,居高临下的看着木盾。

    “少主,木盾不敢。”

    “你既然不敢,为何还要跟那个老匹夫同流合污!”

    木盾瑟缩了一下,但目光却是越发坚定。

    “素大的手中,有鬼面藤!属下一定要不惜任何代价帮您拿到,哪怕...哪怕是要了木盾的命,也在所不惜。”

    木盾的话,让冰冷,在一瞬间土崩瓦解。

    姚盛无力的看了一眼倔强的木盾,眼中却带着几分无奈。

    “起来吧。”

    木盾不敢,因为他知道少主的脾气。

    阿秀却听着这话有些好奇,忍不住问道。

    “素大,那个怪老头怎么会有鬼面藤呢?木盾,你跟他合作什么了?”

    木盾恭敬的看了眼阿秀,显然对她是十分熟悉的,因此也没隐藏什么,一五一十的说道。

    “素大前几天找到我,说是要我暗算一个女子。我跟他达成了一个协议,只要我按他说的做,他就会给我鬼面藤。至于那个女子,好像是叫——贺兰。”

    腾地一下,阿秀从椅子上弹了起来。

    小手揪住了木盾的领子,一脸的担忧的吼道。

    “你把她怎么样了?说!”

    木盾愣了愣,显然是没有看到过甜美可爱的阿秀小姐,居然会激动成这个样子。

    “没...没什么。素大只是让我在她的腰上留了一个寸劲,然后让他用药力激发而已。顶多,会受些内伤吧。”

    木盾说的不确定,可阿秀听得却是心惊胆战。

    “你这个笨蛋!他要害的,是林姐姐的孩子!我告诉你,如果小宝宝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活剥了你的皮!”

    阿秀担忧得不行,立刻准备跑出去。

    可刚到了门口,又折返了回来。

    “姚盛哥哥,既然是你的人伤了林姐姐,那你就负责给我拿一些最好的坐胎药!如果没有,那就立刻去给我买!总之,小宝宝绝对不能出意外!还有你,等我回来再跟你算账!”

    插着腰,阿秀娇蛮的样子,倒是让姚盛跟木盾有些意外。

    这丫头从小虽然活泼俏皮,可这种气急败坏的样子,却是少见。

    木盾挠了挠头,有些疑惑不解看着她的背影。

    “少主,阿秀小姐这是怎么了?”

    姚盛看着阿秀的背影若有所思,片刻之后,才淡淡的回应。

    “你还记得小时候,你弄坏了她送我的那朵锦木莲么?”

    木盾眼神一紧,面色又惨白了几分。

    那锦木莲是圣药,阿秀小姐用了好几年的时间才培养出来,然后费心移植到少主的房间里。

    当时,他也不过十五岁,粗手笨脚的没有照顾好,让锦木莲死了。

    阿秀小姐知道后,直到她自己年纪小打不过自己,就愣是用牙,差一点咬掉他的一块肉。

    要不是少主出现的话,只怕动了真怒的阿秀小姐,非得活活咬死他不成。

    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好像是又捅了马蜂窝了。

    “那少爷,我该怎么办?”

    姚盛收回自己的目光,转向了竹海。

    “按照她说的,去买最好的安胎药。”

    木盾打着哆嗦,忙不迭的点头。

    不过刚转身,又想起一件事来。

    “不对啊少主,王城里最大的药行,不是她开的么?”

    姚盛瞥了他一眼后,合上了双眼。

    “恩,钱从你的月钱里扣。”

    这下子,木盾不说话了。

    双眼有些呆滞,心里头却是在悲鸣。但愿他的血汗钱,能让那位小姑奶奶消消气吧。

    王宫内的林梦雅,此时此刻的日子也不太好过。

    一切,都源于眼前的这两个大男人。

    依她的意思,原本是不想告诉给龙天昱跟清狐知道的。

    但人算不如天算,这一天正好是老师跟左丘羽给她号脉的时间。

    好死不死的,她因为身体不适,所以提前睡了过去。

    更巧的是,老师每次来都是等到她睡醒了才给她号脉。

    没想到今天,老师也不知道着急了还是有什么别的事情,在她睡着的时候,就给她号脉了。

    这下子好了,她受了内伤的事情,整个院子的人都知道了。

    等到她悠悠醒转的时候,看到的就是三张模样不同,但是表情同样冷酷的脸。

    清狐:“丫头,你说是谁干的,我现在就去劈了他。”

    左丘羽:“先毒后杀!”

    百里睿:“我同意!”

    即便是林梦雅,都感受到了这三个,蓬勃的杀意。

    无奈之下,她只好带着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拥着被子,怂在床角。

    “我...我相公呢?”

    环顾一周,林梦雅没有看到龙天昱的身影。

    不对啊,他应该比任何人都激动才是。

    目光落在角落里,像是一只鹌鹑似躲在一旁不敢抬头的白苏身上,后者冲着门外撇了撇嘴,然后双手像是握着什么东西似的,来回的摆动。

    顿时,林梦雅领悟了。

    敢情,她家那位已经去磨刀了。

    好样的,逼供动手一条龙啊!

    眼珠转了转,林梦雅只好向着各位大佬,作揖赔不是。

    “嗯...那个伤我的人啊,他是烈云国的。”

    她小心翼翼的一点点透露,可谁知道,后面传来了一道冷酷到了极致的声音。

    “哦,你问问小玉跟他父王,他们介意灭国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