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八章 访问神巫
    在安城又逗留了一段时日,处理了所有事情后,一行人也终于准备赶赴王城。

    阿秀这几天虽然还是一副强打精神的忧郁样子,却不像是之前一样,对他们这群人有些抗拒。

    在齐家袭击清狐跟白苏的一伙人,同时也是齐家灭门的真凶。

    这些人十分刚烈,觉察到任务失败,居然用了以命换命的打法。

    如果不是清狐跟白苏的功夫高深,只怕他们的损失会更加严重。

    本来林梦雅想要自己去验尸,但一家子的人都强烈的反对。

    最后还是小玉出面,找了安城里头最好的仵作,这才在林梦雅反复的叮嘱下,进行了极为仔细的验尸工作。

    不过结果但是让人有些失望,那些人身上完全没有任何可以证明他们身份的东西,最让林梦雅觉得匪夷所思的是,这些人的身上,都没有生/殖/器/官。

    而且不是后天切掉的,这些人天生就没有发育,所以在生理上,无法判断他们的性别。

    当然在现代也不是没有这样的病症,但二十几个判断不出性别的杀手,却让林梦雅觉得有些毛骨悚然。

    没有性别就意味着不会有下一代,林梦雅的心头隐隐的有了一个想法。

    如果是那样的话——幕后之人未免太过疯狂。

    这件事如鲠在喉,林梦雅总想要追查个清清楚楚。

    只可惜,唯一的线索就是那个已经疯疯癫癫的完颜烈。

    至于齐家因何必须要被灭门,林梦雅只觉得,真相可能离他们不远了。

    出了安城的地界,只要再有一天的车程就可以抵挡外王城。

    为了安全,阿秀跟林梦雅、白苏同乘一辆。

    其他人都在外面警戒,小玉下了死命令,所有人都不得擅自离开林梦雅乘坐的马车。

    闭着眼睛,放空自己的大脑,然后一点点的捋顺自己已经知道的信息。

    系统内,无数的事件就像是一个个游移的点,然后被她一点点的,找出其中的关联,用线索链接了起来。

    但是事情实在是太多,太过庞杂了,尽管她处理消息的速度早已经超越了普通人的大脑,可还是有好多好多的事件,让她觉得束手无策。

    俗话说有因必有果,既然有果,那因也不会缺少。

    林梦雅平心静气,努力的让自己不被暂时失败的挫败感所打倒。

    她在努力的回想,这些事件的关联之处。

    显然所有已知的事件都指向了古卫国跟仙城遗迹,可她现在越发的疑惑,古卫国跟仙城遗迹里面的东西,究竟是什么。

    如果里面是金银珠宝的话,与其耗费这些人力物力,还不如去开采金矿来的实在。

    难道是什么绝世的武功秘籍么?旋即她又否定了这个想法。

    什么东西,既可以让那些志在朝堂的野心家们趋之若鹜,也可以让江湖人士狂热无比呢?

    这是目前来说,林梦雅遇到的最大的难题,起码到现在为止,对于她来说,还是无解的。

    眉头微微皱起,林梦雅觉得自己,似乎像是一只被蛛丝捆绑得严严实实的小虫子。

    深深的叹了一口气,林梦雅知道,自己目前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先把小玉身体里的王蛊给控制住,其他的,总会有解决的办法。

    “阿秀,阿秀?”

    唤了那姑娘几声,可阿秀像是丢了魂似的,迷迷糊糊的冲着她的方向。

    摇了摇头,林梦雅拉过了阿秀的手,发现她的小手冰凉。

    “林姐姐,我...”

    从来都是明媚如阳光灿烂的少女,如今居然变成了这种样子,林梦雅除了感觉到心疼之外,更是觉得有些棘手。

    “别给自己那么大的心理负担,齐家的事情也好,完颜烈的事情也罢,不是你一个人的错。事实上,有些东西我们也无法控制,你明白我的意思么?”

    阿秀迟疑了片刻,良久才缓缓的吐出一口气。

    “不,林姐姐。其实齐家人可以不死的,那天晚上,我听到了那些人的话。他们...他们是来抓我的...当时我被烈王爷给点中了穴道。等到我冲出去的时候,齐家人都死光了。虽然我看不到那些人的死状,可是那股子血腥的味道,我只怕这辈子都忘不掉。”

    阿秀紧紧的抱住了自己,似乎陷入了那天带给她的颤栗。

    林梦雅久久的凝视着阿秀,这孩子的心太过晶莹剔透,越是如此,就越容易把一些事情记在心中。

    “阿秀,你可知道,他们为什么要找你么?”

