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章 天机府内
    眸光流转,林梦雅打量四周。

    刚才在来的路上,那些人对她还算是优待,既没有帮助她的眼睛,也没有对她做什么过激的行为。

    这里应该是天机府的后衙,她目前所处的屋子,有床有椅子,只是简陋得很。

    看来,那个军士还真是厚道。

    虽然有人给她送上了热水,但外面还是有人看守。

    林梦雅也不打算就这样出去,至少现在,绝对不行。

    明面上,这件事情是有人陷害她,但实际上,只怕从他们进城开始,就被人给盯上了。

    她一路上用的都是小玉的名义,而且那些人还找了中立的天机阁的军士来抓人。

    打得什么主意,她可是一清二楚。

    所以她认罪,这样才能把影响维持在最小的范围内。

    而且这次他们只是拿着小玉的印信,小玉本人并没有跟着来,不得不说是躲过了一劫。

    同时,林梦雅的心里头,却不免升起几分怀疑。

    事情怎么会那么巧,小玉偏偏在此时被王上给叫走,难道这件事,王上也是知情人么?

    不过很快,林梦雅推翻了这种可能性。

    王上不是晋元帝,虽然身为帝王该有的心思跟手段他一样不缺,但王上跟晋元帝是有本质上的不同。

    晋元帝不爱任何人,他在意的只有自己的皇位。

    可王上不同,在他的心中,小玉和小玉的生母,比任何事情都重要。

    况且,现在他们可是在一条战线上。

    陷害自己,对王上一点好处都没有。

    可小玉对付小玉的人又太多了,但凡是觊觎王位的,就会想要除掉小玉。

    所以,她才拿不准。

    现在看来,大王子的嫌疑是最大的,因为只要这件事情跟小玉扯上关系,那对于小玉来说,绝对是致命性的打击。

    谋害神巫,别说是失去储君的地位了,只怕就连活着,都会被人所唾弃。

    除了大王子之外,只怕其他人也没有这么大的能力。

    何况为了避嫌,他们居然费尽心思引来了天机阁。

    这下,就连王上都必须秉公处理。

    好厉害的心机跟手段,但林梦雅却知道,这些阴谋却是有漏洞的。

    第一,他们来神巫庙的时间是不固定的,就算是那些人派人跟踪,也只能是仓促之间改变的计划。

    任何计划,哪怕是务必的周密详尽,都会有遗漏的地方,更何况是临时变卦的。

    第二,现在她完全可以肯定,那个看门的管事人是有问题的。

    神巫庙不是任何人都可以进入的,更何况是管事人。

    所以这项阴谋最一开始形成的时候,可能不是现在的这个样子。

    只是他们的临时到来,才打乱了对方的计划。

    第三,动手的人究竟是怎么逃脱的?

    她曾经怀疑过管事人,毕竟在她进去之前,只有管事的进来过。

    但很快,她就把那个人排除在外了。

    神巫大人不是一般人,她必然有自己保命的手段。

    而且从伤口来看,人是在她进去之前不久才被刺伤的。

    可她在外面,什么动静都没有听到。

    这说明,对方一定是有极强的武功跟手段,至少不低于白苏跟清狐。

    这样的高手应该不多见,所以查起来其实应该有一定的目标范围。

    只不过她还有一点不明白,为什么那人在不完全确定神巫大人的生死的时候,就悄然离开了呢?

    林梦雅微微的闭上双眼,在眼前回顾着神巫大人胸口上的伤。

    她虽然只是匆匆的看了一眼,但是那个伤口有些奇怪,就像是——

    门外,突然响起脚步声。

    林梦雅立刻被惊醒,好整以暇的看着门外。

    不一会儿,一个身穿便服的男子走了进来。

    林梦雅起身行礼。

    “贺兰,参见大人。”

    那人眼睛一缩,他终于知道,为何手下人会跟自己回报说,这回的凶犯不同凡响了。

    只见面前的女子,虽然身上有许多血迹脏污,但目光平静,一点不见惊慌。

    这样的女子,若不是真无辜,那便是此道高手。

    不过看她弱质纤纤,小腹微微隆起,倒不像是个武功高手。

    心头便有了几分计较,连带着对她的表情也缓和了不少。

    “不必多礼,坐吧。”

    林梦雅也没客气,径自坐了下来。

    那位大人打量她许久之后,放才开口。

    “本官听说,你已经认罪伏法,可有此事?”

