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六章 开始审判
    “好啦好啦,这身衣服,倒是蛮适合你的。”

    林梦雅笑眯眯的招了招手,她已经好久没有看到龙天昱的臭脸了,偶尔看那么一次,还觉得有点小可爱。

    “你呀!”

    这辈子哪里受过这种待遇的皇帝大人,也只好把万千委屈,化成了一声叹息。

    轻轻的在林梦雅的额头上弹了一下后,转身去了外面。

    “主子,我怕那群人会狗急跳墙。”

    白苏生于烈云,长于烈云,自然比她更清楚那些人的心思。

    “狗急跳墙又能如何?何况,我等的就是这一点,不用担心。现在最着急的人不是我们,而是那些冲着仙城来的人。”

    一直以来,因为她的身份有些特殊,所以经常会遇到危险。

    但现在,林梦雅却发现,这些想要袭击她的人里面,有些是希望活捉她,但有些只是纯粹的想要她的命罢了。

    比如说这一次,很明显,重伤神巫的那伙人,就是冲着她跟小玉的命来的。

    他们把事情闹得太大了,阻碍了那伙想要偷偷潜入皇宫,并且活捉她的那伙人的事情。

    这些人,又跟那群想要篡权夺位的人,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现在的局势尤其混乱,不过她却清楚,想要浑水摸鱼的,并非只有他们一家而已。

    越是这种情况,他们越是得冷静,免得再次陷入别人设计好的圈套。

    “可是,主子说过,您是打开仙城不可缺少的一部分。如果他们几方联手的话,对于您来说,岂不是很危险?”

    白苏的话不无道理。

    不过她暂时不用担心,毕竟这双方的诉求还是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一个是坚决要杀了自己,好让小玉这顶谋害神巫的帽子坐实。

    另一方则是想要进宫,拿她开启仙城。

    只要他们没有找到一个平衡点的时候,自己暂时还算是安全。

    人必须要居安思危,既然她想要当那个得利的渔翁,有些事情,必须未雨绸缪才是。

    王宫内依旧是暗潮涌动,宋清又来过几次,不过带来的消息都不太好。

    其一是神巫大人虽然暂时保住了一条性命,但是因为她伤了心脉,这些年她的身体又不是很好,所以能不能苏醒,还是个未知数。

    至于其二,因为这件事情僵持不下,而王上的态度又实在是让人摸不到头脑,为了尽快的解决此次事件,这些世家跟部落,都决定请出自家的老祖。

    有这些人在,王上的拖字诀,只怕不那么好用了。

    当然,不是所有的部落都会坚决的站在小玉的对立面。

    但这里面有几个,林梦雅是一定要注意的。

    一个,名叫素大,此人是几个较强的部落的族长里面,最为强势的那个。

    且为人心狠手辣,凡是有忤逆他的人,都要受石刑。

    也就是活生生的用石头把全身的关节杂碎,最后是脑袋。

    另一个,就是大王后的母家,姚家。

    “可是,这姚家不是已经完了么?”

    当初姚遵的事情,林梦雅可是记忆犹新。

    根据小玉和完颜烈的调查结果来看,姚家不过是空架子,没什么能力翻天覆地。

    且姚璐已经诈死,姚家也失去了最有利的支柱了。

    怎么,这回儿反倒是轮到他们猖狂了呢?

    “姑娘有所不知在,这姚家在几个月前,把长房的嫡女嫁与了大王子为侧妃。如今他们是沆瀣一气,早已经不分彼此。”

    宋清说这话的时候,语气里既有无奈,还有不甘。

    “这姚家,倒是贼心不死。”

    林梦雅只能冷笑一声,宋清便不必多言。

    既然他们这么急着来送死,自己也不用留着客气。

    姚家是么?这一次,她定要彻底的铲除!

    原以为他们的耐心会更好一些,没想到才不过短短几日,这些人就按捺不住了。

    各个世家跟部落的掌舵人陆陆续续的抵达了王宫,林梦雅的悠闲日子,也就宣告结束。

    王上一连拖了几日,最后实在是没了办法,才允了这些人的上书。

    “据说这群老头子们,一连堵了三天王上寝宫的大门。就连王后娘娘都受不了了,真不知道是谁给他们出的主意,脸皮这样厚。”

    白苏正帮着林梦雅梳头,一边传递着她在宫里偷听到的八卦。

    果然,老家伙就是与众不同,三两下就破了她的招数。

    反正他们都是一些老不要脸的,这种事情,他们自然做得。

    “罢了,反正早晚都要有这么一遭的。你看好龙天昱跟清狐他们两个,今天我无论受了多大的委屈,都不许他们冲出来给我打不平,知道了吗?”

    白苏点了点头,不过她心里头已经先委屈上了。

    那两个祖宗,是她能阻挡得了的么?

