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二章 遭遇刺杀
    短短半个月的时间内,要求玉王子为此事负责的浪潮愈发高涨。

    最后各个部落跟世家也都派出了自己的代表,这些人集聚在王宫内,其实也是对王上施压。

    不过却不见大王子的踪影,连之前明里暗里支持他的势力,这一次也纷纷保持沉默。

    果然是玩弄权谋的高手,万花丛中过,竟然是片叶不沾身。

    而林梦雅,却被迫卷入了这一场纷争之中。

    “王上的旨意,是希望贺兰姑娘能进宫。”

    林梦雅点点头,态度淡定。

    “姑娘,你这一去,只怕——”

    宋廉是个直肠子,这暗示也是相当明显。

    “我知道。”

    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林梦雅却是数着宝宝的胎动。

    很好,小家伙倒是很有活力。

    “哥,不如我跟姑娘去吧。那些人,不好应对。”

    宋清看了看弟弟,却是不由得露出一抹苦笑。

    “贺兰姑娘想必早已经想好了对策,你我,还是不要自作主张。”

    林梦雅站起身,优雅的掸了掸自己衣服上不存在的灰尘。

    “这正是我所求的情况,以为热闹是那么好凑的么?过几天,我就让他们自己有苦说不出。”

    双眸掠出几许精光,风姿迷人得紧,丝毫没有大战来临之前的紧张感。

    倒是宋家的两兄弟,互相对视了一眼后,神色复杂。

    被她这么一说,心里头还有点小期待是怎么回事?

    王宫内外,重重保护。

    烈云国有两样东西碰不得,一是王蛊,二是神巫。

    王蛊主宰其身,神巫护佑其心。

    如今心已经被屠戮,自然民怨四起。

    民众虽然不会取而代之,但换个王上还是可以做到的。

    想必那幕后之人,定然也是瞧准了这一点。

    林梦雅一身素白,宽大的衣衫遮挡住了她的腹部。

    没有一丝一毫的慌乱,坐上了囚车。

    长街本应被天机府的军士内外清理过,可当她出现在的时候,无数民众涌出。

    嘴里喊着严惩凶手,冲击着军士的封锁。

    “快走!不许逗留!所有人,保护好囚车!”

    一身轻甲的宋廉眉头紧蹙,握着长刀指挥众人。

    本来他是请求秘密押送犯人进宫的,却不想那些大人们你一眼我一语,非得说什么要让民众看看凶手的下场。

    纵然他们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可没想到,居然会来这么多人。

    只怕,要出乱子。

    “宋大人,还是让军士们撤回来吧。”

    一直端坐在囚车里,微闭双眼的林梦雅低声说道。

    “可是这些人现在都已经疯了,放他们进来,万一伤到你怎么办?”

    这几天的相处,宋廉早已经信任起这个聪慧狡黠的女子。

    林梦雅四下看了看,淡淡的叹了一口气。

    “无妨,那些人不会让我就这样死的。至少,现在不会。”

    她是小玉的污点。

    只要她活着,就是小玉谋杀神巫的累累罪行。

    那些人,又怎肯轻易让她就这么死去。

    “好吧,委屈你了。”

    宋氏兄弟是聪明人,从王上的态度里,就能猜测出几分。

    转身,挥动手臂。

    训练有素的军士们立刻顺势后退,把人群围在长街的外面。

    顿时,压力也小了几分。

    “就是这个妖女!是她残害了神巫大人!她该死!”

    恶毒的叫骂声不绝于耳,可林梦雅根本就不在乎。

    人群在那些有意者的煽动下,开始隐隐有暴动的趋势。

    林梦雅的目光状似无意的在人群里点了点,随后眸中露出一抹自嘲。

    有人想要她的命,可有人却不想让她死。

    她的命运,看似在那些人的博弈中浮浮沉沉,身不由己。

    可除了她之外,谁又能决定她的生死呢?

    真是一群可笑的愚人!

    越是靠近王宫,人群就越发激动。

    “上啊!为神巫大人报仇啊!”

    人群里,不知道是谁喊了一句后,人潮瞬间蜂拥而至,短短一瞬,竟然冲破了军士们的封锁!

    顿时,囚车被人团团围住,那些平民百姓的手中拿起了刀斧木棒,劈头盖脸的就往前方的军士身上砸来。

    但这些军士们只能用刀柄或者是刀鞘,亦或是只能用身体来阻挡疯狂的人群。

    “疯了!他们疯了!”

    宋廉啐了一口,也只能冲上去阻挡。

    但双拳难敌四手,很快他们就都被群情激奋的民众所缠住了。

    林梦雅的囚车前,俨然成了中空地带。

    突然间,一道身影飙射而来。

    林梦雅眯起眼睛,静静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他大约三十几岁,生就一副阴沉的模样,虽然做的是普通民众的打扮,但手中的短剑却闪烁着阴冷的光。

    他,是来杀自己的!

