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七章 正面交锋
    心头微缩,林梦雅却敏锐的观察到,那人用竟然不是什么匕首之类的武器,倒像是一枚特制的银叶子。

    而且那声音嘶哑得不似常人,应该是嗓子已经毁得差不多了,才会勉强发声。

    林梦雅异于常人的嗅觉,闻到了空气里,似乎多了一抹药膏的味道。

    都是润嗓的良药,不过其中,好多了几味其他的药。

    这药,倒是有趣了。

    林梦雅冲着小玉微微的点了点头,后者冷哼一声,算是暂时饶过了木盾。

    姚盛抬起头来,看了看外面,木盾捧着自己的手,立刻走出了议事厅。

    林梦雅看到了姚盛的脸,不过那人却是带着一只极为破旧的黑色面具。

    真是个怪人!

    “都说让你不要带这条疯狗来了,你偏偏不听。”

    姚盛身后的年轻男子,冷眸带着丝毫不加掩饰的不屑一副。

    那姚盛也像是没什么脾气一样,只淡淡的看了门口一眼后,继续缩回人群中。

    看似,他只是一个无足轻重的之人。

    但从他刚才的手段来看,只怕此人实在是不简单。

    刚才的事情不过是个小插曲,所有人的注意力,又转移到了她的身上。

    “王上,臣认为,此女心怀叵测,断然是不能放过的了。如果有人执意要求情的话,也许跟这女子是早有图谋!”

    这话,明显的是指向了小玉。

    林梦雅瞥了说话的人一眼,一看是个长得十分阴险刻薄的老头子。

    此时他看向小玉的眼神里,可是没有半分的恭敬,而且还盛满了阴毒。

    想必,此人就是在议事厅内,被他们父子联手戏耍的那个人。

    好像,是天鹰族的长老来的。

    小玉听完,一双眼睛微微眯起,射出一道冷光。

    那老头却并不在意,倨傲的看着王上,态度有些咄咄逼人。

    王上的脸色阴沉,却不能立刻发作。

    不过这人,也是太过嚣张,合该敲打敲打。

    “鹰杰长老的意思是,只要留下贺兰姑娘的人,都是她的同谋了?那正好,孤告诉你,留下贺兰的人,是孤。怎么,你也想要治孤的罪么?”

    一下子,这些义愤填膺俨然成了笑话。

    鹰华吃了一惊,旋即他立刻意识到,这是王上在表达他的不满。

    当下,只能咬紧牙关,说了声是他的错。

    “孤要留下贺兰,并非是为了给任何人开脱。事关神巫大人,万事必须要谨慎处之,孤绝不会放过幕后黑手!但,若是有人想要趁机谋害孤的儿子,孤必定将其千刀万剐。”

    王上本就是一副阴冷的样子,如今又添了三分的怒意,唬人得很。

    气氛一下子就凝结住了,所有人的议论纷纷,都比不上王上的一句话。

    但看向小玉的眼神,也就越发冷淡。

    “王上说的有礼,鹰杰的确是唐突了。老朽这次来,所求的也不过是个结果。毕竟,死的,可是神巫大人。”

    人群中,一个白发白眉的老人开口问道。

    这人长得也算是面目慈祥,但他一开口,就点出了王上不得不让步的理由。

    而且林梦雅总觉得,这人对神巫大人,好像不是特别的恭敬。

    “素大长老既然开口,孤自然会给你们一个答案。只是,这事还需要彻查。”

    王上看了素大一眼,眼底里却带着忌惮。

    林梦雅也没有想到,这个看起来像是圣诞老人似的老头,居然会是那个传闻里,最为心狠手辣的主儿。

    “彻查自然是要的,可我们总不能无限制的等下去吧?再过半年就是十年一度的天王庆典,如果没有神巫在的话,万蛊王尊殿,就不会赐福给我烈云。那下一个十年内,烈云可就会生灵涂炭。”

    这话,实为诛心之语。

    议事厅内,所有人都沉默了下来。

    林梦雅也知道这个庆典的由来。

    相传万蛊王升天之后,每隔十年会给烈云赐福。

    但除了神巫大人之外,无人能领会万蛊王的恩泽所在。

    传说中,因为某一年的神巫大人没有及时祭祀万蛊王,得到的,就是一场极大的瘟疫。

    那十年,烈云差一点灭国。

    不过林梦雅在书上看到这则传说的时候,没怎么理会过。

    依她看来,烈云人的生活习俗其实跟其他几国有很大的不同,这瘟疫,来的也有些蹊跷。

    不过那都是几百年前的事情了,现在也不可考。

    但此事在烈云人的心中,却是她们深信不疑的根据。

    所以,天王庆典,算是每个烈云人心中最大的事情之一了。

    王上也不得不迟疑了一下,说道。

    “宋清,孤命你即刻查办此事,半个月内,孤定要一个结果!”

