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三章 辛栾来访
    作为目前最重要的囚犯之一,林梦雅对于整个王宫的人来说,都拥有几分莫名的吸引力。

    当然,谁也不敢跑过来明目张胆的看她。

    更何况她的院子外面,两队军士日夜巡逻。

    除了有王上的旨意外,任何人都不得随意进入她所在的宫室。

    忙里偷闲的林梦雅,倒是得了几日安静。

    “主子,有人要见你。”

    白苏在她来的那一天,就被小玉秘密的送了过来。

    在这里是王上一家的主场,他们做事也方便不少。

    “请进来。”

    起身,简单的整理了一下衣衫。

    如今她为囚徒,自然穿的越简单越好。

    一身素色的衣衫,不施脂粉,天然去雕饰,别有一番风韵。

    是以当辛栾看到这样的贺兰姑娘后,眼神当中,还带着几许惊诧。

    旋即笑了笑,好像这女子,本该如此似的。

    “不知我是应该称呼你为贺兰姑娘,还是应该叫你林姑娘。”

    对于自己身份的暴露,林梦雅并没有半分紧张。

    “大祭司随意就好,称呼,并不重要。”

    辛栾颇有深意的看了她一眼,这女子,还真是玲珑剔透。

    “我还是叫你贺兰吧,这样也顺口些。既如此,你也不要叫我大祭司了。有些东西,早已经是过眼云烟。”

    林梦雅点点头,从善如流。

    “先生请坐,我这里没有好茶,只有一杯清水。”

    两个人先后落座,辛栾能来,林梦雅其实还是有些意外。

    她之前跟他虽然有些交际,却也知道此人心计深沉,头脑聪明。

    原以为他来投奔王上,不过是希望借助王上的势力,重新执掌辛家。

    但如今掺和到这事里来,反倒是让她有些看不透了。

    辛栾也在暗中打量着面前的女子,怪不得,王上跟玉王子,大费周章也要保住她。

    看来,她倒是值得。

    低头,看着眼前的清水。

    “我已经接受了王上的委托,如今,已经是玉王子的老师了。”

    “哦?那真是恭喜先生了。”

    林梦雅浅笑,柔声回应。

    “所以,先生此次前来,是希望能劝我献身,拯救玉王子的么?”

    她的话有些呛人,但辛栾依旧抱持着良好的风度。

    “看来贺兰姑娘是聪明人,不知贺兰姑娘意下如何。”

    “法子是好法子,只可惜,我不愿。”

    “姑娘大仁大义,必定受万世景仰。”

    “嗤...大义又与我何干?人死如灯灭,遗臭万年也不失痛快。”

    “所以,姑娘是不准备舍生取义了么?”

    辛栾眯起眼睛,似乎心情很好的样子。

    林梦雅想了想,淡淡的摇了摇头。

    “我很喜欢我这颗脑袋,所以抱歉,暂时还不能借给你。”

    两个人明明是针锋相对,可态度却像是无事闲谈。

    互相对视一眼,随后,一抹同样释然的笑容,在两个人的脸上缓缓漾开。

    “姑娘果然是个有趣之人,从前就是如此,只不过现在,又多了几分常人无法比拟的洒脱。”

    辛栾的态度像是认输,林梦雅也没乘胜追击,反倒是摇了摇头。

    “从前只觉得先生拒人于千里之外,不想也是这么风趣。”

    两人一笑,恩仇泯灭。

    “不过外面流言如沸,民意不可违。王上跟玉王子那里虽还稳若泰山,可你也知道,我那姐姐,实在是担忧。”

    既然辛栾是小玉的老师,想必也是知道一些其中的内幕的。

    林梦雅想了想,才说到。

    “凡事不可急,如今的情况,犹如文火煎药。非得熬干了,才能露出内里沁入的药性。不过先生可以转告王后一句,有我在,必不会让那些人得逞。”

    辛栾点点头,很聪明的没有继续追问。

    不过目光却轻点了一下林梦雅隐藏在桌子下的腹部,略微迟疑了一下。

    “王后还有件事情想要问问姑娘的意思,你跟玉王子,到底是什么样的...嗯...心思。”

    想要找到一个很婉转的词汇来表达,但辛栾还是觉得有些尴尬。

    如果不是他那姐姐求得他头疼,而别人又不能轻易的来见她,这种事情,想必也不会落在他的身上。

    林梦雅愣了愣,随后若有所悟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多谢王后费心周旋,不过我已经婚配,有了夫君。”

    王后跟王上一样,内里都带着王室少有的人情味。

    如今龙天昱已经是晋国皇帝,她明面上又没有什么名分,按照规矩,这孩子想必是没办法入宗籍的。

    所以,王后才想让小玉当这个背锅侠吧。

    “这...好吧。怪不得王后也喜欢你,这几天你就好好的在这里修养,若有什么事情,尽管派人来寻我。”

    该问的都问了,辛栾也就没有再停留下去的必要。

    林梦雅亲自把人送到了门口,转身回来,却看到白苏的一脸担忧。

    “怎么了?”

