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零一章 一箭三雕
    宝宝的胎动,熨帖了林梦雅的心。

    这小家伙懂事得很,就像是在特意安慰她一样。

    林梦雅的心情一下子平静了下来,哪怕对方来势汹汹,可她还有诸多底牌。

    这一次,她可是有备而来。

    天机府内,林梦雅的消息并不闭塞。

    因为天刚亮,王上就派了专人过问了此事。

    作为唯一的嫌犯,林梦雅自然免不了要被询问。

    照例还是那些问题,她的回答也跟昨晚一模一样。

    那位大人点了点头,屏退左右。

    “姑娘莫慌,此事王上已经知悉,王上托我跟姑娘说声谢谢。”

    林梦雅苦笑着摇了摇头。

    “说起来,还是我拖累了小玉。不过请大人转告给王上,既然此事我承担了下来,就不必担心我会反水。只是王上一定要安抚好小玉,我怕那孩子,会做出什么傻事来。”

    这人林梦雅其实也熟悉,他是王上身份最信任的随行官,只不过从前未曾接触过。

    “那刘某就告辞了,姑娘请放心,这里很安全。王上也交代了,务必对姑娘以礼相待。你待在这里也好,现在...唉,一言难尽。姑娘保重,刘某就此告别。”

    刘大人叹息了一声,摇着头离开。

    宋清得了随行官的吩咐,明面上没做出什么改变,但是暗地里,却对这位贺兰姑娘照顾有加。

    不过林梦雅倒是个省事的人,每日足不出户,只是要求那位宋大人能把调查到的信息给她一份便罢。

    事情一如她所料。

    神巫大人遇刺身亡的消息,很快就透过各种消息渠道传播开来。

    天机府的人疲于奔命,却根本堵不住悠悠众口。

    神巫大人,是烈云的精神领袖。

    而此事跟玉王子有关的流言,也传得沸沸扬扬。

    小玉的声誉,很快就掉下了一大截。

    宋清为了此事日夜不能安寝,可他却找不到行之有效的法子来解决。

    王上那边,可是明里暗里的敲打了他好几次了。

    可惜,他却是无能为力。

    “大人可是为了玉王子的事情而哀叹?”

    内堂之中,宋清愁容满面。

    一旁的副官宋廉,不由得沉声问道。

    “明知故问,唉,若是此事处理不好,只怕你我兄弟二人,唯有辞官回乡了。”

    宋廉就是那晚的轻甲侍卫,他跟宋清本是亲兄弟,但为了避嫌,二人之间鲜少以兄弟相称。

    如今这里也没有外人,倒是没什么顾忌的了。

    “兄长连日为此事奔波,其实我倒是有一记,不知当不当讲。”

    宋清有气无力的看了一眼胞弟,挥了挥手。

    “必须舞刀弄枪我的确是不如你,但这事...唉,看来这天机府统领,我算是当到头了。”

    宋廉脸色有些复杂,因为他从未看到足智多谋的兄长,会为难成这样。

    “死马当活马医吧,语气你在这里唉声叹气,不如去求一人。”

    宋清看着胞弟的脸,良久才反应过来。

    “你是说——不行,她只是个女子,若真有法子,她自己只管脱身便是。”

    但宋廉摇了摇头。

    “兄长难道不觉得,此女心思缜密,手段灵活么?那一日我闯入门去的时候,她可是镇定自若的施救。后来我请了大夫过来,她又是交代了神巫大人的伤情后,才淡然离开的。其实要是把你我放在当日的情境,我们未必有她处理得当。”

    宋廉虽然心思不如兄长灵活,但他也不是个鲁莽之人。

    宋清也想了想,越发觉得宋廉的话有道理。

    也许,那女子真的会有解决之法。

    桌上,三杯清茶,余烟袅袅。

    宋家兄弟刚到门外,便看到灯光下,女子的淡然笑意。

    “两人大人请。”

    二宋的眼中露出淡淡惊疑,林梦雅就当自己看不到。

    待到二人落座以后,她轻抿一口杯中茶。

    “二位深夜到访,只怕是为了这几天关于玉王子的传闻吧。”

    这女人很聪明!

    二宋的心中,同时冒出这样的想法。

    宋廉较宋清沉不住气,刚想要追问,就被宋清拦下。

    此时,宋清的心头,却是疑窦丛生。

    “宋清大人莫要误会,我虽然自囚于这方寸之间,但外面的消息还是能得知一二。若不解决这流言,只怕是查不出真正的凶手来的。先入为主的概念,会让许多人有意无意的误导你们查案的方向。所以,大人这几天一定在为了此事而忧心吧。”

    林梦雅浅笑嫣然,不疾不徐的分析。

    “大人,我就说贺兰姑娘一定有法子吧!贺兰姑娘,你有什么办法,不妨说出来。”

    素手放下茶盏,林梦雅目光灼灼。

    “小宋大人问的好生无礼,这种事情,连大宋大人都没有办法,我一个女子,又能如何呢?”

