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五章 气死你们
    不得不说,跟林梦雅在一起,有些事情惊着惊着就成习惯了。

    白苏也没做过多的反应,几句话就交代了外面的事情。

    “看来,你还真是能惹祸。”

    纵然外面有不少人想要这女人的命,可龙天昱还是一脸淡定。

    林梦雅撅起嘴来,白了他一眼。

    “这能怪我么?再说,他们来也是送死,真是一群冥顽不灵的家伙。”

    龙天昱低笑,而有一只小手则是直接伸到他的腋下,狠狠的掐了一把。

    好吧,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杀一儆百,闹了这半宿,他们不累,我都累了。”

    捂住嘴,打了一个小小的呵欠。

    不过屋子里另外的两个人却觉得,这人根本就是在玩弄外面的那些鼠辈。

    她可是睡了半天,哪像是外面,早已经是打得是热火朝天了。

    “也好,我也带了人来,白苏,你去办吧。”

    龙天昱自然是不想让爱妻伤神,可林梦雅想了想,却叫住了准备出门去的白苏。

    “等一等,我跟你一起去。”

    身后的男人一把抓住了她的手,眼神表达着他的不赞同。

    可林梦雅却摊了摊手,一脸的无辜。

    “你说,人家好歹也忙活了这么久。我要是不出去露个脸,岂不是太懂事了?乖,在这里好好的等着我,等会我就回来陪你。”

    说完,还用手摸了摸龙天昱的俊脸。

    嗯,活似女流氓。

    哭笑不得的看着爱妻一副神气的样子,龙天昱也只好跟着她们两个送到了门口。

    外面的情况有些诡异,虽已经打得热火朝天了,但连个特别大的声响都没有。

    夜色中,也唯有林梦雅的屋子里,算是唯一的光亮。

    “小心些。”

    站在门口,龙天昱一脸宠溺。

    “放心吧,洗白白乖乖等我回来。”

    回过头,林梦雅笑容里还带着一丝光明正大的调戏。

    白苏忍不住红了一张俏脸,论脸皮厚,还真没几个能赶得上自家主子的。

    “恩,已经洗过了。”

    不动声色的反调戏,林梦雅眉头一跳,露出一抹坏笑来。

    这男人,还真是可爱得过头了。

    “走吧。”

    转过身来,她脸上的喜色渐渐收敛。

    这些人啊,总是想要拿她来搞事。

    她林梦雅经历那么多大风大浪的,可不是白来的。

    宫苑的外面,十几个裹着黑衣的杀手,此刻却连这破院子的一堵墙都翻不过去。

    按照道理来说,他们应该撤退。

    可自家大人们已经是火急火燎,作为随从,他们必须要完成大人们的命令。

    宫苑的门被打开,一盏橘黄色的宫灯出现,随后里面便现出两道身影。

    “各位,不知我们的招待,你们还满意不满意。”

    语气轻佻而傲慢,似乎是在嘲笑他们的无能。

    杀手们握紧了钢刀,各个都想要取她的项上人头。

    可惜,那人却依旧张扬。

    “真是一群蠢货,实话告诉你们,今天我的命,你们是谁都取不了的。如果不怕死的,尽管来试试。只是妾身身子沉重,陪不了你们多久。从此刻起,靠近这道门着,杀无赦。”

    那些杀手们,不知为何打了一个激灵。

    他们明明能够感觉得到,面前的女子没有任何的武力,而且王上晚上还特意松弛了王宫的看守,天机府的侍卫们,一个不留都撤了出去。

    这对于他们的行动来说,也算是一种默许吧。

    可这女子,到底是从哪里找来的高手,他们竟然半点便宜都讨不到?

    如果他们的头脑还在,也许会从其中嗅出一丝不同寻常的味道。

    可惜,他们不过是供人驱使的傀儡罢了。

    主人的命令,便是他们的全部。

    终于,有人按捺不住跳了出去。

    那雪白的锋刃在并不明朗的月色之中,极为耀眼。

    但还没等他靠近,似是一阵疾风吹过,刀剑入体的闷响,在安静的夜色里,十分的突兀。

    “噗——”

    也不知道是谁吐出的一口鲜血,转眼之前,刚刚跃起的身影却重重的摔倒在了地上。

    “记得留个全尸,免得有什么遗憾不能了。”

    那女子的声音极为冷澈,冰寒入骨。

    所以人都被震慑了,那女子只怕是极其不在乎别人的生死的。

    “各位,要玩的愉快些。我就在这里等着你们,有本事的,就来拿吧。”

    说完,女子转身离开。

    可那些杀手们,却生生的被钉在了原地。

    夜风,渐渐的掺杂了些许的血腥味。

    “回来了。”

    龙天昱依旧站在门口,修长的身影看起来总是极为的可靠。

    林梦雅笑眯眯的勾住了他的下巴,旁边的白苏自动的撤离,在这些事情上面,他们这些人,总是有着相同的默契。

    “嗯,三天两头的遇到这种麻烦事,我还真是有些不习惯。”

    慵懒的靠在龙天昱的怀中,任由那人小心翼翼的把自己公主抱抱起来,两只小巧的脚在裙底晃来晃去的,看得龙天昱满心的柔软。

    纵然她马上就要是孩子妈了,可还是犹如少女一般的可爱灵透。

    “不过,这王宫的问题也不小。外紧内松,稍微有些能力的人都能混进来,难道这烈云,马上要亡国了不成?”