    “那些人,都想要主子的命,我是怕——”

    林梦雅垂下眸子,她当然知道白苏怕的是什么。

    “我也怕,可他们比我们更怕。”

    白苏不解,事实上他们从来都是听吩咐办事,因为主子的安排总是很妥当,完全不用他们操心。

    但这一次不同,那可是神巫大人。

    “主子,你不怕他们会狗急跳墙么?我听清狐说了,你来时又遇到了刺杀。这些人,果然是阴魂不散。”

    笑了笑,林梦雅目光柔和。

    “你放心,我们等得起,可有些人是等不起的。这一次,我们只要隔岸观火便好。”

    见白苏还是不解其意,林梦雅也没有解释。

    设计让她承担杀害神巫的是一伙人,这个阴谋,从小玉自万蛊池出关的那一刻便开始了。

    他们要的,无非是小玉身败名裂,再也没有即位的可能。

    却被她阴差阳错的搅和了进来不说,这些人无意中,可是帮了她一个大忙。

    眼中精光闪过,外面的风云诡谲,对于她来说,都变成了云淡风轻。

    瞧着吧,烈云,很快也会乱了。

    “既然凶手已经认罪,就应该及早处死,以慰神巫大人在天之灵!”

    “不可!这幕后之人还未曾找到,她一个使女,如何能轻松混入神巫庙。我看,这背后定有不可告人的阴谋。”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在怀疑玉王子!”

    “你...”

    偌大的议事厅,现在已经变成了菜市场。

    主位之上,王上一脸的阴沉,只是碍于情面,不得发作。

    完颜玉一身玄衣,纵然还是少年,却已经有其父的风采。

    较之又多了几分灵动,一双冷眸只淡淡的转动着,样子却丝毫不受面前之人影响。

    父子两个一副超然的姿态,很快,那些没用的争吵,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我看,此事如何,还得请王上拿个主意才是。”

    刚才影射小玉是幕后主使的男子年约五十,一脸的尖酸刻薄相,看起来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可偏偏,他的身份又十分的贵重,就连王上也不得不对他多几分忍耐。

    一群老头子里面,也属他的态度最为嚣张。

    但王上也是个狠角色,淡淡的瞥了那老家伙一样后,慢悠悠的说道。

    “孤有疾,不能言。”

    那声音温润,底气十足,怎么就不能言了?

    偏偏,人家就是这样理直气壮的说出来,谁还不敢拿他怎么样。

    那人不甘心,转头便看到了完颜玉。

    眸光闪动,倨傲的看了一眼玉王子。

    “既然王上抱恙,那不知殿下,有何高见?”

    这话,就有些讽刺了。

    大街上都在疯传,此事可是玉王子在幕后指使的。

    他这样问,岂不是逼着玉王子自己打脸?

    可惜,完颜玉也并非是善茬。

    在林梦雅手中*出来的,斗嘴想输都难。

    “这个嘛,自然是要——秉公办理。”

    完颜玉一脸认真,其他人却各有表情。

    “好个秉公办理,那玉王子不放说说,如何秉公!”

    那人步步逼近,可完颜玉依旧淡然处之。

    “既然是在王城内出了的人命案子,自然是需要天机府查办。天机府统领宋清可在,上前来。”

    一身官服的宋清立刻自人群走出,老家伙眸子眯起,脸色阴险。

    他动不了王上跟这个小杂种,难道还动不了区区一个天机府统领么?

    “宋统领,此事你要是办不好,那王上,可得治你一个无能之罪!”

    宋清却一点都不惶恐,反倒是跪在了王上的面前。

    “回禀殿下,此事的确应该是我天机府查办。然此事牵连甚广,必须有王上的旨意才能查办,还请王上降下旨意,宋清定然秉公办理。”

    问题,再次回到了王上的怀中。

    那人眼看着转了一圈,还是到王上这边,不由得在心头冷笑。

    可没想到的是,王上略微沉思了片刻后,拿起笔,开始在案前的纸上写了一个字。

    “啪”的一声,上好的紫云竹笔杆,折成了两段。

    全场人都没有预料到这个变故,还是跟在王上身边的小內侍,噗通一下跪在了王上的面前,痛哭流涕。

    “王上恕罪,奴才忘记了您的手生了怪疾,巫医叮嘱过,三个月内,绝不能拿笔的。都是奴才的错,请王上责罚!”

    什么?怪疾!

    这下,所有人是真的傻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