    那人也不废话,脚尖点了一下,微微停顿之后便迅速袭来。

    短剑眨眼之间便可以送入她的胸膛,可林梦雅却像是吓傻了一样,愣愣的坐在囚车里。

    剑上有毒!

    神农系统的反应迅速,但短剑的速度更快。

    林梦雅眼看着那人抬起头,锋利的剑尖儿不过距离她的胸口只有半拳的距离。

    ‘叮——’

    短剑不知为何原因居然从尖端断裂,那人面色一凛,但是动作不变,竟是要把断剑生生贯入她的胸膛!

    可先前救了林梦雅的那人哪肯让他如愿,那男子的身体一个踉跄,断剑却是脱了手。

    那人发了狠,一双手呈鹰爪状抓来,敢情是要直接拧断林梦雅的脖子。

    随后一道银光闪过,林梦雅只觉得脸上喷溅起一股子热意。

    那人的一双手,却是尽数被人斩落。

    尽管受此重创,可男子居然没吭一声。

    爆射出去,几步就退到人群里,转眼间失去了踪迹。

    而那些民众们也被宋廉的人所镇压,场面渐渐平静了下来。

    宋廉立刻赶到林梦雅的身边,却见她拧着眉头,看着落在囚车里的一双手。

    “贺兰姑娘,你没事吧?该死!这到底是哪里来的暴徒!”

    宋廉心里头有些窝火,他还从未做过这样的事情。

    硬朗的脸生生的让几个泼妇给挠了几下,偏生他还不能回手,当真可恶。

    “哪里来的我不知道,我唯一知道的是,我算是侥幸活下来了。”

    林梦雅靠在囚车里,一派淡定。

    可无人回答,她的背后,早已经湿透。

    又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从天机府到王宫的路,林梦雅走的可是步步艰辛。

    好在宋廉及时调整了策略,并未让那些人再有趁虚而入的机会。

    到了王宫里面,林梦雅被带到了一处极为偏远的宫室内。

    宋廉带着自己的副手去交接,而林梦雅依旧坐在囚车里。

    “抱我下来。”

    她轻声说,立刻有个身材高大的兵士,快手快脚的给她开了门。

    被人给抱到内室之中,林梦雅那是觉得浑身冰冷。

    好吧,她承认自己的镇定有一大部分是装的。

    但...这事放谁身上谁不害怕?

    “好了好了没事了,不怕不怕。”

    那军士也不避嫌,直接把她给抱在怀中柔声轻哄。

    林梦雅的脸色渐渐由青白转为红润,情绪也平稳了下来。

    “下次换你当诱饵。”

    “...”

    那军士脱下特制的棉衣外套,显露出修长的身姿。

    隐藏在头盔下的俊脸,也不得不带了几分讨好的笑。

    “好好好,下次我做我做。”

    清狐眉宇间的担忧散去,纵然他在暗中保护,也知道一定会不会让人伤害到林梦雅,可他的心还是悬着。

    但丫头一次都没有让他们失望过,这一次,也不例外。

    “派人去盯着那个杀手了么?”

    其实最心慌的那一段,是她刚被刺杀完,然后到王宫里的那段时间,现在知道自己安全了,反倒是沉稳了不少。

    “当然。”

    清狐的眸光杀机涌现,废那人一双爪子,还不足以平复他的愤怒。

    “恩,不过我猜,你们应该抓不到什么把柄。那个人,没有喉结。”

    耸耸肩,林梦雅随口说出来的话,就足以让清狐惊讶。

    “你的意思是?”

    “他们大概跟上次一样,是用后就可以丢掉的一次性用品。你看他掉下来的双手,开裂磨损的情况十分严重,但都是些新伤。比你跟白苏的情况都更严重,所以我觉得,他们应该不是从小就练武,而是速成品。”

    林梦雅观察入微,她说的,应该没有什么错误。

    那双手早就被宋廉拿走了,所以清狐没有什么机会去看。

    “你知道江湖上,有什么杀手组织,会用这种代价来杀人么?”

    清狐摇了摇头。

    “这种其实风险很大,而且又不划算。”

    身为前任杀手组织的头头,清狐的分析也有他的道理。

    所以林梦雅沉默且郁闷,怎么她遇到的,都是一些**型性的东西呢?

    “好了,这件事情就交给我吧。白苏已经被小玉带入王宫,过不了多久就会跟你团聚。至于石不破跟徐山么,我把他们留在外面,省的家里带来的那些人会惹上什么麻烦。”

    点点头,林梦雅一向信任清狐的安排。

    环顾四周,虽然这里地处偏僻,以后也会有军士们把守,形同牢狱。

    可小玉跟王后他们布置得,倒是颇费了一番心思。

    把身体投到柔软的小塌上,林梦瑶的心中,却早已经有了她的计划。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