    她勾唇,笑得有些俏皮。

    宋氏兄弟却对视了一眼,二人眼中有惊疑闪过。

    他们虽是一母所生,但样貌并不相像。

    宋清纤细风雅,宋廉清朗健壮。

    也是因此,他们二人的名字虽像,却并未被认当成是兄弟。

    可贺兰,却仿佛看透了一样。

    这下子,就连宋廉也都紧张了起来。

    她,到底是谁?

    “二位别紧张,我之所以看出来,无非是因为二人的手。”

    两个人同时低头,盯着自己的一双手。

    “你们两个虽然样貌不相同,但是手指的形状跟特点却是一模一样。尤其是小宋大人,你常年手握兵器,可手指的形状却跟大宋大人一样。除却天生的因素外,只怕我再也想不到其他理由了。我也曾经无意中请教过二位大人的名讳是哪两个字,清廉公正,二位宋大人倒是做到了。”

    林梦雅无意卖弄,那兄弟二人隐藏得不错,只是她的情报网,可非同一般。

    二宋被她识破也不再隐瞒,毕竟此事也算不得什么。

    只是对她的钦佩,又加深了不少。

    “姑娘果然聪慧机敏,在下佩服。这事的确棘手,要是姑娘能帮宋清一个忙的话,宋清定当报答姑娘。”

    被人用这样陈恳的目光看着,林梦雅再装下去,就显得有点不识抬举了。

    清了清嗓子,她定定的看着宋清。

    “想要解决此事也不难,端看大人要怎么选择。”

    二宋对视一眼,不解其意。

    “大人仅仅是想要解决此事,还是想要借助此事,一箭双雕呢?”

    她眸光闪烁,抛出的话,却勾起了宋清的心。

    “姑娘的意思是——”

    “很简单,幕后之人无非是想要用这些流言,混淆视听,来达到他们真正的目的。天机府在这次事件中,完全处于被动地位,只能被人利用。但如果大人掌握主动的话,事情就会好办得多。”

    宋清觉得,这姑娘的脑袋里,似乎装着许多他根本就没有见识过的风景。

    “归根结底一句话,伺时而动,浑水摸鱼!”

    夜色中,宋氏兄弟却觉得面前的女子,一瞬间眉目灵动明艳,眼角眉梢都是他们未曾见识过的风采。

    恍若天下人,不过都在她一双玉手的掌握之中。

    “姑娘,我们愿闻其详。”

    宋清看得有些痴了,无关乎男女之情,只是被她眉眼之中的风情所迷惑。

    阴谋、算计,左不过是她朱唇吐出的芳香如兰,却又明晃晃的带着让人沉醉的诱惑。

    直到从房间里出来,宋清的脑海,依旧一片迷茫。

    夜风吹入脑海,带来了他久违的清明。

    宋清这才后知后觉的意识到,他似乎全盘答应了那姑娘的要求。

    哪怕现在,依旧毫无悔意。

    当真,是个奇怪的女子。

    他们与林梦雅密谈的第二日后,流言如沸,居然有愈演愈烈之势。

    天机府不再干涉,甚至几处茶寮酒肆的暗探,都完全失去了踪迹。

    表面上看来,似乎是民众的声音胜利了。

    天机府都不管,那还会有谁管呢?

    “杀人偿命!玉王子既然杀了神巫大人,也应该给神巫大人偿命!”

    不知是哪个过激的平民先喊出的这句话,瞬间席卷了整个烈云。

    让完颜玉偿命的意愿越发高涨,甚至于各处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暴动。

    就连朝中的大臣们,也不得不被迫表态,祈求王上拿出安抚民意的法子来。

    但在这一片声浪中,唯一诡异的便是天机府跟玉王子。

    他们,都抱持着超然的冷静。

    “贺兰姑娘,按照你的要求,我们的人都已经派出去了。现在各地都要求处死玉王子,只怕再过几日,王上不表态的话,就要有暴动了。”。

    宋廉一脸的焦急,眉头拧在一处

    天机府的内院依旧一片风平浪静,不过是外松内紧,许多情报事无巨细的传入了林梦雅所在的院子里。

    “好,既如此,你帮我把这份密函送给王上。请大人务必亲自送达,就说我贺兰愿意用性命担保此事。”

    林梦雅已经好几天没有睡好了。

    处死小玉的流言,的确是她派人放出去的。

    效果也比她预想当中的要好,如果一切顺利,这可是一箭三雕的好机会。

    宋廉拿过东西也没废话,毕竟此事他们是密报了王上,得到特殊允许的。

    不过如此,他们跟林梦雅也是一条船上的。

    只是她,到底要如何利用滔天民意呢?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