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四章 半夜潜入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那老家伙转了一圈,才猛然意识到,他被人家父子两个联手耍了。

    现在王上口不能言,手不能书。

    玉王子只说要秉公办理,交给天机府来办。

    而天机府的行动,必须要有王上的命令。

    这是一个死结,除非王上‘康复’,否则没人能解得开。

    现在,他都开始怀疑,是不是王上故意要这么做的了。

    毕竟世上,哪有那么多凑巧的事情。

    冷哼一声,冷冷的看着上位的王上。

    “竟然如此不巧,该不会是王上,故意拖延吧。”

    王上眼神幽冷,凉如寒潭。

    那人不由得瑟缩了一下,再也不敢乱放厥词。

    好好的议事厅,此刻的气氛总有些说不来的复杂。

    “王上既然身体不适,还是多多调养的好,臣等告退。”

    总有会察言观色的人出来圆场,完颜玉跟王上对视一眼后,双双颔首。

    看着那些人走得干干净净,小玉眯起了眼睛,神色有些不耐。

    “老匹夫,当真以为我们不敢动他么!”

    挥了挥手,刚才那个泪流满面的內侍,立刻安安静静的起身,退了出去。

    “现在,还不是时候。”

    眉头紧锁,王上的语气有些沉重。

    “可父上,我们只能暂时拖延了么?神巫大人...真的不是儿臣指使的!”

    小玉的气急败坏,但他又找不出什么证据来证明自己的清白。

    王上深深的看了他一眼后,父子之间,不得不陷入了沉默。

    ‘扑棱棱’,窗外,一直灰色的鸽子凌空飞起,沉默之中的父子两样,眼中却泛起了诡异的微光...

    “主子醒了?怎么不多睡一会儿了。”

    白苏笑着服侍着林梦雅起身,已经将近有七个月身孕的她,整夜整夜的不能安寝。

    虽然有神农系统可以控制她的大脑,但身体的不适有些难以消除。

    “还好,小玉那边怎么样了,可传了什么消息过来?”

    揉了揉眉心,林梦雅靠在软垫上。

    如今她的气色不太好,身体总是觉得有气无力。

    对于一个产妇来说,这并不是什么好现象。

    纵然有清狐跟白苏的悉心照顾,可林梦雅还是显得别样憔悴。

    尤其,她现在还要费尽心力跟那些人周旋。

    白苏摇了摇头,林梦雅的心中也有了数。

    “这几天只怕你跟清狐要辛苦一下,这几晚不管有谁,以什么样的理由靠近。只要没有王上的密令,全部都挡在外面,不用跟他们废话。”

    王上那边,肯定是用了她教的那种赖皮法子,堵了那些人的路。

    可这事又实在是拖不得,所以那些人,一定会把主意动在她的头上。

    如果她这个‘凶手’畏罪自戕的话,小玉的罪名就会被坐实,一切也就会尘埃落定。

    不过很可惜,他们早已经是失去了最佳的机会。

    刚刚入夜,林梦雅靠在床上,又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窗户被夜风吹得洞开,轻纱飞舞,映衬着床上的人隐隐约约的,只能看到一个大致的轮廓。

    一道黑影贴着墙壁,眨眼间便靠近了她所在的方向。

    不过黑影极为谨慎,没有立刻扑过去,反倒是隐藏在墙角,没有发出任何声响。

    “主子真是的,怎么开着窗子就睡了呢!”

    窗下,轻柔的抱怨传了进来。

    很快,有人关好了窗户,却并未走进来。

    黑影还是耐心的等待着,如同野外最好的捕猎高手,静候最佳的时机。

    他知道,屋子里的女人一向浅眠,好不容易睡着了,那些人断然是不会轻易的把她给吵醒。

    而且今晚,不太平。

    除了女人的呼唤之外,不会有任何人进来,所以,他很放心。

    女人的呼吸很平稳悠长,想必是在做一个甜美的梦。

    黑影逐渐靠近,房间里却听不到半分他的脚步声,那是个绝顶的武功高手。

    掀开了纱帘,他的目光落在了女子的身上。

    烛光昏暗,却能看到女子艳色倾城。只是过于纤细的四肢,却不像是寻常的孕妇一般。

    目光,终于停留在女子的腹部。

    那浑圆鼓胀的位置,却让黑影的呼吸,瞬间乱了节奏。

    女子十分机警,立刻被惊醒。

    一双冷光凛然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面前的人。

    “谁!”

    林梦雅低喝一声,发射性的护好了自己的肚子,但下一秒,她却愣在了原地。

    “我...我是在做梦么?”

    想来冰雪聪明的女子,此刻却有些傻呆呆的。

    小手揉了揉眼睛,像是难以置信一样,又伸出手来,狠狠的在黑影的胸膛上掐了一把。

    “恩,我一定是在做梦。”

    她喃喃低语,可黑影却面色古怪。

    “为什么是在做梦?”