    林梦雅笑了,目光清澈柔和。

    “我虽已认罪,但能不能伏法,还得看大人的了。”

    宋清眉头一挑,目光转冷。

    “看来,你这是要翻供了。”

    摇了摇头,林梦雅斟酌片刻回答道。

    “并非是我要翻供,而是如果大人真的要判我杀人之罪的话,也得找到证据才行吧?我虽然不懂国法,却也知道天机府最是公平正义,所以,我认罪。”

    一番话,就让宋清明白,眼前的,是个聪明人。

    既是聪明人,那就不用再跟她兜圈子。

    略微迟疑了一下,宋清缓缓说道。

    “是你让马强告诉我,把神巫大人转移到安全的地方,不许告诉任何人。也是你说,这事跟玉王子没关系的,可对?”

    “没错,的确是我。”

    她这样坦诚,倒是让宋清准备好的那些话,胎死腹中。

    “你有什么把握,觉得我非得答应你不可?”

    林梦雅却笑得,灿然一笑,如花盛开。

    “因为大人是个好官。”

    宋清顿了顿,不知道该作何反应。

    倒是林梦雅起身,扶着肚子,给宋清深深的鞠了一躬。

    “因为大人是个好官,所以才不希望烈云四分五裂,国家动荡不堪。这事我不能托付给任何人,唯有托付给大人,才是最稳妥的。大人料事如神,其实许多事情未必看不清楚,只是其中牵扯太大,大人才不得不低调做事。”

    林梦雅的话,让宋清心潮澎湃。

    良久之后,才缓缓吐出一口气来,赶紧把这女子给扶了起来。

    “本官执掌天机府十余载,兢兢业业,不敢有半分的违背。没想到,却还是牵扯到了大位之争。姑娘高义,你认罪不仅仅是救了玉王子,还是救了我烈云多少无辜百姓啊。”

    林梦雅笑着摇了摇头,她知道,这人也是个聪明人。

    一开始,这事就处处透着蹊跷。

    所以,天机府的人,不是看不明白,而是只能看透不说透。

    因此他们才会对自己百般照顾,不仅仅是因为她是孕妇,是个女人,更重要的是,她的认罪,才让天机府有了顺水推舟的可能性。

    在这一点上,把林梦雅说是他们的恩人都不为过。

    “但是大人,有件事情我必须说在前面,我不能死,我甚至不能有任何的罪责。因为一旦我出了事,烈云一样会陷入大乱。”

    林梦雅神情严肃,倒是让那宋清微微一愣。

    “姑娘的意思是——”

    “实话跟大人说了吧,我的身份十分的特殊。如果我一旦有事,玉王子肯定会受到牵连,而且大晋跟临天,同样也会有祸患发生。我知道此事是为难了大人,但我也不得不求大人费心周旋了。”

    她认罪,不过是在拖延时间,给天机府一个喘息的机会。

    宋清眉头拧起,他知道面前的女子,绝对不会无缘无故的说这样一番话。

    看着她,宋清的眼神有些复杂。

    “你的身份,到底是什么?”

    她是哪家的贵女么?不过很快宋清就觉得不是。

    林梦雅略微沉吟后,却是抱歉的摇了摇头。

    “我不能全说,至少现在不能说。不过有一点我可以告诉大人,我现在的名字叫贺兰。我是往后身边的女官,是负责近身服侍王上跟玉王子的人。”

    说罢,林梦雅从怀中掏出了自己作为女官时使用的印信。

    宋清惊疑了片刻,拿起来细看,却是吓出了一身的冷汗。

    果然是王宫内的女官,那她肚子里面的,岂不是——

    “咳咳,那个大人误会了,我已经许配给别人,肚子里的,不是王上的孩子。”

    看到那位大人惊悚的目光后,林梦雅就知道这家伙在脑补些什么东西。

    哭笑不得的解释了一句后,那位大人也终于别过了自己的目光,场面有些尴尬。

    “这...我会看着办的。你就先在这里住下,缺什么了,只管告诉外面的人便是。其他事情,你就暂时不要管了。”

    大人是个好官,林梦雅也不想为难他。

    笑着点了点头,那位大人又匆匆离开,林梦雅猜测,他很有可能去王宫里了。

    现在她唯一要祈祷的是,小玉知道这事后,千万不要激动。

    不然一定会被人抓到把柄,主动攻击。

    幸好,她这个贺兰的身份,现在没几个人知道。

    她觉得,那些人应该只是知道她是玉王子的人,并不知道其他的内情。

    不然的话,这事就不会留下诸多的疑点了。

    手不自觉的放在肚子里,林梦雅却惊讶的感受到了腹内宝宝的胎动。

    因为之前受过一次伤,所以尽管宝宝的发育还算是正常,但是胎动,她却一直没有明显的感受到。

    前几天她还担心来着,拉着老师查阅了不少的医书,生怕宝宝会有什么不良后遗症。

    没想到,既然在此刻,感受到了宝宝的胎动。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