    当然,龙天昱也是在开玩笑。

    事实上,他刚到烈云,还没等联系小玉他们,就被这里的暗线,偷摸的运进了王宫。

    同样身为一国之主,龙天昱在这种事情上,自然是有他的敏感度在。

    林梦雅依旧笑眯眯的看着他,小手毫不客气的在他结实的胸膛里摸来摸去的。

    孕妇嘛,总得受点生理上的影响。

    “因为小玉他们很快就会迁都了,松一点就松一点吧,毕竟有好多人,脑袋削尖了想要钻到这里来呢。”

    龙天昱立刻反应了过来,略有些迟疑的看着她。

    “难道说——”

    后者点了点头,有些无奈。

    “也不知道他们烈云的老祖宗是无心的还是有意的,种种迹象表明,这里就是传说当中的古卫之遗的入口,也就说我跟你提过的那个仙城。”

    龙天昱有些惊讶,之前林梦雅是提过这件事,可她也明确的表示过,入口就在仙城。

    笑着摇了摇头,龙天昱一脸的同情。

    “完颜家的老祖宗...恩...还真是品位别致。”

    自古建造宫室,谁家图的不是一个万事永恒。

    把王宫建造在宝藏的入口,真不知道完颜家的老祖,是聪明还是糊涂。

    怪不得,小玉他们父子要准备迁都了。

    这里,的确是留不得。

    “不过,我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从龙天昱的怀中坐了起来,她收集的信息已经足够多了,但她总觉得,似乎还缺失了点什么。

    而且,是极其重要的那一环节。

    “怎么了?这古卫之遗既然已经被你给找到了,其他的事情,也跟咱们没什么关系了吧。”

    林梦雅深深的看了龙天昱一眼,然后神色凝重的摇了摇头。

    “之前我跟你说过,古卫国跟仙城其实是两个地方。这里我敢肯定是仙城,但是古卫国呢?虽然舅舅跟我说过,古卫国是因为内乱,而被当时的古卫王用机关毁掉了。但仙城在,古卫国也一定在。可我们,却一点线索都没有,你不觉得奇怪么?”

    龙天昱也是个决定聪明的人物,自家娘子一提,他也就明白了。

    “也许,古卫国跟仙城是重叠的,也不是没有这种可能吧?”

    林梦雅点了点头,传说毕竟是传说,难免会有失实的地方。

    “如果打开仙城,我们能找到古卫国的遗迹的话,那便是最好的,如果找不到——”

    她迟疑了片刻,最终把脸贴在了龙天昱的胸膛上。

    说实话,她总觉得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般。

    “哎呀,宝宝踢我了!”

    林梦雅拉过龙天昱的大手,迅速的放在了自己的肚皮上。

    后者一脸惊诧的感受到手下的胎动,眼睛瞪得溜圆。

    “宝宝真的在动!真是...居然可以动!”

    平生也是第一次感受到胎动的神奇的龙天昱,瞬间激动得语无伦次。

    “你要不要试着跟他说话,七个月的宝宝,已经可以跟你互动了。”

    林梦雅抿着嘴,看着自家的傻爸爸。

    她家英明神武的皇帝大人,在这一瞬间,也只是个简单而平凡的男人呢。

    “宝宝,你要乖,不要折腾你娘,知不知道?”

    看到龙天昱一脸认真的对着自己的肚子温柔的说话,林梦雅差一点憋不住自己的笑。

    不过,看在他这么爱自己跟宝宝的份上,这种小事,就原谅他好了。

    团聚的一家三口度过了一个暖意融融的夜晚。

    但一晚上的械斗,带来的后果却是惨痛的。

    一大早上,林梦雅就收到了王上身边的內侍给自己送来的消息。

    昨晚参与围杀她的大人们,如今一个个的都去王上的面前,用各种各样的理由,痛斥她是祸国殃民的妖女,不除不可的祸害。

    身为祸水本身的林梦雅倒是没什么感觉,反倒是觉得不能说话不能写字,还不能轻易动弹的王上,也许才是最惨的那一个。

    一想到这种场面,她的嘴角,便止不住的上扬。

    “陛下,我家主子这是怎么了?”

    白苏忍不住偷偷的问了一句,被强迫伪装成內侍的龙天昱,则是一股子的气没地儿撒。

    他又舍不得为难自己的爱妻,只能沉着一张脸,维持着他高冷的姿态。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