    阿秀摇了摇头,其实她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一个人,如果想要费尽力气抓住另外一个人,要么是对自己有用,要么就是让自己恐惧。阿秀,你觉得你会是哪一种呢?”

    阿秀想了想,继续摇头。

    林梦雅看向车窗外面,阳光正好。

    “你身上最厉害的,不是东方家的势力,而是那个心蛊,对不对?他们要把齐家给灭门,也许是因为,他们知道你混迹其中,却不知道你到底是哪一个。他们把人都杀了,一了百了。所以,你即便是对他们有用,用处也不大。可他们必须要你的命,这就说明,你的存在对躲在暗中的某些人来说,是个威胁。现在,你明白我的意思了么?”

    林梦雅不想说一些空泛的大道理,事实上,以阿秀的阅历跟出身,什么道理是她不懂的呢?

    这丫头唯一缺少的就是看透世事的从容,有些仇恨从来不会让人忘记,但却可以埋在心里,融成炙热的岩浆。

    “我...我明白了。”

    语气里带着几分彷徨,但已经有了坚定的根基。

    林梦雅看着阿秀继续沉默下去,心头却并不在那么的担忧。

    马车在此时忽然停了下来,没过多久,小玉便掀开了马车的门帘,年轻的脸上,眉头微微蹙起。

    “姐姐,王上派人来接管烈叔了,我们要怎么做?”

    略微沉思了一下,林梦雅回应。

    “那便麻烦大家了,你先跟他们回去,我们明日在神巫庙汇合。”

    小玉点了点头,又嘱咐了几句话后,带着自己的人先行离开。

    林梦雅知道王上的意思,完颜烈此事做得可不算光彩,至少东方家的人知道以后,不管阿秀如何,王上跟小玉,都必须要给人家一个交代。

    完颜烈被秘密的押解回王城,而他们一行人,则是先去了神巫庙。

    完颜烈所说的九月十五,林梦雅还是越想越觉得可疑。

    直觉告诉她也许这件事情,神巫大人,会比白苏知道得多。

    王城内外的盘查,比她上次来的时候,要严格得多了。

    好在他们这行人有小玉留下的印信,倒也无人敢为难。

    他们其中好多人都是第一次来到烈云的王城,也是第一次见到神秘*的神巫庙。

    到了神巫庙的门口,看门的管事把他们给拦了下来。

    林梦雅也下了马车,看到那位管事却觉得陌生。

    “请问,之前的那位管事姐姐呢?”

    那人恭敬的行了个礼之后,方才说道。

    “方姐姐有事回家去了,不知道几位贵客来访,所为何事?”

    “我乃是神巫大人的故人,这次来是专程来拜访神巫大人的,不知道姐姐,可能给我们行个方便?”

    那人神色间却有些为难,白苏见状,立刻把小玉的印信拿出来。

    那人接了过去,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后,神色越发比之前还要恭敬。

    “原来是玉王子的人,小人失敬了。几位贵客,请随我来吧。”

    林梦雅也礼貌的点了点头,把许山留下看管马车,石不破跟阿秀白苏跟她一同进去。

    神巫庙还是那个样子,不过里面的人却比之前更少了。

    “不知道神巫大人最近怎么样了,我看这里,似乎冷清了不少。”

    管事的轻轻的叹了一口气:“神巫大人的身体一直就不是很好,这阵子更是积劳成疾。因大夫说要专心养病,这才遣散了大部分的部众。此番若不是这位姑娘拿着玉王子的印信,只怕我也是有心无力了。”

    林梦雅不由得有些紧张,神巫大人的身体她是知道的。

    她曾经是母亲的好友,同时又是自己亲如姐妹的朋友的生身母亲。

    不管是哪一个关系,她都是不希望神巫大人出事。

    “那不如姐姐把我直接带过去吧,实不相瞒,我略懂医术,对神巫大人的身体状况也熟悉。如果我去诊治的话,说不定会有更好的效果。”

    管事的愣了愣,思考了许久之后,才犹豫的点了点头。

    “好吧,我先去通报一声。你们几位请先在偏殿里等候片刻,这位小姐,请随我来。”

    石不破想要跟过去,但还是被林梦雅留了下来。

    管事的先行进入了内殿,林梦瑶刚想要跟着去,阿秀却偷偷的拉住了林梦雅的手。

    “这个人,有问题。”

    少女轻柔的声音,只有她一个人能听清楚。

    眯起眼睛,看着管事的身影消失在内殿厚重的大门后,林梦雅拍了拍她的手。

    “小心。”

    阿秀还是不放心,不过因为她的提醒,林梦雅已经有了戒备。

    他们这么些人在,想要害她,可不容易。

    不久,管事的去而复返。

    “贵客,神巫大人有请。”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