    林梦雅立刻撇嘴,眼睛里有些不满。

    “刚才我用了那么大的力气,要不是做梦的话,你早就该叫出来了。哼,还说不是做梦,一个幻象都会唬人了。”

    黑影无奈至极,只能拉了她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脸上。

    “怎样,这次还觉得是梦么?”

    手下,是她所熟悉的温热。

    林梦雅愣怔了片刻,两只手狠狠的勾住了他的脖颈,把自己整个都缩在了他的怀中。

    “你怎么来了?京都的事情,都能扔下么?”

    龙天昱笑了笑,小心翼翼的把她抱起来,坐在床上,轻吻着林梦雅的长发。

    “没事,轻寒能处理。反正这些东西以后都是他的,让他提早接手也没什么不妥。”

    何况,龙轻寒可是跟他签了不少不平等的条约。

    至于代价么?自然是负责平平安安,把轻寒的逃妻给带回去。

    “那就好。”

    安心的窝在自家男人的怀中,林梦雅笑得像是一只得逞的小猫。

    这两口子一个赛一个的奸诈,谁不知道他们两个急于甩锅,龙轻寒千防万防,还是没躲过去。

    大概,这就是命吧。

    “瞧你,怎么憔悴成了这个样子。雅儿,虽然你怀了咱们的孩子,我是很欢喜的。但如果你的身子不能承受的话,没关系,不要勉强。”

    龙天昱一脸的忧心忡忡,他们动身之后发生的所有事情,百里无尘都传给了他知道。

    在得知雅儿有了宝宝的时候,他整个人都欢喜得疯了。

    可还等他从喜悦之中冷静下来,得到的却是雅儿差一点死掉的消息,却犹如一盆冷水,兜头浇下。

    他妻子的体质一向不好,这一次又受损严重。

    如果生下这孩子会让她有任何损伤的话,只怕他才会抱憾终身。

    她,才是他这辈子唯一所求的珍宝。

    林梦雅却捶了他的胸口一下,有些哭笑不得。

    “说什么呢!我才是宝宝的娘,这些事情,怎么能你一个决定呢?”

    此时,有娇妻在怀的龙天昱,早已经失去了理智。

    什么帝王之尊,什么男人尊严,统统都被他团成一团,扔到垃圾堆里面去了。

    “我知道,但是你要明白一件事。我所要的,只有你而已。任何事情,都没有你来得重要。”

    他捧着她的脸,眼神跟表情都无比的真挚。

    林梦雅笑了,纵然脸色有些苍白,可那双波光潋滟的眸子,还是溢满了名为幸福的蜜/汁。

    “呆子,我自然知道。”

    轻柔的捶了他一把,林梦雅继续把头靠在他的肩膀上。

    “所以,我才更应该留下这个宝宝。你不要担心,别忘了,你的夫人可是天下第一的毒医,我比任何人,都知道如何保全孩子跟自身。”

    虽然林梦雅一再保证,可龙天昱还是不放心。

    缠着她问了半天自己应该怎么做,怎么配合,又叮嘱她完事要以自己的身体为重后,这才七上八下的按捺住了自己的担忧。

    林梦雅靠在久违的怀抱中,拉着龙天昱的手,抚摸着自己圆滚滚的肚皮。

    “你想要男孩还是女孩?”

    后者认真的想了想后,才严肃的说道。

    “女孩。”

    “为什么?”

    她其实是有些意外的,事实上,她之前甚至觉得,深受传统教育多年龙天昱,有可能会有直男癌的倾向。

    但是在两心相知之后,她却发现,这家伙好像还挺尊重自己的。

    甚至在处理问题上,龙天昱大多数都是征询她的意见,而且从来不会因为她是一个女人而看轻她。

    这一点上,她每每都觉得心里有莫大的满足感。

    但她也频频为自己自豪,瞧,还是她的教育有方的功劳。

    “因为,我才不想要个臭小子来瓜分你!”

    噗...

    林梦雅死活都没有想到,答案居然会是这个。

    实在是忍不住回头白了这个不靠谱的坑爹一眼,其实她也想生个贴心的闺女。

    其实神农系统可以从信息里辨别出孩子的性别,但她总是刻意的忽略。

    有些事情,还是保持神秘感的好。

    “主子,您睡醒了么?”

    门外,传来了白苏的轻柔的声音。

    龙天昱立刻起身,随手又拿了几个垫子,让她靠的更加舒服一点。

    “嗯,进来吧。”

    门打开,一身白衣的白苏,在看到床前的人影后,下意识的紧张了一下。

    不过在看清楚之后,不免还是小小的吃了一惊。

    “陛下——您怎么也在这里?”

    龙天昱挥了挥手,眼神却是看向了外面。

    “先不要问这些无关紧要的,外面的情况如何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