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九百九十七章 疯言疯语
    想了一个下午,林梦雅也没有得出确切的答案。

    不仅仅是因为烛龙会行事诡谲,更重要的是,现在的烛龙会已经四分五裂。

    她亲舅舅现在已经带着人自立门户,而由于他的举动,一些深藏在烛龙会内,野心勃勃的大佬们,也都纷纷活跃了起来。

    但诡异的是,原本效忠于魁首的那一派,现在却是落在最下风。

    听说那一派的人,死的死,伤的伤,早已经苟延残喘,怕是难有翻身的可能。

    但穷途末路会让人愈加疯狂,林梦雅知道,所以才拿不准。

    “回来了,有吃过饭么?”

    没过多久,小玉的身影出现在林梦雅的视线当中。

    少年听了她的话,动作微微迟滞,但还是努力的漾出了一抹笑,走过来蹲在了她的身边。

    “已经吃过了,白苏怎么不在?”

    左右的找了几下,林梦雅却扶住了小玉的肩膀,稍微用力,把这孩子的头,按在了自己的膝上。

    “难过了就哭出来,如果连情绪都没有办法表达,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小玉的身子抖了抖,然后一双手紧紧的握拳。

    林梦雅轻柔的抚摸着这孩子的长发,手感虽然好,却让她无比心疼。

    “姐姐,烈叔曾经是个好人。只是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

    小玉的声音有些闷闷的,林梦雅能听得出他话里的难过。

    这孩子表面上冷冰冰的,但心里面却隐藏着如火般的炽热情感。

    完颜烈是带小玉回到烈云的人,同时他在回到烈云的这些日子里,也是完颜烈在保护着小玉。

    如今,小玉不可能不矛盾,也不可能不心疼。

    “小玉,人与人不是相同的。你也好,完颜烈也好,都有自己的心魔。人一旦能够克制自己的**,就能够战胜自己的心魔,反之就会堕落。好了,以后的事情就交给我们吧,姐姐不希望你不开心。”

    小玉愣了愣,随后把脸埋在了林梦雅的膝头。

    “我明白你的意思,其实烈叔之所以变成这样,全部都是因为我。所以我希望能亲自料理了此事,无论如何,他也是我完颜家的一员。”

    眼神里带着几分欣慰,林梦雅点了点头。

    这孩子终究是长大了,看来以后的事情,大抵是不用她来操心了。

    温暖的风吹得人昏昏欲睡,没多久,林梦雅就瘫在椅子上睡了过去。

    小玉站起身来,神色复杂的看着姐姐安静的睡颜。

    眉头掠过一丝挣扎,仿佛着了魔一般的,低下头来,想要亲吻那张温柔的唇。

    “我劝你,还是不要这样做的好。”

    清冷的声音,在身后突然间响起。

    林中玉立刻防备性的转过身去,挡住了林梦雅。

    “如果你还想在她的心中占据一个重要的位置,就不要做这种蠢事。她是真心疼爱你,我可不想看着她难过。”

    身后,清狐长身玉立。

    双手抱肩,雌雄莫辩的脸上,带着些许的冷漠。

    “你有什么权利来指责我!你对她,不也是——”

    清狐细长的眸子眯起,泛出冷冽的威胁。

    林中玉咬着牙,死死的盯着面前的男子。

    “我与她之间如何,还轮不到你来评说。我既在她的身边,便不会任由你胡来。”

    清狐不理小玉防备的样子,只是径自的越过他,弯腰抱起林梦雅。

    走到屋子里,把一切都料理妥当,让她舒舒服服的睡下。转头就看到了还杵在院子里的身影,脸上现出几分苦涩。

    他们都是一样的人,都是与她错失了缘分的人。

    既如此,为何不成全?

    他早已想开,但愿那个小家伙也不会在这种问题上打转,否则终究都是一场空。

    “主子,您为何来这种地方,小心身子。”

    又过了几天,清狐那边终于派人传过了话来,说是完颜烈的情况已经稳定了。

    林梦雅便有些迫不及待的,想要亲自去看看完颜烈。

    大牢前,白苏一脸的不赞同。

    只是白苏太清楚自家主子的性子,不让她来,也许她会找机会自己偷偷跑过来的。

    “没事,反正我们只是去看看,又不靠近。”