    不过好在林梦雅的威信无人敢忤逆,两个凉飕飕的眼神递过去,內侍龙天昱跟侍卫清狐,只能翻翻白眼,就当没看到。

    “呵,堂堂大晋新帝,没想到还有这种爱好。”

    清狐十分不坏好意的上下看了看,语气带着几分调笑。

    后者没说话,大概是因为给捅到了痛楚。

    默默的抽出了隐藏在腰间的软剑,冷酷得不要不要的。

    “他要是想要给你肚脐下三寸来一下的话,我可是阻止不了的。喏,这是上好的止血药,虽说你的年纪是大一点了,不过底子应该还算是不错的。”

    拿出个小瓶,林梦雅顺手撇到了清狐的怀中。

    那人手忙脚乱的接住,可脸上却是一副委屈的神色。

    “哼,你们两口子都不是什么好人,就会欺负人家!”

    ‘噗——’

    三个人齐齐吐出一口鲜血,这哀怨口,真不知道是跟哪个深闺怨妇学的!

    玩笑了一阵,林梦雅还是不免要接受被审判的命运。

    按照规矩,她应该带上重重的刑具,至少手铐跟脚链是少不了的。

    小玉当然舍不得,但是自从她进宫以后,为了避嫌,小玉不管是明里还是暗里,都是不能跟她见面的。

    所以当她被锁好,被人带到议事大厅的时候,坐在下首的小玉,有些按捺不住自己内心的冲动。

    刚想要冲上前去,却被林梦雅的一个眼神,给生生的阻隔了下来。

    少年到底已经不是从前,那个冲动的孩子了。

    紧紧的抓住自己椅子的扶手,可视线,却紧紧的锁定在林梦雅的身上。

    “见过王上,玉王子。”

    单薄的身体套在宽大的衣服下面,依旧显得有些空荡。

    但林梦雅从来都不是一个会被阵势所吓倒的人,眼瞧着那些大人物们,一个个都瞪着她,似乎要把她挫骨扬灰了才能解气。

    她却带着淡然的微笑,肆无忌惮的拉仇恨。

    反正他们又不敢在这里公然对自己动手...

    不过,这念头还没有转过弯来,一道残影窜到了她的面前。

    随后,她优美而白皙的脖颈,就落入了一个男人的手中。

    顿时林梦雅的脸色难看得就像是黑锅底,这脸打的,啪啪响。

    “木盾,你想做什么?”

    小玉再也忍不住,怒喝一声弹了起来。

    气氛顿时变得剑拔弩张,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了放在林梦雅脖颈上的那只手上。

    身为当事者的女子,却并没有太过着急。

    反倒是轻柔的掰开了男人的手,态度一如既往的温柔。

    “如果还想要你的手,就乖乖的站在一旁。”

    女子的声音很温柔,木盾突然觉得手心一痒。

    立刻翻过来看,却看到自己的手心,不知何时居然长了一个绿豆大小的黑点。

    “你!竟敢下毒!”

    木盾乃是依兰族的第一勇士,平常就连成年的水牛都比不上他的一身力气。

    身为族中的精锐,他自然是从小就受到毒药的熏陶。

    所以一下子,就反应了过来。

    “不是什么大不了的毒,只不过在我踏出这屋子之前,你的命,都掌握在我的手中。”

    林梦雅淡淡的笑开了,本就绝色倾城的面容越发艳丽。

    那女子初看的时候,只觉得有股淡雅的美。

    但是一旦生动起来,却越发有种争奇斗艳的美。

    似乎天下间的女子,唯有她才有这般的绝色。

    而现在,他们都知道,这朵美人梅,大概是用鹤顶红浇灌的。

    烈云国的人懂毒弄蛊,自然也知道这样的人,到底会带来什么。

    林梦雅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杀一儆百的事情,她干的可多了。

    “木盾,不得无礼!”

    隐藏在人群之中的某人,终于开了口。

    林梦雅循声望去,看到是一个怪异的人影,发出的命令。

    木盾立刻退到那人的身边,可林梦雅却只看到,那人穿着一身相当宽大的斗篷。

    那斗篷一半黑,一半白,男子的发丝有几缕垂落在外,却也如同衣服一样的颜色。

    心头不由得紧缩,上官东珠跟她说的事情,她可是记得牢牢的。

    难道,这个人就是——

    “姚盛,既是你带来的人,那规矩也该你来教!”

    小玉冷冷的看着藏在诡异袍子下的男子,不依不饶。

    那人却没说话,众人只看到一道银光闪过。

    “啊——”

    木盾的惨叫声,生生的在半道终止了。

    宽厚的手掌被划得皮开肉绽,伤口几可见骨。

    “不知这样,玉王子可以免了他的死罪么?”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