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九章 陷害杀人
    林梦雅点了点头,面色依旧镇定。

    但阿秀的警告,她却不得不重视。

    心蛊能感受到人的情绪的波动,阿秀能感应,却无法确定。

    所以她只能暗自小心。

    “贵客请,神巫大人就在里面。”

    林梦雅打量四周,这里似乎不是前几次见神巫的地方。

    神农系统高速运转,林梦雅感应不到周围有什么毒物的反应。

    管事弯腰行礼,然后退了出去。

    难道,是她们神经太紧张的缘故么?

    “神巫大人,我是林梦雅,多日不见,您的身体如何了?”

    推门而如,林梦雅语气温柔。

    可刚到屋子里,一股子新鲜的血腥味道,直直的冲入了她的鼻息。

    不对!

    三步并作两步,林梦雅立刻冲到了屋子里。

    只见那位跟白芷有着极为相似面容的秀美女子,竟然倒在了地上。

    而她的胸口处,潺潺的血水触目惊心。

    “神巫大人!”

    林梦雅立刻奔过去施救,好在这些年,她急救的功夫也没有落下。

    简单的帮她做了一下检查,发现那伤口似乎是利器所致,伤口很深,且伤口外翻。

    神巫大人脸色苍白,气息微弱到几乎察觉不到。

    是谁做的?

    林梦雅立刻把人放在地上,随手撕下纱帘来充当纱布。

    压住伤口,减缓出血量,但林梦雅却觉得心里头一剜一剜的疼。

    她想起了岳婷姐,那是她这辈子永远都无法抹平的伤口。

    所以才让她在对付那些人的时候,决绝到丧心病狂。

    她不能让白芷也体会到这种痛,尤其是在她们还未曾相认的时候。

    “挺住!你还没有见你的女儿!她很好,但就是很想自己的亲娘。小时候她受了很多的委屈,一到冬天,她手脚上的冻疮就会犯。那是她六岁的时候,就被人罚洗了一天一夜的衣服造成的。作为她的娘亲,你就不想疼爱她么?”

    林梦雅知道,神巫大人对女儿的在乎。

    所以,她一边用话刺激着对方,一边努力抢救。

    但出血量太大了,渐渐她的双手跟纱帘都染满了神巫胸口的鲜血。

    “快!我听到神巫大人在里面喊救命!”

    突然,门被人踹开。

    林梦雅无暇回头,可却听到了一道女人的尖叫。

    “是她!是她要谋害神巫大人!”

    一句话,就立刻让林梦雅感觉到了不对劲的地方。

    可她还是没有松手,只听到脚步声慌乱,随后几把明晃晃的钢刀,架在了她的肩头。

    “放开神巫大人!”

    带头的是个穿着盔甲的军士,此时他正对着林梦雅怒目相向。

    “我要是现在松开了,她必死无疑。”

    被刀架在脖子上的女人依旧淡定,不过她的视线却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神巫大人。

    “别听她胡说!她分明是来刺杀神巫大人的!”

    刺耳的声音让林梦雅有些烦躁,手下用力,林梦雅挑起头,定定的看着面前的军士。

    “去找王城里最好的大夫,还有把参片拿过来,越快越好!”

    虽然他的手只要一动,面前的女子就能瞬间头身分离。

    但那女子身上从容不迫的气质,却绝对不像是寻常的女子。

    那军士能驻守神巫庙,也绝非是泛泛之辈。

    “撑住!记住我跟你说的话!”

    低头,林梦雅轻柔却坚定的在神巫大人的耳边说道。

    她能感受得到,这女子为了看自己的孩子一眼,已经在奋力挣扎了。

    女本柔弱,为母则强。

    想必是神巫已经知道,自己绝不能死,她还有个女儿要庇护。

    军士的眼神闪了闪,最终还是吩咐自己手下的人去照办。

    血流渐渐的减小,再加上有人拿来了上好的参片,能暂时吊住神巫的一口生机。

    接下来,一个看起来十分有经验的老大夫赶到,林梦雅立刻跟他说了一下伤口跟神巫目前的身体状况。

    接下来的事情,她就不知道了。

    因为她被关押到了一处房间内,罪名,就是疑似谋杀神巫大人。

    小屋内,林梦雅紧紧的盯着灯火通明的神巫庙内殿。

    那里,白芷的娘亲正在跟死神搏斗。

    两手的鲜血已经凝固住了,但怎么也逃不掉的,是属于阴谋的浓烈腥味。

    有人想要嫁祸于她,从那些人破门而入开始,她便心下了然。

    被人押走之前,她看到了那个陌生的管事的女人一脸的恨意。

    这件事,只怕跟那个女人脱不了干系。

    可她现在,已经成了阶下囚。不知道白苏他们怎么样了,刚才的事情动静不小,只怕他们早已经觉察到了。

    但却没有人提及,这里到目前为止,也只有她一人。

    嘴角勾起一抹笑,黑暗中,林梦雅却毫无惧色。

    看吧,她可是有一群极为聪明的同伴呢。

    门外有脚步声响起,林梦雅及时收敛了自己的笑容。

    门被人开启,月色中,那个高大的军士走了进来,只是脸色有些沉重,眼神也带着几分慎重。

    “你,是否认罪?”