    已经将近六个月的身孕的林梦雅,看起来并不笨重。

    这几天清狐跟小玉送来了不少宽大的衣衫,再加上她四肢纤细,脸也没胖,倒还可以用衣服来遮挡。

    只是知道情况的这几个人,却都把她当成小孩子似的照顾着。

    牢头是认得白苏的,所以人一来,就立刻点头哈腰的把两个人给让了进去。

    因为完颜烈的身份特殊,大牢内其他的犯人,已经被暂时转移了。

    偌大的牢房空空荡荡,但空气里湿冷的霉味,并未完全散去。

    白苏引路,林梦雅快步跟她一同穿过了阴暗的走廊,到了最里面的监室。

    这里跟外面用木头围成的栅栏不同,整个监室都是密闭的,唯有一张不大的铁门通向外面。

    即便是这样坚固的牢房,可外面还是站了两排全副武装的侍卫。

    林梦雅跟白苏的身影才刚出现,便有两个人疾步迎了上来。

    “见过小姐。”

    “恩,这几天辛苦你们二位了。”

    两个人正是徐山跟石不破,而且看他们两个疲惫中,却带着神采奕奕的神色,显然是这几天受益匪浅。

    自打知道这一千多人是林梦雅带来的精锐,林中玉就希望能把他们折腾成战斗力破表的正规军。

    看样子小家伙很厉害,这两个家伙,果然气质有些不同了。

    “不辛苦,倒是小姐怎么来了,有什么事情,您叫我们一声就行了。”

    石不破有些担忧的看了一眼林梦雅的肚子,现在在烈云的地盘上,他们必须步步小心。

    他们带来的人手,都被那位玉皇子打散,转为了暗中的势力。

    听说林梦雅在这里还有个身份,名字也改为贺兰,明面是现在烈云王后的侍女。

    但实际上,他们都知道,那位玉王子跟林梦雅是姐弟相称的。

    而且那位临天国的王爷,每天都表妹表妹的喊她。

    暗地里,他们也有些凌乱。

    自家的堂主,到底有多少个身份。而且,为什么每一个都是这样的声名赫赫,旁人想都想不到。

    二人愈发觉得,他们三绝堂最厉害的不是可以囊括四国的情报系统,而是面前的这位堂主。

    “不用这样大费周章,我听说完颜烈的情况已经稳定,所以想来看看。他的情况到底如何,可曾清醒?”

    这阵子,小玉找了许多人来给完颜烈诊治。

    就连老师跟羽表哥也被拉来,只可惜,却都束手无策。

    不过老师却说,完颜烈的情况他好像曾经在某本古医书上看过,所以要回去跟左丘羽抓紧时间研究一下。

    林梦雅却不抱太大的希望,这种症状,就连青筝谱上都没什么记载,其他古医书,即便是有,也只不过是被提及个只字片语罢了。

    “醒倒是醒过几次,每次不过是发呆,然后问他什么都没有反应,就连玉王子也不认得,每天就在那里嘀嘀咕咕,人是彻底的废了。”

    石不破有些惋惜,他倒不是惜才,只是觉得不能亲手替小姐报仇,而稍稍有些遗憾。

    “他都在嘀咕什么?”

    石不破跟许山摇了摇头,他们曾经试过靠近,但是一旦到了一个距离之后,完颜烈就会像是疯了一样的扑上来。

    铁门上有一个小窗子,林梦雅轻轻垫脚,旁边的白苏搀扶着,看向监室内。

    完颜烈十分的狼狈不堪,人也萎靡得不像话,整个人就像是一个乱蓬蓬的稻草人,带着手铐跟脚镣,扎在墙角,低着头不停的嘟囔着什么。

    “九月十五,九月十五,九月十五是好日子...九月十五就是好日子了...”

    林梦雅的听觉本就异于常人,但即便是如此,她也只能听到一个这几句话。

    其他的,不是意思不明,就是声音太小。

    疑惑的看了一眼完颜烈,林梦雅还是悄悄的关上了窗子。

    许山跟石不破早已经想要把她给送出去了,到了门口,林梦雅还在想着这个问题。

    转头就看到了白苏,顺嘴问了一句。

    “这九月十五,可有什么特殊么?”

    白苏闻言愣了愣,想了许久,才像是想起了一些东西。

    “九月十五倒是没什么特殊的,只是听说,从前咱们烈云国的男女,但凡是想要和离,就要在九月十五这一天去巫后娘娘的神庙内禀告给巫后娘娘,然后在庙里头断开自己的姻缘线,才能去官府内互相归还婚书。所以这一天也被成为离日,最是不吉,尤其是嫁娶,一般都不会选择在九月内呢。现在倒是没有这个讲究了,主子怎么想起问这个来了?”

    “九月十五,曾经是离日?”

    白苏点了点头,其实这都是几十年前的老黄历了,所以她才差一点就忘了。

    这倒是奇怪了,林梦雅明明听到完颜烈说,九月十五是个好日子来的。

    回头看了一眼牢房,也许这只是完颜烈说的胡话罢了。

    但她的心中,却存下了一个疑影。看来到了王城以后,她还是要去拜访一下那个人才行了。绝色毒医王妃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