    “遵旨。”

    宋清领命,也算是暂时堵住了众人的嘴。

    不过半个月,那天机府又能查出什么东西来呢?

    林梦雅细心的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不管是敌我双方,神色都是一样。

    看来,这事情应该是做的天衣无缝。

    “至于这个姑娘嘛。”

    素大把视线转投到她的身上,那双褐色的眼睛,始终冷冷冰冰,语气却又是十分的柔和。

    “不如交给老朽,我们狼啸部落,素来有一套自己的手段。不管你是人,还是神。在老朽的手中,都必须得乖乖吐出实话来。”

    果然,是盯上了自己。

    林梦雅面上一片淡然,不动声色的回应。

    “我想,这就不必了吧。素大长老看起来不像是有很多空闲时间的样子,而且我身子骨娇弱,受不得什么重刑。万一长老的人打死了,亦或是把我给打残了,那岂不是屈打成招?旁人若是知道了,还以为长老您是急着杀人灭口呢。”

    除了小玉跟王上之外,其实鲜少有人知道,林梦雅才是那个真正让人无处下嘴的人。

    一丝狠厉划过素大的眼眸,想必是没人,敢这样直白的顶撞过他。

    “既如此,老朽就不麻烦姑娘了。王宫里也好,至少无人像是姑娘所说的那样,杀人灭口。”

    素大就这样轻易的屈服了么?林梦雅并不觉得。

    可她还会点了点头,装出一副从善如流的样子。

    目送着那位大长老拂袖而去。

    “姑娘,身子有些不便吧?”

    不知为何,素大却停在了林梦雅的眼前,视线,停留在她的腰腹部。

    下意识的,林梦雅挡住了他的目光。

    这老头眼神有毒,只怕会吓坏了她的宝宝。

    “这是当然的,任谁带着这样沉重的手铐跟脚链,也会不舒服的。”

    抬起眸子,林梦雅装傻。

    几不可见的抬了抬自己的眉毛,素大露出了一个冷笑。

    林梦雅低头,躲开了那人的目光。

    那人倒也没做什么,只是大踏步的离开。

    而他带来的那些人,也跟在他的身后,一个个的离开了议事厅。

    “你先回去吧。来人,把她带下去。”

    王上显然还有事情要跟小玉说,所以只让左右,送了林梦雅离开。

    用目光安慰焦躁的小玉,这孩子的脾气她是知道的。

    如果自己真的有事,他一定会不管不顾。

    转身,跟了內侍出了议事厅。

    接下来,他们都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您可回来了?那群老家伙,有没有为难您?”

    才到院子里,白苏就立刻迎了出来。

    林梦雅摇摇头,又回头冲着送她回来的內侍点了点头,算是道谢了。

    白苏不敢多问,只扶着林梦雅到了院子里。

    门才刚刚关上,林梦雅就立刻扶住了白苏的手臂,面色苍白无比。

    “主子!这是怎么了?”

    林梦雅才刚开口,就吐出一口鲜血来。

    白苏更是吓得手足无措,好歹是在林梦雅身边待得久了,把她慢慢的扶到了床上,又取了一碗茶过来,给她漱口。

    “您可别吓我,这群该死的老东西,他们到底对你做什么了!”

    白苏急的眼泪都差一点下来,可林梦雅的体质她是清楚的。

    随便拿什么药来吃,基本上是无用的。

    林梦雅吐出几口淤血后,总算是能说出完整的句子来。

    “我在议事厅被两个人给联手暗算了。”

    其实,刚才她就觉得有些不对劲了。

    直到进了门之后,她勉强压制住的伤势,这才爆发开来。

    这些人的手段,还真是恶毒!

    “谁?我去杀了他们!”

    白苏眼中散发出凶光,敢暗算她家主子,简直是十恶不赦!

    林梦雅冷笑了一声后,眸光亦是一片清冷。

    “不急,早晚我得亲自收拾这两条疯狗。”

    手,抚上了自己的肚子。

    暗算她的人,就是木盾跟素大!

    木盾表面上只是抓了她的脖子,但是暗地里,却是偷偷的用另外一只手,点了她腰间的穴位,却是存下了暗劲儿。

    但最关键的是素大,他刚刚转过身来,跟她说话的时候,身上却带了无色无味的药粉。

    随着她呼吸进入了身体里,引发了她腰间的暗劲儿。

    他们,是想要她肚子里宝宝的命!

    好个狠毒的老家伙!这笔账,她算是记下了!

    “真是无耻至极!祸不及妻儿,何况是一个未出世的宝宝!”

    林梦雅只是简短的跟白苏说了下情况,那人就恨得咬牙切齿,恨不得现在就冲过去跟他们拼命。

    “要不是我这体质特殊,只怕还真的挡不住这一下。好在,没有了药力的催发,那暗劲儿也减弱了不少,不过——”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