    疑问句么?

    挑了挑眉头,林梦雅觉得这个军士有点意思。

    “我认罪。”

    出乎那个军士的预料,他没想到这个刚才还泰然处之的女子,居然就这样简单的认下了罪责。

    忍住心头的疑惑,他继续问道。

    “你为何要谋害神巫大人。”

    林梦雅下意识的想说,你猜。

    但是她知道,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勾唇露出了一抹浅笑。

    “这是你的工作。”

    又是出于他预料的答案,那军士抿紧了唇,似乎想要看透面前这个女人的心思。

    可惜,她几乎是无懈可击。

    “你还有同伙么?”

    点头有摇头,军士忽然觉得,这女人是不是在耍他?

    “他们只是跟我一同来的朋友,并不知道我蓄意谋杀神巫大人的事情。”

    她的眼神坦荡,没有任何的隐藏。

    军士是从死人堆里摸爬滚打出来的,自然能分辨得出来。

    一瞬间,他有点疑惑。

    那个管事之人分明说,是她跟同伙混入神巫庙,又趁机谋杀了神巫大人。

    但他总觉得,这女人似乎太过镇定了些。

    不管是作为杀人犯,还是作为旁观者,她的反应,都太冷淡了。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么?”

    林梦雅低头想了想,然后直直的看向了军士。

    “我是在路上偷了玉王子的印信,这件事情跟他无关。至于我说的是真是假,你自己可以去判断去调查。还有,看好神巫大人,有人想要对她不利。如果可以的话,请跟你的长官申请,把神巫大人带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去疗养。对外,就请说她已经不幸过世了。”

    一口气说完这么多,那位军士的眸光却露出了深深的惊疑。

    她怎么知道,那个管事的跟他说过,她是受了玉王子的指派。

    恍然间,那军士才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

    明明是他来审案犯的,怎么反过来,被她给带着走了?

    脸色顿时变得很难看,刚想要震慑这女人几句,却看到她的眼睛在月色中,潋滟成一道波光,微闪,却有些摄人。

    “你是个正直的好人,你的长官也是铁面无私的公正之人。现在这世道,很难得。”

    这是在恭维他?

    军士有点不知所措,要说恭维,他听过比这女人还要华美一百倍的词汇。

    但她的态度是那样淡然,那样无谓,却也是那样的真诚。

    总之让他感觉,似乎是有点——欣慰?

    被自己的这个想法给震惊住了,可面前的,应该是一个阶下囚啊!

    “请把我带到一个隐秘的地方去关押吧,对了,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洗个澡。还有,我是个孕妇。”

    军士因为她的话,视线移动。

    落在她的小腹上,看到她微微鼓起来的肚子,忍不住点了点头。

    “来人,带犯人去...先去天机府看押起来。还有,找个大夫给案犯诊治。”

    果然,获得了意外的照顾。

    林梦雅藏起心头的得意,她就知道自己赌对了。

    “多谢,还有一点,除了神巫大人之外,请不要带上任何人,也不要透露神巫大人的隐藏之处。”

    临走前,林梦雅郑重其事的嘱咐。

    等到她离开,那军士才后知后觉的发现,他居然点头了!

    怪异的感觉一直萦绕在心头,这女人,果然是有些古怪。

    站在月色中,目送那道纤细的身影离开。

    从容,淡定,是他所不曾见过的女子。

    喉咙里,一句话生生的压了下去。

    他好像,还没答应她要把神巫大人藏起来的事情吧?

    不过,她也说了,这件事情要问过自己的长官才行。

    一时间,云开雾散。

    “好好看守神巫庙,任何人——包括神巫庙内部众,皆不得入内殿!”

    “是!”

    领头的军士脚步匆匆的离开,今晚的事情,未免太过异常了。

    看来自家大人,又多了桩头疼之事。

    天机府是什么地方,林梦雅知道,但还是第一次来。

    烈云国境内,唯有王城才是王上必须要牢牢掌握在手中的。

    而天机府,实际上就是王上管理王城的唯一可以信任的机构。

    这里的人不管是从上到下,必须要完全听从王上的指挥。

    也就是说,不管事王子还是宫内的夫人们,任何人都是无权调动天机府的。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